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棠诗社
海棠诗社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81,709
  • 关注人气:10,2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海棠诗社告诉你
海棠诗社微博地址:
 
 
 
海棠诗社邮箱地址:
 
 
 
海棠诗社QQ群: 
 62217897
 
 
 
海棠诗社博客圈:
 
 
 
海棠诗社形象代言人: 司马南
 
 
 
海棠诗社博客专发诗社成员作品和报道诗社成员组织的活动
 
 
 
凡要求加入海棠诗社者请发自己的博客来认证,可发邮箱和QQ群中。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http://blog.sina
暂无内容
http://blog.sina
暂无内容
博文
标签:

转载

陈博士好,很久没见到你和夫人,还好吗。海燕

【陈锦芳博士新作:『毕加索在「梵谷艺术家俱乐部」(三合一) / 130X518cm / 2016


你从图中发现了多少毕加索的经典画作呢?


 在《后梵系列》里,陈锦芳博士发挥了【新意象派】的表现方法,即以梵为中心,解构西洋现代美术而随缘即兴地重新组构,彼此相互溶融,而艺以载道,艺以叙事,艺以抒怀,却都是虚拟的境况假设,杜撰故事,创造历史,自设场景语境,是正史外的外史,甚至歪史,却可与正史对话,甚至喧宾夺主,打乱时空及真实的历史、人生而导入如计算机时代的荧光幕上之真假对立,也就是「后现代之模拟文化创作」。这种「新意象派」的「后现代」表现手法在《后梵谷系列》之《梵谷艺术家俱乐部》中运用的更加进化且复杂。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据说活的久远的人们

                      活到普通人的三分之一

                      就会竭尽全力,要延续

                      自己的想法,在地球的各个角落

                      生根发芽,要适应不同的土壤

                      在不同的种族里,演绎不同的神话

                      比如佛陀和其他

                      我呢

 

                      似是而非的语言非常燃烧

                      貌似有理,在患得患失的心灵里

                      容易唤起涟漪,指点迷津

                      还是不了了之,有句话如下

                      你问我死么,因为我没有死过

                      不知道死的滋味,死亡的千差万别

                      最终都一去不复还

                      他们说去另外的世界

                      那里有不同于眼前的状态

                      古老的传说总把死后的感觉

                      寄存在这个空间的中间

                      不上不下,不前不后,不左不右

                      在恰如其分时刻,恰到好处位置

                      产生了繁花似锦的描述

                      而地球在这个星系

                      距离太阳的不远不近

                      中庸吧

 

                      据说活的久远的人们

                      在观赏日落之后

                      就知繁星满天的背后

                      自己的灵魂应该覆盖一颗星

                      与有颗星息息相关,唇齿相依

                      不再流离失所,独自飘零

                      无穷无尽的虚空里,独自挣扎

                      他们说这是苦海无涯

                      可能吧

 

                      据说活的久远的人们

                      往往为了花蕊绽放的瞬间

                      诱惑流星坠落凡间

                      星光是春色满园的源泉

                      是的,更多的人们喜欢谈论生

                      对死亡敬而远之,绝少谈起

                      而活的久远的人们

                      把死亡作为自己的一部分

                      来构想绵绵不绝的灿烂

                      也更容易沉浸其中

                      不能自拔在永恒的泛滥里

                      如同一束光,永远的飘逸

                      把飘逸本身作为了感动

                      飞吧

 

                      据说活的的久远的人们

                      都把喜怒哀乐,浓缩在

                      以前的身影里,对未来

                      不再形于色,像麻木不仁

                      理解为被时间抽去了泪腺

                      灌溉着不可捉摸的死亡

                      这样才能活的的更加久远

                      就像没有生,怎么能够去死

                      对应的关系在现实的世界里

                      更容易被通俗的解释

                      没有人们之前的世界

                      也是更和谐,之后也如此

                      人们只存在于时间的一段

                      只占有空间的一角,之后

                      就连号称活的的久远的人们

                      也过去,即使据说

                      也消失的没有人提及

                      那些提及的人们最终

                      都归于此刻的长叹

                      唉

 

                      据说活的久远的人们

                      知道未来的模样

                      也乐此不彼,即使最后

                      神龟有寿,犹有竟时

                      还是只争朝夕,挥斥方遒

                      不须放屁,试看天地翻覆

                      任大江东去,有心依然豪迈

                      据说活的久远的人们

                      都是这般死不改悔

                      果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植物园一年四季都不同,季季景色美如画。冬日残雪的植物园上空,棉云似鸽亦真亦幻,让人惊叹!

 

没有雾霾的天空一碧如洗,河里的水已经结冰很厚,冰面上铺满了一层薄雪。

北京植物园,位于北京市区的西北部,香山公园以东约5公里处。因离家不远,办个年卡,可以经常逛一下。可以参观曹雪芹纪念馆和唐代古寺;还能够在园内北部的樱桃沟游山踏青,享受野趣。

 

洁白的雪涂改了江山颜色,从前高大的树枝此刻也倾倒在它的怀里。


雪后的植物园没有什么游人,特别是周末外的时间,园子里静谧,偶尔能听见几只飞鸟在远处的叫声。

温室需要单独买票,票价较高,根据部分游客反映,如果你不是对植物有特别的爱好,可以不入内,这样既节约了费用,又腾出了时间游玩其他的景点。

坐在湖边,太阳暖暖地照在身上,没有一丝风,可以慢慢欣赏对面油画一般的景色,很是惬意。









挂在墙上的影子,是否有着生命的暗语?我想它的思想和灵魂决不会依附在几块斑驳的砖头上。




这是我写的字,雪上写字很好看吧:)



干枯的野花在雪地里也很美,如果拿回家做个插瓶,估计也很好看。

一场雪将世界打扫得如此干净,一条暗褐色的路蛇一样蜿蜒其中,鸟雀飞过,没有留下身影。



诗意一般的场景,拒绝赞美和丰盈的涌动。

雪铺在地上,有些事物包括它平时最阴暗的部分,此刻都袒露无遗,一切看起来无需担心,安静而平和。

满地午后的阳光,映着小桥的倒影,有着被覆盖的美丽。







挑着希望的红灯笼在阳光下肆意地亮着,暴露出无可救药的美。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古成之画像

从来伟业钓虚名,多少雄才与争?

满纸相思书不尽,一腔碧血有流声。


附:古成之(947-1007),字亚爽(奭shi),原籍广东省河源县回龙古岭人。后迁居增城县(今广州市增城区)。他曾在罗浮山隐居读书10多年,“力学不怠,淹贯群籍”,文誉传四方。宋太宗雍熙元年(984年),广南东路推荐一人上京考试,他被选中,书面考试,他考第二名,在皇上召见唱名赐策前夕,嫉妒“广南人居其上”的张贺、刘师遒邀成之饮酒。暗中用哑药陷害,致使第二天清早,宋太宗召见唱名赐策时,成之不能说话,无法应试,“帝怒,命扶出之”。成之第一次考试落第。过了三年,即宋太宗端拱二年(989年),他再举登第,中进士,同榜28人,他列19,这时他42岁。古成之中进士后,出任真定府(今河北正定)元氏县尉。任职期间,显示出非凡的才能,工作成绩卓著,不久提任青州益都县(今山东益都)知县。宋太宗淳化三年(992年),经选拨馆职的考试,被任命为秘书省校书郎。宋至道元年(995年)以朝官身份出任绵州(今四川绵阳)魏城县知县。宋咸平五年(1002年)朝庭又委派他以校书郎身份,任绵州(今四川绵竹)知县。古成之于公元1007年在任上去世,终年60岁,其事迹在河源县志、惠州府志、广东通志都有详细记载,四川、福建、广州、惠州、广州市增城区、新丰、梅州市梅县区、五华、河源等地都有纪念古成之的遗物和遗迹,是本县历史上唯一被收进《中国名人大辞典》一书的知名人物。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诗歌中的“女性问题”

——兼及颜艾琳、阿芒、紫鹃三位台湾女诗人

/安琪

 

女诗人生活在今天很幸福,这是我想说的第一句话。为什么突发此言,原因来自我从晴朗李寒文艺书店购得的一本纸张发黄、偶有破损的书,书题为《中国历代女子诗词选》,周道荣、许之栩、黄奇珍编选,新华出版社19838月第一版。全书收入女诗/词人250人,时间跨度从秦末虞姬到清末秋瑾。这么漫长的时间里才有这么一些诗/词人存世,且许多还是名字散佚的“某氏”或“相传为妓女”等,另有相当部分为“某某妻”譬如“窦玄妻”之类的。万恶的“封建社会”(打引号是因为有史家不认为那段时期为“封建社会”)对女性才华的歼灭真要到了片甲不留的地步。当然,这是我作为女性的视角。男性如何看待此现象?请允许我插一段小故事。

话说2000年在漳州诗会上,当诗歌研讨进行到某个话题涉及到女性诗人,那时还比较激进的我谈到了女性诗人被遮蔽因而显得稀缺的状态,然后我听到诗人杨克缓缓地用略微拖长的广东口音接过我的慷慨陈词,你这种观点有一次翟永明也谈到,我对她说,女诗人少有什么不好呢?从李清照数起,不超过10人就数到你了。杨克讲这话时语态是一种调侃,但不带恶意,却也突然间从另一种方向(主要是男性的方向)切入“女性诗人在整个文明漫长的历史上相对稀少”这个事实,不免让我心惊。为何同一个事实在男女性思维的层面上竟然导出如此强烈不同的结果?难怪说,男女的差异比人跟猴子的差异更大。

当天杨克还说,像他,从古代排下来,不知道多少百名后才排到他。请杨克老师原谅我把当年他的话在今天公告出来,也许杨克本人已忘记了他曾讲过,但我忘不了,我觉得杨克的观点在狡辩中有他新的思维提供。故记录下来以供参考。

跟古代相比,今天的女诗人什么状况?那简直就像本文第一句所说的,今天的女诗人真幸福。时间跨度不必太远,就从新时期朦胧诗开始算吧,到现在,女诗人有多少?叫得出名字的一定不下100人。可以说,现在的时代,是对女诗人构不成压抑的时代,只要你想写,谁都管不住你。

仅从“怀孕生产”和“艺术创作”之间的相似我就毫不怀疑“艺术是阴性的”这句断语的正确。女性的敏感、多思、自闭、絮叨……无不与艺术息息相通。诗歌作为艺术的一种,自然也与女性更为亲近。因此我们看到,若以同年龄段刚刚出道的诗人来看,则女性诗人往往在把捉万物的直觉上和原创语言的爆发力上优于男性诗人。这是艺术之神对女性的厚爱。

那么,是不是女诗人在诗歌之路上自此就一路高歌,远远地跑在男诗人前面?让我们还是以数字说话吧。手头有一本《读诗:1949-2009中国当代诗100首》(江苏文艺出版社2009年出版),主编潘洗尘。本书特邀16名诗人、批评家每人推荐当代诗100首,在进行票数统计,最后得出最终入选者。可以说,本书最大限度排除了主编的个人意志,最大限度体现了诗歌人选的公正性。本书每人入选一首,也就是,共有100人入选本书。我算了一下,女诗人13名,占总人数的13%。显然不算多。

另一本《力的前奏——四川新诗999999首》(白山出版社2015年出版),蒲小林主编,胡亮执行主编。我算了一下,女诗人21名,大约占总人数的21%。也不算多。

选择这两本是有它们的代表性的,前者为全国性选本,后者为地方性选本。都是有时间的象征意义,前者涵盖中国新诗60年,后者涵盖中国新诗100年。前者为众人眼光,后者为个人视野。也就是,无论众人还是个人,女诗人在这种时间跨度大、象征意义明确的选本中都是少数。这里面透露了什么秘密?

秘密一,基于两部选本的主编均为男性(潘洗尘选本所选择的16名诗人、批评家除了一名女性外,其余15名均为男性),两部选本的男性意识很明显。有意思的是,生活中男性喜欢女性,爱护女性,但一旦涉及对男女创造力的确认,男性总是更信任男性。

秘密二,不可否认,即使放在全球来考察,现今的社会,依然是男权社会。无论哪个界别,男性总是主角,相比于政界,诗歌界对女性已经很优待了。女性诗人应该为此庆幸还是自嘲?

秘密三,我很早就在一篇文章中说过,一流的女诗人相当于二流的男诗人,二流的女诗人相当于三流的男诗人,三流的女诗人相当于不入流的男诗人。以男诗人眼光来评判是这样的,可悲的是,以女诗人眼光来评判,也是这样的。

秘密四,不管出于主观还是客观,女诗人的心胸、女诗人关怀世界的能力、女诗人介入社会的自觉,等等等等,确实都有不如男诗人之处,这也许是女诗人起步快却持续劲头不足的原因。女诗人容易自我满足,容易浅尝辄止,容易安于现状,容易见好就收……也因此,能跑到终点的女诗人总是比男诗人少。或许,这是前面两个选本中女诗人少的原因?存疑。

秘密五……

秘密六……

好在社会发展到今天,男女已渐渐从对抗走向和谐的关系,譬如海峡国际诗汇微信群特为女性诗人组织的每周一次的“红月亮女诗人专场”,据我所知,海峡国际诗会微信群的发起和组织者均为男性,在这500人的大群众特意辟出一方女性阵地名之为“红月亮”,实在也是男性诗人的良苦用心。对于这种能够展示女诗人诗艺的平台,女诗人也乐意接受,譬如今晚的专场就针对三个台湾女诗人颜艾琳、阿芒、紫鹃。主办方邀我来主持自然因为201212月我应鲁亢之约在《海峡瞭望》开设“台湾诗人推介”专栏的缘故。我之答应自然也是因为恰好今天要研讨的三位著名加优秀的女诗人我均已在刊物上推介过。

近几年拜两岸诗歌交流的相对频繁和网络的便利,大陆诗人陆续知道除了洛夫、余光中、郑愁予等著名又著名的老诗人外,台湾还有许多中青年诗人谓之“中生代”和“新生代”,这里面就有今天要和大家一起交流的颜艾琳、阿芒、紫鹃三位。谢天谢地,此前我所知道的台湾女诗人只有一个席慕蓉,于是我认为台湾女诗人大都写的就是一种青春的感伤,爱情的惆怅。

直到,颜艾琳、阿芒、紫鹃出来,除此,还有夏宇、罗任玲、隐匿、叶觅觅等女诗人也非常优秀。这些,留待今后大家继续关注。

今天,当我读到她们三位提供的研讨文本我很高兴,这真的在我的意料之中,她们都拿出了自己高水平的诗作,其实,以我目前对这三位诗人的阅读,她们几乎就没有写得弱的诗作。我尤其喜欢的是她们诗中的探索性、新异性和前卫性。我羡慕她们一直保持着对事物的敏锐感知和鲜活的表达能力,羡慕她们的激情,她们尝试一切的勇气。我对她们三人的小文百度可以查阅到,我就不在此重复了。

大家读她们吧。

 

                                       2015-05-23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传统中国文人的风范

——兼读萧萧诗作《不让康乃馨消瘦》

/安琪

 

在书橱翻找刊有“云水谣”专辑的《乾坤》诗刊而不得,竟意外发现了萧萧诗集《情无限·思无邪》,本来找《乾坤》诗刊为的就是找萧萧的诗。话说20125月,漳州师范学院和台湾明道大学、台湾诗学季刊联合举办了“2012漳州诗歌节”,诗歌节以“茶与诗”为主题特邀台湾著名诗人萧萧先生做了专题讲座。我和全场学生一起,聆听了萧萧先生带着闽南口音的普通话感到真是亲切极了。讲座中,萧萧以台湾诗人德亮和自己所创作的茶诗为例,讲解了茶与诗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内涵与关联。萧萧对茶的喜好来源于他的故乡漳州市南靖县书洋镇对他的熏陶,此地除了土楼著名,茶叶也很著名,几乎家家都会做茶。茶对萧萧而言,应该是一种隶属于基因血统的记忆。

此次诗歌节,主办方安排两岸诗人游览了著名风景区云水谣村和土楼,两个景区恰好都在萧萧的故乡南靖县。游览中确实看到家家户户都用大簸箕在捡茶,茶农们不拒绝我们进屋观摩整个制茶过程,也欢迎我们就地购买。萧萧说,“我想用茶去结合两岸的茶缘,又因为我熟悉的是文学,是诗,所以就想到把茶和诗结合起来”。讲台上的萧萧,清秀俊雅,笑容灿烂,灰白相间的头发更使之具备一种长者的宽厚——亲和力应是萧萧给人的第一印象。此外就是文人气,萧萧身上有传统中国文人的风范,那种白衣飘飘仿佛古籍上走下的模样。那次诗歌节上大家游山玩水、朗诵赋诗,最后由台湾诗人紫鹃集中刊登于《乾坤》诗刊,我一一拜读完两岸诗人写“云水谣”的诗作,对萧萧的诗作记忆最深,本想找出来加以解读推荐,不曾想家中藏书太多,半天没找到,反而找出了萧萧诗集,真是意外收获。

说意外是因为我一直以为当时萧萧只赠送我德亮著的《德亮诗选》,记得萧萧是这么说的,德亮是台湾优秀诗人,这回有事无法来大陆,特意托我带他的诗集送给大家。我记忆里竟没有萧萧先生送我诗集这回事,真是不应该。早知道家里有萧萧诗集,我也不至于现在才在《海峡瞭望》“台湾诗人”专栏里推介萧萧啊(此前一直想写萧萧但苦于没有他的诗歌),这回好了,捧着萧萧出版于2011年的诗集《情无限·思无邪》一口气翻读完毕,觉得这是一本很有想法的诗集,全书分六辑,且看六辑标题:有些你我记挂的人,有些让人驰想的岛,有些无法拣择的命与运,有些思无邪,有些石头小子仍然激动,有些可以解渴有些更渴——确实很有作者的匠心在。

除了小标题的创意十足,写作上萧萧也很讲究艺术手法的多方尝试。譬如在第一辑专门有两首台语诗,一首给父亲,一首给母亲。台语就是闽南语,因此我能轻易地用闽南语把这两首诗念了出来并知其味。写给父亲的那首题为《阮老父》,“阮”在闽南语里意为“我”,因此题目就是“我父亲”。全诗不长,我且摘抄如下——

人讲海洋深无底/我讲真失礼/阮老父的智识才是真正深无底/亲像海中鱼虾遐尔济/人讲海洋有够阔/我讲真歹势/阮老父的爱有太平洋的十倍大/予我会当四界看,四界踅/伊的绝招、撇步无人会/伊是阮老父

翻译起来大意是——

人说海洋深不见底/我说那可不一定/我父亲的知识才是真正深不见底/就像海中鱼虾那么拥挤/人说海洋足够宽/我说对不起/我父亲的爱可比太平洋的十倍还大/让我可以四处看、四处走/他的本事啊,至今没人会/他就是我父亲

好玩吧,说真的,每每读到台湾诗人用闽南语写诗,我就对我们闽南语感到十足的自豪,而原先,我是对自己满口闽南腔普通话深感难为情的。八闽大地,只有闽南人的普通话会被轻易辨认出,它真是太有个性了!

同样用台语(也就是闽南语)写作的还有一首给母亲的诗,题为《换我做妈妈》,其中几处闽南语让我大开眼界,譬如“你加我疼”,就是“你疼我”;譬如“俭肠馁肚将我晟”,就是“节衣缩食来疼我”;譬如“惊我寒,惊我热”就是“怕我冷,怕我热”,等等,热爱闽南语的人真可以把台湾诗人的闽南语诗当成教材来学习。就我目前的阅读,台湾诗人白灵也有尝试闽南语诗歌写作,我曾推介过他的《目睭金金》一诗。

萧萧写母亲的另一首诗也令人难忘,那就是《不让康乃馨消瘦》,这首诗的切入角度也让人耳目一新,它从孩子的视角入手,表达了“因为有了孩子,母亲才成其为母亲”的主题。这首诗让我想到了一句哲学名言,不是父亲生出了儿子,而是儿子生出了父亲。

诗集《情无限·思无邪》的艺术尝试还有“台湾风情系列”之四、五、六三首,那是一种象形和表意相融合的尝试。某种意义上似也可归入图像诗一类。相比于早前萧萧诗作被认为“主要艺术特征在于其古典色彩”(刘登翰,朱双一《萧萧论》),我感到新世纪的萧萧的诗写渐渐有了新异的探索倾向。

萧萧在台湾诗坛不仅以诗人身份名世,他的另两重身份也很耀眼,一曰批评家,一曰编辑家。萧萧出版过诗评论集《镜中镜》《灯下灯》《现代诗纵横观》《现代诗学》等。在东吴大学、明道大学“现代诗”、“现代文学批评”课程授课,致力于现代诗创作、评论及推广的工作。曾经与张默编选《新诗三百首》,搜罗完备,成为各大学“现代诗”课程所必备教材。

2013年我曾应诗人白灵先生之邀担任台湾第八届叶红女性诗奖大陆方面两个评委之一,和台湾的三个评委一起通过网络同步评审出该届得主,台湾方面的评委之一就有萧萧先生。在视频上,我见到了萧萧先生并学习到他对入选诗作的精彩阐释。我期待能有再次见到萧萧先生的机会。

 

                                  2015-03-08,北京。

 

 

《不让康乃馨消瘦》

——母亲礼赞之一

 

                   萧萧

 

因为我,你知道什么是大肚婆

异样的不便时时得忍受

因为我,你知道为什么有血光灾祸

异样的撕裂痛楚十二个小时也要忍受

因为我,你知道叛逆期、过动儿

异样的脾气随处爆发怎能不忍不受

因为我,你知道青春短暂、岁月如梭

异样的眼光变样的身材忍受忍受忍受

亲爱的母亲啊!我立下誓咒:

终其一生,不让康乃馨消瘦

 

 

萧萧简介:

 

萧萧,本名萧水顺,1947年出生于彰化社头,辅仁大学中文系毕业,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研究所硕士,曾任景美女中、北一女中等中学教师32年,现任明道大学中文系副教授。出版诗集、散文集、评论集等100余部。

——————————————————————————————————————

[相关链接]

【《海峡瞭望》专栏】

2012年第12期:因为太太的缘故——读洛夫诗作《因为风的缘故》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2e3pa.html

2013年第1期:抓住生活中诗意的瞬间——读紫鹃诗作《动物生活论》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2e3y0.html

2013年第2期:她诗中极具先锋意识的书写风格——读颜艾琳诗作《听海子的妈妈朗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2e46l.html

2013年第3期:每个诗人一生中都要给春天写一首诗——读管管诗作《春天的鼻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2e4vu.html

2013年第4期:他的想像力总是跑在阅读者和常规思维前面——读白灵诗作《目睭金金》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2e5fw.html

2013年第5期:中正诗风的写作——读林焕彰诗作《中国,中国》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2e60x.html

2013年第6期:在自己智慧能够指挥到的地方行驶——简读方群诗作《过儋州东坡书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2e6fo.html

2013年第7期:诗的张默和人的张默——读张默诗作《无调之歌》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2e6ry.html

2013年第8期:“一整座海洋的静寂”——读罗任玲《风之片断》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2e77p.html

2013年第9期:夏天就这样被公报私仇处决了——读杨小滨诗作《四季歌·夏》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2e7mg.html

2013年第10期:为了心仪的梦想——读孟樊诗作《九寨归来不看水》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2e89j.html

2013年第11期:诗人可以为历史作证 ——读鸿鸿诗作《闻以军退出加萨走廊》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2e8q5.html

2013年第12期:变造古典,添入现代意识 ——兼读唐捐诗作《细雨》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2e8q8.html

2014年第1——2合刊:女性命运悲剧的一面——读洪淑苓诗作《女声尖叫》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2e9o0.html

2014年第3期:一首动人的乡愁诗——读痖弦诗作《红玉米》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2ea8m.html

2014年第5期:新风格实验的女诗人——读阿芒诗作《打打打打打》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2eazm.html

2014年第5期:他不会顺着常人的思路去构思写作 ——兼读陈克华诗作《车站留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2eazn.html

2014年第6期:有着浓郁古典中国味的现代——读方明诗作《黄河》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2uxqz.html

2014年第7期:他是我们时代的文化勋章 ——兼读周梦蝶诗作《孤独国》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2uzv9.html

2014年第8期:“他们在那里而我不在”——读叶觅觅诗作《他度日她的如年》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2v2k2.html

2014年第9期: 青春的席慕蓉,乡愁的席慕蓉 ——兼推介席慕蓉歌词《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2v3y5.html

2014年第10期:并非只写乡愁诗——推荐余光中诗作《鹤嘴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2v5t0.html

2014年第11期: 罗门和他的战争诗——读罗门诗作《麦坚利堡》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2v8u2.html

2014年第12期:三毛:东方邪典——兼推荐三毛诗作《七点钟》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2vanj.html

2015年第1期: 诗的无所顾忌诗的无所不能——兼读鲸向海诗作《征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2vbv3.html

2015,2-3合刊:诗是普世的人世的感动——兼读郑愁予诗作《错误》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2vgvy.html

早逝的天才有着何其旺盛的创造力——兼推荐林燿德诗作《终端机》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2vgvz.html

 2015年第4期:传统中国文人的风范——兼读萧萧诗作《不让康乃馨消瘦》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2vjlr.html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摄影

图片

分类: 摄影

谁在修建海拔6168米最艰难的公路

     雀儿山,源于藏语“巧拉山”,意为“铁山”。海拔6168米,是被称为“中国十大夺命公路之首” 的317国道必经之地,也是川藏公路北线进入西藏、青海玉树唯一通道。 60年前,为了修筑317国道, 2000多名将士魂断康藏高原,在雀儿山段,平均每公里牺牲7人。几十年过去,成千上万的载重车轮,加上寒风暴雪的常年肆虐, 317国道已是伤痕累累、不堪重负。今天翻雀儿山仍要两个多小时,要是堵车几天几夜都难说。垭口的那段路每年都有车祸,都死人。德格出山的路太难了,有的人一辈子都没到过甘孜、康定,更别说成都了。为绕过这道天险,让川藏公路更加便捷安全,一群追逐梦想的年轻人在此安营扎寨,决心开掘世界第一高海拔公路隧道道——为藏区人民打造一条幸福之路、希望之路。等隧道打通了,10分钟就能过雀儿山。

    2012年夏季,中铁一局四公司的许志忠、王刘勋、贺志杰、姚志军、赵小冬等人奉命进驻雀儿山隧道工地。说起当年感受,80后项目经理王刘勋亮起大嗓门:“放眼望去,整条路满目疮痍,苍凉得令人绝望。再看看挡住去路的那座山,就有一种强烈冲动:钻透它,让这段盘山路成为历史”。 “我们不能认怂,再难的事也是人干成的,当初前辈们能在绝壁上开凿317国道,今天的我们就能让这条路更通畅!”为何选择雀儿山,他们如是回答。王刘勋:“没挑别人让你来,为啥?说明你行。啥也别说,把活干漂亮!”王志强:“说不苦是假话,但这一辈子难得有机会做一个世界第一的工程。”李培:“是舅舅劝我来这里工作的,他干过青藏铁路,说这里艰苦能锻炼人。现在越来越觉得他说得对。”李治海:“我们农民工不怕苦,把世界第一的工程拿下来,以后不缺活干。”

    项目书记贺志杰说:“第一批上山的工人没几个留下来,有的连车都没下就走了。工程只需要200名工人,开工至今招聘工人总数已超过了1300人。项目部的少数工作人员也因为无法适应缺氧环境被强行劝离下山”。

在工地现场,田帮辉、李治海正一身泥水地举着风枪在隧道中掘进。他们俩抹了一把脸上的泥水:“这不算啥,难熬的是冬天。冰天雪地,氧气更少,喘气都难,但我们没停过一天。实在干不动了,就吸几口氧,接着干。”

他们都有妻儿老小。干上了这一行,与家人聚少离多。裴伟伟说:“上山时儿子刚6个月。第一次春节回家,儿子见到我就跑,那一瞬间心里真不是滋味。老婆让我回去,说娃都不认你,你心里难过不?去年老婆来看我,在山上待了三天打了三天吊瓶,从此不再埋怨我了。”在山的那头,留守的家人也无时不在牵肠挂肚。在湖北枣阳市九龙村,开挖班长李治海老婆陈艳说:“前年我和孩子去了一趟雀儿山,那真是个难受的地方,因为高原反应,孩子一直高烧不退,只好匆忙返回。我现在天天提心吊胆,掰着手指盼着工程早日完工、孩子他爸平平安安回家……”湖北随州荞麦河村,是掘进工田帮辉的老家,三间红砖瓦房,墙面的一侧已经开裂透光。里面住着田帮辉岳父母、老婆和一个5个月大的女婴。屋内有些昏暗,墙角一台14寸破旧彩电,正播放着的武侠剧不停地稀释着室内的静寂与沉闷,小女孩是这座老屋里最大的希望与生机,她幸福地躺在妈妈李菊春的怀里,一双大眼睛注视着窗外,似乎在默默寻问,爸爸去哪儿了?李菊春说:“田帮辉是倒插门到自己家的,他家也很困难,除了要供养我们一家老小,还要救济他年迈的父母,他担子重得很!我家孩子没钱买玩具,只能在门口看小鸡!”

儿行千里母担忧。在四川井研县龙池村,掘进工人赵正兴86岁的老母亲留守在家,她神智十分清晰,生活完全处理,只是行动已变得迟缓,眼神里充满着对远方儿子的牵挂和思念。

     


 货车司机在雀儿山盘山路上装套防滑链。









 载重车辆在艰难翻越雀儿山。

工人田帮辉(左)、李治海在雀儿山隧道掘进施工。

工人丁献清在施工间隙吸氧。





 工人赵正兴(左)、丁献清在施工间隙吸氧。

一周后,工人丁献清因施工时伤到眼睛回四川乐山医院治疗,老婆在身边照顾。

留守在湖北随州老家的田帮辉老婆和孩子。






留守的亲人们
                                                      人民日报记者雷声摄影报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零下40度的生命异彩

春节前夕,在祖国的北极漠河,某边防团以“边境应急行动”为课题,展开昼夜连贯、全天候实战化全要素野外拉动演练,在呵气成霜的环境中戍边执勤、巡逻搜索、爬冰卧雪、伪装潜伏,苦练严寒条件下的作战本领,不断提升边防部队有效履行使命任务能力…… 人民日报记者  雷声 摄
图01-3:北极晨练

图04-010:北极冰哨

图011:边境巡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安琪的诗(3首)

 

《秋之清唱》

 

星期天即将过去

安坐的人

奔命的人

一早掀开薄雾就能看见秋天

再古老的秋天也会被风驱赶

仓皇中丢下金黄的躯体

 

到一场陌生的梦境中去

不顾及山高水远

不顾及风声急迫

连同隐藏腹中的血也蠢动着

多少年了

终于能把幸福携带出门

此刻天清气朗

太阳舔干所有泪痕

城市的丛林在长

道路遗忘坍塌的危险

在冬天将临的傍晚我和

安坐的人

奔命的人

一起穿过秋之清唱

秋之叹息。直到

流水把我们带走

并且送还给回忆。

 

2012-10-14,北京。

 

 

《归之于朗诵》

 

他们把诗种植在这个夜晚

用男声,或女声。

 

朗诵者,你喉咙深处的外公,外婆

和父亲!

此刻都在徐徐走来

 

现在我要起身迎接他们

踩着文字的脚印

把他们从死亡中接回来——

 

让我做他们年幼的孩子

重新在他们怀中成长一遍。

 

只要我永不出生

他们就必须一直活着,永远活着。

 

                   2012-10-30北京。

 

《林中路》

(给吴子林)

 

所幸还能在迷路前找到通往你的

或者竟是你预先凿出等着我的路!

陌生的城市

我抛弃前生

脱胎换骨而来

我已不记得走过的山

路过的水

我已被错乱的经历包裹成茧

就差一点窒息

我已失语

一言难道千万事

我爱过的人都成兄弟

继续活在陈旧的往事里而我已然抖落

我说相逢时不妨一笑但别问我今夕何夕

别惊讶

我麻木茫然的面孔犹存青春的痕迹

因为我曾死去多次

又新生多次

所幸还能在最终的绝路将至时猛然踏上

你的路

林中路。

 

2012-11-10.北京。

 

原发于《诗潮》2013年第4期)

 

(《中国好诗歌》2013年卷,张清华主编,江苏文艺出版出版)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张后新诗二首作者:张后

 

外乡人

 

外乡人染着尘土的馨香

很容易在人群之中辨别出来

 

外乡人一般粗胳膊粗腿粗脖子

眼光如炬一语不发

 

外乡人离去之后,空空的

房屋,落满了灰尘

 

风的前面是风

风的后面也是风

 

风从风中吹出风

外乡人走在回乡的路上

 

北京是一座荒城

 

你不在的北京,是一座荒城

海风吹过来。大地有了盐味

 

我好像听到了,晚上的虫鸣声
一切的黑,都黑得发亮

 

其实,这世界,诱人的东西太多了

比如鲜花比如美酒比如女人和海洋

 

可是,朋友死了该埋在哪里呢

我的手臂缠绕着蝴蝶的翅膀

 

连方向都失去了方向

我只好吹着口哨在天上飞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