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熊平社会研究所
熊平社会研究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1,382
  • 关注人气:2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熊平,哲学家,自以为是的福柯;波德莱尔诗云:

一旦坠入红尘,笑骂任由人

垂天巨翼反而阻碍步行

著有《中山的忧郁》《立体过程主义的冰棱:新的伦理学与美学释疑》。现居中山。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生命的追寻——《以尚未长开就被摘走的苇叶为现场入门》细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很早的时候,西渡就指出,臧棣属于源头性诗人,并且把臧棣看成马拉美或瓦雷里式的诗人。什么是源头性诗人?就是那种写别人未曾写或无法写出的审美经验的诗人。举个例子,“月亮”是中国古诗常用的咏物对象,“月亮”的本性,地理上是出现在夜空,形态上是初一到十五由弦月到满月变化,之后再由满月至弦月,特性上是反射太阳光(古人误以为月亮本身会发光)。为此,对于月亮的吟咏,就有依托形态变化上的“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地理上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夜行的火车:70后70首经典诗选》

余丛  《无能的力量》 《爱与恨》 《这一年,35岁》
倮倮   《特鲁希略的黄昏》 《跑步家——兼赠余丛》
蔡根谈  《海口:沉醉之夜》
【马骅】  《明永歌谣》
【吾同树】  《插秧》 《消失》
魔头贝贝  《相见欢》  《昼夜之间》
黄礼孩  《大海的文字》 《黄昏,入光孝寺——给扎加耶夫斯基先生》
沈浩波  《一把好乳》 《心藏大恶》 
江非  《花椒木》 《割草机的用途》
刘春  《坡上的草垛》 《一个人的一生——献给穆旦(1918-1977)》
孙磊  《演奏》 《那光必使你抬头》
蒋浩  《海的形状》  《七月九日赴五指山途中作》
王敖  《绝句》二首
晴朗李寒  《中年之境》 《雨夜爱》
冷霜  《重读曼德尔斯塔母》
姜涛  《海鸥》
凌越  《与其接受生活的洗礼》
广子  《钟表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时代需要创新新的经济模式。AI的核心,技术在云,成败在端。如果没有微信,腾讯价值会几何?十年前,在QQ早就一统天下的大环境下,马化腾为什么还要开发出与在当时看来QQ同质的微信?

得流量者得天下。在微信之前,早有中国移动的飞信,小米的米聊,还有网易的易信。但,飞信、米聊和易信都失败了。为什么?因为没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不变的百度没落是必然:百度搜索沦为莆田系的网络电线杆

如果三年后你发现百度是一家AI社交公司,你会感到奇怪么?如果你还不明白,你就可以问问你自己:你多久没有上新浪网了?

说实话,作为一介深资网民,本佛有五六年没有上新浪网了,哪怕偶尔上上,时长都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海子之死标志着中国新诗写作在农业文明审美意象的终结。顾城则以更加残忍的方式结束了中国新诗写作的自然审美意象。在此之前,以韩东、于坚、李亚伟为代表的第三代诗人横空出世,以88个诗歌流派(当时被嘲笑为88块尿布)起义,高举“Pass北岛”的大旗,强行挤入中国文学史。近30年过去了,当初裹着尿布游行的第三代诗人,俨然已成为中国新诗写作的中坚。本文将从美学的角度,以韩东、于坚、臧棣为例,探讨中国新诗写作的方向与可能。作者认为,在新诗语言的实践与探险中,于坚、韩东、臧棣代表了汉语新诗写作三个最前沿的方向,三人语言、审美差异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黄礼孩的诗,既有东方神秘主义与天人合一的古典传统,又有东西方宗教受难、仁爱、献身精神,还兼有老庄传统出世精神,极大地丰富了中国新诗写作的精神审美向度。从精神审美上讲,黄礼孩是70后诗中王维。他总是那么光明。处最深的黑暗,也光彩熠熠。然而他并不发光。在我最孤苦困难的时刻,泥潭中的我仍然看见了他看见他奔跑的黑暗形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那时候到了,花儿在枝头颤震,/ 每一朵都似香炉散发着芬芳;”,这是波德莱尔的诗《黄昏的和谐》开头两句,仿佛诗人为这一刻期待已久。当我读到倮倮的诗《特鲁希略的黄昏》,诗中的氤氲气象带给了我同样的颤栗,感觉是时候对倮倮的诗歌写作说点什么了。作为国内重要的70后诗人,倮倮的诗歌写作,从早期的《十八岁的表弟》、《在银行里遇到一个四川民工》、《卖唱女》到中期的《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04 11:40)

一座公园一座城。星光见证了这公园之夜的千年之变,来到这公园行走散漫的人们,此刻有谁同我,一起抬头仰望,与这浩渺星空进行千年私语?

——题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孟·尽心上》有云:“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故观于海者难为水,游于圣人之门者难为言。”自从八年前与三亚相见,三亚湾的海便一直占据着我。特别是三亚海棠湾的蜈支洲岛,让我魂牵梦萦近十年,以至于每年暑假,只要有时间,我都想要去三亚,去蜈支洲岛。不为别的,只为看海,硬确切地说,只为看水。因为直到上了蜈支洲岛,淌洋在蜈支洲泳场的海水里,我才体味到孟子之“观于海者难为水”的深刻内涵。

八年多了,我仍清楚地记得,当我第一次踏上三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