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公告

恕不接受约写评论文章

未经允许博文不许外用

个人资料
汤养宗
汤养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32,573
  • 关注人气:4,1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联系

联系

tangyangzong@163.com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0-10-31 19:18)
标签:

十年自选十首

分类: 我的短诗

    又一个世纪的又一个十年又要过去了。我心慌,对诗歌,也对自己的写作。对这即将过去的十年我选出自己的十首诗。我向自己的诗歌生活致敬,也向一切好的诗歌文本致敬。好的诗歌拒绝有二,它已归一。总是这两头:内心的热,与文字中的冷。我的坏脾气与诗的无边宽大。我在自己每首诗歌里传达了对这个世界的伟大敬意,而我却一直躲在自己渺小的文本里哭丧着脸,像个永远没有明天的孩子。诗歌不给诗人可靠的明天。“我父亲说草是除不完的。他在地里锄了一辈子草/他死后,草又在他坟头长了出来。”这是我最近刚写下的两行诗。

 

汤养宗:十年自选十首

 

《人有其土》

 

人有其土,浙江,江西,安徽,湖南,广东,江山如画

更远更高的,青海,云南,西藏,空气稀薄,天阔云淡

北为水,南为火。我之东,是一望无际的太平洋

祖国是他们的,我心甘情愿。

只收藏小邮票。和田螺说话。转眼间把井底青蛙养成了大王。

在故乡,我常倒吸着一口气,暗暗使劲

为的是让我的小名,长满白发

这多像是穷途末路!令人尖叫

现在还爱上了膝关炎,用慢慢的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身上有一些地名又在走动》

 

又有一些地名在身上走动。把这个村庄

叫作另一个居所

早些年隔江而治的,现在已另有新主

我是自己的一本糊涂账,涂改,取代,相互间

篡位,或迁徙的人总是南辕北辙,不能自己

越走越远的不安者

是我身体的异乡人,经历了甲壳虫般的一生

想回到故国,已找不到旧山河,有时大呼命苦

放火烧山也认不出迷失中的草径

2018-8-6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有些鸟没毛的时候就是坏鸟》

 

刚从鸟蛋钻出来的第二天,它就使劲运作着

把其他还没变成小鸟的鸟蛋

挤出鸟窝,摔碎,不可收拾,永远

成为蛋不是蛋,鸟非鸟

一根毛还没有长出来,一根毛也没有

但它用背顶,用屁股拱,用翅膀夹

再用腿蹬,那果决,不计过后的荒凉

世界是蛋变出来的,有你没我,也缘于

要不要让某个蛋,彻底滚蛋

它要的是,把分配性经济变成私有的口粮

变窄小的窝为个人的天堂

这理由,来自比别人早生了一天

更大的优势是,已经住在皮肤里

而别人还住在蛋壳中

破了壳之后,才知道谁是坏蛋

有些鸟没长毛就是坏鸟,在蛋壳里就有坏心眼

2018-8-3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一棵是木棉,另一棵是三角梅》

 

在诗人与禅师之间,一棵是木棉,另一棵

是三角梅。一个在夜游

另一个正经受风化之苦

顺从于各自的相貌

在两种木质之间,一个被赞美开出了英雄花

另一个拖累于因果,至今仍被追问

哪一朵是叶,哪一朵是花

一个终将人皮披挂到身上,一个正脱去人皮

2018-8-3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神仙一直在边上发笑

      福建/汤养宗

 

我正在做与做过的许多事,神仙

一直在边上发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31 05:15)
标签:

天书

分类: 我的短诗

《天书》

 

有人终于指着我的额头说:快如实招来

你读了哪一些天书!

这等于说,我与村头那棵大树

一起上过学,等于说我有了相当守恒的时间

懂得众多的石头中,那一颗得了胆囊炎

在辽阔的天空下,非常的

自律,众鸟睡觉我也睡觉

又会独自起飞,并着迷于这种庸常与聚散

总有些神秘的力量教导了我

我如此多维又如此单一

众多石头中,我是经常飞出去捕食的那一块

百鸟齐鸣,又睡在自己的掌心中

2018-7-31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不识字的春风送来了万卷家书》

 

不识字的春风送来了万卷家书,石头们

举目无亲,混在人间却有悲欢血肉

天地运转,可靠,但从未问过谁家的姓氏

如果春风识字,世界上便多一个

送信人便是嫌疑人,也多了

可以被偷偷拆看的天机

春风永远一副目不识丁的样子

留着与我们一样飘逸的发型

在它手上,国王与女孩的心事

必须同时送达,大大方方或神经兮兮

也不问虫鸟的有病与没病,也不心怀小沧桑

不是大悲过后又来个大惊喜

它随性,不刻意,不去玉门关就是不去

不识字为什么也满腹经纶

没有为什么,天生的仁者,没有用心

用心,何其毒也。春风不用。无毒。

2018-7-28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7-26 05:15)
标签:

一句话

分类: 我的短诗

《一句话》

 

我老婆说,她的某句话,可以让我这辈子

作青草药享用。这我信。

青草加药,我早已好上了这一口

同时还信上了山羊的信仰。还研究到

羊为什么喜欢吃断肠草

长着锯形齿,与形似的蕨类叶

在唇舌间的拉锯战。总是填饱肚子再去填天黑

以及,羞于拿排泄物

与大象比。这卑微有点见不得人

显出了小虚无。但又以旺盛的

繁殖力,让大象相形见绌

甚至五体投地。说了这么多,那可以作为

草药用的话,似乎,都与一只羊的掌故与癖好有关

2018-7-26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7-21 05:15)
标签:

小庙关门的时候

分类: 我的短诗

《小庙关门的时候》

 

小庙关门的时候,山下豆腐店也关了门

天下无事,天下的城已无门可关

但天下永远开合着,看得见

与不让谁看见的门。我正往一座虚拟的城

去踩踏门与道,以再次证明

身体在经历人世的阴阳。

一个人路过的城池多了,会经常地

走错门。走错了门,身体便成了黑客

或将错就错,将左门走成右门。

找不到门的人,自己就是一扇门

半明半暗中,比谁的老江山更赖皮地

在虚门与实门间,站成

一夫当关的样子。这就是天下的闭门羹。

我已大开大合。身体的裂隙处

跳进了几只蟋蟀,这窄门中的小神

正对着遥远星空,倚门对望,申诉,又虚空

2018-7-20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7-17 05:09)
标签:

告饶书

分类: 我的短诗

《告饶书》

 

许多明摆着的坏人,依然在许多仪式上

签下自己的大名。许多好女人

今晚还是要去陪那些恶棍睡觉。

一张张白纸,不得不接受

恶心的痰。隔壁的张木匠

又要去修理邻家大婚用的花轿

时日在循环,他知道

在抬轿与坐轿的以外,还有一个修轿的人。

仿佛有百万乱兵,等着谁一笔勾销

2018-7-17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7-16 07:18)
标签:

低眉处

短诗

分类: 我的短诗

《低眉处》

 

不是你有地方口音就让你的命

出现与我不一样的山水

也不是反穿着衣服,你就可以做一个

隐身人,走到那条街

意图还在这条街。或者

继续用功,练毛笔字,这个字越来越像

那个字,仿佛一生的改邪归正

只需练上这几笔

一把扫帚扫清了今古。低眉的

是堂上的菩萨。胸藏大恶的,永远是石头。

2018-7-16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