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雪浪花2007
雪浪花2007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0,068
  • 关注人气: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广而告之

 

 

本博图音资料来源于网络,文字作品除特殊标明外,均是本人劳动成果。如转载或刊用请告知。

 

 
诗人用生命书写

指纹:曹继强,张家口人,我的诗人兄弟,饱经生命磨难与摧残,在朋友们帮助下,诗集终于出版,这是他呕心沥血大半生的精神结晶,我为他高兴。

 

我曾在本博客里转发过他的《秋天十四行》,非常棒!

长诗《青铜骑士》,史诗般博大与厚重,有研究价值。 

 

《指纹诗选》是他首部作品集,倾注生命的书写,带有了鲜明的指纹印记,具有灵魂的深度和内美的力量。

 

网购方式:

淘宝网搜索“指纹诗选” 

定价:25.00元。每本平邮:3.0元、快递:10.00元,多购者每本的平均邮资会降低。
建行卡号:6222 8001 7024 1012936
联系地址:075000河北省张家口市六中家属院3号楼3单元101李爱国
专用信箱•E-mail:zwsxzw@163.com
专用QQ:1369410854
  亦可在站内联系
电话:0313—2081934或2020533(下午)
指纹先生博客:

请点击:指纹新浪1  

请点击:指纹新浪2 

 

 

指纹简历和创作年表


  1962年 6月16日生于河北省张家口市。
  1963年 患脊髓灰质炎,导致下肢残疾。
  1979年 高中毕业,因残疾未被大学录取。
  1980年参加工作。其后先后做过勤杂工、幻灯片画工、文印员、售货员和十余年出纳员。
  1982年 考入广播电视大学首届语文类专业进行三年的业余学习。
  1985年 在《星星诗刊》首次发表诗作《川橘》。
  1986年在《星星诗刊》头条发表叙事诗《老师的孩子》,被邀请参加华北六省市“中原诗会”。
  1987年 写作长诗《宇宙之路》。
  1988年 写作长诗《圆明园》。
  1991年 在窘迫的生活、工作状况下,大量吐血,结束六年的婚姻。
  1993年与诗人昌耀短暂书信来往。昌耀的“内美”诗歌观对其写作产生影响。
  1994年 写作自传《倾斜的高地》。
  1995年 在《当代》发表散文《拐杖的纪年》。
  1996年因食道疾病严重,离开出纳员岗位,病休。其后失业。以卖报、经营小书屋谋生。其间写作十余篇中短篇先锋小说。
  2000年因腹部肿瘤赴北京手术,被迫放弃经营书屋。在中学图书馆做临时工。
  2001年 因写作先锋小说,被邀请参加河北省作协青年作家培训班。
  2002年使用笔名“指纹”发表作品。在《长城》发表中篇小说《西绪弗斯是一个单身汉》。在《诗刊》发表诗作《灰烬》,引发论争。
  2003年开始用网名“指纹先生”在天涯社区从事网络写作,其后在该虚拟社区“天涯诗会”写出一批比较重要的诗作。
  2004年食道疾病加重,大量吐血,先后三次在北京住院治疗。其间始在《山花》发表诗作。获得中学教师职位。
  2005年 写作长诗《青铜骑士》,在《山花》头条发表。
  2006年 写作系列诗歌《秋天十四行》。
  2009年 第一部作品集《指纹诗选》结集出版。

特朗斯特罗姆
一首诗是我让它醒着的梦 

 

   问:你受过哪些作家影响?
   答:很多。其中有艾略特、帕斯捷尔纳克、艾吕雅和瑞典诗人埃克罗夫。  

   问:你认为诗的特点是什么?
  答:凝练。言简而意繁。
  问:你的诗是否和音乐有着密切的联系?
  答:我的诗深受音乐语言的影响,也就是形式语言、形式感、发展到高潮的过程。从形式上看,我的诗与绘画接近。我喜欢画画,少年时我就开始画素描。
  问:你对风格是怎么看的?
  答:诗人必须敢于放弃用过的风格,敢于割爱、消减。如果必要,可放弃雄辩,做一个诗的禁欲主义者。
  问:你的诗,尤其早期的诗,试图消除个人的情感,我的这一感觉对不对?
  答:写诗时,我感受自己是一件幸运或受难的乐器,不是我在找诗,而是诗在找我,逼我展现它。完成一首诗需要很长时间。诗不是表达“瞬间情绪”就完了。更真实的世界是在瞬间消失后的那种持续性和整体性,对立物的结合。
  问:有人认为你是一个知识分子诗人,你是怎么看的?
  答:也有人认为我的诗缺少智性。诗是某种来自内心的东西,和梦是手足。很难把内心不可分的东西分成哪些是智性哪些不是。它们是诗歌试图表达的一个整体,而不是非此即彼。我的作品一般回避通常的理性分析,我想给读者更大的感受自由。
  问:诗的本质是什么?
  答:诗是对事物的感受,不是认识,而是幻想。一首诗是我让它醒着的梦。诗最重要的任务是塑造精神生活,揭示神秘。


  ——摘自《托马斯访问记》(访问者李笠注明说:“1990年7月。我和特朗斯特罗姆坐在波罗的海的龙马屋岛上。”依我看,李笠对日期的记忆有误,应为1990年8月4日,因我当时也在场。)

 


  以上文字节选自诗人北岛随笔《特朗斯特曼默:黑暗怎样焊住灵魂的银河》

 
心经


观自在菩萨

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
照见五蕴皆空

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受想行识 亦复如是

舍利子
是诸法空相 不生不灭
不垢不净 不增不减
是故空中无色

无受想行识
无眼耳鼻舌身意

无色声香味触法

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
无无明 亦无无明尽
乃至无老死

亦无老死尽
无苦集灭道

无智亦无得

以无所得故

菩提萨埵依般若

波罗蜜多故
心无挂碍 无挂碍故

无有恐怖
远离颠倒梦想

究竟涅槃

三世诸佛依般若

波罗蜜多故
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故知般若波罗蜜多
是大神咒 是大明咒

是无上咒
是无等等咒

能除一切苦

真实不虚

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
即说咒曰 揭谛揭谛

波罗揭谛
波罗僧揭谛

菩提萨婆诃

博文
(2017-08-22 15:45)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向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作家或者诗人,尽管写了那么多五花八门的文字和奇奇怪怪的思想,包括一些分行文字。每天从这里走出,再回到这里,最好别被人盯上,哪怕一丝风追着来到这里,我都会紧闭门窗拉上窗帘,然后,满屋子寻找可吃的东西,填充蠢蠢欲动的可怕的胃口比如,一个西红柿,一个苹果,一块面包,一根黄瓜,一根香蕉,一块烤肉(后来心生慈悲不吃了),实在什么都没有,我会跟蚂蚁分食米粒大小的面包渣白糖粒子。偶尔看见一群蚂蚁爬进大悲水里围成团团集体往生甚为敬佩,想到自己的愚痴无明而感到惭愧不已。一只小蚂蚁可以做人类的老师,一个自诩文明人类中的一员却为生死干尽坏事!有时看着小小红蚂蚁在日光下客厅地板上肆无忌惮地爬呀爬,我就想到我的一双大脚,或者餐桌腿脚和板凳腿脚,它们发出巨大的刮划着地板的锯齿声,是不是像大街上到处乱跑的车威胁着散步的人们?我不知道蚂蚁的小小心脏能否发出巨大的惊恐万状的电磁波向人类表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04 23:5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旅程从未结束

我和另一个我坐在列车上

我们手里拿捏着诗与禅,掂量轻重

车头是诗,车尾是禅

车头是禅,车尾是诗

我背靠着另一个我,诗背靠着禅

等待转站,掉头,向背

流水在脚下,星斗在头顶

一百八十度的我相信诗歌

三百六十度的另一个我相信禅

我左手提着诗歌的红尘

右手提着佛禅的空篮子

明明知道爱情的空,偏偏要陷入

左手握住右手,死死不放下

诗歌开动列车,拖曳着禅风

我终被红尘诱惑

回归一个凡夫俗子

坐在车厢里,我不相信这

就是我

2016—3—11   22:0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11 23:52)
标签:

杂谈

看不见的故乡,念着我

画我的鼻子眼睛

画大河中瘦瘦的鱼骨躺在河底

父亲念着我的骨头

苍白的声音陈述一段上古的历史

那时我还没有直立行走

变成鱼,自由

消耗掉我全身血脉与肌肉

搁浅,晒干,风化

与泥沙投入河底


父亲念过骨头

画过眼睛和鼻子

只有那一刻纠缠于心

2016—3—10凌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杂谈】

 
2016年正月初二,哥哥、弟弟等一行四人带我去看辽河。
今冬天寒,辽河水冰冻三尺。唯有辽河两边清沟深处有暗流涌动。登上冰排很小心。

一尘不染的河面上,留下一层没有化掉的雪粒子。
大自然的壮美无比绝伦。没有人类的大自然更令我陶醉。

对岸是辽河油田。

哥哥是我的领路人。他探路,凭借半生经验,敲定河面能够跑车、载人。

无比兴奋。心是什么,世界就是什么。

倒伏的蒲笋。远离村庄,这里是我少儿时期的蒲笋滩,野生蒲草铺天盖地,野生动物到处乱窜。可惜,都被改造成“良田”了,被种粮大户承包。
几年前,在这儿追逐过戴胜鸟。
冰排。估计过些日子就融化了。
冬天的芦苇是温暖的,它是灶堂里的好烧柴。闻着,看着,就感觉烈焰在眼前。
故乡是唯一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06 22:28)
每天像饥饿的狮子一样,其实不饿,必须吃上一些零食,诸如蛋糕饼干之类,或者各类水果。如果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就原地打转,或像狮子一样在所有房间里奔跑。实在不行就喝水。结果预料之中,肚子鼓鼓的,躺不下,还是像狮子一样到处乱跑,咕噜噜,叽里咕噜。
总像缺点什么,到底缺什么,始终没弄清楚。空荡荡的。当空荡荡的时候,读书上网看微信都没用,逛街更没用,那么只好吃了。还好,打乒乓球可以代替一阵子空荡荡,可以忘记家在哪里,忘记什么时候吃饭,甚至忘记来时的路途,忘记自己姓名,忘记自己饿疯了的狮子形象。
为了预防阿尔茨海默病就打乒乓球,打乒乓球肯定出汗,大汗淋漓,汗水湿透了脚面,把周身上下的骨头洗一一清洗,这时,身轻如羽翼,没有不知所措的感觉,只有无所事事。大把大把的时间闲置着,感觉不到生的存在和死的消失。
有意思不可怕。如果像孩童一样,做个鬼脸就能格格笑个不停,如果像马戏团小丑的一个小小动作就能引发台下一片欢呼,哪怕被自己痴傻的样子逗乐,这本身就有意思,有意思就有温暖充满房间。
要说的是没意思,连最有意思的事件都没意思。歪着头看着一对对儿离异的年轻夫妻,一个个试婚到结婚到发昏的整个过程,多么任性!结局是,婆婆们各自抱着遗弃的孩子扎堆,各自诉苦,苦不堪言。毛病出在哪里呢?其实,毛病出在没意思:爱情这东西太没意思了。女孩子为了一串糖葫芦就会委身男孩子,爱情就像糖葫芦一样,很快串起来,很快吃掉,很快屙出来,最后,由甜变臭那么迅速,就这么没意思。
一直以为马路上奔跑的豪车有意思,满世界的美女都在豪车里,看着看着就乏味了,看着看着就没意思了,遍地都是车,遍地都是美女,遍地都是整过容的车和美女。一个面孔,一种腔调,一部雷同的发家史。
最没意思的是,走不完的马路和城市,从A城到B城,从B城到C城,从C城到D城,从D城到E城,从E城到F城,从F城到G城,……马路都是板油的,城市都是高楼大厦的,站在马路上就感觉是站在撒哈拉大沙漠上,狮子蹿出体内饥饿得乱跑,遇上饿狼吃掉,遇上豹子吃掉,遇上山羊小兔子吃掉,遇上能吃的都吃掉,肚子鼓鼓的,咕噜噜,叽里咕噜。
弄本《笑话大全》翻一翻,弄本《脑筋急转弯》想一想,有许许多多人感到这很有意思,他们的笑声瞬间爆发,又瞬间结束。许多年没看电视(除掉汶川大地震报道外)了,资讯像空气一样包裹着人类。不用翻不用看不用想,抱着脑袋逃跑,无处可逃,只好在房间里折腾,像狮子一样饥饿难耐,咕噜噜,叽里咕噜。
其实,并不饿,可是胃口总是发出错误信号,越俎代庖,李代桃僵,所有器官错位与缺位造成紊乱,信号失真失常。最不相信的就是胃口,其次是盼它倒掉的心肝肺邻居,它的隔岸观火的朋友,它的逃之夭夭的两肋兄弟,还有瞒天过海的血液仇侣。饥饿犹如流行病一样,人们不约而同伸出双手,伸向神居的地方,越想抓住,越是饥饿;越是饥饿,越想抓住 ,最终全军覆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04 23:15)

荒凉是从我途径过的景色开始的。

经过的黄昏多么温暖,不久,渐渐地变得透明而薄凉。

黄昏是巨大的宫殿,金碧辉煌,不过是旧年的心情罢了。现在尽管天光清亮,树木草丛参差有致​,光洁的小路蜿蜒地伸入远方……而自己的脚步有些蹒跚了,唯恐滑到不知名的地方,显然,流水把握不住自己,就连雪夜的炉火也把握不了应有的跳荡节奏。

半个世纪就这样过去了,物是人非。所有真理性的东西,像脏水一样被泼出去。我将泼出自己的半生思想,像一棵荒凉的老树以否定的姿态站在人世的田野上​,却毫不以为然。

这世界就是个谜团。走到今天,到处还是乱蓬蓬的。喜欢冬日里的红蒿​在夕阳下静静地站立,尽管荒凉,也无畏一切。还以为人生会像喝凉水一样痛快淋漓,其实,人生就是伏天大雨滂沱下的鱼脚泡泡:汇聚,破灭。再汇聚,再破灭。

但是还得走,向前,一直向前,前方是什么?

镜花水月的人世间,有个人突然要走,他说就要去另外世界,好像他能穿岩走壁;心原上的这道风景,他动我静,他一直在动,我一直在静。现在,我终于乱了阵脚。是他让我明白人鬼不能一厦​的真正道理。世界哗然,这是什么世界秩序:颠覆,重建;再颠覆,再重建。想来想去,世界也罢,人生也罢,都很无助。漠然面对这个大千世界,人子多么渺小,所谓看透一切,其实什么都看不透;总是冥冥之中被引领,总是不知不觉被遗弃。

他说就要离开娑婆——真是天翻地覆,令人哑然。面对短暂的人生,心头的流水我捂不住,一件件的荒凉披在我身上,我走过的地方,留下一阵阵嗖嗖的冷风。

不过,会好起来的。

感觉都是短暂的。感觉有多么虚假。感觉不可靠。这世界本身就不可靠。

“我”与“另一个我”讨论过,​这世界没有归属的问题:山河大地一片虚空,浑然一体。你说日月属于你,非也!你死掉了,日月还在那里;你说家宅属于你,非也!你死掉了,家宅可能变成大河或者大海。你说你的心脏是你的,非也!你死掉了,心脏在死尸上呢,而你的灵魂在哪里,心脏没尾随你。一切包括你自己都是虚空,与山河大地一起,没有界限属地,毕竟山河大地也是人类赋予的名字概念罢了。

所以,什么都无所谓,因为没有没有,离不离开都存在,只不过肉眼凡胎看不见罢了​。

人世的荒凉感是迷蒙的结果。还会迷蒙,还会荒凉,生为人必然如此。​

人生太短暂了,珍惜所有的一切,哪怕是一片叶子,由绿到黄,珍藏它,当然,不管你看得见还是永远看不见它,它就在它该在的地方​,被你感知。

​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03 09:18)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