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西风野渡
西风野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0,280
  • 关注人气:1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请输入标题
 
新浪微博
黑哨诗歌出版信息

著名先锋诗人西风野渡的第一本个人诗集《充气娃娃》,由“黑哨诗歌出版计划”于2011年底出版。封面照片特邀请上海著名新锐摄影师COCA(戴建勇)拍摄,资深设计师套套卢负责整体设计。邮购黑哨诗集或相关事宜请与出版人方闲海先生联系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诗亲歌戚之儿郎

李侃

热心兄弟

法清大师

是诗人而不是和尚

符马活

诗歌与雷歌

沈浩波:诗人

那光头,那心脏

金轲:一个人的沦陷

十分成熟的中国诗人

艾泥:云南诗人

好象是县里干部

西毒:矿,诗,小说

陕北老乡写得好

水笔:开火车的诗人

火车呜呜开过来

杨黎:性情人生废话诗

第三代最凌厉的

侯马:两首顶两万首

李红,公鸡,永记我心

陈傻子:诗人里的海拔

南宁的公园草地

陈衍强:彝良诗人

多年老棍客!

刘川:新浪

身体健康写更牛的诗

天狼:天上的狼?

登鲁而小天下

诗亲歌戚之红颜
朋友其他一锅烩

倪泓

故乡作家,少年狼伴

韩寒

进步新青年

蔡康永

进步新青年

疯主主:美女主播

奔跑在中产的道路上

郝随穗:家乡兄弟

哥俩好啊端起酒啊

姜丰:原CCTV主持人

面具卸下就别再装回去

李扁:文章开始寡淡

这人和我同岁

晓窗:同城有佳人

每年总有几次想给她打电话

麦子:上海的麦子

是竹子还是麦子?

鱼顺顺:感谢草根时代

发财出名秘诀:和大部分一样庸俗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8-12-09 22:21)
分类: 诗歌


来自利雅得的两架

私人飞机,于凌晨时分

先后降落伊斯坦布尔

一刻钟之前

塔台和跑道的灯光,被关闭

夜色恩爱、慈祥,包裹着

杀心和骨锯,开始盲降

(哦人类请允许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湛蓝太刺眼

和煦太瘙痒

碧绿太油腻

我从冬日午后的被窝醒来

瞥见窗外一片迷蒙

天地的大灰暗

包裹我内心的小灰暗

舒适,安心,妥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09 04:56)
分类: 诗歌

 

湛蓝太刺眼

和煦太瘙痒

碧绿太油腻

我从冬日午后的被窝醒来

瞥见窗外一片迷蒙

天地的大灰暗

包裹我内心的小灰暗

舒适,安心,妥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09 04:47)
分类: 诗歌

春天,NO YUAN

 

来自利雅得的两架

私人飞机,于凌晨时分

先后降落伊斯坦布尔

一刻钟之前

塔台和跑道的灯光,被关闭

夜色恩爱、慈祥,包裹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07 03:10)

我把博客上锁了

然后就不知道如何打开。

 

终于,反复尝试后,终于打开了。

不知朋友们能否看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16 03:36)

最近,主要在微信公众号发诗。那里是一个很漂亮的个人电子杂志。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搜索“西风野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08 16:54)
分类: 诗歌

每一栋大楼里

都有保安交头接耳,互相捋捋

新配的袖章也捋捋

这块土地绷得过紧的神经

盖世太保和他的祖国

在这一天拥有同一种心灵

 

昨天黄昏他们就将栅栏拉起

加班的人们困在里面

叫外卖的电话,被转接到天国

但上帝也不说出这个敏感词

 

这一天,工地的脚手架们

如临大敌,它们集体停工

默默俯视每一个破例早起的人

只有我了解这种静默,仿佛会随时

哇一下哭出声来,仿佛

所有鸟儿都装了消声器

 

秘密指令

沿每一条风筝线流转

被牵绊的孩子们

目光越陡峭,梦境就越狰狞

 

只有太阳照常升起

大约五点三十五分

它一会儿照照墓碑一会儿照照旗杆

仿佛一个纯种的白痴,甚至不懂诅咒

一个形式主义的诗人

 

2014-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26 10:13)
分类: 女儿长成记

女儿早就学会叫爸爸了。

但今天早上,爸爸这个词,在她口中第一次获得了清晰含义和明确指向。

早上6点多,她刚睁开眼睛,半迷糊状态下,扭头看着我,清脆地喊了一声——“爸爸——”。

分明,她开始学会将爸爸这个词,准确指向眼前这个具体的人。

分明,在喊出爸爸之后,她还有了接下来想表达的具体内容,只是她还没有学会如何将这些内容付诸于声音。

但作为父亲,我已然听懂了那些被她省略掉的内容:

——爸爸,早上好,这么早就上班去啊!

——爸爸,保重身体!

——爸爸,你要照顾好朵朵,多陪我玩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网行网记

我想不起我是否见过大头鸭鸭?或者是在哪里见过他?印象中他戴一顶鸭舌帽,笑起来眼睛微微眯起……写到这里我依旧无法确认,我是否真正见过这个生活在湖北潜江的诗人。

第一次接触大头鸭鸭的诗歌是在编辑诗江湖网刊时,他的诗歌,给我最大的感受是“爽口,开怀”。一只无法预知生殖力的迷人母豹,草地上操逼的牛……至今令我印象深刻。此后凡是我当责编,都会选他的诗。我相信大头鸭鸭是个深得编辑喜欢的人,因为他的诗歌在任何族群里都是上乘之作。

很显然,大头鸭鸭是个掌握了诗歌秘密的人,而且天分极高。更重要的是,他还拥有自己的工具——藏在黑暗中的一个密码箱里。而这个密码箱,似乎和我的是同一品牌。正是基于这个感受,大头鸭鸭的诗歌让我倍感亲切。

一个掌握了诗歌秘密且拥有工具箱的诗人,很难将诗歌写坏。这一点上和我也很像。但我们肯定都不满足于此,而是想写出更多杰作。因此很多次我试图丢掉那些箱子,放弃掉所有的聪明和技巧,但这样做风险也很大——因为我写出了很多臭诗,当然也成就了些许佳作。

很久没有读到纸上的诗歌,因此特向大头鸭鸭索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08 14:09)
分类: 网行网记

不能看,更不能发言。为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