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9-05-30 23:09)
标签:

杂谈

因为博客动不动打不开

我就到这里少了

没有了牵挂

也好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5-25 20:35)
每次啊,打开新浪有点急。
明明记得准密码,怎么总打不开呢?
写着写着,被私密了。
于是,我们那批曾经写博的好友们开始了抢救博文活动。
纷纷进入博客把自己写的移出来保存。
怕哪一天不见了。
我也赶紧把记录孩子的倒腾出来。
结果,没有学习。好不容易上去的分数下来了。
还是,为了孩子,
可以忘记一切。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5-23 14:58)

昨晚,觅儿打电话我,她怀二胎了。好啊好啊

一个多月前吧,我劝她怀二胎,她好反对哦,似乎闹的不欢而散。没想到不经意间,有了二宝,好期盼!

周一的时候,林给我发一个微信,她以前买的旗袍终于能穿了,并发了一个自拍,我好开心。

只是聊时,我聊尬了。林很瘦,不足九十斤,我以为是她长得胖了一点就把旗袍撑起来了。不料她说是她瘦了,才把衣服穿进去。

瞧我这聊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5-22 07:49)

感谢新浪

热搜每一个词

然后私密

感谢新浪

私密后没有消失

更庆幸

我在平凡的岗位上工作着

生养我的这片土地啊

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

更显其厚实

更有浩然正气

我爱这土地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5-21 06:07)

为什么

不能

发出去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5-21 06:05)
标签:

杂谈

这个周末,经我牵线的大学同学的女儿和高中同学的儿子结婚啦!几乎所有人的都说真是门当户对啊,太配了!酒席中有陌生的女孩给我敬酒,说要给她关心关心,我不是专职红娘啊。

《长江日报》创刊七十年,在东湖绿道举行徒步大会,我们几个同事报名参加,凑了热闹,健了身体,看了风景,添了笑声。

晚上和叮咚视频,一副睡意慵懒状,周末叮咚都是睡懒觉睡到中午,找到的理由是谁叫德国周末的商场超市不开门呢,只好宅在家里睡懒觉。我要洗衣服,叮咚爸和他聊了半个多小时,然后我接着聊,聊着聊着,叮咚终于展开了笑意。聊完后,准备健身,给住的房子做卫生,弹琴,做晚饭,睡觉。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5-21 06:04)
标签:

杂谈

这个周末,经我牵线的大学同学的女儿和高中同学的儿子结婚啦!几乎所有人的都说真是门当户对啊,太配了!酒席中有陌生的女孩给我敬酒,说要给她关心关心,我不是专职红娘啊。

《长江日报》创刊七十年,在东湖绿道举行徒步大会,我们几个同事报名参加,凑了热闹,健了身体,看了风景,添了笑声。

晚上和叮咚视频,一副睡意慵懒状,周末叮咚都是睡懒觉睡到中午,找到的理由是谁叫德国周末的商场超市不开门呢,只好宅在家里睡懒觉。我要洗衣服,叮咚爸和他聊了半个多小时,然后我接着聊,聊着聊着,叮咚终于展开了笑意。聊完后,准备健身,给住的房子做卫生,弹琴,做晚饭,睡觉。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5-20 23:45)

这个周末,经我牵线的大学同学的女儿和高中同学的儿子结婚啦!几乎所有人的都说真是门当户对啊,太配了!酒席中有陌生的女孩给我敬酒,说要给她关心关心,我不是专职红娘啊。

《长江日报》创刊七十年,在东湖绿道举行徒步大会,我们几个同事报名参加,凑了热闹,健了身体,看了风景,添了笑声。

晚上和叮咚视频,一副睡意慵懒状,周末叮咚都是睡懒觉睡到中午,找到的理由是谁叫德国周末的商场超市不开门呢,只好宅在家里睡懒觉。我要洗衣服,叮咚爸和他聊了半个多小时,然后我接着聊,聊着聊着,叮咚终于展开了笑意。聊完后,准备健身,给住的房子做卫生,弹琴,做晚饭,睡觉。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5-13 12:35)

大姐查出了爸爸疼痛的原因,因为缺钙引起的,大姐说她好友的父亲也是如此,后来注射降钙素和吃维d的钙片,很正常了。

爸爸能活到这个年纪,全得亏大姐的细心照顾,及时就医。

侄女在深圳打拼十年,终于为自己买了房。所有的亲人为她高兴,特别是她的父母,我的哥嫂。这两天,我哥嫂正在帮她收拾。她公司为她无息贷款若干,年底扣奖金。她还在奋斗着,和我说她现在赚钱到了一个瓶口期,要突破。呃,我都赶不上她的脚步了,不过还是希望她带带我。

叮咚的堂哥结婚,山西老家的三奶奶伯伯姑姑来了六个。我们在汉的全力以赴招待他们。每次回老家,都是麻烦三奶奶家的。三奶奶86岁了,精力不错,游东湖,观长江,登黄鹤楼。说终于看到了桥下走火车,桥上走汽车。大娘自己还背着一个包,包里有水有手机有零食。对于北方人来说,东湖长江是他们必看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5-09 23:07)
标签:

杂谈

五一过了一星期了,总觉得忙,竟然静不下心抽不出时间记几句,再不写就忘记了。

五一回老家,看老爸,老爸是一日不如一日了,幸亏有大姐和大姐夫照顾。

闺蜜的儿子结婚,在我们那个市里,结婚的排场大,繁琐。吃饭,打牌,同学聚。

之前我和另一同学就约定,我们重走高中之路。刚读高中时,住校一个月余,思家心切,和同学枝上完最后一节课没有请假就偷跑回家,没有了公汽,我俩走回家,应该有八公里吧,我们花了一个半小时,终于见到了娘亲。第二天搭车到学校后被老师罚站半天。

五一前,我只是说了一下,枝很当真了,在前一夜我们都住在我姐家。三号我们五点多就起来了,中午要赶到闺蜜家吃饭的。

当初的重点高中现在成了初中,不过还有一栋我们当初的校舍被围起来了,难道是专门供学子们返校凭吊?

我俩沿着原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