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公告

恕不接受约写评论文章

未经允许博文不许外用

个人资料
汤养宗
汤养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44,353
  • 关注人气:4,2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联系

联系

tangyangzong@163.com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0-10-31 19:18)
标签:

十年自选十首

分类: 我的短诗

    又一个世纪的又一个十年又要过去了。我心慌,对诗歌,也对自己的写作。对这即将过去的十年我选出自己的十首诗。我向自己的诗歌生活致敬,也向一切好的诗歌文本致敬。好的诗歌拒绝有二,它已归一。总是这两头:内心的热,与文字中的冷。我的坏脾气与诗的无边宽大。我在自己每首诗歌里传达了对这个世界的伟大敬意,而我却一直躲在自己渺小的文本里哭丧着脸,像个永远没有明天的孩子。诗歌不给诗人可靠的明天。“我父亲说草是除不完的。他在地里锄了一辈子草/他死后,草又在他坟头长了出来。”这是我最近刚写下的两行诗。

 

汤养宗:十年自选十首

 

《人有其土》

 

人有其土,浙江,江西,安徽,湖南,广东,江山如画

更远更高的,青海,云南,西藏,空气稀薄,天阔云淡

北为水,南为火。我之东,是一望无际的太平洋

祖国是他们的,我心甘情愿。

只收藏小邮票。和田螺说话。转眼间把井底青蛙养成了大王。

在故乡,我常倒吸着一口气,暗暗使劲

为的是让我的小名,长满白发

这多像是穷途末路!令人尖叫

现在还爱上了膝关炎,用慢慢的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6-01 11:52)
标签:

一寸一寸醒来

分类: 我的短诗

《一寸一寸醒来》

 

一寸一寸醒来,一寸一寸的身体

渐渐明白,曾经的欢乐都旧了

我与大地之间的契约大部分已经解除

新的梦与旧的身体在握手言和

早年的小名与老去的大山水

已经不再对立,达成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内心喧腾的流水,越来越清澈见底地

被头顶的星河吸走

体内一片空地上,七八只麻雀

正在悠闲觅食,享用谁的

仁慈与宽厚,多么好的

喜相聚,对应着多么好的归去来

一寸一寸得知,自己已得到

时间的安顿,越活越爱

用一寸一寸的爱,爱着这一寸一寸的明白

2020-5-31于太姥山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12-26 03:53)
标签:

即便混世无为

躬身于这见证是多么有

分类: 我的短诗

向两个伟大的时间致敬 / 汤养宗

       ——写给“中国观日地标”三沙花竹村

 

两个伟大的时间,一生中

必须经历:日出与落日

某个时刻,你欣然抬头,深情地又认定

自己就是个幸存的见证者

多么有福,与这轮日出

同处在这个时空中

接着才被一些小脚踩到,感到

万物在渐次进场,以及

什么叫被照亮与自带光芒

另一个场合,群山肃穆,大海苍凉

光芒出现转折

说时间也有告诫

落日轰然坠下,一部书

要合上,余霞成为不彻底的事物

等待第二天,另一个英雄

火红的故事新的篇章

有人赶来圆场,说天地就是用来回旋的

这圣物,秘而不宣又自圆其说

保持着大脾气

万世出没其间,除此均为小道消息

2019-12改于三沙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9-19 05:46)
标签:

书房吊

书生

王位

分类: 我的短诗

《书房赋》

 

搬家时我对人说:这是本县城最著名的书房

用的是最著名,并非最好

也不是拥有最多的藏书量。是的,它最著名

说的是,一个书生曾在此最用力地

写下许多血汗淋漓的诗篇

生怕丢失了王位般

坐在那里使用着内心的气柱,无疑

对自己加冕的人也是他自己

我坐拥百城,一百遍

为自己举行过登基仪式,并感恩

一张书桌可以给予一个书生

比帝王还要志薄云天的霸气

多美好的天下,我建立了自己的纸上江山

在草写处掌管着回肠荡气的笔底乾坤

如今这里将被改朝换代

另一个房主正策划着一场宫廷跌宕

说这是个多么荒谬又无用的遗址

我也像已被罢黜的老皇帝

去别处讨生活,絮絮叨叨地读些

雕栏玉砌应犹在的句子

在别处想起自己曾经的王朝

一想起这,一个书生竟也有了江山旁落的惆怅

2019-9-19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真正要好的

分类: 我的短诗

 

《真正要好的,是那些叫无名的东西》

 

它们都要好,要到自己的那一份好。

放纵自己又收拾好自己

在明处或暗处欢好过的脚印。

小溪欢奔着,有自己时缓时急的缘故

在墙角被风雨撕裂了那张网,这是无效的

稍后蜘蛛又编出了一张网

鹰隼栖息的那棵树,蚂蚁也天天路过

在顶端,它们各有各的去处

假如天体刚好要陨落在这面山坡

明天,猴子就会吃到烤熟的果子

多么好,所有的青草都在随风起伏舞蹈

它们都要好,真正的

服从天命,也我要我命

谁都无法靠近命运地,侍候好自己的命

并教会我们,要提防那个

还在大喊大叫的人

2019-9-13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砸诗场

砸诗场 | 汤养宗,在夜间相遇自己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给了我这一生一事

无成的欢乐

分类: 我的短诗

《诗歌给了我这生一事无成的欢乐》

 

诗歌给了我这一生

一事无成的欢乐。对,是欢乐

但好得接近于空空如也

我乐此不疲,有点

自以为是甚至无中生有

说到此

我的眼泪流了下来

对,我怀抱冰火但又大而无当

做得孤绝的事就是抓空气

这李白他们也认为至高无上的事

每一把都抓到

被叫作万世弥漫的东西

张开掌心细看:全无

2019-8-19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钉子定在钉孔中是孤独

分类: 他们说我

【一首诗】汤养宗:钉子钉在钉孔中是孤独的 | 古道读诗(第06期)

原创: 高鹤轩 鹤轩的世界 今天

遇见一首诗古道读诗

 

钉子钉在钉孔中是孤独的

 

作者:汤养宗(中国 福建)

 

 

一想到天下的钉子这刻正钉在各自的

钉孔中,就悲从中来,喘不过气

一想到它们,正被自己的命夹住

在一头黑到底中

永不见天日,再无法脱身

就问有脚没脚?想拔地而起,奔向天涯路

如你我的深陷,这器

偏爱囹圄又甘于委身

给自己挖井,去找要打进去的部位

去活埋,去黑暗内部,去接受

时光指定的刑期。一进去就黑到底

 

 

古道读诗:

 

汤养宗这首钉子写得很好,好在捕捉到了钉子的一个巧点。这种巧点我称之为对存在的发现和展示,在实践中既是常见的,也是不容易的。它的特点是从存在的事物中去寻找诗写需要的奇巧,通过对它的展示来增加诗歌的吸引力。随着大量诗人的长期挖掘,这种发现己越来越难了。 好诗如同一顶错落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姚世英简评《父亲与草

分类: 他们说我

父亲与草/汤养宗

 

我父亲说草是除不完的
他在地里锄了一辈子草
他死后,草又在他的坟头长了出来

 

姚世英简评:

朴素如话,基本上人人能懂,读来却人见人智。为什么这首短诗有如此魅力?我以为“父亲与草”构成一个巨大的召唤性的象征结构。诗歌以第一人称叙述,父亲是在土地上种菜种苗的农民,锄草是最平常不过的活计,父亲经常对儿子唠叨“草是除不完的”。“我”发现,父亲死后“草又在他的坟头长了出来”,这个发现像是对父亲宿命的印证。这个结尾道出了现代人类似西西里弗的石头的人生经验。

诗中的草也构成一个多重象征。地里长的草,也可以是隐喻:脑袋里生长的思想;也可以是情感的体验:草一样生长的记忆、情思。父亲说草是除不完的,这句话很有思想内涵,耐人寻味。可以说诗人在这里借用父亲的口吻陈述自己的思想。

是诗人深刻的思想与独到的发现,使得这首诗引发广泛的共鸣、成为超越时代的精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一些与自己身份

不符的事

你总是一做再做

分类: 我的短诗

《一些与自己身份不符的事你总是一做再做》

 

写到反面时,我的笔反而闪闪发光

那个守水果摊的中年男人在做皇帝的事

他在破解所钟爱的数学运算

准许自己有两条命分布在天上人间

什么花朵如此偏执地在断桥边著着寂寞

另只蜜蜂则是为了一口蜜

行为有点不端,甚至不可告人

兄弟,我等于看见了你朴实的内衣上

绣着一朵无言的玫瑰

天底下总是不时要冒出一些个

通天的与不顾不管的爱

昨夜我又失眠了,为的是把某行病句

读成活生生的天上彩虹

而小强的爸爸也有要破解的一题

在电梯口拦住我问:有没有

比皇帝更大的皇帝,在看管日与月的对称

2019-8-11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慢骑士评《翻墙记》

分类: 他们说我

汤养宗的“翻转术”与“穿墙术”——《翻墙记》简评
                  慢骑士

       汤养宗的诗总是带有一种“左右互搏”之妙,譬若金庸小说中的周伯通,在一招一式的互博中,相互拆解和延宕,颇得一种自娱自得的“顽皮之趣”与“游戏之乐”。在中国现代新诗的写作中,能臻于这种自由之境的诗人还并不多见。汤养宗无疑是一个精通“翻转术”与“穿墙术”的语言巫师,把诗歌内外与修辞间隙的“悖论”演绎到了极致。处处立,处处破;处处驻足,处处流转。最终呈现出来的不是“一”,而是“多”;不是“道路”,而是“迷宫”。他似乎冷静而热情,偏执而达观,游刃有余地醉心于真与幻、虚与实、冰与火的纠缠之间。所谓的“无理而妙”,其实是在“步步经营”,譬如置身在“海盗船”,在头晕目眩的双向否定中,始终不脱离一种地心的引力。
《翻墙记》一诗即是如此。“一再地翻墙而入”,显然是一种“僭越”与“撄犯”的状态,它要打破生活与生命的阈限,此中洋溢着独得的执拗与快感。“一再地”说明不是偶然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