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全球股市
草根名博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冷水煮茶
冷水煮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346
  • 关注人气: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精品博文
加载中…
自定义模块

 

好友
加载中…
告白

1、感谢您的光临和点评,凡是來過本人博客的朋友,我必定会回访。

2、博客中所有文章均为六月辉雪原创,欢迎大家成为我的好友,如需转载博文请事先通知我,敬请留言并征得本人同意后方可,否则视为侵权行为。

3.朋友,你们是我写博客的动力。謝謝你們對我的關心和鼓勵,我祝大家身体健康,家庭幸福,工作順利,常來家看看。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2018-08-20 11:35)

医务工作者这个职业,注定要比其它职业的人少一些与家人的团聚,与朋友聚会.外出旅游等等机会。就像生活它并不一定全是快乐的,它也有苦恼的时候,惆怅的时候,无奈的时候。但这并不影响一个医务工作者去拥有浪漫的情杯和他对生活的渴望与需求。他们也会忙里偷闲找自己合适的时间,让自己愉悦快乐。没有赶上七夕的晚宴,那我们就去创造机会赶上今天的早晨。
     天,虽然下着小雨,但新鲜的空气,静溢的景色和不辞劳苦的摄影师一样让我感受到生活的美好。碧泉湖公园是我市一个新修建的公园,虽然还没有完全建成,但与其它公园不同的设计,加上匡曙亮摄影师镜头下一个个风格迥异的模特,已经在莲城摄影界刮起了一股不小的跟风。有什么理由我不缱婘在这里呢。
     眼下,这里虽没有热烈奔放的花季,但我的寡言、我的方式,已告诉自己,我的秋已悄然开放。我正以我自
己的方式呼吸,很独特,很孤芳自赏。你可以说这是小资情调,没错,这就是小资情调。略带一点点炫耀与自得,但它是文化、涵养的注入与沉淀。我的生活中,不能全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8-07 09:57)
标签:

原创

文化

人生旅途

分类: 文化随笔

 你若有心,看哪哪好,见哪哪美;你若无心,哪都不好,哪都无聊。怎样的心态,就会有怎样的结果,但这一切都得由每个人自已来选择。

昨晚与摄影师约好今早去关圣殿拍摄一组怀古的作品,没想到今早是个阴天。朱红大门前即无阳光直射也无从树枝中透出的阳光漏射。不具备摄影条件决不开拍,这就是曾老师的行事风格。曾老师是一个将一朵莲的心事遣入流年,以一种花开的姿态静默成兰的人。她追求唯美,摄影作品要求天然去雕作,所以在她的作品中模特不要有“肚子疼、腰疼”等娇揉造作之举。 
     原计划落空,去公园散步便成了我们最好的选择。两个身着旗袍的女子在公园悠闲散步,本身就是一道风景,更不要提曼妙的身姿和优雅的气质。于是乎,林间小径、亭台楼榭最美好的瞬间都被我们定格。只不过我的摄影技术在曾老师面前连入门级都不算,只有独享被拍的份了。

摄影是一门艺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窑湾的古巷,有多久听见叩叩叩的木屐声了,肯怕连窑湾人,都没几个说得出,记得清了。但,今天的清晨,这种久违的声音,把沉睡在梦中的窑湾敲醒。
    是谁惊扰了沉睡中的窑湾,是谁闲望飞鸟迎着一轮朝阳。晓光迷雾,一群穿着旗袍撑着纸伞的女人,择取幽径,悠然行走于古巷。她们虽不再是年方十八面若桃红的豆蔻年华,倒也是淡扫峨眉,清艳脱俗,仪态万端。那曼妙的身姿,摇曳的步伐,恰似窑湾轻烟灵动的诗行。

  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飞絮,恰似莲城一道不灭的画痕。在春未老,风细柳斜斜时,上窑湾赏雨,观半壕春水一城花,赏雨丝撩拨的意境,视入唐诗、宋词中漫游。从唐兴桥上远眺,弱水空濛里的白墙灰瓦、红窗木门在雨幕中静静的飘荡;桥边的溪水旁,几穗汀兰摇曳身姿,重重交叠如墨色云霞;码头前,空气中氤氲的水汽萦绕着波光涟漪中的轻舟,好一个江上舟摇,楼上帘招。风又飘飘,雨又萧萧,雨点敲打着青瓦,绿水萦绕着白墙,倚在静幽深居的窗畔,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7-10 13:24)

六月的夏

 

江这边

八百里洞庭山水翠色全微碧色深

江那边

山随平野尽 天在水里边

江这边

且就洞庭赊月色

江那边

将船买酒白云边

 

一江之隔

地貌由丘陵的延伸蜕变成了平原

一江之隔

粉墙黛瓦换上了灰墙青瓦的长衫

一江之隔

拥堵嘈杂的城市回归了宁静清爽

一江之隔

舌尖上的味蕾又有了全新的发现

 

六月

我们远赴憧憬的夏之盛宴

享受和咀嚼着文学的况味

那一抹彩色的似水柔情

编写出我们的记忆与永恒

 

六月的夏啊

我希望你

总是这样浪漫又火辣

正如夹在我指间的微凉

带着夜空的疏朗与远意

大胆熨烫着燃烧的空气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2-26 10:57)

活着非易事。

世事的纷争与繁杂,为人性格上的多面性提供了演绎的舞台。人生在世,会与许多人相处,但相处最多,打交道最多的却是“自己”。曾经看过一篇叫《小坐》的文章,在文中作者很明确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独处,是灵魂深处的一种魅力’。年轻时没觉得,人到中年,我也非常认同这个观点。

每个人都有两个“自己”。 一个是黑暗中醒着灵魂,另一个是在光明中睡着了的影子。两个“自己”,常常会因心情、喜好、观点以及对外界的判断进行着角色的互换和对弈。其实,自己太多的想法和约定,只是跟黑暗中我醒着的灵魂在对话。而在光明中睡着的影子,却总因这样或那样的缘由,因无法满足黑暗中醒着灵魂的要求,常敷衍着,纠结着。所以,有些时候坐下来,泡上一杯茶,与自己对话,伸出手,抱抱自己,是非常有必要的。悟不透的时候,就更应冷静地处理理想主义的“自己”与现实主义的“自己”之间的协调。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

文化

非遗

分类: 文化随笔

   

       很多人对《毛主席去安源》这幅油画的印象很深。该画不仅是中国油画史上一幅经典之作,更重要的是让人们通过画,对中国革命,对青年毛泽东践行革命实践,不畏艰险成为中国工人运动的卓越领导人、共和国的缔造者的历史深入人心。作为主席家乡人,当我站在韶山非遗馆墙面前再次看到《毛主席去安源》这幅画和毛主席手中拿着的石鼓生产(据说)的红色油纸伞时,心中除了缅怀主席的丰功伟绩,同时也为石鼓制造的油纸伞倍感自豪。

      我国的手工业技艺自古以来就领先于世界。晚清时代中国近代工业化建设的首倡者曾国藩,当时为了增加军饷,大力发展工商业,就曾在长江沿岸的汉口、安庆、南京、上海等城市,设立石鼓油纸(布)伞销售商店。此举不仅筹措了军饷,还向外界大力推介了石鼓的油纸伞。按当今营销模式,曾国藩以军方行为销售石鼓油纸(布)伞,俨然称得上是石鼓油纸伞最早的官方广告。解放初年,石鼓就成立了雨伞社,制作与销售由湘潭县轻工业局全权负责,产品除了国内销售,部分还远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9-08 11:23)
标签:

原创

文化

分类: 文化随笔

活了半辈子,虽没有饱览祖国胡大好河山,但多少也还是游历过一些地方。年轻的时候每次外出归来,都会冲动地把家乡与外面进行比较,相比之下相得益彰的感受为之甚少,倒是不如意的感慨颇多。比如外面的自然景观是如何得天德厚,外面的交通是如何发达,外面的城市设计是如何合理等等。如今步入中年,每次外出归来自然还是会将湘潭与所去城市做一个比较,但现在的感慨比原先的要现实得多,客观得多。细想一下湘潭这几年变化还真不少,河东城市综合体的成熟,九华滨江新城的规划,大手笔的沿江风光带与湘潭厚重的文化底蕴融合在一起。这一年来,火车站、万楼、板塘、宝塔等7个重点片区,项目集中的优势效应开始显现;这一年来,一个彰显历史底蕴、文化氛围浓厚、独具湘潭特色的“新窑湾”已显雏形;这一年来,城市道路更加宽阔平整,各类水体更加清澈,老旧街道和社区焕发新貌;这一年来,城市越发靓丽,公共设施更加完善,一座精美、宜居的城市越来越让人称道。繁华落尽,寂寞成殇,时光荏苒。伟人故里、红色圣地、工业重镇、文化福地,我在湘潭挺好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8-17 10:49)
标签:

原创

人生旅途

情感

分类: 身边的事

炎热的夏季,给花草浇水并不是我家的一件抢手活。因为喜欢花草,所以我责无旁贷。其实,我早就想把楼顶浇水的设备更换为智能滴灌,但又觉得更换后,人虽然轻松了,似乎又缺少了‘享受劳作’的过程,所以这个想法被搁置下来。

给花草浇水其实不是一件难事,只是因为夏季如火的骄阳照射楼顶时间太长,到傍晚时地面都是燥热的。当水土‘相遇’的瞬间,热浪扑面而来,感觉很不舒服。可即便如此,这里美丽仍然无处不在。只要认真发现,这里一花一草一木一叶都是因果,一天一地一动一静都是轮廓。平淡里总是让自己得到意外与惊喜。我握着水枪,一边不断地重复着简单的动作,一边仔细观察花草被爆嗮后的‘惨状’。由于受负高压气流的影响,今天的天空一直是灰蒙蒙,闷闷的,让人窒息。此时的天空就像一床没有洗净的厚棉被,正慢慢地向地上压了下来,光线就这样一点点被遮盖着,慢慢地暗了下来,又好像一大盆洗笔的墨水撒泼在天幕上,浸漫着。天就着这样慢慢的变黑了。

小茵,我的一位好朋友。一位能读懂我文字并产生共鸣的文学知音。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记得几年前的那天,小区突然停电了。我站在窗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前一阵子,我还是信心满满的为了在记忆里多一些微笑,努力地充实着自己。可,才过多久啊,我的左膝关节就发生了状况。难道,我得到了苟且的幸福,就要付出被疾病折磨的代价。

生活节奏真是瞬息万变。刚幡然醒悟,让自己幸福是一生最重要的事,瞬间就一切过犹不及了。是不是我还没有参透“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空乏其身”的道理,还是亏缺万事有度?刚才还隐隐若现的远方和诗,一下子又远离我而去。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6-07 11:50)
标签:

文化

分类: 文化随笔

人到中年,忽然有又了一股学习的冲动。当然,除了工作,生活中也有很多需要与时俱进。

我是一个喜欢安静地人,从小到大一惯如此。没想到五十岁以后,我的生活观念却产生了很大的变化。两年前的我,除了工作、家庭和狭小的朋友圈,几乎不愿意参加其它的社交活动。每天繁杂的工作或因工作缘故产生过多的言语,几乎消耗了我绝大部分时间和精力。回家以后,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养点花,种点草,逗逗小狗几乎填满了我的业余生活,就连多年养成的看书、写作的习惯,也都早已成为了生活的过去式。

由于喜静,因为自己工作岗位的性质,下班回到家里几乎很少开口说话。一个人所处的空间,说大也大,说小也小。随着岁月的推移,社交的圈子也渐渐在扩大,外延与内涵交集的地方越来越多。同学聚会,朋友见面,能推的尽量推,实在不好意思推的,我也只是简单的应酬。在聚会时每每听到大家都有新鲜的话题,看到大家谈得是那么开心,仿佛能感受到同学们血管里汩汩涌动着、渴望着下一次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