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文学/原创

 

 

    在赣西是很少见到马的。还是在很早的时候――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中期,经常能看到一些北方人赶着马车、驴车奔跑在赣西这一片红色的土地上。那个时候,对马并不陌生。这些年慢慢见得少了,对马也就开始有了一种陌生感。我总有这样一种感觉,马是北方的,马是草原的。一想到马心头顿时就会有一种空旷感,蓝蓝的天,一望无垠的大地,一匹马撒蹄奔驰,仰天长嘶,长长的马鬃迎风飘逸……一种豪迈、一种轩昂、一种激情、一种洒脱、一种气宇、一种优雅、一种高贵……这就是马!但是,读到普路托的《我要做一匹马》后,我的心头又有了另外一种情愫,更有了一种“天地之间,白驹忽然”的飘忽。

   “在那里,群草齐长/无边无际,骏马奔腾/儿时的我/这样想象着/一个属于自己的灵魂世界……”。在这里,我应该读到了诗人普路托的全部。自古以来,马是诗情的,马是画意的,马更是精神的。在王维的笔下,我们读到的不止是“草枯鹰眼疾,雪尽马蹄轻。”(《观猎》 )的千古佳句,更读到了诗人的人生态度和豪迈情怀,而读白居易的“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钱塘湖春行 》 )又让我每每陶醉,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为展示中国诗歌论坛会员的创作成果,为广大会员提供良好的发展契机,向社会推出优质作品,经研究决定,面向广大注册会员征稿,有关事项如下:
  一、征稿范围:小说、散文、诗歌、随笔、报告文学等个人作品集。要求作品内容健康,艺术上乘,能够达到出版标准。
  二、《中诗作家文库》由国家级出版社出版发行,所寄稿件将由出版社审定,审核通过后,将通知作者签订出版合同。
  三、“中诗作家文库”为国际标准A5尺寸,封面250克进口铜版纸彩色印刷,哑胶、勒口及特殊工艺,前勒口处印刷作者简历和照片,后勒口印刷本卷所有作者和书名。内环衬,内文70克轻型纸印刷,四印张起。封面聘请多次获奖的资深美术设计师设计。
  四、书稿请用电子邮件寄送。可附序言、后记、简历和照片。
  五、《中诗作家文库》无编审及各种费用。作者需放弃稿费,有自助销售任务。
  六、稿件请寄:zgsgxh@163.com
  七、中诗网将用最低的价格为大家提供优质的服务。
  八、《中诗作家文库·第一卷》出版后,大家可以登录“中国新闻出版信息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写作资料
    认识写生还是2006年6月6日的事情了,因为在中国诗歌网相识,又身为同乡,他来南昌开会时,与我有过短暂的见面,关于诗歌虽然聊得不是很多,但从那时起,我就感到这个兄弟值得一交。
    诗歌不分年龄、性别和地域,但是我还是不得不提起这些,因为写生兄出生于60年代,而我出生于80年代的中期了,刚好他比我大了24岁,也许有人会问这和诗歌有什么关系,我只是为了说明诗歌和年纪没有任何关系,我们反而成了兄弟。作为另一身份,我们又是老乡,我又感觉到同一语境下我们存在的某种相通之处,在他的身上,我仿佛找到了某种归宿,把写生作为兄弟,最好不过了。
  我一直都有一个疑问埋藏在心中,其实更多的时候我并没有去刻意找寻什么答案,更当成是另一种解释,我和写生每次的见面都是雨天,(当然有时是雨过天晴了,或者先晴后来还是下雨了,总而言之,是会碰上雨天),直到后来,也就是他的诗集《写生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16 20:28)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写作资料
                      为夜晚掌灯的人

             ——写生诗歌印象

                白 沙

  与我的众多诗友一样,结识写生也是由于诗歌。在我们热爱的中国诗歌网,聚集了许多对诗歌真正痴迷和严肃探索的人,写生就是其中之一。
  2006年春我曾与写生匆匆一晤,与对他的诗歌印象大体吻合:一个敏感多思的人,一个有激越内心的人。同时他做事非常有恒心,他认为值得的事情一定会百折不挠地做下去。
  当今许多诗歌作品都缺少社会意识和反思精神,而写生的生活积累是丰厚的,其写作也是有责任感的。由于工作的原因,写生经常在城乡之间奔忙,对城市与农村之间的落差有着深刻的感触,他欣喜于改革春风吹拂后农村的变化,关注于农民和进城务工人员境况的改善,他们的衣食住行和生存境遇无不牵动着他敏感的心。他写民工:“窗外/三三两两的民工/蹲在街道口 吃着馒头和大葱/还有一些他们的伙伴/在旁边拼命的干着/他们脸上有着同样的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16 20:26)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写作资料
                          用灵魂书写生命的诗意

                ——读诗集《写生岛》

                   周占林

  写生这个名字初入眼帘,便有一种骨子里的亲切,也许与自己是一个小文人有关吧。后来,写生成了自己所主管诗歌网站论坛上的一名版主,内心里便更增加了一份关注与期望。由人而诗,慢慢地感觉到,他在江西安源这块红色的土地上,终于找寻到了他诗歌创作的丰盈源泉。在当今如此浮华的年代里,他用激情和坚韧追寻着生命的本真,用朴实的语言对自我人生感悟进行着温情的诠释,用热情和宽容对生活中的苦难深入关注。读他的诗,我听到了一种真切质朴的声音。于是,当他第一次和感动太行到北京打电话时,我们便相识了。那次因为上午参加一个诗歌研讨会,午餐时喝多了酒,与写生和感动太行相见时,醉意朦胧。但醉眼看写生,便看出与他的诗歌一样的朴实与真诚,让人一见就生出非常的熟悉感。相隔半年,第二次与他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16 20:25)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写作资料
                     诗人的墨水瓶是一座不冻港

             ——读写生诗集《写生岛》

                 洪 烛

  诗人永远站在匠人的对立面。艺术与技术,是有区别的。笔尖,也许不如斧头有力,但它就像蜜蜂的那根刺,会使你的身体(或心灵),出现哪怕最小面积的“化学反应”。而匠人,只能从物理学的角度改变世界。诗人都是蜜蜂。我敬畏蜜蜂随身携带的那种微型的“生化武器”。它会使我痒,使我痛,使我从麻木中惊醒……读写生的诗,我惊喜地感受到这种强刺激,哪怕它只是来自于一个词、一句话:“一片没有色彩的村庄/在下着雪。而你,身体摇晃/像雪花,慢慢长着骨头……”写生的诗不是绝缘体,是带电的。经常会电得我麻了一下。我永远呼唤风驰电掣的好诗,并且以挑战的姿态面对众多诗人:有本事你就把我电死在纸上!相反,如果我读后内心波澜不惊,则证明你的诗缺乏足够的冲击力。一边呆着去吧。我是在认识写生之后才读他的诗的,他的诗里有一种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16 20:22)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写作资料
                                缘 为 诗 歌

                
                ——写给写生

                  祁 人

  一本诗集以“岛”命名,在我的阅读中,是不多见的。见到写生的诗集《写生岛》样稿,我便琢磨:“岛”为何物?“岛”中又有何风光呢?或许,读者也会有同感。
  待翻开目录,五辑篇章如层峦叠嶂、峰回路转,颇有些撩人想往。在那高处,“地平线的重量”,已衬托“太阳在倾斜”,而山水相映间,遥闻“老屋里有一种声音”,却无人声鼎沸之喧嚣忙乱,有如人间佳境,当然,“爱情不是苹果”,生活亦有甘苦,多彩而丰富,好一幅“水墨写生岛”,蔚为壮观,令人慨叹——原来,诗意之美,莫过如此啊。仅此,已令人体味多多矣。之所以生发这般感慨,于我而言,是情有可缘的。
  我与诗人写生的相识,不仅缘于彼此的诗歌追求,更由于我们共同崇尚的诗歌事业——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写作资料
    春天的麦地,是一片干净的麦地,有绿色,有纯粹。绿色是一种因为捕捉而溅起的生命,它在幻想和飞翔中缠绵,用锐利和铿锵挥洒快感和凝重。而纯粹则是淡淡的心跳,是春天流畅的笔尖唤醒的情韵。诗人站在春天的麦地里缱绻绿色和纯粹,会像百灵一样轻捷,婉转吟唱,像溪水一样清澈,绵绵奔放,像天空一样豁达,明亮宽敞。诗人谷风正是这样,他把自己的脚轻轻踏在春天的麦地上,“丢弃生长的苦难”,像鸟群一样“于麦子的天空放下翅膀”,在举起中沉思,在灼痛中体念,在撩想中盛放,把诗意和美一滴滴地滴入心灵,融入生命,他一会儿匍匐倾听,一会儿凝眸一点,一会儿娓娓低诉,把桃花的梦、秋天的河流和淋漓的绿野、村庄、小屋泼洒于“土地的中央”和“冬天的家园”订做自己的春天。这就是诗人的情怀和跳动的气息,儒雅而深沉,朴素而练达,洒脱而飘逸。诗人的视觉和情愫总是独特地触动和展放。读谷风的诗一定有这样的一种感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城东观音寺。寺前,十分热闹,人群熙熙攘攘。香客、游人、摊贩,还有三五成群的乞丐……三个警察挥着棍子吆喝着,正在赶一个穿得破破烂烂的老头。

人群中,伍玟皱皱秀眉。她身着白底碎花旗袍,一手撑着一把与旗袍一样碎花的太阳伞,一手捏着一方雪白的手绢,边走边瞧,缓缓走向观音寺,样子十分悠闲。寺门前,一对石狮子有些特别,都睁一眼闭一眼,而且前爪举起,似腾空欲驰。据说,以前,每逢观世音生日那天,狮子闭着的那只眼睛就会睁开。老人们说,那是观世音娘娘下凡救苦救难来了。后来,一个老乞婆饥寒交迫冻死在寺前,狮子的眼睛就再也不睁了。有人说,那是因为世道黑暗,观世音娘娘也难救世间之苦。它们在为老乞婆的死羞愧、内疚。伍玟站在一只石狮子前仔细端详着,似乎研究着什么。忽然,身后被人撞了一下。她回头一望。一个女人,一身血红旗袍,十分浓艳,但脸上不施粉黛,一对好看的眸子里野性而娇媚。伍玟认识。女人叫陆昭儿,是昭城最有名的青楼――“怡湘”楼中最有名的“十八红”之一,而且名头最响,“怡湘”楼的的二当家。两人目光相遇,陆昭儿微微一笑,朝她点点头转身进了寺内。伍玟心头一震,她是“萍姐”?伍玟十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写作资料
    我们常说人如其文,但我想这句话用在写生身上倒不是很恰当,我和写生接触不是很多,但却在短短的相处之中深切地感受到他那种豪放侠义的气概,立马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如同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当然我们没有以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来表达这种侠气,我们在一起谈起了诗谈起了《赣西文学》。
  谈起诗就不能不提到他的《写生岛》,当双手我接过这部沉甸甸的集子时,心中不由一惊,一本书以岛为名倒也罢了,全部的装饰以黑色为主体却真的让人匪夷所思,难道这里面的内容也为如这黑色一般表达着一种失落与悲戚吗?带着这种疑问我打开了集子。
  我爱你!爱你的大山/爱你的阳光/爱你门前潺潺流过的小溪/和溪水中/洗得发亮的笑声//我爱你!爱你的田垄/爱你的牧歌/爱你在牛背上一声声吆喝/和吆喝中被镰刀压弯的背景……
  这是他对故乡的爱,也是对赣西这片热土,对生活的爱啊!一个有着如此热烈的爱人的又怎么会被悲戚感染?一个有着如此真切的爱的人又怎么会颓废呢?当初接过集子时的种种疑虑冰消雪融,我认真地读了下去
  一直以来,我对于诗的看法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