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九月虺
九月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9,520
  • 关注人气:8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新书介绍

阿甘本2017年11月新书介绍《创世与安那其:资本主义宗教时代的工作》

好久没有写新书书评了,上次写书评,也是替阿甘本的今年的新书《因果》写的。可能是下半年的事情太多,无法顾及这些工作。不过,阿甘本的2017年11月刚刚出版的意大利文版新书出来还是需要介绍一下的。这本书的名字叫做《创世与安那其:资本主义宗教时代的工作》(Creazione e anarchia. L'opera nell'età della religione capitalistica)。这本书可以视为阿甘本对资本主义的一个批判,不过这个主题应该是衔接于homo sacer的最后一本《身体之用》的主体,即谈到了工作(o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乡愁的伪胜利

——《寻梦环游记》下的现代性焦虑

 

 

那险峻的山岩高处,那里在晨光之中,凄立着古代的台馆丘墟。

我要在那里静静地坐下,怀悼那古代的年华,古代灿烂的盛世,和那衰逝了的荣华。

——亨利希·海涅

 

浪漫主义总会带着一丝忧郁的乡愁,在冰冷的现代建筑和机器面前,他们的目光永远留在那曾在的过去,那温煦的阳光下色彩斑斓的惬意生活。从海涅的诗歌,到肖邦的音乐,从弗里德里希的风景画,到阿方索·阿雷奥的电影《云中漫步》都是一种面对冰冷现代性在艺术领域中的情动(affect)。然而,最近大热的匹克斯工作室制作的新片《寻梦环游记》,的确再一次用返璞归真的田园式的梦想,来触动人们的心灵。

周末时光,难得有闲陪一次老婆孩子。于是,老婆的安排下,一家人一起来观赏这部早已名声在外的迪士尼的新片。和之前影片宣传的一样,这是一部带有浓厚的家庭情结的影片,很适合一家人在一起欣赏,来品味影片中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后,我们必须面对这个计划的主要“空白”,在我们所阐明的层次上(即科学和意识形态的最初的差异,结构性因果关系的理论),会触及到对文本本身的破坏性效果。我们可以用如下两个问题,详细而不失严格地列举出这些空白:

1MD自身的理论地位如何?

2)能在集合的基础上来界定对自己产生影响的结构吗?如果不行,我们是否真的可以在没有各个位置的“空间”,没有任何说明的情况下,通过让各个元素占据某些确定的位置,让各个元素得以结合起来的组合?

 

MD地位的问题一定会引出第二个问题,因为它总会让再现的秘密得以呈现。事实上,关键在于了解MD是否在一个操作性区分中被再现出来,而这个操作性区分让MD成为可能,并组织了它特有的话语方式。是否MD可以在一种“认知”实践(这个实践拥有概括功能)的形式架构中来理解[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二、结构性因果关系

 

在这里我想尽可能严格地谈问题,尽管风险在于,我只能讨论阿尔都塞工作的一个部分。

与所有严格建构的概念一样,这种“社会效果的生产的机械论”[1](属于MH的对象)假定一个(看不见的)一般理论。

科学事实上是一个证明的话语,在概念的连续秩序上,这套话语关系到有着“纵向”等级秩序的系统联合体。我们可以用语言学的类比来说,在表达过程中,科学对象在一定前提下展现自身,这个表达过程就是理论范式的句法:“在思想总体或体系上的概念的组织结构”[2]。例如,马克思对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并不是偶然的:原教旨马克思主义经常提到的马克思青年时代的作品是《黑格尔法哲学批判》,而马克思的科学作品《资本论》的副标题是“政治经济学批判”。马克思提出一个全新学科(历史科学)的概念,他不仅摒弃了黑格尔的意识形态,也改变了黑格尔的外部:即所谓的外部并非是黑格尔领地的外部。这样,相对于黑格尔之后的各种意识形态来说,在成为他者的激进事实中,马克思出现了。

对这一事实的最简单的理论表述——马克思建立了一个新科学——向我们表明,掩饰历史断裂所产生的概念差别,有一个次生效果,即压制。内在于马克思理论规划之中的根本差异,即黑格尔与马克思之间的根本差别,就是历史-经验上的证明,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科学(历史唯物主义)与另一门学科的差异,在这门学科中,在原则上,有可能宣称它具有科学的科学性。依照另一条或许有问题的传统路径,阿尔都塞将第二门学科称之为辩证唯物主义,而他的文本的“第二版”就集中讨论了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之间的区别。这个区别极为重要,即便它仅仅囿于理论策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辩证唯物主义(再)开始

巴迪欧

毫无疑问,在所有的同时代人之中,我们与他之间保持着极为复杂,也看起来更为粗暴的关系。我不再与之前的他的学生圈子为伍,但我绝不是与他的创造和尝试毫无关系。这篇文章——这篇文章是1967年应《批判》(Critique)杂志邀请而写的——将对他的证明,以及对他强烈的兴趣以及某种程度怀疑结合在一起。1968年的五月风暴和毛主义让我坚决地与他决裂,仿佛这就是通常意义上的政治争吵,尤其是亲近的人之间的争吵。后来,我站在了萨特一边,萨特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他的对立面(以科学规律来对立于自由的形而上学),我想将那些让我们彼此决裂的东西放在一边,公正地对待我曾受益于他的东西。

 

阿尔都塞的著作与我们的政治局势是相对应的,阿尔都塞指出了当下局势的迫切性所在,由此他给出关于当下政治局势的一整套知识体系。在“西方”共产党,但首先是苏联共产党的命题中,最可怕的,也在根本上所缺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首先向大家表示抱歉!昨天过生,仓促弄了一个错谬甚多的稿子,也没有怎么校对就直接贴出来。今天早上起来,看到一些很低级的翻译错误,不觉间全身冷汗。自己这个不检点的毛病的确害人不浅。所以,只好今天爬起来重译了一遍稿子,里面翻译过于飘的东西也删除了,还是老老实实根据原文来译。这个时代,的确不能有任何侥幸心理,任何马虎和错误都会瞬间被人抓住。也非常感谢豆瓣上一些朋友的批评,尤其是若望的意见,,让我可以直接来面对自己的错误。


贾明·拉斯金(Jamin Raskin,下面简称贾):福柯先生,您能接受这次采访太好了。

福柯:一般来说,这并不是我喜欢的事情。这里有翻译问题和文化差异问题,当然还有时间问题。但你是一名学生,我将我的生命托付于学生们。无论如何,我接受了《名利场》(Vanity Fair)的采访,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他们请我讲两个主题:性与政治。你们美国人对哲学没多大兴趣(笑)……他们问我怎么看待密特朗。你看过那个报道吗?

贾:没有,不好意思。你说的是哪篇报道?

福柯:我告诉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下面的介绍不是我写的,而是翻译自书籍的官网介绍:

《对墙讲话》是拉康在圣安娜医院的一些讲座集,引用拉康的自己的评述:“我对墙讲话,不是对你们,也不是对大他者说话,我就是自己说说话,而这就是你们感兴趣的东西,这取决于你们如何解释我。”

拉康所提到的墙就是圣安娜医院的那些墙,年轻时候,在圣安娜医院,拉康当过一段时间的初级医师,与墙对话,就是拉康在那里娱乐自己、沉浸自己、放飞自己。其实,拉康这么做有一个特别的理由,他的一个最优秀的学生,迷恋于巴塔耶式的观念,即认为精神分析就是要瓦解掉所有的先天认识,并高举非-认识的旗帜,而这面旗帜的开路旗手正是巴塔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年哈特、奈格里新书《集会》介绍

 

实际上,我已经得到此书有一段时间,前一段时候忙于赶着完成两篇稿子,一直没有时间来完成对此书的介绍。除了这本新书的介绍,我准备还要写一篇关于大卫·哈维的未上市新书《马克思、资本和经济理性疯狂》的介绍。

《集会》一书的英文版名称是Assembly,我为什么会采用集会这个译名,实际上,在词典上查到这个词的语义有很多,其中我们感兴趣的意思有这么几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阿甘本2017年的新书终于出来了,这次的题目一看,我就觉得十分震惊,“因果”(Karman)。呵呵,阿甘本老人家开始玩佛教了!书的全名叫做《因果:简论行动、罪孽与姿势》(Karman: Breve trattato sull'azione, la colpa e il gesto),我个人感觉,这好像是阿甘本第一次正式谈论佛教主题,在《语言的圣礼》中谈过印度教和犹太教,佛教可能真的是第一次。封面上的配画也很有佛教色彩,我不太清楚这幅画的来历。其中,根据本书的可能的英译者的ADAM KOTSKO的介绍。对于佛教上的因果,阿甘本与柏拉图《理想国》中苏格拉底讲的一个灵魂转世的神话联系起来。不过由于现在没有拿到原书,我在网上也没有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