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瑜
刘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98
  • 关注人气: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诗歌…
(2014-01-21 00:44)
标签:

火焰

光线

大自然

人群

荆棘

分类: 诗歌

 

 

    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只能说好!这一年来,除了闭门思空,就是被门外的人群消费,人群是深处所在,人群来自慈悲实业与恶俗集团两个上市阵营,绕的我整日晕晕乎乎,倒在睡梦里恶心呕吐,像中了暗枪一样,平躺在大地上庠装死去。充斥于祖国山河的白色雾霾有时还会散去,而人性的阴暗却越来越集中,我拿着一盒受了潮的火柴划了一根又一根,总想把眼前的事物点亮,这也许是我整理文字的一种动机,却在无意中点着了缠绕在岩石上的荒草荆棘,这时呈现在我眼前是一堆狂欢的蓝色音符,在风中燃烧,跳跃,仿佛一封被篡改的遗书落在了生活深处。

 

    在这个冬天我还要去东边的大海看看,不是在阳光灿烂的日子,而是在黄昏或者某个深夜,因为海潮撞击的声音或许更能撼动内心凝视的部分,我相信这时我眼中所见的世界是公平的,并且也会比平时看得更远一些,远处有着和近处一样微弱而又动荡的光线,但我从不把它叫做黑暗,因为毕竟还有来自神秘时空的救赎。也许在涌动的人潮之中,还有一种美丽来自人群中的惊鸿一瞥,能让我们真正着迷的不是时代列车上摇曳着的湿漉漉的枝条,而是突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2-20 09:53)
标签:

文化

高度

日光

雪花

叩问

分类: 诗歌

 

 

打春

 

时间刚刚过了半夜,广场的钟早就停了摆

猫头鹰蜷缩在天主教堂的屋脊上,一声不吭

偶尔有夜行车从前门大街上呼啸而过

我只顾和夜色吵架,春天就该有春天的样子

我说的是上个时节,并不知道春已来临

两枚山花标本平躺在黑皮圣经里求现世安稳

我的女儿还在她的睡梦中喊着什么

她喊什么我总是难以忘怀,她是我的信仰

我认为这样一个夜晚跟平常没什么两样

此刻天光大亮,有人开始给佛祖上香

就连隔壁那棵古老的银杏也忙着在风中诵唱。

 

 

最后一片雪花快要化掉了

 

最后一片雪花快要化掉了,我开始默哀,敬礼

按照时间顺序,而不是观瞻来宾肤浅的礼仪。

闭着眼睛向前看吧,大家都是熟知的朋友

谁都不想空手而归,谁都不想跟随雪人死于热潮

这位叛逃者泣不成声,这位叛逃者曾经舞姿轻盈

大地上还剩下最后一个花圈它却无动于衷

泪水多么枯燥,燃烧的日光多么枯燥

最后一片雪花快要化掉了,这只是一种方式

我们相互撕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1-28 16:24)
标签:

理想

神话

故乡

宗教

分类: 诗歌

    新春将至,心有所寄。

    一年光景仿若浮生日记,欲赴约云游参破,为诗歌寻找一些常理。内心却被一些强制的词语阻挡,人来人去,天意无常,实属不易之易。整个国家都在跟古老的汉字玩着荒谬的游戏,平庸之恶云涌风起,遮天蔽日的何止是眼前的雾霾。所幸我还能随时找到人类古老的敌意静待一处,目空一切,躲避间只见得一股东来之气恰似神明布施,知音千古难觅呵,这一年我曾把这些内心的认知比作大海,温情的大海。

    话说某日玩得开心,喝得酣畅,百军兄说他特别惧怕刘瑜的眼睛,说兄弟你一定要为眼中所见写点什么,想想多年来以点带面,又总是见面如幻。那时秋意正浓,生活在别处,意了悟症撰文一篇,免得哥哥说我懒汉。

                                     

                   &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1-25 12:11)
标签:

石头

悲鸣

朗诵

格格不入

分类: 诗歌

是石头要开花的时候了

    ——后坡石屋逢张永见

 

闻说山坡背后沉睡着豹与它的部落

就有一股旧石器时代的隐喻之风迎面吹来

文明中常有一些虚构来自费城的黄昏

一排石屋,十间孤独

每一面墙体都由神的牙齿咬合而成

寂静的部分始于一场末日的风暴

植根宇宙,树头被闪电驱动

我们避开风声与历史的裂纹交谈

说到爱情与旅程,我也曾去过某地

那座城堡没有父亲,只有一位乱伦之神

我因此爱上了油菜花的万千姐妹

爱上榕树与香樟之母,爱上白鹭中的少女

祖国江流婉转,但不见青铜打造的佛祖。

我们空余热力,试图索解死神的不死之谜

在神的眼中,世界是一种罪责

西西弗斯神从不使用电锯,他不懂恐惧

他拒绝和这个呼啸的时代一起悲鸣

他说过将有一种精神诞生于巨石上的车轮

作为离乡者我拒绝对着倒立的影子哭泣

我的肢体整日与一具死尸对打

我的善良也将再次被郊外的墨色利用

怎么能够,深夜造访并不需要和谐的指令

就像命运一直被错放的汉字摆布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1-18 10:27)

 

对台戏

  

 退堂鼓

 

老县衙已成虚构之词

夕阳捏造的晚景

内设一面大鼓

奉王命者寥寥无几

击鼓手挥汗如雨

鼓声阵阵,谢主隆恩。

 

老祖宗一败涂地

用西瓜换取芝麻

用糖豆换取天子

我在瓜皮上摔了一跤

鼻青脸肿

像被诸神分割的天空。

 

失业者朱老大开黑出租

被警察驱逐,撞断了右腿

人民医院又把他的断骨接反

他四处奔走,前来喊冤

申诉间隙忽然崩溃

提着一条瘸腿飞奔,吓人。

 

腐败从树冠开始蔓延

化成落花拥抱帝国

帝国不是无情物,是朽木

花腔适用于疏通死路

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

我成就不了寓言中的悲剧。

 

我抑制着呼吸,腹胀如鼓

捶击者狂跳肚皮舞

声音自内部发生,由远及近

模拟两座火山月下私奔

仓促的脚步被描述成春天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1-11 08:51)

                                      

 

                               一年半载课间息

 

    至辛卯仲夏,我从放下的旅行箱里找到了火车,黑松,河草以及一些相关的奇特语境,不成想这样一场童谣般的漫游竟是让我完成了心灵的又一次洗礼。背对着一个僵死了三十年的北方映像,直颜面对的是被我遗落的初衷。北京只是个驿站,这座帝王之都像头混迹在二龙山的黑瞎子整日与我对峙,我在这头熊的视线中潜伏与晃动着,从一个夏天到另一个夏天,除了一些闲散的时光,仿佛只是为了完成一部不安之书。从拍死的蚊子血到踩烂的桑葚子再到故宫暗红的墙体,没有不能承受的轻与重。在西山脚下,只有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1-05 21:35)
标签:

文化

文学原创

番天印

运行

分类: 诗歌

 

番天印

 

露台:关于哈姆雷特

 

八字总算有了一撇,剩下的一半是火焰

也可能被我改写成人,那个邪气的盗墓贼

窥探历史,就像欣赏一条美丽的河流

他带来沉睡的泥土,威胁懦弱的布道者

脱下皮靴,抹去那条通往天堂的道路。

我暂时借来东风,隐藏着战争与爱情

仍然无法剔除轻浮的举动,脆弱的浆果。

在这里,轻易就可以看见晃动的树头

月亮像是一下子变老的,透着无力的光晕。

午夜过半了,没必要虚构十七世纪的雷声

让一切静下来,请相信灵魂是永生不灭的

这个古老的国家将要发生不好的事情了。

你要用牙齿咬破手指发誓,保守这个秘密。

从此我所有稀奇古怪的行为,都是为此。

包括蜜蜂跳舞或是用泥土掩埋颤抖的身躯。

 

你一定要忍耐,即使摩天大楼

被抽掉了钢筋,河流失去了流向

世界秩序也都还远远没有结束。

为自由而死,也是一件幸福的事。

我的幸福是要在城堡里庸俗地活着。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9-17 22:34)
标签:

米酒

羊群

更夫

醉舟

画布

分类: 诗歌

随心令

 

过往并未死去。它甚至没有过去。

          ——威廉·福克纳

 

 

 

 

 

我的前生一直索居在南方小镇上

心中装着寓言,幽美难以置信

青砖瓦舍下,与李大夫一家喝酒

满口都是香甜,我从北方逃离

 

没能抵住米酒诱惑,那夜醉得彻底

说了很多话,没有一句经过大脑

后来仔细想想,幸亏是这样

要不现在的静默中将失去这块布景

 

距离小镇几公里,有一片山林

我喜欢那里的湖水,如少女之心

一前一后两个影子,映在水中

就是多蹦一个字儿,都显得多余

 

岩石犹如《圣经》的封底

我常常死盯着凸出山崖的一块

回味被基督劝诫的内容

每当此时,朝圣大过了忏悔

 

李大夫是个虔诚的基督徒

总给我讲很多引导的话

我是个百分之百的布尔什维克

并不相信神有那么大的能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8-05 16:47)

 

 

 

论一条悲哀的河流

 

我早已忘记了这条河流的名字

或许从来就不需要,它只要

从善如流,有统治自我的意志

并带有一种人类常有的远虑

有三年之久,我探讨过它的源头

逝者如斯,川流不息漂如世事

也许我对水面总是持有悲观的态度

甚至找不到热情,恻隐之心

或一种恢弘的气度,但正因此相爱。

河流两岸承载着一个对立的世界

树木,恋情或楼房中苍老的姻缘

我获知其中的秘密源于水中的倒影。

 

 

大海

 

我的一半来自大海,来自大海的回落

来自回落中浪花的虚幻之辞。

有人在岸上以狂欢者的脚步奔涌而来

倘若我回头,将终结我的另一半。

我以逝者的舞姿诠释整个大海

我们平静如初,共有一个深处与底部

我还有一半的愤怒死于海上的革命

所有的光都是假象,是座丑陋的建筑

犹如死亡之于坟墓,铭文之于荒草

我以非我的形式描述过汹涌的大海

它由两股力量形成,相互汇合与抵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10-11 11:43)
标签:

文化

文学原创

分类: 诗歌

秋天没有为什么

 

秋天是确定的,秋天没有为什么。

只有秋风无中生有,急于求成

秋风它带走一条落叶的归途。

秋天的深处,游走着困兽

人类悲伤的仕女驾驭昆虫的孤独。

 

 

有福的人

 

倒掉那些脏水,我只相信晾衣架上晒干的衣裳

基督三日后复活,我是隔着一个多病的国家听说的。

背地里,人们还能对我说些什么呢

比喻这种混浊的声音,需要的不止是一条河流。

信仰或许能够使人网到大鱼,那就相信主耶稣吧

我的想法是怎样才能使一座寂静的火山,永不喷发。

 

 

灰麻雀

 

 

沉默的一天,我化成一只灰麻雀

飞临枯树枝头,数点过往的人流

人类的速度也并没有多少进步

男女与老幼,重复使用古老的脚掌

我用一蓬干草计算,走过的数目

停在路上的,一律归于落地的尘土

也许我还会忽视一些完美的组合

轻描淡写,空如空气。

现在攥在我手中的是一把挣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