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晓燕
马晓燕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0,045
  • 关注人气:1,5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的好友
暂无内容
公告

 马晓燕简介:系新疆自治区作家协会会员,哈密市书画协会会员2004年出版长篇小说《前缘》(时代文艺出版社),2007年出版散文集《爱你有多深》(作家出版社)。有诗歌、散文、小说,文学评论散见《兰州晚报》、《羊城晚报》、《长城月报》、美国《侨报》、《吐鲁番日报》、《检察文学》、《北方作家》、《地火》、《吐鲁番文艺》、《金江文艺》、《普洱市文艺》、《当代小说》、《新疆石油文学》、《清漳文学》、《武侯文艺》《河州》、《海拔》、《诗歌周刊》等。采写的吐鲁番地区治富能手系列人物通讯报道在新疆广播电台金土地栏目播出。《我的爱情只为你盛开》获得世界华文亲情、爱情散文二等奖;《三塘湖的胡杨》获得全国“金阳杯”精短篇散文征文二等奖;散文《寻访石油河》获得“南瓷杯”全国征文优秀奖;散文《干了这杯酒》获得全国“白粮液杯”征文二等奖;小说《铁对开花》获得《吐鲁番文艺》年度优秀作品奖;通讯《试采工区》获得《石油报》和石油记协评选出的年度好奖;在吐哈油田第三届职工大赛中,《三塘湖的风》获得散文二等奖,《瀚海春秋》获得报告文学二等奖,《2008年的那场雪》获得特写一等奖;在吐哈油田首届火焰山杯征文大赛中《三塘湖的风》获得散文一等奖,《瀚海春秋》获得报告文学二等奖,同时获得油田颁发的个人特别成果奖。


写作之于我,就像身体的新陈代谢,需要把思想的代谢产物释放出去,才能轻松快乐的生活。如果必须要有一个什么理由的话,那就是我可能还没有找到比文字更适合我的表达方式。

 

   我的联系方式:xjmxy@163.com
 
     
最喜欢的格言

心地栽兰,书田种粟。

lliamCuthbertFaulkner的“人的不朽,不只是因为他在万物中具有永不枯竭的说话的声音,而是因为他有灵魂——那使人能同情、能牺牲、能忍耐的灵魂。”

博文
(2018-07-06 19:31)

臼窝鬼的声音

  文\马晓燕 

   首先关于臼窝二字,大部分人都感到陌生。但其实这并不是一个生造词。对于我老家的人来说,看着未必眼熟,但说起来,却是人人都知道的。

   因为以前的时候,老家人碾调料用得不是通过现代加工工艺制作的碾槽,而差不多是一个柱状有窝的石头,用时把需要破碎的东西加在窝子里,拿一个一端浑圆细巧的长石柱在里面一下一下地捣。这个用来破碎的工具就叫做臼窝。我们那儿几乎家家都有,但是一般也只能用来捣调料,别无它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与一个陌生人的不解之缘
                                                                  文\马晓 燕 
从金轮广场向东,一直到铁二校,就能看到一个莱市场。拐进莱场向南,会途经四十号高层公寓。公寓后面是一个大院,叫四十号高层公寓大院。过去,差不多有两年的时间,我住在这个大院里。大院里是一幢幢老式楼房,住户多是一些上了年纪退休的铁路职工和他们的家属。与新住宅区不同的是这里过上一阵就有老人离世,儿孙们搭起灵棚张落着为逝者送殡。来客们大声猜拳行令,高声说笑,与老家里老人故去的一片悲恸大为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18 07:53)

火车上的奇遇记

文\马晓燕


     这件事情实在太诡异了,一想起来,就后背发凉,汗毛直竖。那是前天半夜,我迷迷糊糊地在火车上睡了一阵,感觉不舒服,于是坐起来,想把药吃上。我是睡在中铺的,取好药之后,又伸手从茶机上拿到杯子,发现水凉,就决定下床去接杯热水。
     我踩着梯子下去,把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10 01:05)

                                                     爱的章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21 23:19)

被荒芜的青春

读小说《芳华》散记

文\马晓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人为什么要活
                                                                         文\马晓燕 

 就在几天前,看到了一个朋友对阿乙小说的评论,提到了暴力美学。
忽然就不自觉的与自己正在创作的作品有了比较。当然,我不是一定要与主张暴力美学的小说家做对比,因为我承认有关暴力美学的小说,那些鲜见的故事,悲剧的结果,曾极大地刺激挑逗过我的阅读神经,而且显见的悲剧色彩的力量,给我的心灵同样的带来过巨大的震撼。
但是,选择什么样的题材,叙述方式,在我看来,不仅仅是作家对生活的历练和积累,更主要的也是对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孩子为什么不喜欢阅读?如何培养孩子的阅读兴趣和习惯 ?

                            文\马晓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大美新疆——之那拉提大草原上一座会唱歌的山

                           文\马晓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和我的学生李宇轩 

 文\马晓燕 

王阳明说过,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看此花时,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

我在第一节课上把这句话讲给孩子们听,并给他们解释,你不去看花,当然不知道花是什么样子,它的存在与否都一样,不会在你心中引起丝毫波澜。你去看花时,就像花也感应到了一样,它的颜色和样子立时鲜明确切起来,在你心中投下了真实的映像。同样,如果我不当老师,我肯定不知道你们每一个同学叫什么,长什么样子,学习如何,都是怎样的脾气和性格。但是我有缘今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马晓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