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杨贤博,70后,生于商州。电力作协会员、陕西作协会员,陕西省厅文学艺术创作人才,自由撰稿人,寓居长安,擅长摄影、书法。出版散文小说集《古道诗情》、散文随笔集《向上流动》、散文集《出关》。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搜博主文章
个人资料
杨贤博
杨贤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3,405
  • 关注人气:2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2019-08-28 08:37)
散文《时光影》刊发2019.8.27《商洛日报》副刊专版,记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陈彦,从必须抵达到已经抵达

——和陈彦先生7本书的故事

杨贤博

“文学的陈彦时代即将到来!”这句话是马河声说的。马河声是长安城著名的书画家。那天在懒园喝茶,聊起陈彦写作,我说:“预感陈彦这次要获得茅盾文学奖的。”马河声睁大眼睛惊奇地说:“哎呀,你有这预感不得了。”顺即说了上边那句话,这句话后来传播得很快。

对陈彦的“认识”,是在2003年的夏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07 10:10)

时光影

杨贤博


一切都归于对写作的爱对文学的敬畏!        

 1

在无锡待了半个月的日子,并没有睡好觉,时不时在深夜失眠,岁月的痕迹总是在脑海中划过。

“江南”的了解,最初从贾平凹先生一部《江浙日记》开始的,长期生活在大西北秦岭的商洛山里,那些遥远的地方虽然有太多向往,但总是显得陌生。总是羡慕身边有朋友今天在这个机场,明个在那个高铁站。清楚“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对于一个写作者无论在视野与境界上的重要,但清楚自己一个长期窝在秦岭里、工作在基层的人,生活有太多琐碎缠扰,走出去的机会总是很少。

然而机会总是有的,对于我而言“太湖畔”是一次很有意义的远行,躯体与灵魂行走在向上的路上,虽然收获并不是别人所期望的,于自己却充满着喜悦。

人常言“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在即将迈进生命五十门槛的边沿,时常审视自己,也许长时间形成了一份多愁善感,觉得自己是一个“历经沧桑”的人。人呀,到啥年龄应该说啥话!老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06 20:39)

邂逅西安书博会

 

杨贤博

1

也许,今生是因为痴情读书、爱好写作的习惯。与书结下不懈之缘。

2019年的仲夏,西安的天确实有点热。29届全国图书交易博览会在古城西安曲江会展中心举办。这个期待已久的书博会,已经在媒体上宣传了好一段时间,预热的过程如炎炎炎夏日,一天比一天增加着热度,特别在互联网快速发展的今天,每天都能关注到即将开幕的大型、国家级书博会预告,简直是一份期盼,更是一种向往。

多年前把房子买到电视塔这块,那时候并不繁华,反而感觉一种离城的偏远,而今却在会展中心对面,不到200米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06 19:58)

乡村挽歌

1

我的写作,笔几乎没有离开过故乡。正如美国作家福克纳说过:我一辈子只写家乡,那块邮票般大小的地方,可我一辈子也写不完。

喜欢家乡的夏天,是因为她的凉爽。每到夏季,我总是想办法待在家乡,很少的出去。在秦岭之巅,一道山脉横贯南北。海拔高,四季分明,夏季就是最舒服不过的地方呆惯了关中的人,有机会进了山,就不想再走,幽默“一到牧护关,心一下子都凉透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楼下见闻

一一一停车收费

杨贤博

开放式的小区,东西南北几条街。

以十字为界,北边划了车位,穿着工服的收费员拿着计价器,忙乎着奔来跑去,歇不下来,每小时3元,超一小时后5元,停一天车开走时付费,你很傻眼,也太贵了吧?你问。收费的中年女人看都不看你的说,这是上边规定,我只管收费。“你们上边是那个部门?”女人说:“不知道,我只管收费。”这个五百多米的马路,不愁没车,最愁的是车位。

靠南约二百米,也就奇怪了,地上明显画着车位,却不设收费的。这段路专为交警罚款设置的,每天早晚两次,交警骑着摩托,路边一撑,一个拍照一个贴单。我被贴过罚单,问过交警“这不是在划的停车位停着吗?”交警待理不理的地说:“你看这设收费的吗?”“看来你们有意给你们留的罚款区域。”交警不屑而顾,也懒球理我。

天天如此,这一年不少收钱呀?觉得交警的做法欠妥,谁这么规定了他们的行为?谁又监督他们?

西边和东边,分别是内部收费,所谓内部,凭嘴说,没准确时间,也没收费标准,也没发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02 19:14)

麦子熟了

杨贤博

六月初,麦子黄了。

前些日子写过一篇《麦相》,那是麦子开花的季节,时间好快,天热了麦子成熟的了,抬眼观望,如无形的黄地毯,占据了夏的鳌头,无限极的伸向远处。

天热的难耐,最苦的是种麦者。收获的麦子先不说。炎热的夏天,汗流浃背的往返于田间地头,在烈日下暴晒,是一件无奈的事。

但必须这样做。天麻亮起床,冲着晨曦那股儿凉快,放快脚步,腰杆不再笔直,弯成弓状,麦镰在手中舞动,脖子上的毛巾,汗迹浸透着酸碱味儿,很浓的。

麦田很大,大得一眼看不到尽头,父亲的腰一直蹲着,他心里清楚,再大的麦田,也得一刀一刀、一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5 15:41)

 

杨贤博

昨夜失眠,半夜醒来,再没有睡着。 

  想到了父亲,往事一搭接一搭的涌现,就再没有睡着。时常的就想起他,想着人活着的不易与幸福。我知道,人死了,只有惦念,其它的都成为过去。 

  没有睡着,夜就变得漫长。起身去卫生间,把手伸向窗外,雨还在下,丝丝冰凉。 

  昨天立夏,春就过去了。还好,天空落雨,湿淋淋的,不那么热了,感受到的是春天的意境,有丝清凉,有丝朦胧。 

  喜欢落雨的日子,在不大不小的雨地里行走,雨伞显得多余,非常舒服地感受雨的滋润,翘望远方,远方有心底的牵挂,总在朦胧中,眼睛潮潮的。 

  草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5 15:39)

杨贤博

每个夏季,我是窝在老家哪儿也不想去的人。

老家在秦岭之巅,一道山脉横贯南北。海拔高,四季分明,夏季就是最舒服不过的地方,如果呆惯了关中,那确实是一种无奈更是一份坚强。大地是灼热的,那种热让人难忍。有机会进了山,来了就不想再走。很多人幽默,喊叫“一到牧护关,心一下子都凉透了。”

年轻时候,曾有很多宏大的想法:人是逼着前行的,不要自己留后路,才能走得更远。似乎离故乡越远越有出息,远方永远是一种向往。

而我,也许没有太多出息,不时地回头。回头看自己走过的路,回头看留恋的那片故乡的土地,回头看留守在村子里的熟悉面孔,直到他们渐行渐远......人生就是一个不断送别的过程,且不必追。

年少时掏鸟蛋爬高的树也在岁月流逝中消失了,连同那些快乐或摔伤的记忆,只剩一个枯腐的根,坚挺而沧桑。我一次又一次回来,目送着那些印象中见了就急忙打个招呼的父辈们一个个落叶归根,熟悉的面孔越来越少。

也正是在村子里红白喜事的场活中,才知道那个帅气又勤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2 22:34)

清明雨

杨贤博

说句实话,我是不喜欢清明节的。不论古人在清明节写过任何抒情的诗文,这个季节是冰凉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