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雪之花蕊
雪之花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2,085
  • 关注人气:4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2006年2月13日,是一个值得人纪念的日子,我在那天建立了自己的博客,有幸认识了众多博友,从此,我的生活发生了改变。 2007年参加新浪博客大赛,获第十六期感动瞬间组冠军;2008年,小文《金嗓婆婆把歌唱生活更精彩》参加福特公司举办的“活得精彩”征文,获非车主类冠军,获2009款福特嘉华年轿车一部。
  文章散见《北京青年报》《法制晚报》《河北青年报》《广州日报》《今日女报》《京华时报》《南国早报》《美国侨报》《清远日报》《柳州晚报》《苍梧晚报》《井岗山日报》《番禺日报》《扬州晚报》《江城日报》《宿迁晚报》《淇河晚报》《京江晚报》《平顶山晚报》《珠江商报》《苏州日报》《生活新报》《福州日报》《张家口日报》《青岛早报》《江淮晨报》《昆仑文艺》《常州晚报》《河源晚报》《青年商旅报》《扬子晚报》《羊城晚报》《池州日报》《新报》《金陵晚报》《三江晚报》《浙中新报》《银川晚报》《汕头日报》,《报》,《芜湖日报》《今日早报》《鲁南晨报》《河池日报》《襄樊晚报》《家庭导报》,《温州日报》《武汉晚报》,《审计报》《济南时报》《都市便民报》《寿光日报》《郑州晚报》《桂林晚报》《大河报》《半岛都市报》《凉山日报》《河南日报》《呼和浩特晚报》《宁波晚报》《左江日报》《绥化日报》《柳州日报》《华文摘》《都市晨刊》《邯郸晚报》《曲靖日报》《锦州日报》《生活创造杂志》《三峡晚报》《阜阳日报》《皖东晨刊》,《北京晚报》《遵义日报》《颖州晚报》《绥化晚报》《恩施晚报》《家庭主妇报》《燕赵晚报》《铁岭日报》《浙江工人日报》,《滕州日报》《大众日报》《开封晚报》《合肥晚报》《商洛晚报》《都市女报》《现代快报》《中山日报》《渭南日报》《株洲日报》《南国都市报》《生活报》《保定晚报》《快乐老年报》《漯河晚报》《铜化集团报》《南方法治报》《都市晨报》《太原日报》《燕赵都市报》《安徽工人日报》《汉中日报》等报刊。
欢迎编辑约稿,选稿,此博客所有作品均为原创,如需转载请与我联系。信箱2xue3399@sina.com
 

 

 
 
杂志编辑
暂无内容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9-08-22 08:14)
分类: 雪花随笔
单位博客很长一段时间博文打不开,试了同事的电脑也是,就以为是网站的毛病,但看有的博友天天发博文,就不知是怎么回事了。假期打开家里的电脑,顺利登录新浪博客,博文也是能打开的。好吧,下周上班继续找原因,一定要把这个事弄明白了。

还有四天,我又要上班了。休假时和对桌说计划要做的事,她说,姐,你别说了,怕是到时大多你没有完成。我笑笑,多少有些不赞同。但事实是要做的事到目前为止连一半都没有完成。她赢了。

今天醒的很早,起来的也不晚,简单吃口饭,去了楼下的早市,随便走走,买了西红柿、南瓜、苦瓜和甜瓜。吃的备足了,今天上午打算干点正事,把欠的稿子写了。可是坐在电脑前,许是好久不写东西的事,很是不情愿静下心来把自己带入写作的情境,我已经离开文字的世界太久太久了,那样的自己已经让我弄丢好些年了,今天我还能找回来吗?

突然发现,愿意做的事无非是躺着玩手机、看电子书、看电影,不愿意做的就是写东西、逛街、交际和做家务。而在假期的后半周,我要把这些我不愿意做的事都做了,才能让自己心安。

不再说什么,行动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16 13:39)
分类: 雪花随笔

小的时候,正是80年代初期,记不清是哪一年,村里有个做木工活的年轻人,家里买了一台录音机。他经常晚上聚拢一些村里的年轻人到他家开舞会,跳迪斯科。因为我总喜欢和比我大一些的女孩玩,所以就有机会和她们去观看那些年轻人跳舞。舞曲节奏刚刚好,动作也简单好学,初次看到他们在那欢快地跳着,觉得很新鲜,也很兴奋。也许是因为年纪小,和他们又不是太熟,也许在观念里还接受不了这样的新生事物,所以一直是个观众,不曾参与其中,尽情舞蹈。

 

后来上了中学,在初三那年元旦,班长偷偷联系一些关系比较好且思想比较活跃的同学,说要组织一场舞会迎接新年。很荣幸我被邀请了,非常兴奋,和妈妈请假说晚上不回家了,在学校宿舍住一夜,妈妈可能觉得我是个乖乖女,对我很放心,居然没多问就答应了,我别提有多开心了。

 

日,一整天上课都心神不宁终于等到夜幕降临,上完晚自习,班长从宿舍偷偷把一台录音机搬到教室,找电源通电,把桌椅搬到教室后面开始布置会场。一切准备就绪,舞会开始,录音机里响起《路灯下的小姑娘》这支曲子

 

那个年代,男女生在平时几乎是不说话交流的,所以当看到有几个男生女生跑到教室中间开始跟着舞曲舞动时,我心跳加快,脸发红。从没跳过舞,平时又只知学习的我,想参与其中,又觉得不好意思,正在纠结中,教室的门猛的被推开,一切戛然而止,班主任神情凝重地说,有人把我们跳舞的事举报给校长了,校长认为我们的行为违反了学校有关规定,要受到学校的处罚。

 

那年元旦过后,班长、团支书,还有几个组织者被学校开大会批评。而我和少有的几位同学因为只是观众,躲过处分。

 

这是我们青春懵懂时期,10多个同学做的最有影响最出格的一件事,所以至今都难以忘怀。

 

前几天,初中同学家办事招待,同学聚在一起在歌厅娱乐,昏暗灯光下,同学们借着酒劲开心地跳起舞来,我静静坐在一边回想往事。身边的S同学突然和我说,你发现没有,今天参与这场合的都是那年参加舞会的那些人,从年轻到现在有些作为联系紧密的也是这10多个同学。我没想到他和我想的一样,更加感慨,无言起身,在点唱机里找出那首《路灯下的小姑娘》,和他们一起跳了起来。

 

那一刻,我们想怎么舞都可以,没人可以阻止我们。只是我们的青春一去不复返了,还好,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25 16:15)
分类: 雪花随笔
2019年的6月将与我挥手作别,一去不返。在这近一个月当中,我一直在忙。

开始忙迎接中央督导检查各项工作,有了很多个人生第一次,比如加班一夜未睡,在早上4点走路回家,比如凌辰1点,被同事开车送回家,那些深夜11点回家的日子都将成为历史,不值得一提。好在小城被督导的工作受到中央督导组的肯定,有些经验作法还上了省城日报,当然这些不是我的功劳,而是领导指挥有方、全区上下共同努力的结果。重点是领导高兴了,日子就好过啊!

忙过迎检,剩下的日子我开始安心跑个人的要办的事,因为前期忙,也因为自己啥事喜欢拖延,最终留给自己的时间只有半个月,本以为时间宽松,最后还是历经坎坷,托人找关系,在某部门要求的最后一天才办完。这期间感受到的各种不快,也将随风而逝,只是当静静回到自己的工作环境中,可以正常的和领导交流,和同事沟通,才一点点找回自我。那个在窗口单位,被冷脸,被嗔怪,被拖延、被厌烦的我,那一刻,让现实击打的什么也不是,只是一个想要履行权利办事的老百姓,没有人去尊重你,宽容你。

令人可笑的是,事情最终能够在被要求的时间节点办成,是因为在这半个月内,我一次一次动用人际关系,不然事情的结果如何,不得而知。

此时,我可以在城市的机关办公大楼里,顺畅地做一个有尊严的人,仿佛刚刚经历的就像一场恶梦,我无非是从恶梦中醒来而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1 15:47)
分类: 雪花随笔
中午食堂吃过饭,外面阴雨天,取消广场走圈,回办公室休息。

打开了折叠床,拿出被褥辅上,打开暖风,准备睡觉。小同事第一次把三个椅子摆成长条,把腿穿过椅子把手,找到一个最佳姿势盖上衣服也睡下来了。和她相比,我显得有些奢侈。

躺在床上,并没有马上入睡,摆弄会手机后,开始闭目开始休息,脑海里回想起以前工作时午休时光。

九十年代在工厂工作,中午午休一个半小时,每天是不能早退的,按点十一点半下班,同事陆续从办公室走出来,然后各自找自己的自行车,推车走出厂子大门,飞腿上车,争分夺秒奔家去。

记得当时家里离厂子很近,骑自行车也就五分钟吧,搞不明白这么近为啥不走路,穿着不太方便的各式衣服骑回家,夏天一身汗,冬天冻的发抖,如此依然车不离身。那时和婆婆在一起住,回家进屋就能吃到现成的饭菜,吃过饭,还能休息半个小时多,然后又要起来,骑自行车顶着严寒酷暑去上班,一路都是急匆匆。当时给我的记忆一个是热,第二个就是急。

2002年,厂里盖了家属楼,在那有了自己的房子,上下班就是楼上楼下的事,企业效益不好,工作时间也不紧,时间宽松,但回家吃饭成了奢望,工作职务原因,大多是陪领导在酒桌上度过的,各种饭局,各种无奈。如此搞得每天中午又困又累,大鱼大肉到是吃了不少,酒量却不行,没少挨领导批评。如今机关国企中午是不允许喝酒的,所以回想当年,真是恐怖啊。

后来,企业停产,到私企工作,企业在城外开发区,吃饭在食堂解决,饭菜不怎么样,但和同事一起吃饭感觉吃的也挺香,饭后回办公室,各部门在一个大的空间集中办公,休息时间连吃饭在内才半个小时,有同事会借机在楼下打会乒乓球或是羽毛球,而自己工作缠身,不加班都不错了,哪敢休息啊,大多是吃完饭就工作一直到下班。

如今在机关工作,午休时间是两个小时,每天吃过饭,和同事广场走一小圈,说说话,放松下,回办公室。如果没有特急的工作,打发午休时间是要么睡会觉,要么上网闲逛,既便是临时有事回家,也是步行,骑自行车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急匆匆中午来回跑的时代也过去了,感觉一切都慢下来,可以从从容容地去上下班了。如此,人生也过去大半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09 16:42)
分类: 雪花随笔

 


 今天天气晴好,心情不错。

一通暴风聚雨般的工作后,稍有空闲。我用看书和听国画课把时光填满,因为完成的稿件烂在我的手中不知交向何处,所以不敢早走,公家欠我的那些时间我无法夺回来了。
看毕淑敏的《小飞要机欧洲行》很是过瘾,文中了解了很多知识,就真如美国女诗人艾米莉.狄金森说的——“没有任何快艇像一本书,可以带我们到遥远的国度”。于今天的我来说,今天也是一次远游,我通过看的几十页文字,粗略了解了歌德大殿,一座很像大脑的建筑。感觉视野大开。
还有,今天文友和我讲了很多画画方面的知识,也在她的推荐下,加了一个画画群,在里面试听了一节国画课,学了山水画的基础画法,感觉也学到了很多新知识。在画画方面,仿佛一扇窗正在向我徐徐打开,眼前的薄雾正在慢慢散去,我看到了一个新的世界,一个我向往的世界。
很果断地在网上下单了一本国画教材,笔黑纸硕等慢慢购置,我打算在路上,不敢相信自己的是坚持。
时不我待,愿就此一直在路上,一直走到远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04 20:30)
分类: 雪花随笔

这个假期比以往假期略有不同的就是没那么宅,出去到近郊和公园走了走,而且像过年都没那样的一家三口大吃二喝,尽情享受一家三口在一起的好时光。因为想让女儿放松,所以不再把学习放在嘴上,彼此也相处和睦。今中午送走女儿,知道她又要开始新的忙碌,相信她会把握好每一寸光阴不去虚度。

这个假期还是有收获的,看完了蔡澜的《不如任性地过生活》,去河沿拾了一个长竹杆,一块压酸菜缸的石头,一袋腐叶土,一袋荠菜。收到了网购的三角梅、洋桔梗、蝴蝶梅,全部栽到了盆中,天天查看生存状态,决定今年春夏买花到此为止,不能再多。还拼多多砍价了一个皮箱,只是在这个过程中感触颇多,让人心情不爽,以后这样的事尽量不做。
这个假期无非如此,明天又开始上班,依然是紧张忙碌的一天,有新的工作在那等着我呢,那就满血复活吧,工作时好好工作,休息时,趁光阴正好,尽情走出屋融入大自然,感受生活的美好。
最后,还是那句话:愿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送给正在年轻的你,还正在中年的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02 20:06)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25 20:20)

女儿生日那天,爱人说是我的难日,晚上下班回来买回两个菜,正好我也做好了饭,还炒了西红柿鸡蛋,刚要动筷,妈妈家的电话就进来了,接了好几下才接通,妈妈说让我去一下,说是心脏不舒服。忙和爱人放下一桌饭菜开车到了妈妈家,把她送到医院,一通检查,说是无事,叫吃朱砂安神丸就让回家了。短短的一个小时,我吓的心突突直跳,嘴唇发麻,手脚冰凉。这种恐惧这几年我体会了四五次,这就是兵荒马乱的中年啊!

 

 

 

 母亲在我家观察一夜无事,第二天下午又领她做了脑Ct,也确认无事,才放下心来。如此刺激后,就又把身体健康提到日程。今天工作一天很是劳累,回家吃过饭,略争扎就下楼了。一圈一圈地走来,让微凉的风吹拂面颊,感觉着运动起来的快感,越发觉得要坚持运动起来。为自己,为家人也要坚持。
运动回来,心情不错,对于生活的那点热爱像天边的一片云慢慢飘了过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25 19:26)
分类: 雪花随笔

夜,窗外万家灯火的夜,楼旁边的工地机器轰鸣,工人日夜劳作。我在为自己一天的境遇矫情。

我以为我百练成钢,我以为我超凡脱俗,竟然也会被一些破事,一些不美好的人打回原型。面壁思过吧,接着修行。
翻出以前看过的一本书,已经记不住它的内容,记熟的是书名,翻开第一页,心却不那样平静,看不下去啊,我知道内心还有负能量在。能怎么办?
我知道经过梦的夜,会洗理好受伤的心,会穿上坚强的铠甲,会走向风雨,会朝太阳,会像夹缝里的一朵花努力寻找自己的春天。
想想那些去世很久和刚刚去世的人,想想那些病着的人,想想那些辛苦劳作的人,有什么理由矫情自己平淡如水的生活。
无非是没有的总想有,有了还盼望。
没什么不好,因为不知足,才会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往上爬,才会在有限的人生中看到更多更好的风景。因为知足,所以会选择宽容与释然,学会原谅和感恩。因为懂得人生的不容易,所以学会善待同类,却为得不到同样的善待而折磨自己。何必呢!
一个人的一天,有很多种方式度过,因为选择不同,最终人生不同。
无疑今天我选错了过它的方式,我以此用来反思自己,并积蓄力量明天不这样活。
明天,狂风已经过去,花正在等着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15 10:08)
分类: 雪花随笔
周未与两诗友小聚,三人边喝着小酒,边聊着天。S哥说,等明年他要领父母去北京看看,然后再等两年领爱人四处看看,等到了70岁就哪也不去了。我说等我再过五年退休,我要独自一个人随心所欲地各大城市待上一段时间。岁数最小的G弟说,既然有这么多想法为什么不现在就去做呢,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呢!

是,也许现在不去做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但如果挤挤时间也就做了。比如去年这时,查出父亲身体不是太好,当机立断和领导请假,陪着父母去了北京,了去一份心愿。而今父亲身体已经无恙,却没有心情再领他去别的城市走走了。与其说没有时间,不如说没有了前行的动力。其实时间从来都不是问题。

微博里前年,有年长我几岁的文友开始学习画画,心生羡慕,决定退休了也要学下。而今文友现在微博里晒出来的小画已经很有模样了。微信上忽发现最近一段时间,另一文友在上传一幅幅很有味道的小画,评论问她是谁所画,告之她在学,顿时很是感慨。想着我那些等着退休去实现一个又一个想法是不是现在就可以实施呢。

五年后,没有人会知道会发生什么,我们能把握的就是现在。而我的现在,并没有忙的昏天暗地,是有大把时间用来安排的。可是我却没有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而是用来玩手机而打发了。然后天天还要没有目标的生活而无奈,觉得一天活得不那么快乐充实。

如此年复一年,我也庸庸碌碌了一生。

如果很多事不再等,而是用行动踩在脚下,我又将是怎样的模样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片播放器
父亲的诗

 

春意长

房前桃李一行行,屋后杨柳在溪傍。

儿时读书穿野径,满山花草春意长。

深山湖畔柳丝拦

初到岸边是春天,爱河激荡起波澜。

情舟过后千层波,深山湖畔柳丝拦。

 


 

李清照词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残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守著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 点点滴滴。
这次第,怎一个 愁字了得!

 

词·如梦令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摊破浣溪沙

病起萧萧两鬓华,
卧看残月上窗纱。
豆蔻连梢煎熟水,
莫分茶。

枕上诗书闲处好,
门前风景雨来佳,
终日向人多酝藉,
木犀花。   

 

玉楼春

红梅

红酥肯放琼苞碎,
探著南枝开遍末?
不知酝藉几多时,
但见包藏无限意。

道人憔悴春窗底,
闷损阑干愁不倚。
要来小看便来休,
未必明朝风不起。

 

     一剪梅

红藕香残玉簟秋。
轻解罗裳,
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
雁字回时,
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
一种相思,
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
才下眉头,
却上心头。

李清照词

 

     小重山

春到长门春草青,
红梅些子破,
未开匀。
碧云笼碾玉成尘,
留晓梦,
惊破一瓯春。

花影压重门,
疏帘铺淡月,
好黄昏。
二年三度负东君,
归来也,
著意过今春。

李清照词
     醉花阴 


薄雾浓云愁永昼,
瑞脑消金兽。
佳节又重阳,
玉枕纱橱,
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後,
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消魂,
帘卷西风,
人比黄花瘦

李清照词

     武陵春

 

风住尘香花已尽,
日晚倦梳头。
物是人非事事休,
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
也拟泛轻舟。
只恐双溪舴艋舟,
载不动、许多愁

李清照词
    添字采桑子


窗前谁种芭蕉树?
阴满中庭;
阴满中庭,
叶叶心心、舒卷有馀情。

伤心枕上三更雨,
点滴霖霪;
点滴霖霪,
愁损北人、不惯起来听!

各家诗词

蒹葭

《诗经·国风·秦风》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一、曹操短歌行】其一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

  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

  契阔谈,心念旧恩。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

  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天净沙·秋思

马致远

枯藤老树昏鸦。

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无题

     李商隐

相见时难别亦难, 东风无力百花残。

春蚕到死丝方尽, 蜡炬成灰泪始乾。

晓镜但愁云鬓改, 夜吟应觉月光寒。

蓬莱此去无多路, 青鸟殷勤为探看。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