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九月虺
九月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9,504
  • 关注人气:8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这并不是偶然的:原教旨马克思主义经常提到的马克思青年时代的作品是《黑格尔法哲学批判》,而马克思的科学作品《资本论》的副标题是“政治经济学批判”。马克思提出一个全新学科(历史科学)的概念,他不仅摒弃了黑格尔的意识形态,也改变了黑格尔的外部:即所谓的外部并非是黑格尔领地的外部。这样,相对于黑格尔之后的各种意识形态来说,在成为他者的激进事实中,马克思出现了。

对这一事实的最简单的理论表述——马克思建立了一个新科学——向我们表明,掩饰历史断裂所产生的概念差别,有一个次生效果,即压制。内在于马克思理论规划之中的根本差异,即黑格尔与马克思之间的根本差别,就是历史-经验上的证明,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科学(历史唯物主义)与另一门学科的差异,在这门学科中,在原则上,有可能宣称它具有科学的科学性。依照另一条或许有问题的传统路径,阿尔都塞将第二门学科称之为辩证唯物主义,而他的文本的“第二版”就集中讨论了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之间的区别。这个区别极为重要,即便它仅仅囿于理论策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辩证唯物主义(再)开始

巴迪欧

毫无疑问,在所有的同时代人之中,我们与他之间保持着极为复杂,也看起来更为粗暴的关系。我不再与之前的他的学生圈子为伍,但我绝不是与他的创造和尝试毫无关系。这篇文章——这篇文章是1967年应《批判》(Critique)杂志邀请而写的——将对他的证明,以及对他强烈的兴趣以及某种程度怀疑结合在一起。1968年的五月风暴和毛主义让我坚决地与他决裂,仿佛这就是通常意义上的政治争吵,尤其是亲近的人之间的争吵。后来,我站在了萨特一边,萨特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他的对立面(以科学规律来对立于自由的形而上学),我想将那些让我们彼此决裂的东西放在一边,公正地对待我曾受益于他的东西。

 

阿尔都塞的著作与我们的政治局势是相对应的,阿尔都塞指出了当下局势的迫切性所在,由此他给出关于当下政治局势的一整套知识体系。在“西方”共产党,但首先是苏联共产党的命题中,最可怕的,也在根本上所缺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首先向大家表示抱歉!昨天过生,仓促弄了一个错谬甚多的稿子,也没有怎么校对就直接贴出来。今天早上起来,看到一些很低级的翻译错误,不觉间全身冷汗。自己这个不检点的毛病的确害人不浅。所以,只好今天爬起来重译了一遍稿子,里面翻译过于飘的东西也删除了,还是老老实实根据原文来译。这个时代,的确不能有任何侥幸心理,任何马虎和错误都会瞬间被人抓住。也非常感谢豆瓣上一些朋友的批评,尤其是若望的意见,,让我可以直接来面对自己的错误。


贾明·拉斯金(Jamin Raskin,下面简称贾):福柯先生,您能接受这次采访太好了。

福柯:一般来说,这并不是我喜欢的事情。这里有翻译问题和文化差异问题,当然还有时间问题。但你是一名学生,我将我的生命托付于学生们。无论如何,我接受了《名利场》(Vanity Fair)的采访,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他们请我讲两个主题:性与政治。你们美国人对哲学没多大兴趣(笑)……他们问我怎么看待密特朗。你看过那个报道吗?

贾:没有,不好意思。你说的是哪篇报道?

福柯:我告诉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下面的介绍不是我写的,而是翻译自书籍的官网介绍:

《对墙讲话》是拉康在圣安娜医院的一些讲座集,引用拉康的自己的评述:“我对墙讲话,不是对你们,也不是对大他者说话,我就是自己说说话,而这就是你们感兴趣的东西,这取决于你们如何解释我。”

拉康所提到的墙就是圣安娜医院的那些墙,年轻时候,在圣安娜医院,拉康当过一段时间的初级医师,与墙对话,就是拉康在那里娱乐自己、沉浸自己、放飞自己。其实,拉康这么做有一个特别的理由,他的一个最优秀的学生,迷恋于巴塔耶式的观念,即认为精神分析就是要瓦解掉所有的先天认识,并高举非-认识的旗帜,而这面旗帜的开路旗手正是巴塔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年哈特、奈格里新书《集会》介绍

 

实际上,我已经得到此书有一段时间,前一段时候忙于赶着完成两篇稿子,一直没有时间来完成对此书的介绍。除了这本新书的介绍,我准备还要写一篇关于大卫·哈维的未上市新书《马克思、资本和经济理性疯狂》的介绍。

《集会》一书的英文版名称是Assembly,我为什么会采用集会这个译名,实际上,在词典上查到这个词的语义有很多,其中我们感兴趣的意思有这么几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阿甘本2017年的新书终于出来了,这次的题目一看,我就觉得十分震惊,“因果”(Karman)。呵呵,阿甘本老人家开始玩佛教了!书的全名叫做《因果:简论行动、罪孽与姿势》(Karman: Breve trattato sull'azione, la colpa e il gesto),我个人感觉,这好像是阿甘本第一次正式谈论佛教主题,在《语言的圣礼》中谈过印度教和犹太教,佛教可能真的是第一次。封面上的配画也很有佛教色彩,我不太清楚这幅画的来历。其中,根据本书的可能的英译者的ADAM KOTSKO的介绍。对于佛教上的因果,阿甘本与柏拉图《理想国》中苏格拉底讲的一个灵魂转世的神话联系起来。不过由于现在没有拿到原书,我在网上也没有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意大利文版《波德莱尔》导言

阿甘本

译者按:本文是阿甘本2012年为意大利文版《波德莱尔:发达资本主义时代的抒情诗人》所撰写的前言。

 

意大利文版《波德莱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尼采、弗洛伊德、马克思

                                                                  米歇尔·福 

 

当有人向我提议这个圆桌计划的时候,似乎看起来很有趣,但很有压力。我给出了一个一个权宜之计:一些主题可以用来讨论马克思、尼采和弗洛伊德的解释技术。

实际上,在这些主题背后,还有一个梦想:希望有朝一日能编撰一本文集,一本从古希腊语法学家直至今日关于解释技术的百科全书。我相信,到今天为止,全部解释技术的文集的部分章节已经写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为民主标志的电影

阿兰·巴迪欧

 

只有当悖论性关系存在时,哲学才能存在,悖论性关系指的是无法关联或不应关联的关系。若所有的关联都具有自然的合法性时,哲学是不可能的,或没有什么用。

哲学就是思想用暴力将不可能的关系结合在一起。

今天,也就是“德勒兹之后”的时代,电影提出了一个十分清晰的哲学要求——或者说,哲学对电影提出了要求。因此,可以肯定的是,电影提供给我们的就是悖论性关系,就是完全不可能的关联。

什么样的关联?

公开的哲学反应可以归结为,电影是整体上的人工产品与整体上的实在之间无法维持的关系。电影同时提供了复制实在的可能性,也提供了这种复制的人工维度。在当代技术之下,电影可以产生一种真实的人工产品,这种产品即对真实的虚假副本的复制,或者再说一遍,一种虚假真实的虚假的真实副本。还有其他的变化形式。这等于是说,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论怪兽

柴纳·米耶维

 

1.迄今为止的既存社会的历史都是怪兽的历史。智人(homo sapien)就是理性梦想的怪兽的使者。他们不是病态的,而是症候、诊断、荣耀、游戏和恐怖。

2.认为不可能性和幻想性是怪兽的必要条件,这种看法仅仅是愚蠢的欲望(尽管这真的很蠢)。怪兽必须是一种有着未知形式和细胞的生物,一个恶劣的超自然形象。怪兽是肉身化的崇高,代表着一种邪恶的圣体(pleroma)。怪兽实体的终极形象就是神。

3.在怪兽身体中有一种对抗倾向。在《口袋妖怪》的法令“把他们全部抓住”中,在《怪物手册》中有一个全分类,在好莱坞式的崇拜的“怪物镜头”中,其证据都十分明显。这样一个难以说清楚的范畴,引起了——并导向了——一种强烈的欲望,就欲望将它们说明清楚,对它们不可能的身体进行条理化的分类,给出它们的谱系,画出图示。怪兽实体的最高目的就是标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