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闲散的时刻
闲散的时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67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4-03-10 22:45)
标签:

文化

“我要使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代和女人的后代,
也彼此为仇,他要伤你的头,
你要伤他的脚跟。”

主安拉对女人说:
“我要极大地增加你怀胎的痛苦,你要在痛苦中生产儿女;
你要恋慕你的丈夫,
他却要管辖你。”
                                              ——《古兰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10 22:40)
标签:

文化

 
    现代网络上一个叫“河图”的古风音乐人曾写过一首歌曲,名字叫《隐》。这首歌曲是写晚唐大诗人李商隐的。开篇两句是:“我一生无题,多情都不题。我愿醉后复醒,当垆仍是你。”李商隐写了许多无题诗,语言瑰丽绚烂,韵律工整富丽,首首经典。所以用一个“隐”字概括李商隐是再好不过了。就在李商隐去世后的198年后,大唐王朝的马蹄已消失在了历史的深处。随着宋太祖“陈桥兵变,黄袍加身”,一个崭新的大宋王朝建立了。就在这一天,有一个叫周邦彦的人诞生在了浙江杭州。他和李商隐的性格很像,才学也可直追李商隐。他写的作品同样富丽堂皇,极精极工,但他们无一例外的都遭到了后世或褒或贬的评价。褒其作品者,言其作品艺术成就极高,而贬其作品者,便言其作品“格调不高”、“晦涩难懂”。于是,李周二人的作品在今天便有了一个非常尴尬的处境,他们的读者不具备李杜东坡般广阔的阅读群体,他们的作品也同样不会作为启蒙读物进入小学生课本。他们的读者,往往是小众的、性格有些偏颇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10 22:37)
标签:

文化


    爱迪生发明了电灯,贝尔发明了电话,莱特兄弟研制出飞机……凡此种种,大概很小的孩子便熟稔之极。但绝大多数中国人对“张咏”这两个字可能是相当陌生的。即便是文化程度不低的人,恐怕对他的生平事迹也所知甚少,更甚从未听说过此君姓名。但如果我要提出一个叫“钞票”的词,我想,全世界每一个人恐怕再熟悉不过。而钞票的发明者,就是这个北宋初期叫张咏的中国山东鄄城人。

    中国历来,是文、史、哲、医、教、礼、科不分家的。在漫长的中国历史演变中,从刚过懵懂未知的结绳记事时便已成形的全世界最早的历法之一的《夏历》,到现代全世界传染病研究最早的论述者、论证者、奠基者的明末医学家吴又可的《瘟疫论》,都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这些学说的编撰者们,除了自身专业为科学研究外,无一例外不是艺术家和诗人。他们的作品,除了做为专业的学科外,从中间随便摘抄一段,便是非常优美的文章和诗歌。而这些文章中,又掺杂了中国的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巍巍少室山,极目万里烟。
幽燕合远浦,伊洛泊轻蠲。
塔林松色重,庵洞禅意坚。
上望洛阳宫,飘飘几重天!
临渊立高阁,老树扎幽泉。
雒邑仍神州,此地更有仙。
一气入紫微,圆光廓橼穿。
金简落俗世,我皇欲为先。
不见凤飞久,此辈亦如煎。
但若龙粼出,一线腾紫渊。
浩浩王家气,萦山权坤乾。
封禅美芹留,回肠荡气篇。
大车扬飞尘,金碎草亦卷。
煌煌千秋业,百代固王权!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3-25 13:10)
标签:

文化

   余尝闻有甄氏者,旧栖于洛川。每夤夜,月霭皎皎,皆阅露以啜饮,含珠而侵阴。凡杵午之时,其缥缈不摹常态也!并日日幽歌,终恻恻视邺郡处。有歌曰:“玄息息之游魂,安斯滨兮一叶,伏贔屃之苍苍,感斯河兮何越?”
    
     ——并序 
    
  余敻冥善思,习衢驰杳杳。感甄氏洛邑人哉,红装铜盘之彼,斯寡然而潸泣也!独深闺十载,魂逾佚而枯槁,耗其精神颜貌也。余闻之,甚怜。有下曰:“子何妨鸣毫硕之,交之一大幸也!”余听罢,甚妥,于是乎沐临牖之轩,御墨而走歌曰:
    
 “樘沉息延陋兮,独怆欷徵懽心。麝靡靡无穷兮,安蹝栏而襜襜。恨瑰木无灵兮,为欂栌不曜心。端琵琶瘦舞兮,揄凌罗眄黼帐。心怳怳霑露兮,言六弦曰齐陈。念音阙乎绝兮,嗣深悲斁长宿。蓍甘草占君兮,复薁榹谢不归。拟晓鬓抱月兮,拆玛簪齐弃言。憷妙曼盈盈兮,感美玉为顽石。呈皓腕谁赏兮?怀春事之独衰。”
    
 “芳春社余独冷兮,感伤怀于我斯。撷兰草以栽心兮,无承露之沃壤。摘蕙芷于汀滨兮,隩溪畴忽睫垂。薰素缛归檀笥兮,结花环呈箢箕。常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3-25 13:07)
标签:

文化

    闭上眼睛,遥想一幅画面。铁骑与马蹄已经消失,断裂的石板依旧狰狞。铜驼大街,众目睽睽里他兀自在废墟里舀清汤自啜。而旁边的宫阙,他的情人,扫一眼面前残破的宫阙,平静浅笑,禁不住心里冷意袭来,历史的车轮,果然只是贪慕我青春荣貌,如今,连千年后一只热手的触摸竟等不到。起身离座,红袖扫过半轮斜阳下铜铊大街的流苏缎套,从此天崖海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