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徐贲
徐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52,885
  • 关注人气:16,4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徐贲《爱思想》专栏

作者授权发布/内含篇幅较长文字

徐贲《选举与治理》专栏

作者授权发布/内含篇幅较长文字

思与文

中国近代思想文化研究

个人简介
徐贲,曾就读于苏州大学、复旦大学,马萨诸塞大学文学博士,曾任教于苏州大学外文系,现任美国加州圣玛利学院英文系教授。著作包括  Situational Tensions of Critic-Intellectuals(1992)、DisenchantedDemocracy(1999)、《走向后现代和后殖民》(1996)、《文化批评往何处去》(1998,2011)、《知识分子:我的思想和我们的行为》(2005)、《人以什么理由来记忆》(2008)、《通往尊严的公共生活》(2009)、《在傻子和英雄之间:群众社会的两张面孔》(2010)、《什么是好的公共生活》(2011)、《统治与教育:从国民到公民》(2012)、《怀疑的时代需要怎样的信仰》(2013)、《政治是每个人的副业》(2013)、《明亮的对话:公共说理十八讲》 (2014)、《听良心的鼓声能走多远》(2014);编有父亲的回忆文集:《复归的素人:文字中的人生》(2010)。

邮址:bbxuu@hotmail.com
文化博客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一篇与我无关的文章

 

我在网上看到一篇署名“徐贲”的文章《查良镛先生留给了香港什麼?》,刊登在20181031日香港《大公报》上。这篇文章不是我写的,我也不知道这位作者徐贲是什么人。此文中的观点和看法都与我本人无关。特此说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28 23:41)

文人该不该相轻

 

读到一篇报道《阎连科回应李陀:感谢批评,我的小说将继续“狗pi”下去》,说的是不久前上海书展的一场文化沙龙中,批评家李陀与许子东进行对话,在谈到作家阎连科的作品时,李陀说,“我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说你怎么写这种东西?……我说你写那个狗pi《风雅颂》,狗pi小说”。阎连科对此作了回复,自我调侃说“将继续‘狗pi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拯救人性,重返人类

 

网上有一则带图片的推文,图片是地上躺着两排死猪,身上有红色的瘀斑,还有土灰,非常恶心。图片的推文解释是,“前一天被挖坑掩埋的患瘟疫的病猪,当天夜里就被当地人挖出,装车拉到异地欲贩卖。这是高速路上被截获的患瘟疫的病猪”。我的第一反应是,人性怎么能泯灭到这个地步,不由得想起网上的一句话“中国需要的不是走向世界,而是重返人类”。

今天,异地互害、易粪而食的消息已经远不如以前那么令人震惊。蒜农不吃自己种的大蒜、种木耳的不吃自己种的木耳、种稻子的不吃自己种的大米,像这样的报道不时出现在媒体上(也许还可以添上假疫苗这样的事情),大多数人的震惊和愤怒已经被绝望和麻木所代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操练思想,思考辨别善恶

——《齐鲁晚报》采访徐贲(全文)

 

徐贲教授: 您好,得知您最近新出了《经典之外的阅读》一书,这20篇思想随笔都是位列经典之外,却令您受益匪浅的著作。在拜读完这本书后,我在想,在阅读都变得越来却稀缺的当下,您在《阅读经典》之后又推经典之外,可见您依然希望唤起有深度的有思想的公共论辩,游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徐贲新书《经典之外的阅读》北京大学出版社20188

 

经典之外的阅读

前言:阅读的镜鉴:20世纪的恶与抗恶

 

第一辑:人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徐贲新书《犬儒与玩笑:假面社会的政治幽默》,牛津大学出版社(香港),20187

 

目录

 

序:犬儒与玩笑

 

前言:犬儒时代的玩笑:反抗与戏谑之间的弱者政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古代和现代的“爱国主义”

 

不少人以为,爱国主义是在出现了现代民族国家之后才有的,换言之,“爱国”是现代民族国家的特定产物。这其实是一种误解。“爱国”是一种人的情绪,与其他其他情绪——喜怒哀乐、七情六欲——一样,爱国自古就有。只是随着“国”的性质以及个人与国的关系的改变,爱国这种情绪的内容和政治含义才发生了改变。

“爱国”(patriotism)是个人对其视为“祖国”的一种依恋情绪。在罗马时期,patria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为“人治”辩护为何理亏

徐贲

 

201412月社会科学院某头面政治学者做了“不能把人治妖魔化”的讲话,这个讲话是作为对中国当下政治的看法而不是在专业政治学理论层次上的问题提出来的,而且说话的又是一个有身份的人。因此,讲话虽然是他的个人观点,但却因为迎合了某种正在变化的气候而受到普遍关注。人们有理由纳闷,社科院(号称“亚洲第一脑”的国家级智库)的学者公然为人治辩护,哪怕用的是拐弯抹角的方式,要释放的是一种什么样的信号呢?在要人治还是要法治的问题上,大多数中国人不是早已有了充分的共识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朗读者》和纳粹罪恶的后代记忆

 

本哈德·施林克(Bernhard Schlink)的小说《朗读者》(1995)是德国高中和美国大学德语系课程的常选读物,已被翻译成30多种文字,仅在美国就售出超过200万册。美国著名电视主持人奧普拉·温弗里(Oprah Winfrey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人为什么会掩耳盗铃

 

掩耳盗铃是一个人们常用的成语,是《吕氏春秋·自知》里的故事,原来是“盗钟”后来改成了“盗铃”。故事说,春秋时晋国贵族范氏被灭,百姓都跑到范氏家中拿东西。有人拿了一口钟,想背走,但钟太大,无法背走,便用锤子砸,结果钟发出响声。那人担心别人听到来争夺,便捂着耳朵继续砸钟。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个关于自欺欺人的故事,但是,却很少有人想过是一种怎样的自欺欺人。

201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