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普珉电子书

各种情感,人生故事,无好无恶,皆为岁月流苏,被罡风吹烂在天际的黑暗里。



《骰子滚动在漂流瓶里》


《吟诗录》专栏连载中“诗”在历史上是个很难捉摸的玩意。它有文学的所有因素,但用文学定义之,对文学与诗都成伤害。我只是试图再现古代诗歌的原本面目,而且还希望有益于今天的人读诗和写诗。肯定有说错的地方,有谬论。但其实谁又在乎这错与谬误呢,“诗”吗?它完全没所谓。


幽人往事


银子只是读一本诗而已。这本诗有许多漂亮的句子,有隐秘的幽情,有反复的研讨,纠结被展开如金属箔片……能读到这些,还有什么理由必须去追究它的好坏呢。读一本诗,读过了,得到些许印象,这就特别好。更好的会拿它作情人节礼物,作枕边书。

黑暗中的花朵关于“黑暗”这个词的写作,也就这样了吧。虽非极致,但倾注了多年的思考,漫长的体验,陆续发而为诗为文,并非一时兴起的吟诗作赋,非鹦鹉学舌者所能企及。


我从所有的地方回来这里只有小诗。李格非悼念黄庭坚“鲁直去已矣,平生写小诗”,白居易为元稹写到“大江深处月明时,一夜吟君小律诗”。世道艰难,时事乖张,是非泯灭……可把小诗当小诗读总是一种可取的态度,不会错。


美人



以时间为题



诗经谈:参差荇菜


成都書



某年某月某日
我这人不写日记,也不会写回忆录。有些随笔就不免抢了这两种文体的事。我自己倒也喜欢如此,所以编成了一集。星星已经逝去,星星的光,愿留空中又能留多久呢。

国王也不了解这条河流

<="" div="">
<="" div="">
<="" div="">
市内公交
博文
标签:

文化

诗歌

杂谈

分类: 电子诗集

http://read.douban.com/ebook/345305/


感谢豆瓣阅读平台这种积极的出版方式

这组诗是在写作的过程中自然形成的,历时一年的时间,12篇作品有不同的写作动机,《许穆》两篇算是工作,研究如何把《诗三百》里的古典作品如何转化为现代汉语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电子诗集


 

 

  中国诗歌一直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位置。就历史而言所谓的诗歌繁荣,诗歌大国都是一种虚幻的景象,不能当真。就现实而言,诗歌的现代化是一种必然的趋势,但当代诗人的内在精神和外在语言尚不能说已经崇高已经完备已经珠圆玉润。换种说法,当代诗人并未做好准备。但是,诗歌还是轰轰烈烈、波澜壮阔、汹涌而来。一个当代诗人如果是一介清道夫当然可以卷入其中,可如果要讲一点艺术,讲一点形而上,只能退避三舍,或者干脆离开所谓的“现场”。像个一般人那样生活去。

  屈原之前,中国的诗歌是追求精神的,近乎宗教与哲学的混合体;从宋玉以降,诗歌世俗化了,所谓的精神到禅宗而止,既不是哲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电子诗集

http://read.douban.com/ebook/346376/ 

感谢豆瓣阅读平台这种积极的出版方式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电子诗集

http://read.douban.com/ebook/346376/

 

感谢豆瓣阅读平台这种积极的出版方式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电子诗集

http://read.douban.com/ebook/1435/

感谢豆瓣阅读平台这种积极的出版方式,使小诗集成为可能

 

 

  组诗《银子》是诗人普珉的代表作,选自他2003年出版的诗集《光阴的梯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10-23 13:03)
标签:

杂谈

周五晚上冬子知会我他到济南了,周六晚上在盒子酒吧唱歌。冬子是若干年前娅子介绍认识的朋友(他总是谦恭的叫娅子姐),他来济南参加一个音乐节,我们就见面了,我印象里当时并未听他唱歌,好像是被大雨冲掉了演出。所以我听他的歌都是在网上。

 

黑虎泉茶馆


第二日我开始约同伴,逄春阶赶稿子,马金刚带孩子,史竟舟不在济南,王凳子说上班累了不爱出去……一圈电话下来就约到岩鹰。天气不错,我和岩鹰下午就到黑虎泉上面一个茶馆闲聊,凭栏坐在黑虎泉的上方,可以看见黑虎泉池和一段护城河,游人如织,有两条船在河面上捞树叶。泉池边上有个政府新近搞的大碗茶摊子,2元一碗。地方逼仄,只能站着牛饮一碗解渴,实在不能成为政府希望的风景。我们所在的茶馆位置虽好,乏善可陈,没人气,护城河一带大约也就这个茶馆可供栖息。只是5点多就关门下班。

 

盒子酒吧

盒子酒吧在护城河东岸,解放阁背后的夜色里闪耀了多年,是我们往昔夜间喝酒游荡的一个驿站,酒吧风格朴素,店外的场子也比较大,坐里面坐外面无不可,后来本地政府借旁边的一个露天游泳池要打造标志性的泉水浴场,就把盒子酒吧给拆了。我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11-30 12:51)
标签:

杂谈

分类: 吟诗录

  

 

 

一个诗人能有多了不起?朝菌、秋虫而已。《诗经•七月》有段写蟋蟀的白描,被专家颂为千古名句——“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

这段白描写出了蟋蟀由夏至冬的迁徙过程——从田野到屋檐下,到门窗里面,到席子下面。古人没有日历牌,比较注重观察物候(5天一物候)。大的看星象,小的看物候,所以蟋蟀随季节变化的迁移,是人人必知的情景,是活的月份牌。这种景象出现在诗里,不是为白描审美出现的,而是作为比体,作为参照物出现的。天冷了,蟋蟀都知道避风寒,我也要收拾好屋子,搬回屋子里,和老婆孩子一起渡过寒冷的冬天。东北叫猫冬。所以后面是:“穹窒熏鼠,塞向墐户。嗟我妇子,曰为改岁,入此室处。”

这是生活的平铺直叙。可以说是生活的咏叹调,也可以说没啥意思。但如果你只注意到专家赞美的白描,肯定不能算收获。写蟋蟀的人有什么发现吗?它只是看见了蟋蟀的本能,看见了自己的生活也和蟋蟀一样有序。这是种老实本分的态度。老实的态度里,有无奈,有后来诗歌里常常出现的岁暮伤怀的主题。今天的诗人大概连这种认识与态度都不具备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万叶集

荣誉是个很复杂的东西,即使在诗歌界也是如此。诗歌的荣誉由诗作与其他各种稀奇古怪的因素构成。近来因北岛被一些人高调批判,使我想起一些别的东西。批判北岛的人基本把自己和被批判者都摆在了不恰当的位置上了。搞得北岛本来是可以批评的事情,显得比不可以批评更不正常。我这里要说的是自己对多多的一个认识,是一家之言,读了可以一笑置之。

《今天》在1978年停刊时出了大约9期,随后有三种白皮的《今天》研究资料。1979年4月号《诗刊》为纪念天安门运动,刊发了一批《今天》诸人的诗歌,到1980年,北岛、舒婷、江河、顾城等人就名满天下了。多多是在1985年北大《新诗潮诗集》和1986年的《北京青年诗人十六家》中才开始引起诗歌圈的少数人关注,90年代开始成名吧。但是真的很不及今天诸诗人的声誉之隆,到2000年以后始有后来居上的意思,但是,多多的诗读者有限,所以距北岛的声誉还有相当距离。作为诗人要博取声誉非常正常,但是要讲究策略。我觉得很多后来的诗人应该向多多学习。

多多首先做的是和《今天》诗人划清界限,尤其是和笼统的所谓朦胧诗人划清界限。——2004年多多在接受我的采访时,一再声明自己和朦胧诗毫无关系:“我根本就不是朦胧诗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11-25 14:30)
标签:

杂谈

分类: 万叶集

我是在《他们》创刊号上读到吕德安的诗的,忘了是三首还是五首诗,当时就惊叹不已。是吕德安的语言攫住了我。写诗的人,没有不想把语言搞好的,小海、王寅、韩东的语言都超级干净,在干净之外你还可以加诸各种形容词,但只有吕德安的诗句可以用珠圆玉润、流光溢彩来形容。沉静配以流光溢彩的动,这就是特别活泛的语言。从早先的《我和父亲》到长诗《曼凯托》到长诗《适得其所》都始终保持着这种语言的面貌,这是令人惊叹的。很多人谈诗都爱讲变化,但所有的变化到了吕德安这里就一钱不值了。
1986年6月我跟吕德安还有通信联络,还顺手写过一首诗,送给他——表达我的敬意——
  在沙上 水上 光上划过
  你手指留下比命运更深刻的
  痕迹 像空昆虫卷进了无数岁月
  在黄色的琥珀中栩栩如生
  
  像一棵树飞入天空 每一片叶上的
  每一眼毛孔 倾听大气的流动
  你的诗篇细致如画 从一件小事
  一个瞬间 呈现出岁月的汪洋
  
  当我远离枯燥的工作 疲倦地低下头
  静夜里空荡无涯 我读你的诗篇
  人的一生聚拢像一滴水掉进深潭的响声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11-22 12:42)
分类: 万叶集

这次是和韩东1986年秋天第一次见面后的第二次见。韩东说,我们25年见一次,现在50岁,第三次见面就75岁了,第四次见面就是百岁之身了。这意思他先后于不同场合表述了2-3次。我们这代人都深受过《今天》诗歌的影响,韩东最初发表的诗歌,意象比北岛更鲜活、更夺目、更有爆发力,虽籍籍无名,已经备受瞩目。但直到他写出《山》、《山民》,才彻底扫除了《今天》诗歌的痕迹,这是当时很多诗歌写作者,想做而一时未能做到的。但直到韩东写下《有关大雁塔》才确立了第三代诗歌与《今天》诗歌分野,所以这是韩东第一篇划时代的作品。

封新城做大学生诗苑助理编辑时与韩东联系,韩东从西安寄来了两期《老家》。(如果说《他们》文学有前传,这个前传可以有三个。一个是上海师范学院同班同学陈东东、王寅、陆忆敏、成茂朝不定期印制的诗集,一个是《老家》,一个是封新城做的《同代》。大约是83年上半年见到《老家》上面韩东之外,还有几个我们心仪的诗人,比如小海、小君、杨争光等。这2期《老家》83年暑假居然被我看丢了。83年上半年封新城编好《同代》交给毕业的张子选带到共工作地打字印刷。因为蜡纸放得过久,一年后印出时,效果十分不堪,但核心栏目编辑了于坚、韩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普珉
普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368
  • 关注人气:1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就是豆瓣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