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馨香满院
馨香满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338
  • 关注人气: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风起桂花落
馨香满院飘
沁人入心脾
心旌与之摇
风止仍脉脉
雨停亦潇潇
惟愿天地久
伴书度良宵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老师老师

王辰瑶

学术+理想

郗会锁

现在应该是中学领导了吧

杨浪

财讯传媒副总裁,真性情

陈昌凤

凤姐的新地盘

凤姐的blog

新闻史的老师

春雨老师

俺上高三时某班的老班儿~

栾轶玫

大二下新闻传播理论课老师

李道新

中国电影史

徐兆荣

大三下新闻评论老师

友邻同学

明明如月

邻铺室友

小白

同班女文青

落霞的blog

二外才女

蛆蛆的牙齿

睡在我上铺的蛆

幸福像花花一样

宿舍的中锋

ws师兄的blog

师兄很ws

phonewrong

新闻班同学

无可就要

04新闻师兄,牛人~

57

04新闻师兄,还是牛人~

怆葩老妪

经院的一位牛人~

seapromise

04新闻师姐,依旧牛人~

藤原小甩

广电班同学

小寒

广告班同学,文字极佳

莎莎姐

一个年龄比我小却让我心甘情愿叫姐的人

南姐

报社另一位元老姐姐

任任陀

曾经的组长,做事极认真的一位男生

临江仙

03级的师姐,同为历史双学位

一棵死猪

03级编出师兄

218八卦无限

218自己的公共博客~~~~

博文
分类: 风雨阴晴


立秋20天了,一早一晚也凉下来,但这个下午,阳光直直照在阳台上,没有丝毫凉爽的感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早上8点半,坐公交车穿过二环三环四环,在东南四环边上,看到了一排排低矮的平房。走进去,七拐八拐,穿过弯弯曲曲的胡同,一下子,我看到了找了许久的那条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31 15:34)
标签:

杂谈

分类: 胡言乱语

又到了惯例年终总结的时间。写几个字堆在下面。

这是一份要求表达的工作。只不过与我20多年不断训练的文字表达相比,这份工作要求我使用声音,一种我之前并不擅长的介质。而且,高密度的输出迫使我去改变状态,改变心态,也极大压缩了自我表达的时间与精力。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7-14 21:29)
标签:

杂谈

这个小区并不大,几栋高矮不一的楼房里住了几百户人家。看起来,大多人是住了很多年的老街坊,电梯里相见的老太太老阿姨老大爷们,总要相互打个招呼:“买菜去啦?”“空调坏了,用了十几年了,换个新的吧。”“天气预报说明天还得下雨。”夹在这些问候里,我觉得自己是个不合时宜的外人,总是低着头,规规矩矩地站着,盼着电梯快快开门。
小区距离蒲黄榆地铁站,步行约需要7-15分钟。早晨,路上行人匆匆,多赶往地铁站。一路上也会遇见好多买菜归来的老太太老阿姨老大爷们,悠闲地拎着购物袋,或者牵着一只小狗。购物袋里的黄瓜和西红柿露出头来,小狗颠颠跑在前面,伸着长长的舌头。
地铁站虽不致人潮汹涌,却因为车里总有太多人的缘故,总要等上三四趟才能挤进去。像个木乃伊一样站到崇文门,再被别人挤得弹出来,随着缓慢移动的人群去换二号线。若是一开始便能挤上车,便真的需要默念阿弥陀佛了。
下午三四点钟,这条路上的地摊便开始摆出来。衣服、鞋子、饰物、日用百货……应有尽有,就像一个小小的阵法。下班后,穿行在地摊与顾客之间,步行速度便大大减慢。好不容易走出地摊阵,还需穿过一个烟火缭绕的大排档。大厨们在路边支起炭炉,风扇“呼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两年前,当我开始研究生的生活,心里只有两个字——毕业。而今,散伙饭归来,情知毕业就在眼前,我脑子里却反复循环一首歌——你是记忆中最美的春天,是我难以再回去的昨天,你像鲜花那样的绽放,让我心动。

其实,我舍不得。

这两年,人情寡淡了许多。许是由于比周围同学年长一两岁的缘故,聊天时总难找到莫逆于心的感觉。于是我愿意用重重外壳包裹自己,不冷不热才是最好的距离。饭桌上却有些唏嘘,若早日出击,有些人总可以成为知己。只可惜,无缘无份让大家始终保持了距离。这该是两年里最大的遗憾。

这两年,学业荒废了许多。尽管骗得研究生学位,却从未觉得自己的学识有何长进,倒是培养了一个惯于吐槽的恶习。理论与方法已经离我而去,所剩的唯有残存的一点点热情,却总是败给惰性。思考问题的方式没什么长进,却警觉地发现有点滑向犬儒的深渊。宽容与犬儒,平衡点究竟在哪里?我没有答案。

再过几天,我将从宿舍搬离,许多人也和我一样,来去两年,不留一点痕迹,几只纸箱,便打包进美好的青春年华。龙凤问我,这学校可还有你值得挂念的人?我叹一口气。花草树木,一塔一湖,皆可挂念,遑论人乎!只是,你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30 23:53)
标签:

杂谈

到了年末,按照惯例,写总结。

我以前从不相信运气之说,今年找工作时的磕磕绊绊,终于让我信了。之所以起了“折戟归去”这个题目,也是由于未能拿到dream offer之故。也许,我得相信2012能有奇迹。

赖某人的案子终于侦查终结。这些年,多少高官受到牵连,丢官的丢官,坐牢的坐牢。又有多少更高的官浑然不怕,升迁的升迁,逍遥的逍遥。据说,经常在电视露脸的某官员与此亦有牵扯,也许是八卦,也许是造谣。

不过网民们宁可信谣言,也不信官方给的真相。立场和态度决定思维和行为,我努力制止自己这样做。非黑即白的二元论,让很多人主动噤声。总有人气势汹汹的质问:你是五毛,还是带路党?没有中间路线么?历史说:中间路线是行不通的。

有时候官方给的真相不能让人信服。比如甬温线的重大动车追尾事故调查。总有人说,我们生活在一个神奇的国度,什么事情都能发生。临近年末,调查报告终于出炉,责任由几位已下台和已死的官员背了起来。不管是真是假,官方的任务完成了。至于我们,爱信不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28 10:39)
标签:

杂谈

某青年,生日快乐。果然,你再也不愿公开年龄,并开始担心在变老之前无法远去。

这一年你基本没有动笔,于是变得口拙笔钝,大脑也许由此渐趋呆板。如果有一个机会,你能否还像曾经那样血脉贲张,记起你曾经的理想?

或者,你的理想从未远行。尽管不再挂在嘴边,但它时时刻刻藏在角落,钗在奁内待时飞?

你曾拥有那么多年少轻狂的时光,虽不曾斗鸡走马、灯红酒绿,却也有叛逆放纵、自我放逐。而今,年少轻狂已属于过去,属于年轻人的好时光。无论如何,你已没有借口再回头。

不过这就是代价。过去的时光再也不能回来,不过谁又能预料,未来不会更迷人?你目之所及的未来,是个什么样子?

在这个盛行大叙述的时代,个人总是被裹挟在时代的浪潮中。面对气势汹汹的潮流,每个人都无力抵抗。逆潮流而动向来不是受赞赏的行为,但保留一点心底的宁静,总是可以做到的。

又是一年,结束学业,投入职场。未来尚不清晰,你只能期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25 23:17)
标签:

杂谈

下午,在西直门换二号线。车来了,一个大妈急不可耐地把我拉到身后,自己抢先一步登上列车。我本意并不愿抢座位,慢悠悠地上车,站好,发现大妈果然占到了一个座位。

忍不住打量她:身材臃肿,像水桶一样;穿了一件袍子一样的衣服,很多商家将这种服装极力推荐给胖子,穿上后更像水桶;头发梳到脑后,露出一张饼一样的脸,泛着油光。没有表情。

耳机里正放着苏阳的歌《新鲜的花儿开》,“我的杯子里是养育人万千,你的个杯子是祸害人嘴馋,一来一去骚情的花儿开”。然后我就想,如果三十年后,我变成这个样子,那就干脆自杀好了。

无意贬低抢座位的大妈,同时,谢谢大妈你给我提了个醒:三十年后,皮肤可以松弛,部位可以下垂,但,精神不可颓靡。

但愿三十年后,我还能有心情听苏阳,听他唱“你不嫌我丑,见面招招手,山高路远就一样走;你不嫌我黑,黑的像个鬼,举起杯还就嘴对嘴”;唱“你走的时候招一招手,拉手的人儿各自白头”;唱“我要带你呀去我的家乡,那里有很多人活着和你一样,那里的鲜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林怀民

分类: 纪录生活

他是一个地道的巫师。他似乎有巫术一般的力量,吸引全场听众静静地听他讲。

他穿了一身黑衣服,瘦削的脸上戴着眼镜,普通话带有轻微的闽南腔,还算标准。站在台上,他先给《流浪者之歌》做了广告:4月1日和2日,国家大剧院,欢迎大家去看。

他叫林怀民,台湾云门舞集的创始人,台湾文化代言人之一。只是,我经常把他的名字和反清志士林觉民弄混。

报告厅的灯光时亮时灭,幻灯片换了一张又一张,视频片段播了一段又一段。看起来,他喜欢看图说话。

1994年,印度之行后,林怀民变成佛教徒。

在印度圣城瓦纳拉西,恒河水静静流淌。林怀民看到了圣城的混乱与肮脏不堪:破败的火车站人挤人人挨人,人们肆无忌惮的在铁轨上大小便。大街小巷的乞丐不可尽数。你只要掏出钱来,身后马上就会跟上一群。贱民们从事最低级的工作。他们普遍又黑又瘦,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17 10:01)
标签:

杂谈

分类: 胡言乱语

这个三月不寻常。尽管惊蛰一过,杨柳爆青,迎春与连翘次第绽放,看上去,和任何一年的三月没什么不同。

然而,这个三月,有人扮成谦谦君子,开着道貌岸然的会。会议讨论的内容,与民生究竟有多大关系,没人能准确评估。可确定的是,帝都常为此交通管制,不分时段不分路段地爆堵。司机多等一小时又何妨,可不能误了代表委员们参与国家大事的时间。

这个三月,某国地震,海啸,核爆炸。某国愤青与自我标榜为理性的人打口水仗。愤青连声叫好,理性的人们高呼人性。核辐射的危险袭来,他们一股脑儿地去抢购食盐和卫生纸。原来干吃大剂量的食盐,可以抵抗核辐射。千万注意,只能干吃,不能喝水。

这个三月,某城市为了修地铁,砍去生长近百年的梧桐树。尽管“移栽”不等于“砍伐”,但这个季节对于树龄如此长的梧桐来说,“移栽”等于“死亡”。民意汹涌,微博豆瓣出现护树活动。有关部门召集高校代表开会,不许参与,不许传播,不许护树。种树,不能带来政绩和GDP。

这个三月,世界的某些角落终于演变了。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21篇)
国外 (0篇)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一些网址

痒痒乐翻天

小小论坛

值得关注

赵世龙

媒体人

萨苏

看历史

贺延光

《中国青年报》图片总监

马昌博

南周一记者

法满

《财经》视觉总监

甄晓菲

南周娱记

孟静

三联记者,南袁北孟

张悦

南周一记者

傅剑锋的blog

南周一记者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