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生过客
一生过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187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8-03-22 10:11)
标签:

杂谈

分类: 我的杂文
 

2008年3月21日星期五晨于中础宾馆 雨
    早晨起来,拉开窗帘看外面雨蒙蒙的,似乎是今年第一场雨。北京的雨确实太少。
    昨晚梦见爸妈了,梦见照顾妈妈,但妈妈的身体似乎脆弱得不得了。外出时几乎一直抱着她但还是觉得她脆弱的不得了,一不小心就碰骨折了,担心得要命。梦中爸爸倒还健康。他们都七十六、七了,我不知还有多少次春节能见到他们。想到这些,心里总是很难过。远离父母,来北京就很好了吗,在赣州也同样能够生存啊。


2008年3月22日星期六上午于中础宾馆
    又梦见妈妈了,连着两个晚上都梦见爸爸妈妈,心里很慌,不知是什么兆头。昨天梦见的竟然是在谢坊家里,妈妈还是像以前一样,不停的没完没了的关心我,关心得我在梦里发脾气。记得好像是说下雨了,让我多穿件衣服,我不想穿,她就不停地没完没了的说。最后忍无可忍,大吵起来,又在她肩膀上拍了一下,记得是轻轻打拍了一下,然而竟然发现她肩膀碎了,顿时就难过得醒了。醒来是早晨四点,好久睡不着。很多年前,上高一的时候,和妈妈吵架,妈妈过来作势打我,我伸手推了一下,竟然把妈妈推倒了。妈妈当时就哭了。这是我这辈子唯一一次,当时虽然觉得愧疚但感觉并不深刻。而这些年来每次想到此事心里都痛苦得很,想不到梦里还有类似这样的事折磨我。
   今年春节回家,本来和乖乖吵架心里很烦,妈妈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停的让我吃东西,把所有的水果都拿出来不停的让我吃,最后也是烦得和她发了火。发了火心里又很难过。
   妈妈这辈子都对我好,好得不得了。但是她永远是这样,必须让孩子们按她的想法去做,否则就不停地说。她的想法,从她的角度来说,都是爱孩子,都是我们没有理由拒绝的。以前我年龄小她还年轻时,就总和她吵架。从我十几岁时就和她吵架,以至于经常梦见她都还是吵架。现在春节回家,告诫自己千万不要发脾气,不论她说什么都听,但今年春节又忍不住发火,我跟她说我真的不想吃东西,不要总是没完没了的让我吃东西。
   妈妈爱我,但她不知怎样表达,只有用不停的让我吃东西来表达。我知道这点,所以发火后心理愧疚得很。春节回家赖在厨房里要帮妈妈做事,但她没有几次同意的。
    妈妈还能活多少年?七十七岁了,我还能见她几次?打电话回去,和爸爸说完话后总想和妈妈说几句,我知道她是非常想接我的电话的。但是她的耳聋越发严重了,仅仅只能听见我的声音,我用很慢的语调和她说话,她还是听不清,这时候心里总是很难过,泪都要掉下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故事

2007年9月11日

又是一夜都没有睡好,断断续续地,整夜梦的都是红。快一年没有梦到红了吧?这一夜却是如此真切,中途醒了几次,再睡着时还是接着梦见她。

红明明是在广东河源那个小城市,那个叫白岭头的地方。梦里却搬到了我从没去过的山东威海。

是先约好了然后再搭车去看她的,快到威海了,她却在电话里说不想见我。

和她嚷嚷了很久,说你不能又像当年那样过分,她才把确切地址告诉司机。

到了,红的家却不是当年见过的在河源的普通居民楼,而是一个在乡下的大院子,恍惚中像是红给我描述的在福建龙岩老家的样子。那时她对我说院子里有一棵乌梅树,我也喝过很多次用那树结的果子所泡的水,加了糖之后酸酸甜甜的。

红一个人在院子里站着,上去抱住她,重逢的感觉在梦里铺天盖地,淹得人窒息。

抱着她做爱,她一如多年前的轻柔。刚刚开始却有脚步声,是她的姐姐回来了。慌忙分开,她姐姐已经看见两人赤裸的模样。

家人陆续都回来了,就在一起吃饭。很委屈的讨好他的家人,她的母亲显得还和蔼,兄长的口气还是和当年一样龃龉。

饭吃得很尴尬,结束后红说我另租了一间房子,我们到那里去住。

那里是很大的一个房间,里边却有无数杂物,有前一位主人留下的很多奇奇怪怪的毛绒玩具摆满桌上,没有床。抱着红说我们去北京吧。去北京干什么,在这里我自己能养活自己。

在北京,我养活你,我说。

恍惚间就到了北京,和红找了一处住处。

父母却来了,母亲逼着我马上回去和乖乖在一起。焦急间跪下来对母亲说求你别再管我的事了。

母亲说这样没用的,你不去和乖乖在一起我们就不再是母子了。

父母走后,剩下我和红在一起,相互对望,悲戚之极,又一次惊醒。在异乡北京的这个四合院里,老槐树的阴影倒在窗台,凄凉的感觉似窗外如雪的月光,倾泻在院子里的角角落落。

这一次再也不能入睡,撑起身子,看乖乖熟睡在身旁,抚摸一下她的脸庞,心想这个夜里她梦见了谁呢。

很远很远的那个女孩,那个多年前象一只火狐一样在雪地里奔跑的精灵,这些年来,是否也会有一个夜晚,在梦醒之后也撑着床头再一次想起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我的杂文
 

早晨竟然又梦见珊了,醒来就再也睡不着。梦见珊在一个大门口远远的望着我,笑,异常美丽。

走前去把她激烈地拥在怀里,在梦里竟有想哭的幸福顷刻塞满整个胸怀。而珊始终在笑,和现实中这段日子对我的冷漠判若两人。

我对珊说走,然后把珊扛在肩头。珊说看不出你这样瘦弱还能抱得起我。感觉确实也抱不动,步伐踉跄,就放下她互相拥着走过一个下坡,走进一间教室。

教室里都是熟人,看到七段也在。我找来一个凳子给珊坐下,再去找另一个凳子准备坐在珊的身旁。周围的人却同声大笑,要抢去我的凳子,不让我坐在珊旁。但是每个人脸上都写着善良的笑意,他们似乎在用恶作剧祝福我们。

终于安静下来,上历史课,却发现讲的内容竟是一无所知的,然而找不到课本。

惶恐,于是惊醒。

醒了就再难以入眠,天已经亮了,那梦里的幸福瞬间化作凄苦,珊的影像也只剩下美丽的模糊。

给珊发了一个短信,告诉她梦见她了。

忍不住想,如果和珊结婚了,现如今会是一种怎样的生活呢。

珊没有回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我的杂文

今年的雪来得好晚,却象九月里成都的大雾一样,让人心里充满了异样的感觉。那种感觉既象是惆怅,又象是对往事的思念,无法释怀,无以言表。十五年前,那个校园里的雪地里,她穿着一身红色的滑雪衫,象一只火狐在雪地里跳跃,浑然没有感知在不远处穿着一身破旧衣裳的我在默默注视。那情形如刀刻般烙入我的心底,每在遇到雪天的时候,不论何时何地,这刀刻都象活了一般,跳起来撕我的心口。

遥远的那个女孩,现在老了吗?有孩子了吗?还好吗?偶尔,还会想起我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1-19 11:31)
分类: 我的杂文
 
 
 

童年的故乡

 

马上要踏上回家的路。

畏惧于路上的拥挤,来北京六年了,只回家过了一个年。说真话,除了想看看父母外,故乡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其它值得怀念的了。

  我相信大多数人对故乡的怀念都来源于童年的记忆,恰恰我即将奔赴的故乡却没有。那是江西的一个小城市,22岁才随单位迁入,25岁就辞职去了广州,这样的“故乡”,的确不能让我有太多深刻的记忆。

  而真正童年的故乡,那个山窝里的部队大院,,想必已经是遍地荒芜,杳无人烟了吧?那个生活了二十多年的自家院子,此刻也必定残垣断壁,杂草丛生了吧?

可是,我想那家后面的山,必定还是青翠,那山边上的小河,倘若不下雨,必定还在更加温柔的流淌。只是这一生,还能有机会再回到那个滋生思念的故地去吗?

那天做梦,清晨有大雨落下,雨声中又回到当年深山里的部队大院。山似乎要比从前的更清秀,山边的小河却突然流得很急,一些女人蹲在河边濯洗衣物。水汽逼人,身体似乎在快速的飞翔,看到许多芭蕉树长在远山腰上,枝叶繁华得青翠欲滴。我知道那芭蕉树肯定不能结果,自家院子里父亲种的那棵就是长得发疯却只结一串又小又涩的芭蕉崽子。而水汽里又看到十七岁的红,看到她在一群裸浴的女人中清洗身体。一目瞥过,她哀怨的眼神让我飞翔的身体轰然落地,梦倏地惊醒,再不能重新入睡。

我想,即便真的故地重游,那山和水都还在,那人却恐怕这一生都不能再见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