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紫韵
紫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0,418
  • 关注人气:8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书梦*
 
*雨荷*
*与你相遇*

*采颦*

有时候,喜欢来这里~

*凝眉*

以最初的姿势,守候爱~

*青衣*

花落人亡两不知~

*素心*

轻捻时光的淡然~

*石桥*

沉默是无声的共鸣~

*轻寒*

云笛孤独的自由~

*时光*

时光住处,简约的美好~

*言语*

学习之地~

*素墨*

落雪梅香的温婉~

*木槿*

水边女子~

*一墨*

域之卉,你明媚的生活~

*七七*

丽江,那明媚的爱情~

*若尘*

倾心相遇,抵过万千寂寞~

*若初*

人生若只如初见~

*梅子*

轻轻走过,会有温暖流过~

*安妮*

慢毒,无法戒除~

*一月*

一叶焦而一叶舒~

*红酒*

生活,如美酒、美食、美衣般简单~

*刺客*

菊花古剑和酒,诗书豪气~

*雪落*

落,淡然飘过,宁静中的舒雅~

*轻绿*

需要走过多少清秋才能看见菊~

*浅墨*

古典之安然,一炉一卷一窗树~

*单飞*

飞翔,简单而深刻~

*绿萼*

写下这些文字,是为了记住,抑或遗忘。

*伊人*

过往的细碎风景刻着黑白印迹,明媚欢喜~

*梅枚*

伤花怒放~凄然清醒~

*茶香*

自然生活,自然人生~

*默默*

喜或不喜,无须言语。

*黄橙*

行走,感受一切美好~

*指尖*

槛外梨花,深深开~

*依稀*

依依幻梦,你不来,不敢老去~

一笑万山横

真实而蓬勃地存在~

*薄凉*
 
*与你为邻*

*紫幽*

习惯,近于暗的黄昏~

*紫陌*

此生只为一人去~

*紫藤*

不染,带着晨露的香~

*紫忆*

记录,率性而真诚~

*紫穗*

袭人,淡月疏星的心~

*紫若*

蝉尘,看不见的忧伤~

*伊月*
*三更有梦书当枕*

*席慕容的原乡*

《蒙文课》~

*杨绛*

《我们仨》~

*席慕容*

一棵开放在草原上的花树~

*卞之琳*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戴望舒*

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姑娘~

*琦君*

一钩新月天如水~

*张爱玲*

临水照花人~

*沈从文*

沱江上的翠翠啊~

*三毛*

梦里花落知多少~

*林清玄*

桃花心木~

*朵语*
评论
加载中…
*凤凰*
留言
加载中…
*并蒂*
访客
加载中…
*寻缘*
*相约*
好友
加载中…
*片段*
*童年*

博文
(2019-08-01 14:43)
标签:

情感

>>>光阴它带走

阴天,午后又急急的落了一阵雨。想起昨日的雨,从早到晚。上午时下得极有气势,雨点儿大又密集,间或轰隆的雷声,让我一阵阵的心跳加剧。不能集中精神做事,看电视或者书都不能专注,总是会随着那雷声忍不住抬头看窗外,灰苍苍的天色,大病未愈一般。

看来自己是越来越不中用了,想起多年前曾在大雨里狂奔的那时的我,那时什么都不怕,什么都不担心,对什么都不会惶恐,而现在,光阴带走了太多,例如勇气,例如胆量,例如梦想。而同时,它也给我留下了太多,例如多虑,例如担忧,例如现实,例如,胆小,胆小到竟是越来越怕了这雷声。

这实实的,是不中用了。 
也许,真的是静的太久了,静水流深也好,死水微澜也罢,倒真的是习惯了这深深的宁静了。
发了条微博,告诉那些惦记我的友们我归队了,我回来了,立刻引得友们的热烈欢迎,虽说是以网络文字的形式,然,我是那么清晰地看见了这些以文字交流日久的友人们的笑脸和掌声,轻绿很快回复说: “你终于回来了!每天都要去你家数次,心想这家伙怎么一直没动静呢?,好失落……”,他们,这样的惦记。
日子很快,春已去,夏天很快就到了,尽管这个春季对大多数地区来说,来的太晚太迟,但今早看新闻,北方气温已经回升很多,桃花要红,柳已抽绿。


…………………………………………………………………………………………………………………


>>>这些天,又重拾史铁生的《我与地坛》,再次一字一句的沿着他的心路,去体会和咀嚼他的痛苦,他的矛盾,他的沉重他的孤独,他的生与死的思考,他的回忆,他的自责,他的对母亲和奶奶的追忆,和,他的涅槃。
他是在地坛寻找到属于自己的出路的,他也 是被自己逼出来,当他终于想明白,关于思考过无数次的那个死,真的是无需急着要去做的一件事,那是早早晚晚都要去赴的一场约的时候,他终于知道,在此约之前无论再做什么,那都是自己额外的收获,即使做得做的很不好,即使做得很失败,那又能怎样,大不了就是一个死在那儿等着呢,所以,还怕什么呢?所以还在乎什么呢,所以就让自己放开吧,从容吧,安心的去做自己能做的事吧。
而幸运的,是有地坛陪着他,这地坛,几十年来,都一直对这个摇着轮椅的失魂落魄的青年敞开着它深邃静谧又包容博大的怀抱,任由这个坐在轮椅上的年轻人,在它的怀里,日日的,从早到晚,从春到冬,在地坛,打盹、睡觉、发呆、发脾气、思考、观察,之后,开始用纸笔小心翼翼的偷偷的写文字……
他说,地坛是上帝为他准备的一处苦心安排,有了地坛,才有了他的日后,和日后他。所以,当多年以后,他不能再日日去地坛的时候,他那么深深的想念地坛,他说,想念地坛,就是不断的回望生命的零度。
短短一句话,他悟了几十年。
史铁生终是幸运的,因为他终有那一处只属于他又能赋予他太多的地坛。
写到这里,突然想问一声你们和我自己,属于你的那个地坛在哪里?有么?而我自己的呢?有么?又在哪里?

书中,他写到:如果能有一块空地,不论窗前屋后,要是能随我的心愿种儿点什么,我就种两棵树,一颗合欢树,纪念母亲,一棵海棠,纪念我的奶奶。记得第一次读此书时,读到此处,我心顿觉剧痛。而再读此书,又读此句时,我依然不能自已。种树,让我也种下一棵树,种下一棵枣树,来纪念我的奶奶。

 

……………………………………………………………………………………………………………


>>>今天,是赵薇的首秀电影《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首映的日子,因事没去,明天要去看看的。去看看那荧幕上的他们的我们的和你们的青春。
青春,该如初恋一样的,那么美好又那么短暂,令人回忆又叹息。 
不成言,太碎,就写这几句吧。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9-30 21:51)

    坐在九月的尽头,写一封告别的信给九月。

    一年十二月,唯有九月是这样可以唯我所有。一年四季里,唯有秋天是这般让我又迷醉又逃避。

当一日日的清晨里,我感觉到风中那清凉意的时候,就已然知道,秋,已经蹑足而来,脚步轻缓,轻声细语,如护着一个娇柔的婴儿般一寸寸挨近着这个城,它让风儿不辞辛劳地穿梭于茂盛的绿叶青翠的草丛,如一个前来谈和的谦卑使者,低眉顺眼,态度和缓,跟每一片绿叶每一棵绿草,耐心商量着:我来了,可以么?

这个城,绿是当之无愧的王者,他占据所有的领地,山峦田间路旁水畔甚至连房顶楼台屋檐墙缝中都有他忠实卫兵的把守,这无可匹敌的绿,他又怎会像枯黄的秋低头?所以,绿,一副傲慢姿态,对于秋风的细细商量,不予半分理睬。

然,毕竟有心善者,也对大自然的规律熟谙,有些叶子,渐渐落,有些草丛,褪去翠绿染葱色。再看秋风,依然不知疲倦地在茂盛的绿中穿梭,而绿,依然高昂着头,说:这座城,我是王者。

秋风不解秋意,在这南国,怎就这般失了锐利的杀气?想在北方,只要八月见底,九月露头,秋风就金盔金甲的披挂上阵,手提金刀,站在高高的山顶,轻蔑地扫视着即刻就将溃不成军的满野绿,只待一声号令,冲锋而下,大刀阔斧,横劈竖砍,片绿不留,容不得商量,没得商量,管它鲜艳的花是否开完,管它枝头的果是否采摘,管它远行的人儿是否已添置了寒衣,哪怕是万叶千声皆是恨,他只要山山尽寒色,树树皆秋声;他只要水色清寒雁落魄,残荷枯心听冷雨。

秋,在北方,是这般威风,又这般霸气,他与绿只争唯一,永世为敌。

秋心,在北方,深冷无底。

然而,何故到了南国,秋就像换了颗心似的,秦晋交好,奴颜卑膝,何故?

何故这般寸寸呵护?何故这般甜言蜜语?何故这般怕伤了一片叶?何故这般怕冷了远人心?

谁解,秋意?

何故?

九月。我坐在浓绿的窗前,遥想着北方的九月。

我在此,秋在远方。

我在此,九月,在北国。

此致。敬礼。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7-18 21:12)

   记得那两个女孩儿,几年不见,已经出落得玉立亭亭,远远的看见我,一声喜悦的呼唤,小鸟儿般抢着扑过来,动作迟一些的女孩口里喊着:不要跟我抢,我要先抱抱王老师。

   抱抱,抱抱当年离开时个子还只到我眉眼,而今却高出我大半头的女孩儿;抱抱,抱抱当年没来得及道别,开学后他们见不到我,以至于玩也玩不快乐,学也学不精神的孩子;抱抱,抱抱曾经很羞涩,不太敢说话甚至有些怕我,而今却争相扑到我怀里,眼睛已经泛红的孩子;抱抱,抱抱久违的亲生女儿一样的孩子……

落坐在学校旁公园里的石凳上,她俩你一句我一句地抢着告诉我。告诉我当年的同学们现在都很少见到,告诉我高中的学习如何辛苦,告诉我现在的班主任不再是教语文,告诉我那时不懂为什么开学时突然找不到我……

风,轻轻的吹,有明亮的阳光在林间筛落,斑驳的光影落在女孩儿的脸上、肩头,还有身后,一时一刻,我会恍惚,看着眼前有着新荷一般的美好华年和容貌的女孩儿,仿若又回到过去,耳畔是她俩时而叽喳时而又轻轻的话语,我微笑着倾听,表情温柔而努力宁静,而其实,心里的愧疚和痛已经开始如海浪般一下重似一下的拍击着我看似宁静的的表面。终于,那个叫菲的女孩一句“老师你知道么,那年开学我们找不到你,看别的班级都有老师带着搞卫生,领书本做间操的,我们都觉得自己好像一下子成了没娘的孩子,虽然学校安排谭校长当我们班主任,可是那时候我们还是总想着你……”我的眼泪终于再也止不住,我说对不起,对不起,当时走的太急了,没来得及跟你们道别,没来得及最后见见你们……

叫彬的女孩儿,连忙拿出纸巾递我,一边责怨菲,你看你把老师都弄哭了,一边连忙擦去她自己也流出的眼泪,菲低头不语,一张纸巾匆忙拭泪。

彬直了直腰身,转移着话题:老师你还记得吗,那时候你带我们到这个公园里来上课, 春天时来采蒲公英,冬天时来打雪仗……菲也连忙接上话头:对呀,对呀,还记得那个芍药花开的夏天……

而我,而我,这个被她们一声声唤着老师的成年女子,居然像个没出息的小孩子一样,眼泪愈发地止不住。

 


往事,太美好,美好的回不去,让我心里这般酸楚。

眼前,渐渐迷蒙,我仿若看见,那些有关校园里的美好时光,如一朵朵花儿在明亮亮的阳光下绽放:素白的蒲公英,那是低年级时候的小小孩儿,有一颗玲珑的心,是要那般小心翼翼的采起,轻轻讲话,耐心问询,一不小心,就随风散去;黄的蔷薇,一直在校园东面的栅栏侧,冬日里默默的,但它有心,伴着孩子们书声琅琅走过四季,春日暖暖时,我总在课间操后,让我班的孩子们站在偌大的操场上,静气凝视,听风,用鼻息闻风信子传来的,黄蔷薇的香,然后学生会在作文本上写下这样的句子:天,蓝蓝的。花香,甜甜的。

还有校门口的紫丁香……

我们在紫丁香树旁走过,跟校门卫的老大爷打过招呼,带着这两个毕业后也再没回过校园的女孩走进校园。

熟悉的教学楼,熟悉的操场,陌生的公寓,陌生的食堂……

我们用眼睛捕捉着校园里任何一处熟识的场景,哪怕是墙角茂盛的野草,丛生。她们说那时总会跑去楼后面草丛里玩儿,因为不知草丛里会藏着什么,所以觉得既惊险又刺激。她们又指着操场上已经有些破旧的足球门框,说老师你想不到吧,当年咱们班最乖最文静的雨晴下课时也经常爬上门框过……

听着她们讲述的这种种过去,我是有多惊讶,原来那时与他们日日相处的朝夕,竟也有这许多的乐事是我所不知。我也是有多欣喜,欣喜着在这校园里的过去给已经成长了的孩子心里留下许多的快乐痕迹,澄澈明净。

    清风在蓝天下吹着,有轻盈的白絮飘过,这是春五月北方画帘上不可缺少的流苏,点缀着我们眼前的风景,如此遥远又如此亲近。

那一晚,与旧同事相聚,不胜酒力的我,频频举杯。举杯,那是一杯杯美好的往事,如此醇香。

干杯,与往事,干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4-26 18:10)

>>>光阴它带走的……


 阴天,午后又急急的落了一阵雨。想起昨日的雨,从早到晚。上午时下得极有气势,雨点儿大又密集,间或轰隆的雷声,让我一阵阵的心跳加剧。不能集中精神做事,看电视或者书都不能专注,总是会随着那雷声忍不住抬头看窗外,灰苍苍的天色,大病未愈一般。

 

看来自己是越来越不中用了,想起多年前曾在大雨里狂奔的那时的我,那时什么都不怕,什么都不担心,对什么都不会惶恐,而现在,光阴带走了太多,例如勇气,例如胆量,例如梦想。而同时,它也给我留下了太多,例如多虑,例如担忧,例如现实,例如,胆小,胆小到竟是越来越怕了这雷声。

这实实的,是不中用了。 
也许,真的是静的太久了,静水流深也好,死水微澜也罢,倒真的是习惯了这深深的宁静了。
发了条微博,告诉那些惦记我的友们我归队了,我回来了,立刻引得友们的热烈欢迎,虽说是以网络文字的形式,然,我是那么清晰地看见了这些以文字交流日久的友人们的笑脸和掌声,在非洲的胡胡说:好久没见她了。。。想她了。而澳洲的拂茉说:没批准她安静啊? 在岛上的墨说:好几天没见你了,记挂着呢,而轻绿那么激动的说: 你终于回来了!每天都要去你家数次,心想这家伙怎么一直没动静呢?,好失落……

他们,我文字的心友,这样的惦记,让我这般感动。

被惦记总是幸福的,一如我也惦记着这些友们,而我们大家,都惦记着那个刚刚发生震灾的地方,每日里在电视中看到那里的状况,抽紧的心,一点点的安,也更祈愿我们大家,都安。


日子很快,春已去,夏天很快就到了,尽管这个春季对大多数地区来说,来的太晚太迟,但今早看新闻,北方气温已经回升很多,桃花要红,柳已抽绿。


>>>他和他的地坛


 这些天,又重拾史铁生的《我与地坛》,再次一字一句的沿着他的心路,去体会和咀嚼他的痛苦,他的矛盾,他的沉重他的孤独,他的生与死的思考,他的回忆,他的自责,他的对母亲和奶奶的追忆,和,他的涅槃。他是在地坛寻找到属于自己的出路的,他也 是被自己逼出来,当他终于想明白,关于思考过无数次的那个死,真的是无需急着要去做的一件事,那是早早晚晚都要去赴的一场约的时候,他终于知道,在此约之前无论再做什么,那都是自己额外的收获,即使做得做的很不好,即使做得很失败,那又能怎样,大不了就是一个死在那儿等着呢,所以,还怕什么呢?所以还在乎什么呢,所以就让自己放开吧,从容吧,安心的去做自己能做的事吧。

而幸运的,是有地坛陪着他,这地坛,几十年来,都一直对这个摇着轮椅的失魂落魄的青年敞开着它深邃静谧又包容博大的怀抱,任由这个坐在轮椅上的年轻人,在它的怀里,日日的,从早到晚,从春到冬,在地坛,打盹、睡觉、发呆、发脾气、思考、观察,之后,开始用纸笔小心翼翼的偷偷的写文字……
他说,地坛是上帝为他准备的一处苦心安排,有了地坛,才有了他的日后,和日后的他。所以,当多年以后,他不能再日日去地坛的时候,他那么深深的想念地坛,他说,想念地坛,就是不断的回望生命的零度。
短短一句话,他悟了几十年。
史铁生终是幸运的,因为他终有那一处只属于他又能赋予他太多的地坛。
写到这里,突然想问一声你们和我自己,属于你的那个地坛在哪里?有么?而我自己的呢?有么?又在哪里?

另,书中,他写到:如果能有一块空地,不论窗前屋后,要是能随我的心愿种儿点什么,我就种两棵树,一颗合欢树,纪念母亲,一棵海棠,纪念我的奶奶。记得第一次读此书时,读到此处,我心顿觉剧痛。而再读此书,又读此句时,我依然不能自已。种树,让我也种下一棵树,种下一棵枣树,来纪念我的奶奶。

 
>>>去纪念我的青春

 

今天,是赵薇的首秀电影《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首映的日子,因事没去,明天要去看看的。去看看那荧幕上的他们的我们的和你们的青春。青春,该如初恋一样的,那么美好又那么短暂,令人回忆又叹息。 
不成言,太碎,就写这几句吧。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4-04 10:21)

这是一篇八年前的文字。

又清明了,窗外,雨连绵着。

再读这篇文字,心,揪着。

这多年了,从小到大,从不曾唤过一声爷爷,因为爷爷早已在我父亲四岁时就去世了,恐怕,就连我的父亲也记不得我爷爷的样貌了。

记忆里,老家,就是村前的一座大山,山上总有开不尽的野花,和齐腰高的野草,草丛里扑棱棱飞的是捉不完的蚂蚱;记忆里,老家,还是村头的一条河,夏天,河边总是蹲着濯洗衣服的婶子大娘,用热情而又略带羞涩的目光看着我们这几个城里来的孩子;记忆里,老家,是奶奶住的那个走进去就黑乎乎的小土房,外屋灶台上一口不大的锅,只要我们一回去,那灶坑里的火从早烧到晚。

记忆里,老家的全部,就是我的奶奶。

奶奶永远都留在我的记忆里了。

我有多少年没有回老家了,今年,奶奶的坟头上,应该会有新土掩旧尘吧。

这是一篇八年前的文字了,只字不改,要改的,也只是最后那一句话:

又是一年清明,奶奶去世已经快三十年了……

 

 

——谨以此文纪念我的奶奶
 
  昨晚回家的时候,看到路边比往日多的摊点上,一摞摞黄色的冥纸,一包包银色金色的元宝摆的满满的,旁边多是站了人,一手拿着冥纸、拎着元宝,一手交付着钱。小小的儿子看到这情景问我:"妈妈,他们买那些东西干吗用?"于是从那首儿子很小就会背的“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开始,我讲起了清明节,讲起了在这个传统的日子里,要对家族里逝去的人表达哀思,表达想念,要去上坟,要去十字路口烧冥纸元宝,去给阴间的亲人“送钱”。
  儿子一直仰着头听着,似信非信的一脸惶恐。小小的他怎么能懂得这阴阳相隔的遥远?怎么能体会生者对死者的那份追思呢?
  快到家的时候,儿子突然问我:“妈妈,那你用不用去烧纸?你要在清明节纪念谁?”
  这一问,记忆的闸门哗地一下子拉开了……
  我要纪念的,是我的奶奶。
  奶奶是苦命的,三十岁刚过就守了寡。一个人辛辛苦苦把四个儿子拉扯大。
  奶奶是能吃苦的,一双大脚,一双粗手把日子过起来,操持着几亩地,给四个儿子一个个娶上了媳妇。
  奶奶是有远见的,送最小的儿子(我爸爸)当了兵,说到了部队上学点技术回来能糊口。
  奶奶是心善的,村上谁家有事情找上门,奶奶都热心帮忙,哪怕自己费心劳力没得到好。
  奶奶是能忍的,我小时候,爸爸在外地工作,妈妈在村里的学校教书,我们姐弟三个奶奶一手揽过去从早看到晚,为这没少让后院的二儿媳妇指桑骂槐说奶奶偏袒老儿媳妇。奶奶什么听了什么都不说,依然每天到了中午,左手抱着我的小弟右手拉着我大弟领着我从那二儿媳妇家门口过,去给我妈妈送饭。
  奶奶的东西是可以“共产”的,我家搬离了农村之后,爸爸妈妈每年都要找机会给奶奶拉煤送面,而每次我们回去,奶奶院子里的煤依然不够烧,米依然不够吃。总是听妈妈在说奶奶:“给你捎来的东西,你自己把着点,别谁拿你都让,那是给你的。”原来,爸爸妈妈每次捎回来的东西,大到一车煤,小到几件衣服,都让老家的两个娘给“共产”了,而奶奶每次都什么也不说。
  奶奶是慈爱的,小时候我每次过年回老家,奶奶都要找个机会,用那双粗糙的大手拉着我悄悄到那个小黑屋子里,从裤腰上拽下一串钥匙,摸摸索索地打开那掉了漆的红柜,一手掀开柜盖,一手伸到柜里,那柜里散发出来的有些刺鼻的霉味似乎让我知道那柜里东西的陈旧和久远。每次,奶奶掏出来的不是一把干巴巴的大枣,就是一把个大仁满的瓜籽。奶奶一边往我衣服兜里装,一边说:“去,把你弟叫来,别让别人知道。”那语气,似乎给我的是多宝贵的宝贝一样。那眼神里满满的慈爱。
  奶奶是坚强的,在她五十多岁的时候我大伯突发脑溢血死在了农田里,大儿媳妇连着就改了嫁,留下一儿一女,奶奶一手拉一个,把那哥俩的被褥一卷就抱回到了自己的炕上,又过起了更加操劳的日子。
  奶奶是没有“福气”的,村里的叔叔大爷都那么说奶奶。在我读初二的时候,奶奶终于也把我大伯身后留下的一双儿女抚养成人之后,并张罗着该娶媳妇了,依靠着我爸妈的支持再加上自己的省吃俭用终于盖起了一间新平方。
  那是个春末,日落之时,西边的日头越来越小,而大片大片的晚云,一团一抹的红灿灿煞是好看,吃过晚饭的奶奶收拾了碗筷,抬起她那双小时候因为家里贫困要帮着干活所以就没有裹小的大脚,迈过门槛,走到院子里,用那双树皮一样粗糙瘦的似乎只剩一张皮的老手搭在眼眉上望了望西边的日头,又是一天了。那日头红晕晕的余辉落在用石头还没垒完的院墙上,几块干活剩下的大大小小的石头躺在院子地上。这些日子盖房子实在是太累了,张罗这个,安排那个的,来帮忙的人都劝已是半头白发的奶奶到邻居家歇着去,可是劳碌了一辈子的奶奶不是个能坐在那里看别人忙乎的人,她坐不住,于是迈着大脚跟着忙,似乎那样她心里才踏实。这会帮忙的人都回家了,奶奶抬起脚走到院子中间,弯下腰,奶奶只想着该把那几块石头捡起来,扔到院子边上去,奶奶没想着明天干活院子里仍是会有石头的,奶奶弯下腰,低下头,伸出那树皮一样粗糙瘦的似乎只剩一张皮的老手,去捡那块石头,奶奶伸手去捡……
  奶奶是没有“福气”的,村子里的人在奶奶那一低头就再也没起来之后,都说奶奶是没有“福气”的。
  记忆里,我和弟弟跪在奶奶新新的坟前,爸爸妈妈跪在一旁拿着那一张张的冥纸,烧。
  风吹来,冥纸烧后的灰烬飞了起来,绕着奶奶的坟头,飘飞着……
  又是一年清明,奶奶去世已经快二十年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3-15 20:05)

  

    音乐的声音开得有点大,因为房间里没人,只我自己,还有从没学会礼貌的风,随意进出着我的房间,不打招呼,又偷偷地四处翻腾。还有它,在熟睡的阳光,昨晚它定是失了眠,从中午到现在,一直把我铺在阳台上的淡绿色花被,当成了它温柔的床,甜睡,还没苏醒。

   小小的音响里漫出来的是杨宗纬的歌声,如藤,缠住我的耳朵,然后入心,一点点缠紧,慢慢的勒得有点疼。我能想出这个天生带着忧郁气质的男生唱歌时候的神情,眼神里是伤感和无辜。这是我听过的男歌手里,除却朴树之外,第二个散发着这种气息的人,这是一种天生。那个朴树,那个在舞台上永远一动不动站在那里唱着歌的朴树,一直用他波澜不惊的歌声却能把我们深情打动。似乎已经好几年不见他了,不知那个喜欢戴着毛线帽的大男孩去了哪里,他的那些花儿应该都开了吧,三月了,春来了呀。

   春来了,春三月了啊。每天清晨都被窗外啾啁的鸟鸣啼醒,我早已可以不用闹钟。那鸟鸣,杂而不乱,次第连声,那声儿,已经含了水音儿,清亮亮的脆生。我早已放弃想把那些鸟儿一认究竟的想法,因为即使看不见它们的身影,我也能这样真切地知道它们是在陪伴着我,一如一些无法望见的事物,不再发生,不再出现,但不代表它不存在。

存在,既是永恒,这是佛语么?不确定。

春来了,鸟儿们次第的婉转,还有花儿朵儿们,赶着趟地开呀开,还没把早樱看清,粉桃就已经铺成一片嫣红,真是担心春风太无情,不懂怜惜,一夜间吹得桃蕊飘零。好在,这南国的春风终是含着柔情,它借着绵力,一片一片的吹绿江南江北,让放慢脚步探春的人,有时间能在午后太阳落山前,赶到山里,看那一树一树的花开, 一树一树的梦境。

盛开的,还有木棉,已经开成一种浩荡,凌然而绝傲,高高的在枝头,那一树的血红,从第一朵开始就慢慢灼伤了枝叶的眼睛,黄叶早早溃败凋零,而仅存的一些绿叶似乎也坚持不了多久,没几天,你看去吧,满枝满杈尽被一朵朵硕大的红花占领。走过树下,你是仰望也好,是拍照留影也罢,但你千万不要做声,不要想探看它倔强的真容,因为你一好奇,那一诺千金的刚烈性情就绝不会让你失望而归,她,决然跃起,从高高的枝头坠落,扑地后依然是整朵,完好的一片花瓣都不飘散的整朵,掷地,有声。你俯身,双手捧起,看着它一身的伤痕,你已无法开口问它疼不疼,因为那时疼的是你,你的心已让你无法出声。

所以,喜欢或者爱,有时只要沉默以对就好,不可以动任何声色。

高高在枝头的还有玉兰,被这惹人的春风吹得呀,骄矜的她再也藏不住心中的秘密了,正一点点地把心思吐露,还总是不好意思,以至于一边泄密一边不知所措地绯红了脸颊,再染一些春光,就又晕染成了紫红,不用多久吧,那心事终会天下皆知,到时候,定会羞得枝头的玉兰如欲飞的白鸽一样,一展翅就不见了踪影。

春三月,爱传话的春风早已日夜兼程,自千里之外急匆匆地赶到我近前,要把水墨之乡的油菜花讯告知我。不等春风开口,我早已捂住了耳朵。不听不听我不听。我不听那千里流金,万里灿黄的一往情深;我也不听那田边站立的一株粉红面对着千里油菜花黄是如何的孤单寂静;我不听,不听那条叫思溪的河水是怎样依然的潺潺清澈;不听那月亮湾中泊着一叶轻舟,竹篙一点,碧波的凌凌;不听啊,不听油菜花田里藏匿的是怎样的虫鸣;也不听那夜空中风儿把星子都集合,趁着夜色,偷看那油菜花是怎样的睡姿朦胧……

不听呀,我什么都不听,我不想有丝毫的心动,我不想有丝毫的想念,我不想回忆去年此季,我一人为赴一场盛大的邀约,千里的独行。

俯下身,采下一朵路旁的小花,粉色,不知名,我把它贴近我的唇,我只向它倾诉我心中最私密的话语,那是在三月里压在我心中热烈的想念,想念去年的那一场春风,想念那千里的油菜花田,想念那次只带上了眼睛和心的独自远行。

我确信这朵不知名的小花会为我保守秘密,因为我的信任,因为它的陌生。

倾诉尽,我把它再植回田野,继续生长,带着我的信任,茁壮,阳光,守信。

而它,定会长成高壮的大树,在春天里,枝繁叶茂,叶叶,关情。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2-26 19:02)

如何  让你遇见我

          在我  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求佛   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   化作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  路旁

       阳光下慎重地   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  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  细听

             那颤抖的叶   是我等待的  热情

        而当你  终于  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  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那是  我凋零的心

                                                     ---------席慕容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2-22 16:58)

那日路过,无意中的侧头,看见车窗外湖畔的木棉树有开花的了。

那是去年春时新栽的一路木棉。

今日午后,闲来,去看它们,花开不繁多,只是初开。

 

 

1、木棉花初开


 

2、一夜春风开木棉

 

 

3、木棉落朵不飘英,掷地闻其声。

 

4、我如果爱你--


5、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

 

6、千花万花待郎归


 

7、纯正、质朴,有一点野性,却不妖媚的红。

 

8、似韦陀英雄魂消,喷出此花如血。

 

9、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前言:这不是游记,这只是人生路上的一段记录。

 

  >>> 我想,应该是有很多人,都希望自己的这一生,能一直在路上。然,即使披星戴月、日夜兼程,这一路的见闻也是那么的有限,太多的美景我们无法踏足,太多的感动我们没能触碰。那么,就借这清浅的文字还有真实的图片,让我的眼成为你的眼,让我的心成为你的心,分享。所以,请允许我,轻描淡写,却,寄予深情。

 

  >>> 在即将过去的这个冬天到来之前,我一直在期盼能与一场素雪相逢。

   那该是在东北,腊月底或正月初的清晨,当我毫不知情地拉开窗帘,窗外,是一场隆重的素静。从天到地,从远到近,从街角到房顶,都被一场在夜晚悄然而落的皑皑白雪占据,盛大而不做声。

   这仿若从天而降的厚礼,赐我以最欢喜的激动。是的,激动,我会激动。尽管这样因扑面的雪而带来的激动,在我前三十几年的生命里每冬都有,且,雪依然是那个雪,白依然是那个白,静,依然是那个静。然,我依然会激动。会用最平实的简洁语言表达我内心的难抑之情:“啊!下雪了!”我会回身告诉那个在厨房或客厅里忙碌的老人,我的妈妈,也或许是我的婆婆。然后,拉开窗,让清冽的冷风灌进我的鼻息,直达肺部,心口。而此时,身后的母亲定会催促着我说快关上,太冷太冷。是,太冷,是太冷,可我也是那么想在那冷里回味一种熟悉而又亲切的曾经。

   关上窗,关上冷风,让收拢的冷气息在我心中肆意,而后,我故作镇静,在洗手之前仔细地再盯着手心看一眼,刚刚接落的那片雪花可否已经浸入我的肌肤,然后,流进我的血液里,与鲜红融在一起。

   洗手之后,来到厨房,帮着母亲切菜炒炖,锅里冒着热气的一准儿是切成细丝的酸菜,还有透明的粉条,与父亲特意买来的农家猪肉片一起,与葱花,与姜片,与花椒面,与酱油,与盐一起,“咕嘟咕嘟”炖成一锅久违的浓郁亲情。

   而后,一家人围坐在餐桌前,伸筷递碗,窗外,大雪,静静纷飞。

 

  >>> 在即将过去的这个冬天到来之前,我一直在期盼能与一场素雪有这样的一次相逢。


  >>> 而,直到那天,身边人说:我还是希望在这个冬季你能穿着雪纺的长裙,赤脚站在海边。

于是,我无比眷恋地收回望向北方的目光。一点点转身,背对家乡,开始劝告自己往南方张望。

南方以南,那是一片太美丽的海。多年前我曾在图片上看到过,那充满梦幻般的澄蓝,那时,我在心里跟自己说,我要去那片海。一如我曾在图片上看到过开满金黄色油菜花的婺源时,我就在心里对自己说,我要去。于是几年以后,我一人独行,去赴一场在三月春风里盛开的情事。

而这次,我要去那片海畔,与身边这俩男人一起,开始度一个不一样的除夕,去过一个不一样的年。

 

  >>>  友问我,你已经生活在海边,还会对大海有那么多的期待么?

       我肯定地点点头:会,一定会。

 

 

                        [  一、亚龙湾  ]

 

   出发那天清晨,少见的大雾导致飞机不能按原定时间起飞,原本应该中午就到三亚的时间拖延到了傍晚近七点我们的航班才降落到三亚的凤凰国际机场。那实在是个太小的机场,设施建筑显得那么的局促和陈旧。乘车近一个小时,来到了我们的首站,亚龙湾某酒店,安顿好入住后,时间已近九点。我们迫不及待的走出酒店,穿过庭院,来到了海边,那时,沙滩上的烧烤晚会刚刚开始,音乐声传来,夜风中,传来歌手深情的歌声:听,海哭的声音……

   一瞬间,我被击中。

   夜,深了,我赤脚走在海边,已不能看清那海的美丽容颜。抬头,看见了海面上空闪烁的星星,我指给身旁这俩人看,那一颗大概是叫什么,那三颗一直排成一条线……

   那一夜,在海边的酒店,枕着海浪声未能很快入眠,第二日清晨,我扑向海边。

   亚龙湾,被称为“东方夏威夷”。这是一个半月形的海湾,沿线开阔平缓,总长约七公里。这里的沙,净白,细软。

   这是片太美的海,无论清晨还是日暮,海水的颜色总是在发生着变化,浅碧、幽蓝、清绿。。。。。。

 

 

清晨,穿过酒店的庭院,踏上这咚咚响的木栈道,就可以脱掉鞋子了,因为脚下是细软的无与伦比的沙。


 

扑到海边,捕捉到镜头里的,竟然是这样一片灿金。看到此图,我的脑海里就会浮现出那一句:你一片莲灿,都为我惜生。

 

你看到么,那平如信笺的滩沙,在等着你写一封怎样的信?

 

那海的颜色,是梦幻般的美,迷幻了我从睡醒到梦境。

 

亚龙湾各酒店的私家沙滩上,都有这样以蘑菇样的伞棚,清晨,整个海滩没几个人。你随意坐,随意躺,以最舒服的姿势,倾听晨醒的海声。

 

 

太阳在海的那边,我以为它才初生,而其实它早醒。

 

心,随着海,远去又归来。而今,立于海边,只为遥望,不为想念。


 

少年懒洋洋地躺在酒店庭院的吊床上,任冬日暖暖的阳光晒落在身上。不谙世事地说:海跟海有不同么?


 

那个酒店庭院,其实就是个大花园,我们可以在那里捉迷藏,也可以舒服地躺在草地上晒太阳,而我最先做的,是走遍它的角角落落,与每一朵花,每一片绿,轻声打招呼说:嗨,你好,我来了。

 

起初,我以为那是蓝天映衬下的池水,走近了,才知,池底那碧蓝色的砖欺骗了我。 

 

你们/来自哪里/又将归去何方/奔涌了多久/才来到我的身旁/不等我亲吻/不等我多问/哗然退去/了无痕迹/留我/在海边/无限怅惘/ 


                                           

                                                  _______亚龙湾。记】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1-27 10:29)

 

>>>  原乡/在草原深处/牧马放羊/那蓝天下悠扬的长调/是你多年追寻的原创/画于宣纸/写就长诗/又尽抒散文/主题/永远/山高水长/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呀/流过空白的岁月/难舍难忘/山一程水一程啊/两鬓荏苒时/你一次次风尘而赴/梦里原乡/生之原乡/鲜红的血液与马奶酒一起/在敖包山岗/流淌


 

>>>  在腊月的静夜/忽想起一盆土炕上的炭火/烧得正旺/火盆里三两个地瓜/正一点点的熟香/倚着窗台/扭头看见/窗玻璃上白刷刷的冰凌花/各种模样/那是我的/童话天堂

 

 

>>>  偶遇/无论与文字/与音乐/还是一段记忆/刹那间/屏息/恍如遇见的/是岁月里苦苦寻觅的/知己

 

>>>  有时想想现在的你我用这有限的文字记录下此时生活的心境而对于浩瀚久远的时间来说实在是悲壮之举

 

 

>>>  昨日/昨日的昨日/趁着夜色/纷至沓来/站在窗外/深情凝望/却又噤声不语/任凭今日的我/用力拍打着/坚硬而又冰冷的/玻璃窗

 

>>>  夜半时候/耳畔倾听/那遥远的/雪落声音/如果可以/我想与你细细商量/送予我雪花两朵/可否/可否/一朵/插在我的发间/一朵/别在我的/胸口

 

                                 

 

>>>  你说/一切梦境/无论惊恐/美妙/忧伤/亦或莫名/那一幕幕/到清晨就无法解读/那些梦/可否/是预留给自己的书信/一封封/预留时的时间/是/前生

 

>>>  绵雨连天/太阳/依然是个逃犯/从东到西/由北至南的通辑/它不知所踪/还未/归案

 

 

>>>   明媚的白天/我把阳光拐骗/偷偷给蔵进被褥/无人看见/宁静的黑夜/我悄声细语彻夜长谈/最后阳光投了降/虽然还有不甘

 

>>>  如果你的心中有一张/记忆地图/那图上能让你一眼看到的地方/定是用红笔标注/那就是-----故乡

 

                                         

                                           __________________    我成为不了诗人,我只是个写诗的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