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喵风景
小喵风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72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身为人母

今天星期天,带着两兄弟一起睡午觉。我通常是这样做:关上房门,让他们俩儿都出不去;开好冷气/风扇,让房里降温;一人给一个抱枕,意喻午睡时间到了;然后我自己先做个榜样-躺在床上懒洋洋。

 

依照惯例,我虽知道那两个小瓜不屑躺在床上,而是在房间里爬来爬去。但毕竟在房里,他们俩儿玩累了,自然会到床上睡觉。

 

今天的我超累,躺在舒服的床上竟不消一分钟睡着了。大概打了几分钟的盹儿吧,当我突然醒来,想起那两个家伙,咦?不在床上哩,可是怎么这么安静?

 

回头一望不得了了!只见启宽左手上拿了挤出了大半支的drapolene(小孩的湿疹药膏,而且是刚买的),右手放在弟弟头上,像是在跟他洗头。 启宏满头都是drapolene,像是很享受哥哥提供的“洗头”服务。我火冒三丈,喝了他们一声。两个才转过头来看着我,表情错愣惊吓。尤其是启宏,在我怒气冲冲走出房门的那刹那(要准备毛巾热水跟他们冲凉),他怕得抱着我的脚大哭,满头粉红色的药膏,哥哥还跟他做了造型,我真不知是好气还是好笑。

 

**结果启宏的头洗了两次,第二天还是有drapolene的味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身为人母

今天回新邦的娘家,带两兄弟去剪头发。启宽坐在加了垫子的椅子上,美发院的姐姐问他,要剪什么发型。他认真地回答:“要剪发呀发大财的头发”,姐姐噗呲的笑出来:“哇!如果有发大财的头发呀,姐姐也想剪呢!”

 

猜测“发呀发大财”的发型的来由:每次回到外公家,启宽一定要看那片新年歌的DVD,他最喜欢当中一个新年组曲的MV,其中一首歌就是“恭喜呀恭喜,发呀发大财~~”,里面有三个哥哥三个姐姐,而且,他有特定喜欢的一个姐姐,在那首歌里她好像是剪了一个齐头的刘海。也许这就是他所指的“发呀发大财”的发型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育儿

分类: 身为人母

今天重看了以前的博客,发现很少提到启宏。今天就来好好写一写他。

启宏的预产期是2009年3月1日,2月28日十一点多,我肚子不舒服,半夜里连蹲了马桶几次,但就是大不出。在我第四次上厕所时,猛然意识,会不会是contraction的征兆? 把老公从睡梦中拉起来,我说我好像要生了。快快收拾好东西,把家婆叫来陪还在睡梦中的启宽,我们就往妇产科医院出发咯!其实我这次心情比上次生产来得轻松,因为两个月前我的堂姐第二次生产,她说她第二次生产比第一次生产容易得多了,通常是第一次生产痛的时间减半。我上次生产从微痛到大痛到生产,历时两小时,这次大概一个小时就完成了吧,哈~

是凌晨哪,我还真怕我的妇产科医院没有负责人。不过当然没可能啦,只是深夜里另一个待产的妈妈已经睡了,病房里黑麻麻的,怪吓人的。一个印度妇女前来用手指为我测量产道(姐妹们,你们知道那是多么尴尬兼疼痛的事),才开了两公分,再等吧(十公分为可以开始push的标准)。老公说怕启宽醒来了没人照顾(因为家婆5点多要去开店),所以先回家了。于是我在黑麻麻的病房里,一个人静静的躺在床上,从每五分钟一次的轻微阵痛,变成每一分钟数次的大痛,印度妇女也来为我测量了好几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育儿

分类: 身为人母

昨晚比前晚稍稍好一点。晚上十点多入睡。十二点起来检查小家伙,什么跟什么嘛,这个梁启宽睡到尿床了还可以毫不在乎(自训练期以后启宽就鲜少尿床,这两天梅开二度实在是破纪录)。于是重演昨天的戏码,跟他换了干净的衣裤,找了个好位子给他睡,自己再卷缩在一个小角落继续睡。不久后听到启宽的咳嗽声。。。我的妈呀,这可比半夜不知名的歌声还要可怕,不二话我马上抓紧痰盂在他身旁等候(迎接他的呕吐物)。10秒,20秒,1分钟过去了,他翻个身又熟睡了,#·¥%#¥·%¥#·¥#。也好,那我睡咯~~一点,启宽坐起来,说他要喝奶。好嘛,就泡给你吧。三点,启宏醒来,也泡奶。四点,其宽又要喝奶。。。
其实昨晚已经比前晚好很多了,可是为什么我还是觉得很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育儿

分类: 身为人母

昨晚真是个噩梦。十点给两个儿子喝了奶,启宏就睡着了,心想今天真顺利,接下来给启宽睡觉我大概还可以看几页小说。谁知启宽突然咳嗽,咳得把刚才的奶和粥都吐了出来,而且当时他是躺在床上的,我以最快的速度用手把他的呕吐物装在手里,但分量太多,还是吐得一床都是。没办法,快快跟他冲了个热水澡,然后才慢慢收拾-抹地、换床单。终于做完了,启宽说他要喝奶,没办法吐了一遭,肚子一定空空的。他喝了奶也累了,直接睡着了。真累,小说也不看了,我也去休息了。十二点,睡在我旁边的启宽翻来覆去,摸一摸他,不得了了,尿床了-刚才喝了奶就睡了,没上到厕所。天哪,快快拿了衣服裤子给睡得朦朦胧胧的他换,然后得在床上找个没湿的地方给他睡,最后我自己找了个干的角落,卷起身体也睡了。十分钟后听见启宽咳嗽,完蛋了,又要吐了。这次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他抱到地上,庆幸的是,床这次没中招,倒是吐了一地。又是赶快跟他换了衣服,让他可以马上继续睡。我才要慢慢抹地的时候。。。 启宏被吵醒了#$%@%^@@^#我真的要晕倒了。只见启宏跌跌撞撞的要走来我这里,天哪,这里地上都是呕吐物哪~~赶忙洗干净手把他抱回他的床位,拍他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育儿

分类: 身为人母

这个月的大姨妈又来了。我的腰很酸痛。启宽一直在那里叽里咕噜跟我讲故事,我跟他说:“妈咪腰骨痛,可以给妈咪休息一下吗?”他很贴心地说:“酱。。妈咪我拜六带你去看医生啊~”(虽然“拜六”到底是什么他还不是很清楚,他只是觉得去哪里的时候,前面一定要加一个拜几的东西才算完整)说完之后,他会把小手指放进口里蘸一点口水,然后点在我的腰上,意思是帮我治疗,减轻我的痛楚。

 

这个动作的来由,是每次启宽被蚊子咬的时候,我就会蘸一点口水在红肿处,并告诉他这样就不会痒了,其实是希望他不要去抓伤伤口(不过被蚊子咬,蘸点口水就不痒了,是我妈妈在我小时候教我的,而且她还说早上刷牙前的口水最有效-是不是最臭的原因就不得而知了)。所以每次有人受伤或投诉哪里不舒服,启宽都会蘸点口水在别人的患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育儿

分类: 身为人母

因为要训练启宽晚上睡觉不穿纸尿布,最近启宽都跟我睡(弟弟出世以来,启宽都跟婆婆睡)。睡觉前我爱跟他讲故事,说“白雪公主”的故事。

 

我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国王,他有一个女儿,她的皮肤很白,嘴唇红红的,长得很漂亮,所以大家都叫她白雪公主,后来,国王娶了一个新的老婆,可是原来,这个后母是个巫婆。。。”

 

启宽似乎对我的白雪公主的故事很赏脸,每天晚上睡觉前一定吵着:“妈咪妈咪,我要听白雪公主的故事”。说了几个晚上,我说启宽,不如换你说给妈咪听。

 

他说:“很久很久以前。。”(还挺似模似样)“有一个圣诞老公公给我jelly吃。。。”(自己篡改故事内容,因为我常常告诉他,如果你乖,圣诞老公公就会给你jelly吃)。

 

不久以后,他又自创了另外一个版本:“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毛毛(就是他的舞狮),他有一个女儿,叫大头娃娃。。。”真是给他气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育儿

分类: 身为人母

启宽的最爱就是毛毛。他吃也毛毛,睡也毛毛,玩也毛毛。。。到底这个“毛毛”是什么呢?话说他爸爸是新山白鹤派武术体育馆的一员,同时参加了舞狮及武术。启宽出世的前一年,他爸爸在我们住的花园成立了一个舞狮训练班,让小朋友们既可锻炼身体,又可培养对中华文化的热爱,同时新年或特别节目出队时还有外块可以赚。启宽出世后,我们偶尔会带他去看爸爸教狮,当然少不了新年热闹的舞狮表演。于是久而久之,他就对舞狮迷上了。家里摆放着两头狮供训练用途,由于舞狮毛茸茸的,我就管他叫“毛毛”,启宽也因此与毛毛结下了不解之缘。

 

你看,他早上一起身,就会嚷着要看“毛毛”,意指有舞狮的VCD,晚上要是一听到锣鼓响起,他就浑身细胞不安分起来,饭也没兴趣吃,玩具也丢一边,只吵着要到操场去看哥哥姐姐练习舞狮。带他去看了,他就在那里手舞足蹈,东摸西碰,兴奋得不得了。要把他带回家可就难了,务必出动到舞狮队里的姐姐,说要到他家去上厕所,抱着他一起回,他才甘心。

 

为了让他乖乖刷牙,睡觉。我让他老爸打印了几张舞狮的照片。一张黏在厕所,一张放在睡房。以前一提到刷牙他就说“我不要!”,现在只要告诉他,我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天读了微茜送的书,书中提到对小孩的负面情绪(因为不能吃糖果,坐在地上发脾气哭闹),不要否定(小孩子哭什么?)、打压(再哭?再哭我就打你!)、或转移(来,我们去玩别的~)。要用全心的爱去支持,并接纳他们的负面情绪,如:妈咪知道糖很好吃,很香,妈咪也很想吃,但是我们先吃饭,等下妈咪再陪你吃糖,好吗?

觉得很有意思,我们以前都做过小孩,也知道当事情不如自己所愿,但又无能力改变时,最需要的就是有人认同自己,接纳自己,帮助自己。所以,从今天起,我会尝试(先尝试吧,我这种急性子恐怕小孩子闹点小情绪我就发脾气在先了),站在启宽和启宏的角度想,给他们最温暖的母亲的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身为人母

送两个小鬼去托儿所两个礼拜了。之前不被看好的启宏竟然每每送他到托儿所,都乖乖的让院长抱去,一点哭闹都没有。反而是被认为只要有的玩,一定没问题的启宽,每次提到要去学校,就开始哭丧着脸。一到了学校,更是死抓着你不放,又踢又哭的。

尽管如此,当我们走了以后,启宽应该是知道去学校是无法挽回的事实了吧,他又若无其事的问老师等下吃什么,和小朋友们玩。

昨晚我问启宽在学校里有什么人,他说有老师,还有可盈,而且可盈敲到头。我想说学校里应该有个孩子叫可盈吧。早上去学校一问,果然如此。启宽长大了,会记得朋友了。可我想他大概对性别的概念还很模糊,因为我昨天问他可盈是哥哥,姐姐,还是弟弟妹妹的时候,他说“是gogo”。结果早上老师指给我看,原来是那个1岁多的小妹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