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铁乌鸦
铁乌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3,928
  • 关注人气:1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薛振海,发诗若干.2000年自印诗集<<世界的证词>>,出版诗集<<黄昏的练习曲>>《爬行者》。2014年自印诗集《出售黑暗的人》,2015自印诗集《火山灰旁的谈话》。著有诗集《爱的名单》、寓言体文集《狂》。

邮箱:tiewuyaxue@163.com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置顶: (2019-05-17 21:08)
鸟儿失去了翅膀    哪里找
马儿失去了蹄钉    哪里找
乌云失去了眼睛    哪里找
蜜蜂失去了巢穴    哪里找
鸟儿和天空有场婚约
马儿和草原有场婚约
乌云和太阳有场婚约
蜜蜂和花朵有场婚约
只有你
天空下的蛋
没有亲人
没有儿女
怀抱一个世纪的火焰
长睡不醒
山高水长      柳暗花明
该失去的全部失去
该结束的远未结束
莫非你等待的
是一场迟到的葬礼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诗歌
在工厂
一切暗下来了
人与猪订立盟约
床铺开      把猪
赶进大海

影子比人更多
星辰比面孔更暗
你有更多的蛋要出售
打钟的儿子已经洗手
风的儿子已经罢工

灯熄灭
“风从哪一个风向吹?”
“未来之子身穿赤裸裸的风之衣而来?”
“风是大地上唯一的诗篇?
“风     没有面孔的神”

一切暗下来了
只有无用的火昼夜
燃烧      燃烧
要把猪赶进大海
要点亮诗歌       晃动的火炬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在蛋中,你分不清自己是十岁的蚂蚁还是六十岁的清洁工。你缓慢挪动笨拙的躯体,在方寸之内。
      没有一种幻想能打动你,没有一种悲伤能击垮你,没有一丝欢喜能惊扰你,只有工作,工作,无休无止地工作,像阳光一样吸引你。
      但太阳与你无关。由太阳催生的虚假希望与你无关。你热爱人间——这熙熙攘攘的大市场。你热爱头顶那些匆匆忙忙的脚踝,热爱那些五花八门的小杂耍,热爱那些打在你额头的汗水、泪水与泔水。
      大多数时候你醒着,正如大多数时候你睡着一样。大多数时候,你就是头顶那一只只移动的脚踝。一个永远赶路的行者。一个自生自灭的翅膀。一个自己给自己加油的陀螺。一个淤泥深处做梦的青蛙。
      行动:苦难者的圣经!那脚踝一再命令你!你会偶尔变形:一粒沙,一颗种子,一声呐喊,一滴雨,一团火,一个淫荡的背影。大多数时候,你就是那个缓慢移动的脚踝!
      “无任何胜利可言,挺住意味着一切!”当里尔克的天使暴露出它狰狞可怖的面容,他已无路可逃。而你还有武器,脚踝是一种!你最钟爱的一种!
      在蛋中,唯一的安慰,就是今天的你又向前挪动了一步!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太阳
是个独眼巨人
挖出石化的手      淤泥的嘴
蜷缩如钟的躯体

那手紧握
不肯熄灭的火种
要你读
你告诉太阳:
让风暴更猛烈些

从饥饿的嘴里
奔出一队队淤泥之子
要你一起合唱
你告诉太阳:
让声音更大些

一个秘密的躯体
还在生长
还被梦拖着滑行
你告诉太阳:
降下更多的闪电

停止挖掘
停止
你把自己埋得更深
长出一群
不同肤色的儿子

在壳中
太阳   它们    你
都是待加工的
材料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抱着蛋穿过市场
我看到
年老的自己
中年的自己
青年的自己
少年的自己
童年的自己
幼儿的自己
婴儿的自己
排成一列
卖同样的蛋——
一群没有时间
没有命运的人
归宿如此相似
“你们这些厚颜无耻之人
    放过蛋吧”
我怀中的蛋
空空如也
没人肯出一个子儿
购买
抱着蛋
快步穿过市场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挖掘机:蛋是否是天使的一只翅膀?
蛋:       那里空气稀薄,除了冰块,就是厌世者的合唱。

挖掘机:蛋是否是哲学的记录员之一?
蛋:       那个无器官的身体里,永远缺乏一台不知疲倦的发动机。

挖掘机:蛋是否是一个可以观测的婴儿或实体?
蛋:       它不吃不动,拒绝形象,仿佛酝酿一场即将来临的风暴。

挖掘机:蛋是否可以出售?
蛋:       它不可移动,不可计量,沉浸在永恒的梦里。总有一天,那些梦会涨破它坚硬、冷漠的外壳。

挖掘机:蛋是否只是一个无意识的囚徒?
蛋:       一个原型,一个跛脚传道士,一个疯狂旋转的轮子。

挖掘机:蛋是否是新闻频道里那声声 撕心裂肺的呼喊?
蛋:       它想抹去徒劳的泪,却涌上不可遏止的泉。

挖掘机:蛋是否是乌托邦里的一桩丑闻?
蛋:       它拒绝伪饰,拒绝布道,仿佛一场大火只倾心于燃烧,一棵树只钟情于孩子的面庞。

挖掘机:蛋是什么?
蛋:它从无人的旷野跑过,眼里流出红色的黎明。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写作的间隙
我常常想
人民到底需不需要诗歌
人民到底需不需要诗歌
人民到底需不需要诗歌
——
如此翻来覆去十几遍
终于明白
人民需要个蛋啊
在脚底下
沾着汗水    泪水    血水    苦水
陪他们一起
滚来滚去的蛋
痛苦的蛋
偶尔
他们抬起被诗歌折磨的头颅
仰望阴沉沉的天
希望骑着一颗破壳而出的蛋
翱翔在高空
但就像幻想酝酿的阵雨
瞬间被一阵狂风
吹散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在工厂
你必须举起一万只蚂蚁证明
你如蚂蚁一样渺小

你嘴里飞出真理的鸟儿
却必须披着谎言的翅膀

你左眼看到的是光
右眼看到的是噩梦

你用一千只脚
也走不出呱呱坠地时的那个点

你梦见所有人只有一张脸
所有儿童白发苍苍    步履蹒跚

一个圣人的头颅内
除了野心勃勃的猩猩、火药,还有数不清的面具、占星术

虚无是跳舞的皇后
所有工人翩翩起舞

每扇门后都藏着一颗子弹
每个头上都悬着一根绞索

你必须学会动物的方言
还必须与它们一起建造永恒的围栏

什么都可以成为例外
什么都可以像天竺葵朝秦暮楚

你唯一的榜样是冥顽不化的蛋
拒绝出生      拒绝启蒙

你所说的死亡不是死亡
他们倒着生长    天生就是它的雇工:一起发动死亡机器

还有那么多的肉体吃啊、跳啊、唱啊
还有那么多的肉体躲在肉体之后    仿佛中了“欢乐” 的魔咒

在工厂
你是为数众多的目击者
蜷缩在双眼塌陷后空洞的天坑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诗歌
赞美不能开花的石头
赞美拒绝受孕的阉牛
赞美无心结籽的稗草
赞美禁欲苦修的侏儒
赞美没心没肺的云朵
赞美发号施令的猴子
赞美一意孤行的乌托邦
赞美胎死腹中的蛋
赞美      赞美
赞美      赞美
不知悔改      痛彻心扉
从一场茫茫细雨开始
从大地开始皲裂结束
一个酒徒口吐白沫
一个公鸡雨后打鸣
一起加入赞美者的队伍
胎死腹中的蛋
幡然悔悟
翻身      坐起
奔向茫茫夜色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诗歌
      在工厂,机器是唯一的原始母亲,把一切生命据为己有。
      有没有一种蛋,不吃也不动,既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倾心于死亡,把机器认作唯一的新娘,披着裹尸布招摇过市。——你这死亡的代理商,从死亡中来,要往哪里去?——我的内心结满蛛网,欲望是唯一的客人!
      有没有一种蛋,自诞生之日始,只沉溺于幻想,不睡也不醒,把机器认作唯一的母亲,在没有黎明的河流上无忧无虑,独自打捞一种死亡之鱼:不结果实的幻想,被时间摒弃的巨大眼球。——你这懦弱的儿子,要往哪里去?——我的内心住满侏儒,疾病是唯一的缘由!
      有没有一种蛋,没有眼睛,没有嘴巴,只有可移动的短小四肢,昼夜操劳,把机器认作唯一的父亲。对他来说,世界是一堆发酵的数字,看不见的几何图形,从一个洞跳入另一个洞,只有洞穴里最安全!——你这死亡的女仆,要往哪里去?——我的内心结满冰霜,杀人是唯一的职业!
      在工厂,机器是唯一的原始母亲,黑暗是唯一的伴侣,是否所有的蛋未出生就早已死亡!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诗歌
      蛋:由蛋白质、氨基酸、脂肪、卵磷脂、水等蛊惑的一堆无用的热情。
      那时,你还躺在那一堆混沌、无际的梦中,被时间小心翼翼地包裹,分不清生与死、明与暗、昼与夜、今与昨。心脏扑通、扑通的节奏声是你唯一的伴侣。
      外面终于嘈杂起来了。“给空气加热,给空气加热。”你听到了金属的撞击声、鞋子的踢踏声、咳嗽声、呵斥声。四周的温度一点点升起来了。你试着扇动肺叶,大口、大口喘气,血红的雾笼罩着一切。
      “给空气加热,快点,让它尽快醒来!”温度越来越高,仿佛有一把巨勺来回搅拌,一勺一勺地掏空你的躯体。不知过了多久,你骤然膨胀的躯体一点一点开始萎缩,肺叶自动关闭,你又要重新陷入混沌的梦乡了!金属的撞击声、鞋子的踢踏声、咳嗽声、呵斥声越来越远。
      温度迅速降下来了,由热堕入彻骨的冷。但你却再也难以入睡了。躯体继续萎缩,只剩一只越睁越大的眼球,仿佛要把四周的世界全部吞噬下去。万籁俱寂。你再也听不到那强劲有力的扑通、扑通声。血红的雾已消散,只有无边的暗。
      一只脱离了躯体所有器官被无边的寒冷与暗包围的眼球,是否还能沉入前世的梦乡?你躺着,毋宁说你站着。你站着,毋宁说你悬着。一只悬在半空的眼球,你唯一的证明!
      你还会继续萎缩下去吧,谁知道!直到成为通往前世梦的通道上越滚越远的一个黑色斑点。不如说,一个白色的点,再也难以捕获的点!粒子!
      你这被时间抛弃的,无命运的怪物,以蛋来命名你是多么可笑。
      你这消失于深渊,却遨游于深渊的可怖精灵!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