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边的卡夫卡
海边的卡夫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79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0-02-28 18:36)
标签:

杂谈

怡家寄宿式旅馆

 

住宿

本旅馆有单人间,双人间和多人间,设施完全,随时可以入住;房间宽敞明亮,光线和空气流通都比较好;有前院和后院,活动空间比较大。

 

设施配备

房间里均有宽带网络可供免费使用,配有无线路由器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21 18:54)
标签:

杂谈

非洲呆的时间太长了,以至于头脑都变得笨起来了。

天天只知道上网、吃饭、上班、睡觉,不知道看书为何物,不知道学习为何物,偶尔在网上又看到一年一度的高考开始、结束,才隐约想起自己原来也是从学校里走出来的,原来自己也曾经从那千军万马争抢的独木桥上走过,然而如今已经忘却的差不多了。

以前听人家说,上班以后人就会变得很懒,自己还在毒理偷笑,心想那只能是你自己太懒,想找个理由安慰自己罢了;而如今自己参加工作了,才知道此言非虚。每天懒得起来,懒得刷牙洗澡,懒得出门,懒得走路,真不知到自己还能做什么。

非洲这里的工作生活当然和国内的不一样,这里不必朝九晚五,不必天天看着老板的脸色,不必西服领带;但是这里也有很多的不便之处,没有了国内的安全感,有时候会被抢或被人敲诈,没有国内的服务设施那般便利,想要什么就要什么,想怎样娱乐就怎样娱乐。没有事的事情,只能呆在家里上上网,看看电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15 22:05)
标签:

杂谈

非洲呆的时间太长了,以至于头脑都变得笨起来了。

天天只知道上网、吃饭、上班、睡觉,不知道看书为何物,不知道学习为何物,偶尔在网上又看到一年一度的高考开始、结束,才隐约想起自己原来也是从学校里走出来的,原来自己也曾经从那千军万马争抢的独木桥上走过,然而如今已经忘却的差不多了。

以前听人家说,上班以后人就会变得很懒,自己还在毒理偷笑,心想那只能是你自己太懒,想找个理由安慰自己罢了;而如今自己参加工作了,才知道此言非虚。每天懒得起来,懒得刷牙洗澡,懒得出门,懒得走路,真不知到自己还能做什么。

非洲这里的工作生活当然和国内的不一样,这里不必朝九晚五,不必天天看着老板的脸色,不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11 11:31)
标签:

杂谈

在青岛呆了四年多的时间,却一直也没有喜欢过它。

  

    原因的话有很多,首先总觉得这个城市太过于表面化。比如说城市面貌吧,无可否认这个城市美丽的自然风光和洁净的环境能让每一个来到这里的游客或学习工作的人都赞不绝口,但是这些美丽的东西仅仅局限于沿海一线的黄金地带,如果再深入到几个发展较为落后的几个区,你会发现与这个美丽的城市不相协调的很多东西:肮脏的街道、破旧的建筑和落后城市里司空见惯的沉闷气氛。再比如说城市文化方面,青岛这个城市当然也有自己的历史文化,然而不到一百年的时间里,从海边的一个小渔村发展到今天的这个城市又能有多少文化积淀呢?我们所看的只是德国殖民时代所留下的一点点建筑痕迹,本来只是殖民者侵略时留下的耻辱标记,现在已经成为了这个城市里建筑物争相模仿的范本。我的观点可能有点偏激,可是留在青岛稍微有些年头的人都不得不承认,这个城市缺乏一种人文气息,有的只是物质文明的积淀。

   

    于是选择离开,既然无法让自己喜欢和迎合,我别无选择。前不久恰好投了个去国外工作的简历,自己也去了杭州面试,公司方面也表示了满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看来我又一次高估了自己。

   才发了简历不到两天,就接到了一家国营企业的老总的电话叫我过去上班,并且待遇不菲的样子。我一下子有些心动了,在青岛原来的工作让我十分地不舒心,心想如果换个环境的话自己可能会有更好的发展。抱着这样的想法,我没有仔细地上网调查这家企业以及老总的真实背景就匆匆踏上了去往安徽宿州的路途。

   11号的中午我到了宿州,打电话给该企业的老总,即所谓的“沈总”,他打电话告诉我说他今天不上班,但是他会安排人去车站接我的。在车站等了接近20分钟的样子,接我的人终于出现了,我看他穿着极为邋遢,心中不禁 有些疑问,这家企业怎么说也算是家国有企业,怎么员工衣服这么个模样呢(有点以貌取人啊,但是事实证明我的以貌取人是正确的)?而且一开口说话我又觉得他素质比较低,根本不像个正式的国家工人。但是当时只想着赶快去厂区看看,就暂时把这些疑问放在了一边。我看他是徒步来的,我又有些诧异,起码应该有辆单位的车来接我吧,但一想也可能是乘出租车到单位吧,我又一次按捺下心中的疑惑,看他怎么安排。没想到他没有直接打的而是带着我穿越了一条街然后又和所谓的沈总联系一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30 19:07)
标签:

杂谈

我现在才开始深深厌恶起坐车了。

昨夜又是一次半睡半醒的旅程,没有办法,只能在一个两人的位子上委屈自己的身体,蜷缩在狭小的空间里,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

终于在疲惫中进入了梦乡。

早上4点多醒来,迷迷糊糊地却再也无法入睡了,然而刚刚做过的梦愈加清晰地闪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一个奇怪而有些让我心动的梦。梦是有关自己最好的朋友和高中时的恋人的。现在再去回想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然而有些细节却是我无法忘记的,因为梦的内容和现实有着极大的关联。我梦见高中时的恋人爱上了我最好的朋友,正在亲吻他;而他却拒绝了她的亲吻,并且是不胜厌恶的样子。我觉得有些诧异。现实中我最好的朋友是喜欢着她的,尽管在高中时我已经察觉了这一点,却始终什么也没有向他提起过,而大家都心照不宣。到了大学,他和她在一个城市里,他依然是喜欢她的。然而不幸的是落花有意而流水无亲,她爱上了另一个英俊的男生。而他只有默默等待。梦中的情景与现实反差如此之大让我唏嘘。我很希望我的梦是现实,那么起码他不用再默默地黯然神伤了。不过这样的话,又未免对她有些不公平。但是我又想像她那样可爱的女生,是从来都缺少别人的关爱的。我有些放心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28 20:32)
标签:

杂谈

我会坚持每天都写自己的博客,即使只有自己一各个人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27 21:33)
标签:

杂谈

    我常常埋怨命运对自己不公。

    小时候家里很穷,想要什么都没有,而小孩子却仿佛都有个坏毛病,就是什么好东西都想要(我见过的好像都是这样的)。我记得最为悲惨的一次就是我在一个市场前面玩耍,而一个孩子牵着妈妈的手在吃一个放佛是沙琪玛的东西(好像那个叫做米花板那个时候)。那个小孩子一边吃一边从嘴里往外掉,像漏斗一样,突然他妈妈拉他走,他的米花板就掉在了地上,我心里有了一股强烈的冲动,就想冲上去把那个好吃的东西抢在自己的手里。但是市场上人太多了,我那是虽然小,但是自尊心确实非常的强,犹豫了很久还是最终没有去把它捡起来。因此我常常埋怨为什么我没有出生在一个可以天天吃米花糖的家庭。长大以后才慢慢懂得,世界上有很多的东西可以自己去选择,但自己的出身确实自己无法选择并且是自己无法改变的。

    长大了以后就开始上学了。我没有上过幼儿园,直接开始上学前班(我猜想可能是这个原因导致我小的时候是出奇的笨)。我那是还真是笨的要命,一加一就是不知道等于几。我记忆尤深的一次是我把老师批改过的作业拿过来一看,我作了整整一面的题,被老师以对角线的形式打了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27 20:55)
标签:

情感

   今天我来到了宁波参加面试,这里距离上海有三个小时的路程。没有想到这家公司的工业园区有这么远,整整坐了一个半小时的公交车才赶到。面试的人事部经理是一位30多岁左右的女性,问了我几个简单的问题之后就要求我显示一下自己的专业实力-也就是英语口语的能力。我大概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大学经历,稍稍展示了一下自己颇以为豪的英语口语。看来她对我的表现还算比肯定,又继续向我介绍了一下公司的规模状况,并告诉我所应聘的职位需要做一些什么工作,最后又向我介绍了一下薪酬待遇,并着重强调了一下如果签合同的话一般必须是三年到五年。我对于薪酬待遇还算满意,但是合同的年份有些太长,同时这份工作是去孟加拉国,一年下来没有几天的假期,所以我有些犹豫不决。除此之外,上海面试的汇丰银行还没有消息,估计可能的话一周之内才会有二面的机会。我目前的状况是学校的离校手续已经开始办理,户口档案的相关事项学校也已经开始催我早日签下公司以便把手续办妥;最为重要的是家里的状况今年是极为的不利:母亲今年匆匆地走了,家里几乎可以说是一贫如洗;姐姐今年刚刚开了小商店,常常入不敷出,拆了东墙补西墙;而我因为前阵子回家探望以及去四川灾区做志愿者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26 22:07)
标签:

杂谈

本想添加我最喜欢的音乐为背景音乐却总也找不到相关设置,看来今天只好遗憾离开了,下次再继续完善自己的博客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magicboulevard(魔力大道)这首法语歌曲是我的最爱,就如同村上的小说《挪威的森林》是我的最爱一样。而最为巧合的是如果在阅读《挪》的时候并同时聆听这首将淡淡的忧郁发挥到极致的曲子,你会彷佛置身于小说的真实场景之中,渡边就在你的身边轻拥着直子,一同聆听这首百听不厌的旋律。

还有其他两首法语歌曲也非常好听:Le temps des catherales 和Le temps des fleur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