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雪
大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562
  • 关注人气: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有一种文学,它叫儿童文学。其实它就叫文学。

邮箱:xuetao1971@126.com
好友
加载中…
分类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娱乐

《白银河》:儿童冒险小说的朝圣之路

时间:2015-09-24 09:38   来源:文学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书香陪伴,幸福成长。”916日和17日,吉林省长春市亚泰小学、吉大二附小、长春市52中学的同学们开启了“阅读·成长·写作”的心灵盛宴。儿童文学作家薛涛、窦晶与孩子们近距离交流阅读经历,探讨阅读以及写作的奥妙。薛涛叔叔幽默的讲解、窦晶姐姐亲切智慧的回答颇受广大师生的喜爱,大作家的到来为学校带来了一股积极向上、清新活泼的阅读氛围。活动第二站吉林人民广播电台节目主持人诗展对两位作家也进行了深度访谈,主持人幽默睿智的主持风格和两位嘉宾的倾情解答以及现场与同学们的互动,同学们掌声阵阵,表达着对本次大型公益活动的支持和欢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的儿童文学不是一块甜点心”

——对话薛涛

  

姜若华:

    恭喜《小城池》获得2014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又一次得奖,您有什么特别的感触?

薛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报鸟

插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12 13:49)

    这还是一列运送木材的火车。车尾亮着一盏灯,里面只有一个押车的日本车长,他的任务是护送这列火车安全到达奉天。

    他与火车一起穿越无边的森林,最初以为这是一份浪漫的工作。可是自打进山以来,他的上司总是提醒他注意观望两边的森林。从两边的林子里会冲出带枪的中国人,抢走火车上的木材。这样的事故在前几年频繁发生。

幸运的是自从他被派到这条线路当车长,还没有发生这样的倒霉事。他也懂得,这些木材本来就属于这里的山林,不该被运进奉天。当地的中国人要夺回自己的东西,也没什么不对。不过,他必须恪守自己的职责,跟那些“山贼”周旋到底,不能让他们得逞。他有一枝长枪,时刻瞄准来犯的山贼,可是山贼一直没有出现。他听见过炮声,来自遥远的地方。那是他们的讨伐队在跟中国人作战。听见炮声,他的心里踏实多了。他在报纸上看到了,他们正在赢得胜利,保证了日本人在东北的稳固地位。估计那些山贼也被炮声驱散了,他的木材越来越安全了。

    于是他渐渐困倦了,他把火炉填满煤块,然后大部分时间都用睡觉来消磨。他反复梦见自己在北海道的海边晒太阳。这样的美梦让他上瘾,索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07 09:34)
标签:

片段4

    一阵急促的枪声之后,那些熟悉的背影纷纷钻进桦树林,向东突围。

    满山在一堆灌木丛里乖乖趴着。又一颗炮弹落进桦树林,一团烟火把刚刚闪进林子里的人影吞没了。

    满山眼看着叔叔大爷们从眼前消失了。

    有一瞬间满山后悔接受了任务,想冲上去跟他们一起战斗。满山刚要追出去,讨伐队扑通扑通冲上来,紧紧咬住前面的队伍不放。满山赤手空拳,只能老老实实趴在那里不动。有两个日本兵被林子里面射过来的枪弹撂倒。满山伸出手指朝日本兵的背影瞄了瞄,朝北猛跑一阵钻进山沟。

    等到枪声远了,满山爬上山坡朝东面望着。那个方向,枪声时断时续,间或还有手榴弹的爆炸声。有一挺机关枪在零碎的枪声里显得十分嚣张,不用猜那是老炮手的机枪在发脾气。这个老炮手,都突围了还在浪费子弹。

    那四、老炮手、李木头……满山没打招呼他们就没影了。他们走了,满山的心里空空荡荡,虚脱地走在山路上。满山早就习惯跟战友们一起冲杀,一起宿营。

    一只孤雁出现在绵长的山岭上空。那是一只掉队的大雁,长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06 19:31)
标签:

片段3

    突围的时候,满山看到李双田倒在一棵桦树下面。李双田手里紧紧抓着一个套子,一只雪白的兔子活蹦乱跳,被套子牢牢套住。

    满山扯下一根野玫瑰枝盖在李双田身上,然后帮兔子解开套子。就这样恢复了自由,兔子一下子呆住了,充满万千疑问地望着满山,蹲在李双田身旁不肯走。

    满山大声喊道:“傻子,快走啊!你俩得活下来一个!”

    一颗手榴弹在附近爆炸,弹片切下几棵树枝,落在兔子身上。兔子一惊,蹦跳着钻进茂密的灌木丛。

    满山回头再看一眼野玫瑰枝下面的李双田,心里说:“双田叔,过两天我来埋你。”

    满山朝后面的几个影子打了两枪,其中一个影子摇晃着倒下。满山趁机追上端午。

    “我给双田叔报仇了!”满山大声说。

    端午却说:“可是你打出两发子弹。”

    端午又说道满山的疼处,满山不再说什么,冲到端午前面。一发炮弹呼啸而来。满山被端午推倒在地,然后被崩起来的土活埋了。谁都不愿意在土里呆着,两人同时从里面钻出来,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23 11:22)
标签:

片段

2

片段 2

 

    楼顶的变化满山总是第一个知道。那上面多了什么,少了什么,都瞒不过满山的眼睛。小猫来了,小猫走了。雪加厚一层,雪化掉一块,都在满山的眼睛里。

    这天早上,楼顶的雪算是彻底化尽,连最轻微的雪魂儿也随风散去了。冬天的阵地迅速向更北的地方退守。在奉天,寒冷的势力完全瓦解了。灰白色的瓦片终于得见天日,它们大口吸收阳光,把深处的寒气排挤出去。僵硬的格格也随着软化,散发出动物的气息。

    瓦片上不见小猫,却来了一群披黑大衣的神秘来客。它们不动声色蹲在瓦片上,把格格作为中心围了一圈儿。它们都没有发表意见,这个集体似乎在酝酿一个合适的方案:怎么分配这块鸟肉更合理。它不够多,也不算少。刚刚熬过了一个素淡的严冬,也足够全体乌鸦们温习一下肉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22 08:29)
标签:

片段1

杂谈

片段1

 

    夕阳落了,涂在城门上的最后一抹残霞被日本骑兵带过的风吹散。一只乌鸦先是惊慌地飞起来,在天上盘旋一会儿,又落回到门楼的高脊上。

    满山蹲在城门下面望着楼脊上的孤鸦。满山偶然摸到一颗石子。自从结识马戏团,普通的石子总是能给满山带来一点惊喜。满山举起石子瞄了瞄城门楼上的乌鸦,又放下了。这时候,只有这粒石子和那只乌鸦能陪他一起惆怅啊。假如把石子投出去,石子飞了,乌鸦也飞了。

    乌鸦是聪明的鸟,好像也领会了下面那个孩子的善意,朝下面发出两声沙哑的叫声。

    乌鸦的叫声迎来夜色,夜色把乌鸦的惆怅和满山的惆怅一并湮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