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全球股市
草根名博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冷水煮茶
冷水煮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710
  • 关注人气: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精品博文
加载中…
自定义模块

 

好友
加载中…
告白

1、感谢您的光临和点评,凡是來過本人博客的朋友,我必定会回访。

2、博客中所有文章均为六月辉雪原创,欢迎大家成为我的好友,如需转载博文请事先通知我,敬请留言并征得本人同意后方可,否则视为侵权行为。

3.朋友,你们是我写博客的动力。謝謝你們對我的關心和鼓勵,我祝大家身体健康,家庭幸福,工作順利,常來家看看。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窑湾的古巷,有多久听见叩叩叩的木屐声了,肯怕连窑湾人,都没几个说得出,记得清了。但,今天的清晨,这种久违的声音,把沉睡在梦中的窑湾敲醒。
    是谁惊扰了沉睡中的窑湾,是谁闲望飞鸟迎着一轮朝阳。晓光迷雾,一群穿着旗袍撑着纸伞的女人,择取幽径,悠然行走于古巷。她们虽不再是年方十八面若桃红的豆蔻年华,倒也是淡扫峨眉,清艳脱俗,仪态万端。那曼妙的身姿,摇曳的步伐,恰似窑湾轻烟灵动的诗行。

  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飞絮,恰似莲城一道不灭的画痕。在春未老,风细柳斜斜时,上窑湾赏雨,观半壕春水一城花,赏雨丝撩拨的意境,视入唐诗、宋词中漫游。从唐兴桥上远眺,弱水空濛里的白墙灰瓦、红窗木门在雨幕中静静的飘荡;桥边的溪水旁,几穗汀兰摇曳身姿,重重交叠如墨色云霞;码头前,空气中氤氲的水汽萦绕着波光涟漪中的轻舟,好一个江上舟摇,楼上帘招。风又飘飘,雨又萧萧,雨点敲打着青瓦,绿水萦绕着白墙,倚在静幽深居的窗畔,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7-10 13:24)

六月的夏

 

江这边

八百里洞庭山水翠色全微碧色深

江那边

山随平野尽 天在水里边

江这边

且就洞庭赊月色

江那边

将船买酒白云边

 

一江之隔

地貌由丘陵的延伸蜕变成了平原

一江之隔

粉墙黛瓦换上了灰墙青瓦的长衫

一江之隔

拥堵嘈杂的城市回归了宁静清爽

一江之隔

舌尖上的味蕾又有了全新的发现

 

六月

我们远赴憧憬的夏之盛宴

享受和咀嚼着文学的况味

那一抹彩色的似水柔情

编写出我们的记忆与永恒

 

六月的夏啊

我希望你

总是这样浪漫又火辣

正如夹在我指间的微凉

带着夜空的疏朗与远意

大胆熨烫着燃烧的空气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2-26 10:57)

活着非易事。

世事的纷争与繁杂,为人性格上的多面性提供了演绎的舞台。人生在世,会与许多人相处,但相处最多,打交道最多的却是“自己”。曾经看过一篇叫《小坐》的文章,在文中作者很明确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独处,是灵魂深处的一种魅力’。年轻时没觉得,人到中年,我也非常认同这个观点。

每个人都有两个“自己”。 一个是黑暗中醒着灵魂,另一个是在光明中睡着了的影子。两个“自己”,常常会因心情、喜好、观点以及对外界的判断进行着角色的互换和对弈。其实,自己太多的想法和约定,只是跟黑暗中我醒着的灵魂在对话。而在光明中睡着的影子,却总因这样或那样的缘由,因无法满足黑暗中醒着灵魂的要求,常敷衍着,纠结着。所以,有些时候坐下来,泡上一杯茶,与自己对话,伸出手,抱抱自己,是非常有必要的。悟不透的时候,就更应冷静地处理理想主义的“自己”与现实主义的“自己”之间的协调。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

文化

非遗

分类: 文化随笔

   

       很多人对《毛主席去安源》这幅油画的印象很深。该画不仅是中国油画史上一幅经典之作,更重要的是让人们通过画,对中国革命,对青年毛泽东践行革命实践,不畏艰险成为中国工人运动的卓越领导人、共和国的缔造者的历史深入人心。作为主席家乡人,当我站在韶山非遗馆墙面前再次看到《毛主席去安源》这幅画和毛主席手中拿着的石鼓生产(据说)的红色油纸伞时,心中除了缅怀主席的丰功伟绩,同时也为石鼓制造的油纸伞倍感自豪。

      我国的手工业技艺自古以来就领先于世界。晚清时代中国近代工业化建设的首倡者曾国藩,当时为了增加军饷,大力发展工商业,就曾在长江沿岸的汉口、安庆、南京、上海等城市,设立石鼓油纸(布)伞销售商店。此举不仅筹措了军饷,还向外界大力推介了石鼓的油纸伞。按当今营销模式,曾国藩以军方行为销售石鼓油纸(布)伞,俨然称得上是石鼓油纸伞最早的官方广告。解放初年,石鼓就成立了雨伞社,制作与销售由湘潭县轻工业局全权负责,产品除了国内销售,部分还远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9-08 11:23)
标签:

原创

文化

分类: 文化随笔

活了半辈子,虽没有饱览祖国胡大好河山,但多少也还是游历过一些地方。年轻的时候每次外出归来,都会冲动地把家乡与外面进行比较,相比之下相得益彰的感受为之甚少,倒是不如意的感慨颇多。比如外面的自然景观是如何得天德厚,外面的交通是如何发达,外面的城市设计是如何合理等等。如今步入中年,每次外出归来自然还是会将湘潭与所去城市做一个比较,但现在的感慨比原先的要现实得多,客观得多。细想一下湘潭这几年变化还真不少,河东城市综合体的成熟,九华滨江新城的规划,大手笔的沿江风光带与湘潭厚重的文化底蕴融合在一起。这一年来,火车站、万楼、板塘、宝塔等7个重点片区,项目集中的优势效应开始显现;这一年来,一个彰显历史底蕴、文化氛围浓厚、独具湘潭特色的“新窑湾”已显雏形;这一年来,城市道路更加宽阔平整,各类水体更加清澈,老旧街道和社区焕发新貌;这一年来,城市越发靓丽,公共设施更加完善,一座精美、宜居的城市越来越让人称道。繁华落尽,寂寞成殇,时光荏苒。伟人故里、红色圣地、工业重镇、文化福地,我在湘潭挺好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8-17 10:49)
标签:

原创

人生旅途

情感

分类: 身边的事

炎热的夏季,给花草浇水并不是我家的一件抢手活。因为喜欢花草,所以我责无旁贷。其实,我早就想把楼顶浇水的设备更换为智能滴灌,但又觉得更换后,人虽然轻松了,似乎又缺少了‘享受劳作’的过程,所以这个想法被搁置下来。

给花草浇水其实不是一件难事,只是因为夏季如火的骄阳照射楼顶时间太长,到傍晚时地面都是燥热的。当水土‘相遇’的瞬间,热浪扑面而来,感觉很不舒服。可即便如此,这里美丽仍然无处不在。只要认真发现,这里一花一草一木一叶都是因果,一天一地一动一静都是轮廓。平淡里总是让自己得到意外与惊喜。我握着水枪,一边不断地重复着简单的动作,一边仔细观察花草被爆嗮后的‘惨状’。由于受负高压气流的影响,今天的天空一直是灰蒙蒙,闷闷的,让人窒息。此时的天空就像一床没有洗净的厚棉被,正慢慢地向地上压了下来,光线就这样一点点被遮盖着,慢慢地暗了下来,又好像一大盆洗笔的墨水撒泼在天幕上,浸漫着。天就着这样慢慢的变黑了。

小茵,我的一位好朋友。一位能读懂我文字并产生共鸣的文学知音。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记得几年前的那天,小区突然停电了。我站在窗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前一阵子,我还是信心满满的为了在记忆里多一些微笑,努力地充实着自己。可,才过多久啊,我的左膝关节就发生了状况。难道,我得到了苟且的幸福,就要付出被疾病折磨的代价。

生活节奏真是瞬息万变。刚幡然醒悟,让自己幸福是一生最重要的事,瞬间就一切过犹不及了。是不是我还没有参透“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空乏其身”的道理,还是亏缺万事有度?刚才还隐隐若现的远方和诗,一下子又远离我而去。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6-07 11:50)
标签:

文化

分类: 文化随笔

人到中年,忽然有又了一股学习的冲动。当然,除了工作,生活中也有很多需要与时俱进。

我是一个喜欢安静地人,从小到大一惯如此。没想到五十岁以后,我的生活观念却产生了很大的变化。两年前的我,除了工作、家庭和狭小的朋友圈,几乎不愿意参加其它的社交活动。每天繁杂的工作或因工作缘故产生过多的言语,几乎消耗了我绝大部分时间和精力。回家以后,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养点花,种点草,逗逗小狗几乎填满了我的业余生活,就连多年养成的看书、写作的习惯,也都早已成为了生活的过去式。

由于喜静,因为自己工作岗位的性质,下班回到家里几乎很少开口说话。一个人所处的空间,说大也大,说小也小。随着岁月的推移,社交的圈子也渐渐在扩大,外延与内涵交集的地方越来越多。同学聚会,朋友见面,能推的尽量推,实在不好意思推的,我也只是简单的应酬。在聚会时每每听到大家都有新鲜的话题,看到大家谈得是那么开心,仿佛能感受到同学们血管里汩汩涌动着、渴望着下一次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6-07 11:47)
标签:

文化

    快两年没有登陆新浪博客了,实在不应该。今天无意中找到了密码,幸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11-16 10:44)

      缘于前世的约定,缘于萦绕在脑海中的梦魇,在深藏着几许忧伤娓娓走来的初秋八月,多情的湘女相拥于万年与她的曼陀罗华。

万年,就像别在江西胸前的一枚徽章,清风清水清林难得一方清景,古屋古村古洞承传百代古风。这里山清水秀,树枝摇曳,稻穗清香,如世外之境。这里有从宋词中飘散出来的清丽婉转,这里有清净脱俗黑白分明的马头墙里透出的诗情画意;漫步在万年,仿佛看见戴望舒钟情的女子从烟雨蒙蒙中走来;祠堂、牌坊、古宅、古井、古戏台交织着古朴的风采。因为是早秋,树枝还未黄,树叶还未散,杨花的稻穗也未金黄。秋风渐渐,秋水凝眸,旧事如天远,多情的湘女在八月的诗行里,追寻着她的曼陀罗华。都说:月待圆时花正好,花将残后月还亏。荷溪村古老的庭院里,本应稍晚一点才开的桂花此时却静静地开了。那或白或黄的花朵儿藏在树叶的腋下,大方地散发出甜甜地、淡淡地、袅袅地清香。轻轻的一碰,院子里并唰唰地下起了“桂花雨”,落在地上的雨儿软绵绵的让人心生怜悯,可它一点也不惆怅,依旧散发出醉人的芳香,和着泥土的味道飘向远方。

今夜的荷溪村是那样的静,静到能听见月光在树林里叮叮当当地飘落;静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