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些子
些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512
  • 关注人气: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我把桃花捻碎了
也捻碎了寒露的薄凉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6-01-26 08:38)
冷峭的夜,没有风,几日前的冰雪尚有许多痕迹,我踩在银晃晃的路面上,冰渣渣发出细碎的声音,仿佛是踩过了成堆的星星。据说这是多年不见的冷冬,我躲在大大的粉色羽绒服里,帽子遮住了脸庞边缘,只留下少许肌肤可以感受这夜凉如水。我怕冷,又爱冷。身体虽已虚弱不堪,这刺过来的寒意仍令我有一种自己亦凛冽的幻觉。
每年下雪,我似乎都会记点什么,有时候是唱张楚的《姐姐》,有时候拍张雪景给远在东莞的友人,有时候只是说一声下雪了,去年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感叹我的女友“匆匆,太匆匆”。今年下雪的这一刻,我和阿冰在玄武门的小饭馆里以奶茶代酒碰杯,出了门,雪花便拥吻过来,差点让我们白了头。我戴上帽子,雪花只能落满了阿冰的大衣,太可爱,令我忍不住伸手拂了一次又一次。
我们不需白头相守。相聚的时间那么少,每一刻似乎都能蔓延至一生那么长。他是唯一一个陪我任性玩“假装”的人,我们假装自己是古代的江湖游侠、带兵千总,假装自己是杀手、书生,假装与孟德为友、与小乔把臂同游,假装坐着马车、或是拖着板车在天朝柏油路上大肆横行,假装回到童年、倏忽间又已老去,成为湘江边整日不务正业的糟老头子,或做永不老去烟视媚行的绝色女子。月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