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西海固文学编辑部
西海固文学编辑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016
  • 关注人气:2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西海固作家

李方

红旗

朱世忠

南台

郭静

安奇

唐晴

王佐红

王西平

王玉玺

任建强

程耀东

郭文斌

单永珍

马金莲

刘岳

火禾

刘国龙

寒冰

杨风军

火仲舫

杨建虎

搜博主文章
相册专辑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悲悯与欢爱》(组诗)

李王强

 

说到火焰

 

轻轻地,你咬着唇

它的下面,是一些薄薄的词

透明得,想要飞翔

窗帘上的花朵开了

梦里的豆芽绿了

所有的灯盏,有着相同的火焰

呀!我说到火焰了

火焰,火焰,它梦见了温暖

千层瓣的温暖

绕着阳光的花蕊,旋转

 

此刻幸福,我就永远幸福

粒粒尘埃,是飞起来的露珠

 

 

看见一束光

 

我常常对着落叶,说出春天

远处的的积雪

把自己一缩再缩,然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郭静的诗

     郭静: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写作,以诗歌为主,在《六盘山》、《朔方》、《诗选刊》、《延河》、《诗刊》、《星星诗刊》、《敦煌》、《黄河文学》、《雪莲》、《绿风》、《阳关》、《青海湖》、《固原日报》、《宁夏日报》等区内外30余种报刊杂志上发表诗歌近300首。西海固诗歌创作“十颗星”之一。

 


昏 鸦

   

黄昏来临  

一只鸦携带着风尘  

扇动疲惫的翅膀  

从小桥流水人家的江南飞来  

嘶哑的喉咙  

灌满了衰败的风声  

   

月光下找不到老树的影子  

泪里藏不住黄金  

一只鸦  栖在老家  

黝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林混的诗

林混:诗人,《现代诗报》主编,诗歌散见于《诗刊》、《绿风诗刊》、《朔方》、《中国诗歌》、《六盘山》等刊物。

 

 


 

每次回家

我都要给妈妈喂养的七只羊

添草

饮水

最近一次回家

羊圈空空如也

只剩下一些羊粪豆儿

上面盖着稀薄的小雪

 

妈妈说;

黑城建了个屠宰厂

羊涨价了

一律卖了

 

每天

 

每天早晨起来洗脸、刷牙、吃饭

床上的被子放着放着

就失去了温度

我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单永珍的诗

单永珍,男,回族,宁夏西吉县人,毕业于宁夏大学中文系,先后在《诗刊》、《十月》、《星星》诗刊等多家报刊发表诗文多篇(首),部分作品入选《2001年中国诗歌精选》、《词语的盛宴》、《宁夏文学作品精选》等选本,获宁夏第六届文艺评奖诗歌二等奖,系宁夏作协会员,宁夏固原文联秘书长、《六盘山》杂志社编辑。


曼日玛

曼日玛:一个季节枯黄的空寂归于你

曼日玛:请赐罪与我

 

我来自遥远的宁夏

一阵风把一个王朝吹得摇摇晃晃

我无力于一匹马的脚力

去追赶曾经的光荣与梦想

而西夏王陵黯然

时光的驿道上

十月的野菊只在一箭之遥衰败

  

请记住这个美好夜晚的曼日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变老的村庄

■田鑫

田鑫:80年代生。敬重文字,热爱生命。对生活保持热情。偶有文字散见于诗刊、散文。现在居于银川。

 


我的村庄在一天一天的变老。这是个事实。

当我再次回到村庄的时候,我发现我上一次离开时的那个村庄,不复存在了。而我刚出生时的那个村庄,在我的视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已经连一点影子都找不到了。

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试想,如果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多离开几次村庄,当我再回来的时候,我看到的村庄,将会是什么样子?我甚至担心,我一旦离开一切将无法挽回。

于是,我打算弄清楚究竟是什么让我的村庄变老了。这样,我就可以有办法不让她一天天的老下去。

在一个清晨,我踩着露水上山了。只有在那里,我才能看到整个村庄。

一路上,风一直吹着树哗哗的响。风每吹一次,树就斜一次,连续几次以后,树明显的和被吹之前大不一样了。它像我的村庄一样,被风吹出老相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忙,或者别的

■王新荣

 

王新荣,笔名泾芮,80后诗人、作家,有作品散见《黄河文学》、《飞天》、《中国青年报》、《新民晚报》、《宁夏日报》等刊物,系宁夏作家协会会员。现居银川。

 

   


1

恍惚中,又一季的夏收结束,陆续回来的人们没有乡音。城市的冷漠让我学会了独处:一个人安静地读书、写字,或者聆听一首轻柔的萨克斯。而他们的归来,多多少少还是触动了我心底的某些情愫,这个夏天,母亲又一次请求要来看我、女儿也第一次说:爸爸,我和奶奶放假了去你那。我对母亲说,这边太热,以后凉些了再来;我对女儿说,好啊,你来,爸爸去接你。

其实,母亲能够听出我是在敷衍她,而纯粹的女儿还真以为我让她们来看我呢,或者说来我这里小住呢。

静下心,我自己也为我的某些决定而矛盾或者说心疼,也许真因为我说的:忙,或者,别的。

城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穿过雨水的黄昏(外两篇)

 

 

刘国龙

 

 

 

刘国龙:青年作家,宁夏固原人,现为《固原日报》社记者。作品散见于多种刊物,现居宁夏固原。

 

 


 

这些年里,生命像一棵草,随着时光的流逝,不断成长,在风中摇曳,在雨中飘拂。关于生命,总会想到光阴,想到流逝,想到一些莫名感伤的事情。这些由生命而起的思绪碎片,如同梦中秋天的落叶,在一场风雨中,漠然飘落,覆盖着一片内心的空地。继而,会是一场雪,纷纷扬扬地到来,将整个生命包裹起来,没有丝毫的空隙。于是,想到了生命的卑微,命运的漂泊,所有的行迹,似乎成了落叶,悄然而没有方向地飘动,流落何方,无从知晓。当这幅落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与五月的乡村擦肩而过(外三篇)

 

■刘向忠

 

 

 刘向忠:70年代生人,作品多次入选《中国年度散文诗精选》及《2007年中国精短美文100篇》等书。出版散文集《隆德有约》。系宁夏作家协会会员,隆德县作协理事。

 

   


    长时间以来,我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也感觉生命像是在悬浮中,没有塌实,没有激情,没有想望;目光没有光泽,思维迟钝,感觉迟缓,身心疲惫不堪。敏感、诗意、思索……荡然无存,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也许是宿命,因为土生土长的缘故,土地、泥土、土路、土墙、土屋、土炕、庄稼、田野、树木、小草、花朵、大山、溪流……濡染和浸淫着我童年、少年的时光和生命,我的血液里从人之初就流淌着泥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梦的占有(组章)

■杨建虎

   

    杨建虎:20世纪70年代出生,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创作。曾在《诗刊》、《人民文学》、《青年文学》、《十月》、《星星》诗刊、《绿风》诗刊、《诗潮》、《扬子江》诗刊、《中国诗人》、《诗歌月刊》、《散文诗》、《诗探索》、《中国铁路文学》、《香港文学》、《朔方》、《飞天》、《黄河文学》、《青岛文学》、《延安文学》、《人民日报》等报刊发表诗文多篇。作品入选《诗选刊》、《青年文摘》及多种文学选本。著有诗集《闪电中的花园》。

 

 


热爱床

常常静下心来想,我是多么热爱床。

床似一个巨大的梦,它可以容纳早晨的光线,它可以安置中午的疲倦,它可以帮我寻找夜晚的秩序。

热爱床,是因为床是身体的美妙的回声,床是安放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永远的长怀井


就在故乡的那口老井从西海固大地的一隅消失时,我读完了初中,接着,沿一条风中飘带般的小径,小径两边盛开着兰幽幽马莲花,马莲花香清新了我的嗅觉。跟在父亲的身后,穿过一片葱茏的玉米地,小径与连接外边世界的柏油路对接了。父亲转头看了我一眼,其实,就在父亲看我的那一瞬,我强烈的感受到脚下的路已没有故乡小径那般有弹性。

    刚到车站,就有一辆客车停到父亲和我的身边,就这样,还没看清客车的模样,我就被父亲牵着上了车,从此踏上了新的学业之路。在教授语文的老师的影响下,我与文学结缘,涂涂写写中,生活多了份乐趣,静夜也就有了功课。在书香诱导下,我的视野出现了不同于故乡老井的一口古井。于是,它如一种奇特的磁,将我的目光紧紧吸引。自此,我的生命便与两口井有了牵肠挂肚的联系。

一口是滋养我童年的故乡之井,这口井在斗转星移,时光飞逝的某一天终因井水干涸而老去,乡亲们怀着敬仰之情,从山野运来干净的黄土将它填埋。随之,伴它走过了艰难岁月的井房、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