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新世纪周刊
新世纪周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81,447
  • 关注人气:3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特别报道

各位关心我们近况的读者们、同行们和朋友们!

         我们21个人对各位对我们的关心表示深深的谢意!
今天我们21个人和新世纪周刊社达成了一个和解协议,我们21位同事将会更努力地投身新闻事业

,我们分开了,但心仍然在一起。我们也衷心地祝福《新世纪周刊》能够前途无量。希望我们过

去的读者能够一如既往地支持这本有20年历史的杂志。
我们过去编辑部的同事将会全力协助新编辑部的同志们做好外稿作者的稿费结算工作,我们相信
《新世纪周刊》是一个负责任的杂志。

感谢为我们付出很多辛苦、出了很多主意,协助消除了很多误会的周泽老师。

感谢我们的律师李欣先生。

再次感谢各位关心我们和这本杂志的所有朋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娱乐无罪

电影
《我的唐朝兄弟》:
 黑色讽世的古代强盗片 
两个打劫的强盗遇到了李白,问李白的盈利模式,李白说,写诗挣钱,然后拿诗让达官显贵投资。少年时写武侠小说手抄本的杨树鹏,如今做了一部强盗反武侠电影 
■本刊记者/余楠 

点燃今年贺岁票房大战的导火索是一部古装片,强盗陈六和薛十三在进入一个名叫苦竹林的村子,在村民马七家得手之后准备脱身之际,与官军不期而遇。一位官兵眼见马七之女罗娘年轻貌美,心生歹意。陈六挺身而出,杀掉官军救下罗娘。其余官军与二位强盗一番短兵相接之后,仅有一人侥幸逃生。村民闻讯后将两位强盗五花大绑,准备送官以图息事宁人。
官兵随后几番进村,两位强盗奋起反击,次次击败官军,最终几乎接管苦竹林村。作为村中唯一的管理者,“里正”眼见大权旁落以装病为幌子,逃出村引来更多官兵,不想却为村子带来灭顶之灾,官兵开始屠杀村民,几百年历史的村子被官兵付之一炬。一心想离开村子的薛十三最终死于里正手下,希望留在村里和罗娘男耕女织的陈六最终带着罗娘离开了苦竹林。——这样一部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社会猛稿

毛新宇:
“吃研究爷爷思想这碗饭”

如果明年顺利晋升少将军衔,他将成为目前中国最年轻的将军,也将是第一位“70后”少将
■本刊记者/陈良飞

 

公元1970年,在中国为毛泽东执政后的第21年,历史上,这一年实为平平淡淡的一年。
77岁的毛泽东已经渐入老态,公开露面的机会更少了。不过,他的烦恼却越来越多。
前一年的3月,苏联在边境线上陈兵百万,四次侵入黑龙江省的珍宝岛地区,毛开始思考准备打仗的问题。
4月份,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举行,林彪作为“毛泽东同志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被写入党章。不过,毛也发现,这个“亲密战友和副统帅”有点不听话了,他暗暗留了戒心。
此时,“文革”如火如荼,国事如麻,几乎没有什么值得庆贺的喜事。就在这一片沉闷气氛中,毛泽东听到了一声小儿的啼哭声,儿媳妇给他生下了第一个孙子。
这是一个不幸的老人。他与杨开慧、贺子珍、江青三任妻子共育有10个子女,有的不幸夭折,有的下落不明。解放之后,身边的子女只有毛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社会猛稿

2009年省部级落马官员观察

观察这一年来落马官员的贪腐记录,无论是涉贪人数之众、层级之高、
数额之巨还是窝案之深、牵连之广、女色之泛滥……均已刷新纪录

■本刊记者/陈良飞  特约记者/鲍志恒

 


10月19日下午,中共贵州省委召开常委会议,传达学习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10月17日至19日在贵州考察时的讲话精神。
5天后,中纪委有关负责人证实,贵州省政协主席黄瑶“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
15天后,中组部有关负责人证实,黄瑶因严重违纪,中央已经决定免去其领导职务,正在按程序办理。至此,黄成为2009年以来第12位落马的省部级官员。
在他之前,王益、米凤君、王华元、陈绍基、许宗衡、朱志刚、郑少东、皮黔生、康日新、宋勇、李堂堂相继落马。加上在这一年里被公开宣判的刘志华、陈同海和孙瑜,共计达15人之众。
即使在2009年年终之前,不再有新的统计,这一数字也足以刷新改革开放31年以来高级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封面报道

黄渤:我的成功来自“软坚持”
黄渤回顾自己十几年的拼搏史,感慨自己的优点是“软坚持”
■本刊记者/余楠  实习记者/石璐 宾雪

 

《新世纪周刊》
VS
黄渤

伴舞和歌厅生涯
你在广州“南漂”时,真给杨钰莹伴过舞吗?
没有,都是瞎传。我当时在广州也不是伴舞,我在那儿是唱歌。再说了,杨钰莹的歌都是那样,我怎么伴啊?我去过广州,毛宁、杨钰莹最火,我也跳过舞,不知道怎么就让人给攒一块儿了。前一段时间网上还写,说我跟一老外搭讪,不懂英语,找一翻译,都是瞎侃,然后就说我要去好莱坞发展。我打开一看,什么呀,那是我签约公司的老板,中文比我说得还好。
后来你也多次谈起这段不成功的歌手生涯,你为什么说你“融不进这个圈子”?
你在唱歌圈,跟人家演出圈,完全是两个行当。这种演出圈和明星大腕的演出圈不一样,但也有自己的腕儿。一个人要5000一晚上,他没有名气,但丝毫不比明星差,就唱慢歌,唱到大家都站起来挥手的,全部真唱,没有假唱。只要你演开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封面报道

封面故事


黄渤式的
软坚持

如果你要看史泰龙的硬汉形象你就别看了,如果你迷世家门阀富二代你就别来了。这是一个关于努力的故事,主人公黄渤从一个酒吧歌手最终成为喜剧演员。
老一辈对年轻人的抱怨很多,很重要的就是:“吃苦没有我们多。”吃苦是一种扛折腾的能力,这种折腾可以来自天灾人祸,可以来自缺吃少穿。70后和80后,经历的饥饿确实少了,这两批人却需要扛另一种折腾,那种由理想带来的折腾。
他获得金马奖提名,离影帝一步之遥。70后黄渤离自己的理想越来越近了,尽管和自己最初的理想略有差距。他最初的梦想,在青岛家中的柜子里——给郭富城、张学友写的歌。他的梦想就是某天让天王唱响自己的歌。为了这个梦想,他唱过酒吧、唱过草台班子、被醉酒客哄下去、在东北冒充香港小明星、为工厂采买机床、去电影学院学配音??演各种挣扎着的角色,文青、民工、八路军托养牛的老乡??
在《大电影》当中,黄渤曾经演过一个代言楼盘的小明星“潘志强”,在楼盘做推广的时候,他的笑容让人们想起若干年前,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目录

08 漫画
010 表情
012 新闻制造者
013 说话算数
014 网志
015 这里
016 列队
017 新知
018 图片新闻

 

037 2009年省部级落马官员观察
042 毛新宇:“吃研究爷爷思想这碗饭”
045 对话美国       
048 戴蒙·维特镜头下的奥巴马
054 朝韩的两分钟海战

069 冯军:在墙头上骑自行车的人   
072 因“偷菜”而丢掉饭碗
073 相信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社会猛稿

热点

救援“德新海”
索马里临时政府总理舍马克证实,
中国政府已经透过索马里政府接触海盗部落的当地首领
■本刊记者/陈良飞  特约记者/鲍志恒


位于北京建国门内大街的交通运输部大楼内,10月20日夜灯火通明。让他们牵挂的,是远在印度洋上一艘被索马里海盗劫持的中国货船“德新海”号。
此前一天,中国船东协会确认,这艘隶属于中国远洋集团青岛远洋运输公司的大型散货轮被当地海盗“成功”劫持,船上有25名中国船员。有资料显示,这是4年来第9起中国船舶遭海盗袭击的事件。
作为一种古老的职业,早在古罗马时期就被西塞罗称为“人类的敌人”的海盗,因为20世纪90年代以来索马里的政局动荡,过渡政府对境内的很多地区“鞭长莫及”,遂乘势而起。
由于偏远的位置和恶劣的自然环境,各国政府大动作动用国家武装,实施军舰护航,在海盗们的眼里,仿佛是“高射炮打蚊子”,挨不着边。
海盗老巢
在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以北的海岸线上,有一座被沙漠和海岸包围的小镇——霍比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封面报道

美国正闹疫苗荒

对甲流的恐慌让美国人都在抢着打疫苗
■本刊记者/王晔

 


巴特勒县农业协会的工作人员早上打开大门时,着实吓了一大跳。外面瓢泼大雨,门口却排起长达半公里的长队,6000多人打着伞,分成几排,等候打预防针。
巴特勒县农业协会距市中心1.6公里。从10月30日起,这里成为美国俄亥俄州西南部城市汉弥尔顿指定的甲型流感疫苗注射地。汉弥尔顿市人口不过6万多,疫苗到了的第一天就有6000人排队,这种阵势,即使在去年的总统大选投票时也没见过。
排在最前面的是金·宾克利和她的丈夫。宾克利今年47岁,有严重的心衰,为了能接种疫苗,他们清晨6点半就来这里排队了。等候三个小时后,金第一个走进农业协会。出来后,看着还在雨中等待的其他人,她甚至有点窃喜:“幸亏起得早,否则还不知道能不能打到疫苗呢。”
当然也有幸运者,一个老人在开门前25分钟匆匆赶到,农业协会的人把他带到前面等候,其他排队的人也没有抗议。但金不确定如果自己插队会不会也那么幸运,“他老得站都站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封面报道

中国情况同样严峻
——专访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处新闻发言人陈蔚云(Vivian Tan)


现在中国大部分的病例都已经是本国内的交叉传播,而不是一开始的输入型病例
■本刊记者/许荻晔


从4月13日世界范围内第一个甲流病例出现至今已超过半年。
第一个病例出现时还被称为“猪流感”,那时候还没有精确命名为“甲型H1N1”,10余日内北美地区数千人感染数十人死亡,引发全球紧张。世界卫生组织(WHO)4月25日将疫情的警告级别定为3级,两天后改为4级,再两天后升到5级。6月11日终于到了最高的6级,意为“病毒正在全球蔓延”。
或许因为不处核心地带不见死亡病例,我们对甲流的警惕一点一点被日常生活蚕食。直到10月,感染人数大规模上升,死亡病例出现,我们才又开始陷入对未知的恐慌。
今年6月1日,《新世纪周刊》曾对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处新闻发言人陈蔚云(Vivian Tan)进行访谈,她解释了警告等级提升的原因,对于当时那些对WHO“过度防疫”的批评,她认为不公平,WHO只是希望人们对容易传播的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