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35篇)
国外 (0篇)
个人资料
书同
书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597
  • 关注人气: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8-05-29 14:44)
标签:

杂谈

分类: 闲读瞎写

年轻型老人

书同

近来偶读闲书,忽然又读王映霞自传。这书刚出版时就买来读了,当时主要是想借以了解她和郁达夫的关系,搞所谓“郁达夫研究”。今天重读,竟对他们之间那点风花雪月乃至恩爱情仇,了无兴致了,相反,读到一处,年过九十的王映霞说:“我要争取做一个年轻型老人。”为了这句话,倒叫我产生了不少联想。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的微信头像是谁,那就是青年郁达夫。那可真叫“年轻”!他那时不过二十左右年纪吧,细细的眼睛,漆黑的瞳孔,鼻子上架着一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走近名人

交无早晚在相知

——小如先生三周年祭

 

书同

 

小如先生曾自撰一联,曰:天有风云终可测,交无早晚在相知。收在《吴小如录书斋联语》中。小如先生自注云:“此莎斋自撰联。昔人每言天有不测风云,今科学昌明,天时可预报,故得上句。下句用宋人诗,虽初交亦能一见如故也。”小如先生号莎斋,我不甚解其意,但所引宋人诗,却深得我心。可惜,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14 14:38)
标签:

育儿

文化

分类: 闲读瞎写

钓鱼近于作诗

书同

炎夏酷暑,难得消闲。某日忽然谈起钓鱼。谈者乃一性情狂躁、暴烈之人,与钓客所需的忍耐、沉思品格,相去甚远。 然而,其描述钓鱼故事,则一反常态,细致、温和而幽默,每于关键处,则模声绘色,嗟长吁短,撩拨情节,加上丰富的方言俚语,荤俗笑话,竟使听者忘其劳顿,暑意尽消。

他提到一匹巴西龟,是不久前钓到的。他说,这刀吗的真是个坏东西,对这样的坏东西,就是要采取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美食

分类: 书同谈吃

 

书同

1977年暑假的一个早晨,父亲派我去洋溪圩表伯家借渔网。洋溪圩距我家十几里,要经过三条河,两个圩口。三条河中,有一条是架着桥的,一条中间垒起了土坝可以直接走过,最靠近表伯家那一条,是一条大河,需要过渡船。让我一个人独自走这么远路,好像是第一次,足以证明,在父亲眼里我已经长大了。

天刚亮我就出发了,经过了金家湾、刘家湾、大王村、湖北大村等村庄,太阳才刚刚出山。等我走过湖北大村,来到一个大圩,只见稻田里升腾着薄烟一般的水雾,稻穗上沾着晶莹的露珠。圩田里架着电线杆子,隔不远就有一只高音喇叭,正播放全县新闻。当我正埋头走在泛白的田间小路上,忽然喇叭里传出我的名字,好像是说全县中学生语文数学竞赛揭晓了,我是语文竞赛第一名。我将信将疑,压制着无比的兴奋与快乐,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到表伯家的时候,他们还没有吃早饭。

这一天之后不久,吴老师带我去县里领奖。单程二十里,徒步往返,晚上到家的时候,已近黄昏。刚刚收工的母亲比我更高兴,一定要留吴老师吃晚饭。吴老师只比我大六七岁,不肯麻烦人,坚持要走。母亲留客吃饭是真心诚意,但拿什么招待客人,却一时想不出好主意。情急之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7289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6.08.10,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6.08.10,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卖稿小贩告示》。
  • 至今,我的博客共获得52,976次访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走近名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走近名人

望之俨然,接之也温

——怀念小如先生

书同

因为遵从所谓“晚上不宜看病人”的风俗,我失去了与小如先生的最后相见。

511下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30 09:56)
分类: 闲读瞎写

理想式农民

书同

农民生活鲜有诗意的,至少中国当下的农村还无法做到。但是,未必不能期望一种诗意的农民生活出现,即使把它当做梦想。

因为陪侍父母,这个夏天我数次回到乡下的老家,累计达一个月左右。坐在家中,已不习惯闲谈家长里短,只好读几册闲书。印象最好的是德富芦花的《自然与人生》,而收在其中的《蚯蚓的梦呓》则尤合我心。作为日本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书同谈吃

皖南的几种特色年食

书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东奔西走

神龙川

书同

这题目是新华社浙江分社的林楠女士叫出来的。我问她:“为什么要叫神龙川?”她的回答很妙:“难道不是神龙川吗?”

是啊,几百户人家的小村,被一条小河穿过,被一条大河环绕,背靠着青山,仰望着青山,在从明代以来的几百年时间里,出过两位尚书,一位巡抚,与中国朝政发生着密切的联系,这样的龙川,不是“神龙川”又是什么?

龙川在绩溪县城以东约10公里的马路边,从县城乘班车要不了半小时。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