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心浪文学
心浪文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9,051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视觉/图片

分类: 特写

心浪文学2007第二十期(总第六十一期)

 

                  主  编    

刘相法 

本期执行主编

心如雨晴 

 编      

 刘相法  水滴醉梦

 西楼月   心如雨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随笔/感悟

分类: 散文
【散文】文刘相法  编辑/心如雨晴
 
认识你真好
 
 
 在这个枫叶已经火红的初冬季节,停下来,望一望前方,走,是必然的。
 当然,停下来,也会看看周围,或者有些淡淡回忆过往的情绪,也算是必然的。
 一株幼年的银杏树,经过了一个秋季,居然没有落叶,一树的金黄,在阳光里分外明眼。我想到,认识你真好。可以跟你说说心中的烦恼忧虑。那天,我说,我做了个恶梦,梦见被狗咬了。那畜牲却会说人话,居然说是对我好。你就说:你要小心。这样的梦,周公解释是要遭灾。我就一直想着,格外小心。当我走在宽阔大道,就要到对面时,也是我疏忽了那个梦的告诫,急于要赶路,却被一辆冲来的电瓶车撞上了,手、腿都撞破了。我才忽然想到那个梦,心想:天意吧!就对那个还在惊恐中的中年男子说,小心点啊,你走吧。你说,看看,谨慎小心总不会错的。受朋友之托,我去一个冲洗数码相片的小店洗照片。照片很快洗好了,我因有事要赶快走就没有细看细数,但我没有忘了提醒店员,如果有质量问题,是要来重洗的。店员是个微胖的白皮肤姑娘,一脸的和蔼,灿烂地笑着说:没有问题,保证你满意。如果不像这张这样(最上面一张),就给你免费重洗。朋友看了照片发现有的色彩有问题,我也看出来是这样。于是我拿了那店员认定标准的照片和另外八张色彩差异较大的来到了该店。那位胖姑娘已经下班了,接替她的是一位清瘦微黑的姑娘。她看了照片说不同意免费重洗。理由是不属于质量问题。我就想,当时就该想起谨慎小心来,稍耽搁几分钟,就能解决的问题,现在却要费口舌。可见坚持一个原则也不是容易的事情。后来你说,有时候某种标准是很难把握的。要挑毛病,总会找出差异来,你就不能说这不是毛病。相反,坚持说不算毛病的人,也会有理由说这没有毛病。关键点就是对“毛病”界定上的差异。世事不像器械物体那样可以尺量,世事的多样性伸缩性复杂性,使得标准有了弹性,掌握标准的人会因主观印象或者判断来确定。就像现在人事录用的种种面试,分数只成了参考值。
 但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时机也很重要啊。你说。
 我们在红尘中奔走,会遇到很多这样的不如意。有些是自己的疏忽,有的却是遇到了恶人的侵犯。你说,这时候,你要把他看成是疯子。当你遇到了疯子,你跟他讲理,他没有理智;你跟他计较,他会越发地兴奋着向你攻击。遇到疯子最好的办法就是逃离,你不会感到失败,尽管疯子会嘲笑你的软弱。但是你却明智地逃离了灾难。
 我们在人生的路上,走过许多地方,遇到很多的事情,这就是历练,我们就这样在经历中成熟。人生最大的问题不是你遇到的那些天灾人恶,主要的是我们内心的丰盈和充实。你说,你笑一笑,让那个撞你的人走了,自嘲地说句:天意啊,总算万幸,没有更大的伤害,事态也就平息了。或者跟他计较个没完,其结果你还是在疼,丝毫不能改变什么,更多的是自己内心的不平衡在时时的撞击,血液怒涛般的涌动,结果更大的伤害在自己。
 我想到那株年幼的银杏树,之所以在这时候还能紧密地挂着丰满的树叶,就在于它的单纯,没有老树的那种沧桑经历,总在盘算着岁月的得失。它就是单纯地迎接四季的风雨,感受着阳光的温暖。所以我们要学会简单地生活,学会科学的思维,正确地对待人生的各种际遇。想开了,也不过如此,今天就是明天的历史,今天走过的脚印,就是明天回顾的足迹。所经历的掌声、鲜花,或者痛楚、忧伤都成了过眼云烟,只会留下记忆。
 走,是必然的。走过了秋天,又进入了冬季。尽管会有漫天寒雪,风吹冻雨来临,但依然会有梅花绽放,依然会有美丽的瞬间。
 在这个季节的肩头,面对现实,应该静下来思察。
 认识你真好,可以在人生的不同季节,共同说说红尘感受,说说人生的思索,也说说人生一路的风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随笔/感悟

分类: 诗词
 【诗歌】文/心如雨晴  编辑/刘相法
 
秋夜雨. 悲秋
 

 
   秋声呜咽惊残梦,凄凉处惹心痛。夜深愁转恨,怎奈得、流年相弄。
    抛抛洒洒窗前重,黯蹙眉、心地原空。强忍珠泪动。望旷野、严霜飞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随笔/感悟

分类: 诗词
【诗歌】文/兰若凝海  编辑/心如雨晴
 
 
 
那一夜
闪电幽冥惊飞干冷雨丝
跌荡地面,一块是亮,一块是暗
交叉着,起伏着,一直到不能见的地缘
闪电划过 垂直树干
我可以想你吗?那尤亮若暗的思忆
我可以抱你吗?那失去回忆的梦呓

夜深了
思想深暗于漫步荒外
遍地是灿烂,红的是心,火的是情
缠绵着悲伤的美丽
流落于春夏秋冬的旷意
是不能留下悲伤,放飞美丽?
抑或分不清悲伤、美丽?
天的绽蓝刺痛了星星眼睛
流云失去风的足迹
散落在地上的雨滴包裹着思念珠迹
曲曲折折小流成径要到哪里去?

那一夜
黑暗 悲却 云雨 雷电 星光 流怨…
暗夜行路珍藏一颗苍老的心
悠悠路的尽头 白白的墙上
是否依然书写着:我等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随笔/感悟

 
【散文】  文/水湄伊人    编辑/水滴醉梦
 
                     秋 天 的 思 绪
 
 
         
 
       一场风,一场雨,黄叶飘落了一地.秋天又不期而至.我依然守望在每个季节的窗口,遥望岁月远去的身影,渐行渐远.
 
    在风和日丽的日子,不想打开记忆的盒子,害怕再灿烂的阳光也挡不住满怀的忧郁.只有自己在阳光下烘干自己的泪水,不让它爬上破碎的心头.阳光下希望自己是一只飞舞的蝴蝶,快乐,自由,随意,不期望得到些什么,只是希望自己有一个最美的季节.纵使成为点缀别人的风景,也心甘情愿.
 
    秋天是一个落寞的季节.太多的寒意已袭来,那翩翩飘散的黄叶是一只奄奄一息的蝴蝶,而最后的舞蹈却无人欣赏.再美丽的风景都有褪色的时候,何况只是一只平凡的蝶.一枚随风飘落的叶?黄叶已铺满小径,那斑斑驳驳的故事又在季节里泛滥,也许无法忘记过去,是一个人最大的悲哀.
 
    早已习惯在这样的季节细数心事,早已习惯一个人的孤单.那南飞的大雁是我羡慕的伴侣,那至死不渝的爱情是我永远的期待.但是我知道,看往事飘零在风中,雨中的故事又有谁来陪伴?
 
     只是希望有一杯香茶,有一盏小灯.在我孤独的驿站出现,潇洒地控制住自己的泪水,只是依然感觉到有温暖的东西在眼眶里流动.
 
    没有谁可以违心地微笑到永远.我是自己的守望者,守望着自己的幸福,守望着自己的未来,突然感觉走得很累,很累......在一棵铺满落叶的树边坐下,翻开厚厚的落叶,将季节的心事埋在下面.而那满怀的心事又将长成一棵郁郁葱葱的小数在风中歌唱.
 
    渐渐地忘记,渐渐地醒来,渐渐地雨又停了.季节的风声依然在耳边吹响,漫天飞舞的又何止是落叶?我不禁抬起头,遥望着远方,岁岁枯荣的草在风中飘摇.有花朵在风中吟唱.远去的终将远去,消逝的终将消逝.岁月无痕,岁月无声,岁月无情,而前方的路却始终望不到尽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1-11 12:26)
标签:

随笔/感悟

【小说/大隐于网   编辑/水滴醉梦

 
                有凤去矣
    凤凰镇的春天很冷,和江南料峭春寒不同,立春过了,原野上还是满满的积雪。雪有些发灰,没有初冬的纯白,倒也掩去了满目狼藉的黄土。凤凰镇有脸面的人物,集聚在静默茶馆。

    静默茶馆并不静默。门口的布幔,隔去了店外的寂静落寞。静默茶馆内雾气氤氲,是热茶腾起的雾气和水烟散发的烟气。茶是上好的西湖龙井,烟是难得的云南精品。凤凰镇号称西北边塞第一镇,名副其实。去西域卖丝绸茶叶的,来中原倒腾名马银器的,都要到凤凰镇打尖。凤凰镇上好的青楼有3家,上好的旅馆有十家,上好的酒楼有15家。江湖上说:南来的北往的,凤凰镇上赶场的。不错,三教九流七十二行,每天把凤凰镇搞得热热闹闹。虽然天气还冷,但静默茶馆里可热闹得紧。说来奇怪,凤凰镇的好茶馆还就静默茶馆一家。沙漠里开家好茶馆不易,主要在于水。沙漠里的水是苦的,泡茶不宜。静默茶馆的宋老板舍得花大价钱,自己养着七头骆驼,每六天从400里外的老虎山拉来清泉,然后储藏在地下8丈的水窑里。当年为了修水窑,宋老板花了100两银子,别人没有这样的大手笔,所以生意没有宋老板红火。当然,静默茶馆的收费是别的茶馆的一倍,不过一样天天客满。来的自然是各行各业的拔尖人物。

    前几天,下了场大雪,出关的路封了,所以静默茶馆比以往更要热闹。京城来的林老板是常客,对镇上的大户人家了如指掌。他要了碧螺春和上好糕点,正和各位熟人聊天打诨。喝了口茶,他问:“绸庄李老板一年没见了,这么冷的天气还开店?也不来喝碗热茶叙叙旧。”

    皮货徐老板说:“不提他吧,他近来烦恼得很呢!”

    林老板愣了一下,说:“讲来听听。”

    徐老板其实不用催的,已经讲上了“老虎山的寇首孟老二让运水的骆驼队捎来话,要李老板的女儿小凤去做押寨夫人。孟老二说了,小凤上山了,老虎山和凤凰镇就是两亲家,不去就是两仇家!孟老二多厉害啊,官府都奈何不了他,他的话谁敢不听?李老板愁也没有用,唯有在家里准备嫁妆!”

    林老板是知道小凤的。小凤年方二八,长得如花似柳,又长于女工,自然提亲的人家踏破了门槛。听说前年,小凤许配给了开武馆的赵馆主的大公子,只等小凤十六岁就嫁过去,应该就是今年了。李老板抬头看了一下,正好和赵馆主目光相对。赵馆主脸红了红,说:“昨天我把婚事退了---一个女儿家,弄得连贼寇都知道了她的名字,成何体统?”

    林老板知道赵馆主不但有武馆,还有镖局,手下徒弟镖头200余人,而且赵馆主的哥哥是镇守凤凰镇的千总,按理说奋起一搏,不会输给孟老二。林老板不以为然,但生意场上练就的功夫,让李老板张口就来:“是啊是啊,太不守妇道了!”

    “非但如此非但如此”镇上书院院长王夫子摇头晃脑地说:“古人云舍生取义,舍弃一个小凤,免除兵戎相见百姓遭殃,岂不是善事?”

    本镇的许多老板,开初大多面有惭愧色,听了王夫子的话,气氛马上活跃起来。有的说“就是就是,女婿半个儿,以后谁还敢小看李老板?”有的说:“国家正是用人之季,难说一招安,孟老二就成了将军,小凤就成了将军夫人。”你一句我一句,全然没有了难堪,仿佛李老板占了很大便宜。

    店小二宋福一边给客人上水一边听着议论。整个茶馆里,可能就有他心里难受得紧。他没有见过小凤,不过听过小凤的声音。三年前,他还是个街头乞丐。有一次,几天没有要到饭,饿得几乎死去。正在危难时,有顶轿子从他身边经过,轿中人轻轻对随从说:“那个小乞挺可怜,给他一两银子。”一两银子足够买一件狐皮大衣了。宋福后来知道轿子中的人是小凤。他永远记住了那个声音。因为这一两银子,宋福挺了许久。后来,宋老板因他是本家,把他招来做了小二。宋福难过得很,但没有办法。他只能希望孟老二好好对待小凤。

    两天后的早晨,天气更加寒冷,一顶轿子把小凤抬上了山。

    林老板是第二年的冬天再次来到凤凰镇的。静默茶馆依然热闹。林老板和熟人打招呼聊天,说起孟老二。别人说,小凤被抬上山的第二个月,孟老二发话了,说既然是亲家了,就得送贺礼。凤凰镇各个字号都送了大礼,静默茶馆被告之送100两银子,王夫子也送了100两,赵馆主送了200两,连李老板也送了50两。第三月,小凤不堪忍受孟老二的虐待,跳崖自尽了。第四月,店小二宋福莫名其妙地揣了把杀猪刀,偷偷埋藏在老虎山孟老二常常走过的小路上,孟老二走过来时,宋福疯了一样上前猛刺,直到把孟老二刺得稀巴烂。孟老二的顺从从来没有想过有谁敢来行刺,所以没有防备。等到反应过来,都被宋福的疯狂劲吓得不敢动弹。宋福刺了孟老二500多刀后,孟老二变成了肉馅,宋福扬长而去,没有了消息。孟老二被杀,山贼间起了内讧,争着做老大。官兵趁着山寨防守松懈,一举消灭了所有山贼。

    赵馆主说:“本来早就想带领徒儿们灭了孟老二,却叫宋福那厮把功劳抢去了!”

    王夫子说:“不然怎么叫傻人有傻福呢?”

    大家一片附和,茶馆里热闹得很。

(央视在放《王昭君》,其实我从来就不赞同和亲政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1-11 12:25)
标签:

随笔/感悟

 

小说 文/与心情无关  编辑/水滴醉梦

 

              一 家 人

 
    敏莉的手里又多了一个证,她感觉这个证较之她所有得到的证件都来得容易。苦读十五年得了个毕业证,严寒酷暑谈两年恋爱,得了个结婚证,奋斗五年半,得了个房产证,备战一年多,得了个职称证,就连得个身份证,从排号到取证也经历了三个月,没想到这离婚证到手,前前后后仨星期。
 
    同事说她是“屁眼儿大掉心的人”,没心没肺,说话也口无遮拦,那次单位人力资源登记,办公室小蔡通知她第二天交证,她问都要什么证?小蔡说,有什么证拿什么证,她说我什么证都有,小蔡问,离婚证也有?她说赶明儿也去办一个。现在她才忽然觉得,话不能说,一说,就应验了。
 
    敏莉站下,回头望了望离她挺远,正打电话的丈夫,这时候应该叫前夫了。敏莉心里想,用得着这么急切地汇报胜利消息吗?虽然睨视着他,可心里还是禁不住有点苦,有点涩,有点酸溜溜的。
 
    敏莉就远远地站着看,一直看到前夫浑身不自在,挂断了电话,一步一步向敏莉挪过来,仿佛敏莉是一颗随时能爆炸的定时炸弹。
 
    前夫说就这样吧,我也不送你了,你自己好好走。前夫的态度谦和,可越谦和越让敏莉心里不舒服,要不是他这种谦和,敏莉也不会一直把他当成是锅里的肉,炖烂了也在锅里。
 
    敏莉说,我是想问问,我妈的钱什么时候能还上?前夫一脸惊讶,问,怎么我们还欠着你妈的钱?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敏莉顿时又受了一回刺激,连欠钱的事都记不得,那平时从娘家往婆家倒腾的那些吃穿用的东西,他就更记不得了。
 
    结婚的前一天晚上,敏莉的爸爸对敏莉说,以后到了婆家,要孝敬老人,要像一家人那样,不能和婆家人分心眼儿。敏莉说,知道。爸爸又说,到了婆家就是媳妇了,要懂事。敏莉说,知道。敏莉的爸爸就哭了。可此时敏莉想,除了自己的衣服,没带走一样东西,孩子还留在那个家里,总不能让孩子看着分家,可即使是一家人,也不能把借钱的事也忘了啊。
 
    敏莉对前夫说,我跟你一起回趟家。前夫有点紧张地问,干吗?敏莉说,不干吗?我把钱的事跟你妈说一声。
 
    婆婆待敏莉一直不错,虽然房子买产权时,敏莉明知道婆婆手里有点钱,就是不肯拿出来,敏莉想,这也是婆婆从前的苦日子过怕了,既然是一家人,也不用分什么你我,总之最后婆婆没了,房子也是他们俩口子住。再说婆婆心里挂着她,有一口好吃的,也要等她一起吃,这就更让敏莉心甘情愿地把娘家的东西往婆家搬。
 
    敏莉对婆婆说,妈你看这房子,当时买产权时从我妈家借了钱,到现在也没还清,既然我和你儿子走到这一步,钱的事也只能算在明处了。婆婆叹了口气,说你们怎么就走了这一步,好好一个家就散了。敏莉低下头,仨星期她没哭过,是一直没想起来哭?还是一直没有时间哭?总之她自己也不知道,婆婆一说这话,敏莉的眼泪倒掉下来了。
 
    停了会儿婆婆又说,你们俩过日子,他挣的钱也都交了你,至于还欠不欠钱,我们也说不好,你说是吧?敏莉一惊,说妈你可不能这么说,我们可一直都是一家人,我难道还能骗自己家人的钱?婆婆说,话是这么说,可现在你们已经不是一家人啦。
 
    婆婆的话,像一滴水落进了滚开的油锅里,登时就让敏莉炸了,刚掉下来的眼泪,又憋回去了。敏莉说,我从娘家拿了多少东西回来,吃的,穿的,用的,花的,怎么这手续刚一办,就不是一家人了?婆婆说,你是从娘家倒腾了不少东西,可倒腾哪样,都是你自己从心所愿,我们可从来没逼过你。
 
    敏莉楞了半天,醒过神敏莉就冲出了门,她实在不能再不哭了,可她又实在不想让自己最后的眼泪落在婆家的地板上。
 
    外面已经起风了,敏莉打了个寒噤,她心里想,这秋天怎么说来就来了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1-11 12:25)
标签:

随笔/感悟

分类: 诗词
 【诗词】图/文/仲公 编辑/西楼月

 
临江仙·丁亥七月十六恰儿子南漂期月
霪雨连云愁燕羽,天涯已是匆匆。
蒹葭不系旧帆蓬。依依离岸柳,棹棹满江风。
万木号啕悲世老,孤花照水萍踪。
秋来深浅试枫红。中秋还待月,千里斟怀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随笔/感悟

分类: 诗词
【诗词】 文/叶龙吟  编辑/西楼月
 
瘦影何堪入镜来,红颜白发两相衰。
可怜四季烟花色,不赁三秋草木骸。
余脉风骚独领士,争光日月出群才。
钟灵万物皆天地,莫损愁容一己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第十九期(总第六十期)
 

    主  编    

刘相法 

    

    编        

刘相法   诗路花语 

水滴醉梦  西楼月  心如雨晴 木央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