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Callfei
Callfei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0,047
  • 关注人气: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更多>>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5-06-24 21:23)
分类: 故·事
2015年10月24,是一个周五的深夜,我在她身边一直陪她慢慢的走远。
此刻一看,也是离开妈妈整整8个月。
每次周末一到家里,打开门的刹那就会本能的想,应该给老妈打个电话了……
就是这一念起,瞬间就跌得粉碎,仅仅就是对妈妈的那份想念。
到现在为止,每个周五我都过的很乱,我知道我是故意的。

和妹妹比,我几乎是很少梦到妈妈。
如果你也与我一样,相信有另一个世界,我想,她也许在那里生活的很自在。
最深刻印象的就是在梦里,我看到她时,她依然是看着我笑而不语,酒窝依旧。
然后,轻轻的挥一挥手,转身踏上那一叶门外的小船,走了。穿着她最常穿的衣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23 15:52)
我放下手里的所谓“事业”,回到家,只为照顾重病的妈妈。
妹妹也正待产。

在今年的三月份,基本上是同一时间知道这两件事情。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妈妈重病,恰赶上妹妹生娃。
第一次是9年前,妈妈第一次手术时,妹妹怀孕了。之后一切顺利,宝宝长大妈妈恢复也不错。
而这一次,诊断书和X光片让我知道,这一劫过不去了:妈妈全身多发性骨转移,随时可能高位瘫痪,同时双肾60-70%的功能已经丧失,正进入肾衰竭期。医生说生存期至多半年到一年。
有一次我甚至在想,如果可以,我真希望我能这时候怀一个孩子,刚好有机会让她走后投胎到我的身边,让我用下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去年的时候,我紧张兮兮的回想着24岁本命年前后的关乎生死的一场变故。希望恶梦不要重现。
那是一次把我人生的棋盘全部重来的过程,各种各样痛苦的感受以及结果的后作力,在这12年中,还是会莫名其妙的在深夜时分,诡异的突然荡漾出我记忆的深潭。无力控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把我重新蹂躏一遍。
每每这个时刻,我都觉得的睡眠好珍贵,可以让我错觉真实与梦境,能够一笑而过。
还特别清晰的记得,在去年底和今年初跟几位好友预测说这个本命年应该波澜无惊,因为我一直在努力让自己做的更好,我只希望得到“平静”这个最大的厚爱。然而,这一切又被现实踢醒成了笑话。
14年初,本命年伊始,我必须牵扯进另外一场生命的道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22 19:57)
分类: 男·女

每年生日,都要历数这一年的收获。

2013年背了1000多个单词,慢跑了300多公里,主讲了100个小时以上的课程,消耗了50个以上的柠檬,欣赏了40多部电影,阅读了近30本书,自学了10几个不同主题的系列课程,参观了10次以内的绘画及艺术品展览,观看了5次以内的话剧,买了4件奢侈品,行走了3个城市 ,即将出版1本书,SO,最严重的结果来了:跟0个男人谈恋爱!关于这个严重的结果,我不知道从何说起。

总之不是我不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而是我想顺从的等待这件事,因为急的确是急不来的。

1月份,遇到选美哥。
此人肖像还符合我品味。主动性表现良好。幽默度也有一定的存在。
只可惜,那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啊,让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21 23:14)
分类: 心·思
大概是焦糖玛奇朵的作用,困了却睡不着。
翻来覆去的间隙,三年的时光,似乎就细细密密的穿过每一个相关的神经元。
一闪闪的电波传导里,悄无声息的就联结起来了那么多的日夜。
那是要如何定义的一段日子呢?
整个励志些的,可能就得说是一个单人女性与好伙伴的创业经历?
我呸!是不是也有点太俗不可耐了。
然而,面对这个事实,我的确是无法假装不介意的,因为那些个被梦想点亮的星光依稀就在眼前。

这一段时间,我不止对一个人说过,如果再让我重新过一次三年前的日子,我一定崩溃。
崩溃的原因在于,我们几个人,尤其是我自己,那几年除了有梦想,基本啥也没有。
典型的无房无车无家无积蓄无未来无保障的大龄女青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男·女
射手是个分裂的星座。
——这不是我说的。星座书上这么讲,因为他半人半兽,我也就半信半疑,这么许多年。
只是近一年,我自内心深处,开始越来越具体的体验这样的“分裂”。
但其实,这样的分裂,并非割裂、分离或是丧失的那一种体验。
而是浓妆淡抹两相宜的适然和雅俗共赏的和谐。
因为我在这分裂的每一次里,深感是“我”对内心的一次寻找、归属与接纳。

话说这自我探寻的由头,还是一次两个女人关于男人的谈话。
不得不肯定的是:
男人和女人的确是要经由相互的命题、探索与思考才能完成对自我一次较准确的认知。
我和好友谈话的内容很简单,就是围绕一个现象的讨论:
热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15 22:03)
分类: 心·思
怎么就会这样?
在有记忆的哭泣里,都从来没有这样哭到无法自己到要窒息的地步。
这一切,只因为鬼使神差的想看一看《致青春》这部下了院线好久的电影。
不是因为其中的某个片段,也不是因为某个人的结局。
只是因为我为我也是那一代人的其中一个,在青春的过往中望见了曾经的委屈。
那些委屈,缘于不成熟的恣意,以及恣意中的不珍惜。
——只因为我们爱自己胜过爱别人。
很庆幸,在这样一个没有丝毫预兆的情绪决堤的秋日午后,
我可以拨出一通电话,电话那头的她不必诧异我的失控,只是静静的通过电话线暖暖的安慰。

今年是很奇怪的一年。
突然有一天,我在内心对于父亲与母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05 20:45)
分类: 男·女

我心里长期存在一种逻辑:与已婚的男人交往是一种罪恶。即使我们之间干净的如同什么都没有。

这种罪恶感来自于童年时父亲的大劈腿:一劈给我劈出了三个娘亲,其中一个竟然是我中学的同学。

这令我在心底里烙下深深的羞耻,而这种羞耻,让我本能的把自己的与已婚男人的正常交往,想出了一个悲伤的、同我童年时父母给我的创伤一样的结局:离婚。

现在看来,我的确是高估了我的实力,我也低估了内些男人们的忠诚——因为我对男人有深刻的不信任。

就在这样的阴影中,我坚持着我的狗屁坚持:

16岁时,身边的男人都未婚,我们可以坦诚的做朋友。

26岁时,身边的一部分男人还未婚,我可以抛弃那些结婚的男人,与未婚的继续做朋友。

36岁时,真他妈的抱歉,人家毕竟不能为了我的友谊,放弃合法性生活的权利。

时间是最好的开悟大师——我终于不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旅·城

2013年,2月11号晚9点半,闺蜜惊悚发病了。

她拿了几套去三亚的衣服,跑到我家后,说心情不好。结果就是要求让我当晚跟她一起去丽江——艹!病的当真不轻吧。抱着去三亚的衣服,忽悠我去丽江,这是肿么个逻辑?

我当然坚决不去,因为我已经圆满的安排了整个假期。

因此,在她得得得的过程中,我坚定的想把她摁在我家,好吃好喝侍候她两天让她滚蛋。

我给她展示了我因为这个假期而买的成堆的水果蔬菜粮食衣物。

正在我给她切橙子洗芒果的空,她一边给我讲她25岁弟弟刚刚死去的消息,一边告诉我她对这件事情唯一思考:一切都是浮云必须及时行乐。当然,紧接就是劝我跟她一起走……
瞬间,我被这个“及时行乐”击中了,这可是我一直以来的所践行的四字箴言。

最让我意外的是,她用刚离世的亲人做铺垫……这招有点技术难度。结果是在次日9点,她拿着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故·事

春末夏初的晚上,跟朋友一起去吃红遍北京城的螺蛳粉先生的螺蛳粉。

那玩意有神奇的魔力,只要吃,必撑。我们俩带着被辣到“暖暖的胃”打算坐两站公交回家。

天色擦黑,春寒料峭,车站有人夸张的把自己蒙在宽大的卫衣里,只露一双眼睛。

在我瞭望来车的一瞥中,突然发现刚刚只露了一双眼睛的卫衣,突然露出了整个头,注意,是人头!

当下,我浅薄的心理学天资直接给了我一个判断:这男人举动有内涵!啥内涵呢?不知道。

眼看要到站停车了,有人拍我的肩的同时说了句话。

我扭过头,是他,外形符合我审美。我问:你说什么?

他说:我能得到你的电话么?同时还附带一个腼腆又尴尬的微笑。

我听懂了,拿过他手机,打下一串手机号,刚递回去车门开了。合住,便各分东西。

 

着实是因为曾有“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