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修林
张修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011
  • 关注人气: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友情连接
暂无内容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对诗人彦一狐,我了解得不多,只知道这个看起来非常男人的名字,其实是一位女性。受朋友嘱托,要我谈一谈彦一狐的诗歌。这些年不怎么写诗歌评论之类的东西了,能否写得出来,心中没底,但既然答应了,只好硬着头皮粗略地谈点儿印象。

读了一些彦一狐的诗歌,从这些作品中完全看不出一点女儿态,没有我们习以为常的小女子的那种细腻、温婉和忸怩作态,而给我一种比较粗粝、强烈、直接和冲击的感觉。较为深刻的印象就是,这些作品基本上有着一个共同点,即它们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应有的诗歌精神。

在异化逐趋严重的时代,权力与金钱同流合污,席卷着社会的每一个角落和毛孔,不断蚕食、瓦解着精神的领地;物质欲望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最大限度,这就凸显出两种极端,一极是嚣张、疯狂和残忍,另一极是呆滞、迷茫和绝望;自然生态和社会生态呈现出一种紧张、脆弱、错乱的气氛;太多的作家和诗人在摇尾乞怜、在狂欢、在娱乐至死,在骨骼钙质的软化中沾沾自喜、洋洋得意,甚至还有象余含泪那样的,不以为耻地以文化大人物自居。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张修林

 

       我们离现代化还多少有些遥远,甚至还存在难以逾越的本质距离,当然更谈不上什么后现代,所以我认为,西方的现代主义也好,后现代主义也罢,尽管早就被文化传播者搬弄了过来,被文学实践者和文学批评者按照套路演练、按照套路评述,但于我们而言,实在有些奢侈。很难想象,一个还很贫穷、生存还很艰难的人去追求富翁的自由休闲生活方式和一掷千金的消费习惯,将会是什么结局。严格说来,文学艺术演练了西方现代、后现代时期的各种“主义”,但于我们的现实而言,并不怎么搭界,除了轰轰烈烈的语言实验,我们在精神上依然是大片大片的荒芜;由于与社会现实相隔太过遥远,而我们的写作者没有勇气面对并适当填补这种差距,不过是绕开我们真实的生存处境去拥抱远方的梦境,没有真实的大地可以依托,脱离实际地在虚空中飘忽,终将“一场游戏一场梦”;即便不说这样的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演练已经失效,不过做了耗时长久的无用功,但至少,这些努力同社会现实并没有产生多一些的切实有效的关联,并没有使社会的精神现实产生明显的、实质的改善;有这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文学评论
未满:我们时代真正的文人

 

                    作者:张修林

 

 

由于此文在这儿发不出,请朋友们到此处阅读、批评:

中国学术论坛:http://www.frchina.net/data/personArticle.php?id=9057

博客中国:

http://vip.bokee.com/201010211028266.html

谢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语言主体和现实观照的书写追求

 

        ---谈张修林的文学理论评论作品

 

·钱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歌唱和遥远的回声

                       ――《上升:青年诗人三家自选诗》序 

 

                  张修林

 在当今,可以说,没有哪一种艺术的境地有象诗歌这个尴尬,这当然不能简单地归罪于诗歌--实际上,因诗歌自身的过错而导致如此情形的时代是几乎没有的。这就使诗人面临这样的挑战:要么丧失诗歌,要么坚守孤独。

 所以,这本自选诗集能够出版,的确使步钊、赴晓和我感到某种近乎强烈的欣慰和庆幸。一本诗集在这个世界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独立文人,武士时代、痞士时代和技士时代

 

                   作者:张修林

 

    中国迈向现代意识的过程,波澜起伏,跌跌撞撞,延续至今还远远没有结束。它的起点,应该是鸦片战争和太平天国那段时间,其过程中的拐点,既有上拐的,也有下拐的;有拐度大,甚至堪称大转折的,也有小颠覆的。这样的拐点很多,百日维新、梁启超思想、辛亥革命、新文化运动和五四、北伐、日本侵华、内战、文化大革命、改革开放、八九风潮。

    从梁启超那个时代起,中国加大了与千年传统脱离的步伐,有了稍微明显一些的现代意味。其标志,可以列出许多,从不同的着眼点,可以看出社会不同层面的裂变标志――当然,很多人习惯将“新文化运动”或“五四运动”看作概要的或者说笼统的标志。其实,“新文化运动”或“五四运动”,不过是梁启超等人的思想辐射而引发的更加激进和广大的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大多数人读过书的学校,不会只有一所。我也一样。我读过的学校,除一所在成都外,其余都在古蔺。与古蔺的单纯不同,成都的学校带给我的记忆要含混和复杂得多,既有个性的舒张和高扬,也有青春和激情的淋漓挥洒,更有时代的迷离和隐痛。
    我读过的古蔺学校,前后四所。按就读时间的先后顺序,第一所是生产大队自己出钱办的、只有两个民办老师和两个班级的、现在已经不复存在的东风小学,最后一所,就是古蔺二中。
    读过书的学校,未必就都乐于称之为母校。学校和母亲毕竟大大不同。母亲对子女的无私,是人类和历史普遍公认的,至于学校对求学的学生,我宁愿相信大多也是无私的,但无论怎样,学校的属性要繁复和混杂得多,总不会有母亲那么直接和干脆。
    古蔺的这四所学校,虽然我的印象各有差异,不过都无一例外地在内心被当作母校的。我对它们印象的相同之处,是朴实、温和与亲切――但它们并非没有活力的那种简朴温雅,实际上,它们不会缺少自主和追求,有的甚至宽厚强劲而堪称教化育人的典范。这实在可贵,因为被异化的学校,委实不少。不错,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03 14:21)
道德及其变异           

 

 

               文/张修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28 11:09)
标签:

张修林

杂谈

道士

做派

分类: 思想随笔

        道士的做派

 

             文/张修林

 

 

 儒、佛、道三教,儒和道是中国原创,佛则是他山之石,我们拿过来攻玉的。全体国民都知道的唐三藏,就是把印度石头搬到中国的著名功臣。众所周知,儒教几乎是一个纯政治的宗教,类似于现在的执政党,或者某种主义,在中国自然春花怒放、无限风光;佛教在世界上的影响,可算空前,天生的生命力,移栽到中国,也会绿意盎然、繁茂无边;唯独道教,拿着李聃的《道德经》,捏着庄周梦中蝴蝶的翅膀,进难入庙堂,退亦难入农舍,又要与儒教和佛教较之高下,分享点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