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家具-谢锐标
家具-谢锐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646
  • 关注人气: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友情链接

文紫童鞋

网络媒体,网络传播

一些事一些情

爱情,感情,幽默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讲述未来的城市发展趋势和创意生活,广东(佛山)创意城市博览会即将于11月16日举行,阅梨成为杏坛受政府邀请的两家企业之一,以“顺德客厅”为主题亮相本届展会。

创意城市博览会分为创意城市展区、创意生活展区、创意设计展区、创意休闲展区、创意美食展区。阅梨的展位在创意生活展区,这个展区的主题是“生活品质提升示范”,阅梨将会通过“顺德客厅”演绎面向未来的优雅生活。











有人说顺德史就是一部奋斗史,“可怕的”顺德人创造了很多闻名遐迩的房地产、家电、家具品牌,让顺德成为了全国经济的排头兵。

顺德也是一个美味的地方,独特的烹饪,高超的手艺折服了很多来顺德的人。前不久,著名作家舒国治老师到阅梨总部,也是被顺德这个地方所迷,到处寻觅美食。一天连吃了两顿的煲仔饭,从《寻味顺德》的牛展煲仔饭,吃到容桂的红星煲仔饭。





勤劳、务实、敢为天下先、热爱美食的顺德人,富裕了的顺德人,会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客厅”,什么样的品质生活呢?阅梨将在创意城市展上为你呈现。


 “打打”回忆五彩童年,由丹麦与中国五名大男孩设计师、艺术家、摄影师、企业家共同创作的“五彩打打”,也将亮相阅梨展区。

展会时间:11月16日-11月19日

阅梨展位:佛山市顺德区北滘镇工展路1号广东潭州国际会展中心2B1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阅梨

麦子

美术

丹麦与中国的六个大男孩

Oliver Weiss来自丹麦的奥胡斯市,在设计氛围浓厚的家庭长大,他专程飞达广东,来到美丽的顺德古朗,将与五位来自中国新疆、甘肃、陕北、顺德的艺术家、设计师、摄影师、企业家一起聊聊各自有趣的童年,并将童年的回忆,以色彩的方式描绘在一把叫“打打”的凳子上。

麦子《河边老榕树》

“河边老榕树似一副水墨画,那是我关于老家榕树的记忆。在老家门前有一棵老榕树,旁边是一湾池塘,从池塘里看榕树,总是湿漉漉的。我的画,正是对老榕树的回忆。”

吴文雄《坚强的心》

知道了自己内心的向往,就要勇敢去追求,内心会生发出力量,坚定地走下去,终会有所收获。

张克《花瓣》

“一个人是多面的,有善的一面,有恶的一面,有刚的一面,有柔软的一面(当现场很多人对张克老师的创作,感觉到惊奇时,他做了以上的解释)。我的创作意象来自花瓣,我认为生命就是绽放。我最喜欢画风景,风景里最能强烈表达内心的就是花。”

三生《若冇》

“中国有句古话叫“无瑕乃素”,我反其道而行叫“素中求瑕、完美求缺”。这可以说阴阳合合,也可以说日月同辉,这也是我的审美。放在远方看时,它是不存在的,当我们走进的时候,它充满生机(指的是凳子上无数的彩色的点)。用一句话来表达就是“素中求瑕”,这就是三生“天、地、人”,我所有的思考都围绕着这三个来(指的是凳子上的三个图案)。”

旦哥

“像花又像草,我希望它是随意的一个长相。”

Oliver Weiss   

“凳子的四条腿,都是黑色。黑色是丹麦的传统、经典颜色,同时也是表达强壮、勇敢。中间的黄色,连接着经典的丹麦底色,又显得有活力。凳子的面板保留了木头本身的颜色,表达的是丹麦人崇尚自然。”

麦子的童年

我妈妈是广西人,是一个在广西考大学,读到大一年,因为家庭原因读不了了,然后就嫁到广东的女孩。当年家里非常穷,我现在尽管是做家具,但当时家里竟然是没家具的。我记得是舅舅从广西拿松木做了几个小板凳,小桌子送给我妈妈,作为出嫁的礼品,这就成了我们家的家具。

后来我姐姐出生,到我出生,最小的妹妹出生了,那几个凳子还在。那几个凳子,在我们刚会写字的时候,妈妈就叫我们在凳上写自己的名字。写上名字都当做自己的家具,小板凳是我们人生的第一个私人财产。

我记得我姐养一条小狗(小土狗、田园犬),那个时候我姐姐冬天都喜欢给这个小狗做衣服,这个狗小狗的名字叫“打打”,我们经常打它嘛,所以叫打打。我是70后,我们那个年代的衣服只有两种颜色,要么是绿色,要么是蓝色,我老是记得打打穿的服装都是蓝色的,所以有了现在这把跟着小狗穿着一样蓝色衣服,叫打打的凳子。

我觉得童年,在我们这个年代来讲它是一个很迷幻的颜色,很难说它是浪漫,它也不浪漫,它还是挺苦的,你说它苦,它还有很多快乐,所以我有时候很难描绘我的童年,我都很难有一种很准确的色彩去表达。

我有理由相信,比方说我们在座的吴总、三生是西北人,还有张老师是西北人,我老是很想知道他们的童年会是怎么样?我很好奇。我想他们的天一定是很蓝很蓝的,火热火热的黄土地。

说回我自己的童年,我是比较早熟的。很小的时候,我都知道那个人不喜欢我,那个人喜欢我,班里面那一个女同学、男同学长得好看。我小时候是一个特别敏感的人,我经常跟人说我的童年是什么颜色?我想我的童年是比较“好色”的,

我对一切的色彩,我还是比较敏感,一直敏感到今天。通过这个活动,我想达到三个目的:第一,我跟平时玩的几个兄弟伙伴,更紧密在一起,让我更了解他们的童年,他们也更了解我的过往。第二个,我觉得做设计其实是一门爱好,也是一门生意,但是怎么样让生意变得更有趣,让我们的工作变得更有意义,更多色彩。这个活动没有任何的功利的感觉,只是把我们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喜欢玩的,召在一起玩,就像现在的小孩玩泥巴一样,只是我们玩玩色彩,玩我们自己做的小凳子。第三个,我觉得我们经常说生活、工作、事业、爱好是否能结合在一起,我觉得这个活动像我本人来讲,我感觉真是结合在一起。我喜欢热闹,我们大人都来了就是挺好,要吃顿饭要聊聊天,然后开始拿起画笔,这个画笔,我今天拿起,有点沉重,因为有20年我没拿过画笔。

我记得我刚大学毕业出来的时候,我在顺德有一条路叫东康路,我租了一个房子,我记得当时是500块钱一个月。然后我就买了比现在这里还多的原料、油画笔,把他们全准备好放在那个地方。设想我能够一边工作一边画画,我连模特都请了,我记得是一个老头,还有一个是女的,我就说好我每画他(她)一个小时给他多少钱,还给了一笔预付款。后来这个画室租好,我交了半年的租金,结果我在画室里面呆的时间不会超过三个小时。因为你一拿起画笔,一下子电话响了,要跑出去应酬,去做各种各样的事情,20多岁还是事业的奋斗期,所以后来我彻底放弃了。那个时候,爱好和事业是割裂的。

我记得半年之后,我去找回那个房子,想把自己的画笔画架,还有这些画布拿走,结果已经被房东当垃圾清走了,为什么呢?他看我都不去,而且过去了几个月,我都不回去那个房子,也不接他电话,结果他把它们清走了。

从那个时候我就觉得我不能再拿起画笔,直到到今天,我听说公司邀请了CEO来管所有管理的事情,以后我更清晰,我必须跟我的爱好,我的工作,我的喜欢的东西,更喜欢的人混在一起,这样才能设计出更好的作品,所以我感觉爱好跟我们事业真是可以结合在一起的,我就希望通过这个活动我去做一个示范。

我老是想究竟我们的事业做多大才是大?没有一个人回答我,也没有一个人能够回答,但是一个人能不能开心的,过好每一天,他自己就可以回答自己。所以我这种活动在阅木居里面会经常有,它会结合我们的爱好,结合我们的事业。如果说我们全国各地阅生活馆有很多客户,他也喜欢艺术,也喜欢画画,也可以参与进来。今天就有顾客带小孩来了,我特别高兴。能够拿起画笔,然后结合自己的爱好,结合自己的事业,做这个不是为了帮助事业做多大,一切是让我自己,让我们大家体会到我今天是开心的。我童年的颜色多彩的,甚至说我中年老年青年的时候,我的颜色比童年更精彩,这是我个人的第三个意图。

吴文雄的童年

讲一下小时候有意思的事情,紧急回忆了一下,就想到放炮的事情。小时候最有意思的事情可能就是放炮,一年中就盼着放炮。从现在这个季节开始准备零花钱,从这季节开始把零花钱藏起来,然后等到那个过年的时候,腊月回老家之前把所有的零花钱拿出来,买好各种炮,还有礼花,回去之后因为老家总是有一帮小朋友等着我,我一年回一两趟老家,老家总是有好多小朋友等着,然后回去之后我得把这个炮,从腊月二十三准备到大年初一,再准备到大年初六,再准备到腊月正月十五,再准备到正月二十三,正月二十三之后就上学了。我们那寒假比较长,所以有这么多节日,要准备,我得炮分成一段一段,然后每个节日放哪些炮,然后叫着边上小朋友跟我一起玩,这个过程体现了一种节约,还有第二点就是体现了一种做事情的条理,我要想一下,小时候这些事情对我们帮助是什么呢?一个就是它坏的一方面,就是压制了我们的这个发散性思维,好的一个方面呢,帮助培养了逻辑思维和办事的这个精确性,

Oliver Weiss的童年

我的童年也是很美好的,我有我的弟弟跟我一起,我们一起成长,我爸爸是一个设计师,我妈妈是一个建筑师。我在一个充满设计氛围的家庭长大,在很小的时候,我就去了米兰看展会。从小,看到一件家具,就会观察它的结构、颜色和各种细节。我在七岁的时候,我的爸爸就跟丹麦一个很著名的设计师一起设计家具,设计的是色彩很丰富的家具。在传统的丹麦家具设计里只有黑和白,这个过程让我看到更加多彩的世界。不要用太多的白,用多点蓝、黄、红,把这些颜色加起来,放到你的生命里去。

张克的童年

今天的活动让我们每个人都想起童年,由此我们也想到就是说我们我们生活的意义是什么?我觉得小的时候会给我们带来很多回忆,会带来很多趣味,所以我觉得生活意义区别是太重要,做一个有趣味的人做一个有在生活里面追求趣味,我觉得这个才是意义。

我们现在可以感觉到,就是我们这个时代走得太快,日新月异,每天都在变化,而且听说是我们的动车会研发到时速4000公里,把一切都颠覆了。如果有那天我们说我们的这种改变,我们的这种趣味是不是也会发生改变?我说我们一定要有留下一些什么东西,比方说我们走得再快,我们都要留下火种,我们都要留下快乐的东西,趣味的东西,手工的东西,科技是不可以代替这种这个是最有温度的最有情感的。

所以童年给我留下来很多想象,为什么到后面有很多的东西没有了,闻不到,看不见,听不到,我觉得所以趣味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要有一颗童心,我们有再多的远方,我们都要有一个这样的初心。

旦哥的童年

我小时候也是喜欢糊涂乱画,找一些破纸,就在上面画。当时比较穷,使用的颜料是水彩,水彩可以用水来稀释,可以画很大的面积。像水粉、油画,就显得有些奢侈了。就是这样用水彩不停的画,左画右画。后来呢,老爸有一次弄了一台相机回来,当时是120单反,竖着看的那种,拍完照,还要洗相片,当时暗房设备很差,那没有暗房怎么办呢?只能躲在被窝里去弄,当时我印象最深的是看那个取景器里面的那个画面很有意思,慢慢就喜欢上摄影。

三生的童年

我所有的思想和行为习惯,是我在童年的时候形成的,我没有改变过。如果说我改变过,那就是我延长了我童年的寿命。

为什么说我的思想是我童年给的呢?我的家乡三面都是沙漠,就是著名的腾格里沙漠,我家乡所在的地方叫“民勤”。幸好这片沙漠里还有一个水库,才添了一丝沙漠绿洲的味道。我小时候生活的环境是如此的空寂,这让我养成了喜欢“空想”的习惯。所以说,我的思想是我小时候延续的。

那个时候,我要找我的小玩伴一起玩的时候,没有电话,只能靠什么?靠吼。就是童谣的方式:“娃子们,娃子们,哦喂,娃子们,喂~”。

空寂,清贫的童年,给了我什么呢?给了我创造力。我在很小的时候,就会喂养牲口,收割庄稼。我们那个时候,盖房子是怎么盖的呢?夯土,用土和麦草。这就又有了歌谣了,我都记得。这都是劳动给的快乐:“轰隆隆、轰、轰~”。盖房子,收割庄稼就在这些歌谣中,大家一起干嘛。

直到今天,我在空气中萌生的思想,还有创造力,都是我童年给的。

“打打”回忆五彩童年的活动,也吸引了很多大小盆友的参与,有的还在童年,有的曾经拥有过童年。

主办:佛山市阅木居艺术家居制作有限公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打打”回忆五彩的童年

小时候,陪伴麦子长大的,有几把凳子和一只叫“打打”的小狗,后来他设计了一款“打打”的凳子,他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件陪伴自己成长的“打打”,有对童年五彩而绚丽的回忆。所以,我们想做一个活动,让大家都拿起画笔,在“打打”上,描绘出每个人童年的色彩。

我们邀请了六个“大男孩”,于10月28日在阅梨总部,画出他们的童年的颜色。现在我们先来认识下这六个大男孩:他们有来自丹麦的二十出头的设计师Oliver Weiss,也有已经做了爷爷的著名油画家张克,还有麦子、文雄、三生、旦哥。无论现在大家年龄差距有多大,他们都曾经是一个孩子,他们都曾经有过一段难忘的、绚丽的童年。

麦子

出生于岭南的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小时候,大人出门干活时,他经常被留在了家里。舅舅送的几把小凳子,陪伴了麦子度过了整个童年,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回忆。关于物质匮乏的童年,麦子曾开玩笑说,经常有人会说自己出身寒门,他以前家里穷得连门都没有。今天,麦子的事业有了小小的成就,当他回看那段曾是白色的童年时,已经变成了暖色调,色彩也越来越丰富,有了红色、蓝色、青色、橙色、绿色……

吴文雄

哲学家的色彩浓于他企业家的真实身份,与他对话,就像走进一个充满负离子的森林,随便捡起地上的一片叶子,都是一句哲语。这样的一位哲学家,又会有怎样颜色的童年呢?

Oliver ·Weiss 

来自丹麦,在一个充满设计、艺术氛围的环境下长大,父亲per·weiss是丹麦著名家具品牌Innovation的首席设计师。Oliver ·Weiss 对家具设计也充满热情,除了来自父亲的熏陶外,他还去过很多个国家,接受不同文化的冲击,这些游历同样也给了他很多的设计灵感。

说起Oliver· Weiss所在的丹麦,那是一个很小的国家,却有很多的设计、创造、故事、品牌影响了全世界。Oliver · Weiss的童年一定是很丰富的,应该在很小就听过安徒生的童话故事,吃过曲奇饼,玩过乐高玩具……

张克 

在他画笔下所展示给观者的画意,带有一种寂静性的发现,发现大自然与人性的相通,以及两者之间那种细微却无比清晰的关联,并融合成壮丽且抒情的意境。他带着西北汉子的豪迈,热爱阳光,他的作品许多都在阳光之下写生取意,色彩斑斓,透明度极高,线条从不含糊。

有人形容张克:“历经沧桑,未曾玲珑,秉性不改,嗜画如命。”他的性格,也许是从小就养成的,在新疆,他的童年,一开始就注入了硬朗、豪放的底色。

旦哥

 初次见面,都会被旦哥的仪容吓到,一把张飞的胡子,两鬓飞扬。内心却是不可思议的蕙质兰心,慈悲为怀,在成为阅梨御用摄影师之前,旦哥已经是扬名国际的艺术家。

还是小孩子时的旦哥,没有大胡子,没有长长的头发,那时候的旦哥,也许走在人群中,就像水溶于水。又或者,他会是一个天资聪颖的天才少年?

三生

从西北来到南方,身上自带大漠黄土的气息,却比沙土净透,他是久违了的几乎透明的芦苇叶,又是生生的实在,姿态低而不卑微。这种枯淡的沙土气色,几近虚无。

10月28日活动流程:

14:00-14:30   活动签到

14:30-:14:50  麦子讲述自己童年的色彩

14:50-15:20   设计师和艺术家的童年回忆

15:20-16:30   “打打”多彩童年的创作

16:30-17:00    媒体采访

支持媒体:新浪家居  网易家居 搜狐家居  凤凰家居   今日头条  北青家居

主办:佛山市阅木居艺术家居制作有限公司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真正的成长

  就在心田放下一颗种子

  然后

  给予阳光、雨露、养分

  以及恰到好处的苛刻

这是阅梨第一届全国门店培训会奖杯上的小诗,每一届培训会的奖杯上都会有一首小诗,小诗的作者是阅梨的创始人、设计总监麦子。

​在阅梨公司里,有很多个兴趣小组,例如篮球队、单车队、羽毛球队,还有读书会。有一次的读书会举行了诗歌朗诵的活动,车间的工人“白天,琢磨着把一块木头做成椅子。晚上,把这一切朗诵成一首诗。”

​今年,阅梨家具旗下的《阅生活》杂志联合新浪家居,邀请台湾著名作家舒国治,新浪家居总编戴蓓,《阅生活》出版人麦子担任评委,举办了“阅·诗生活”诗歌比赛,共收到诗歌作品200余首。

8月15日,“阅·诗生活”诗歌比赛在阅梨总部宣布启动,开始接受投稿。

10月17日,“阅·诗生活”诗歌比赛在阅梨总部公布结果,《坡上的汉与山里的妞》获得一等奖。

“阅·诗生活”诗歌比赛:一等奖1名,奖品为10万元阅梨家具正价产品抵用劵;二等奖10名,奖品为外公的椅子一把;三等奖20名,奖品为手作钱包1个、诗集、《阅生活》杂志3年刊物;入围奖50名,奖品为诗集、《阅生活》杂志3年刊物;人气奖5名,奖品为手工手提包1个、舒国治亲笔签名《理想的下午》1本。评选结果如下:​

我们的工作人员跟每一位获奖者取得联系,确认所在地,安排颁发奖品,其中除了诗集的出版需要时间外,其他的奖品已经准备妥当,就等着交到各位获奖者的手中。

最后,我们以这次参赛诗歌作品中的一首《一个春日午后的速写》几句话作为结尾:

一只猫眯着眼

在计算阳光的屋檐的夹角

在花树下的圈椅里打盹的老人

梦见了自己年轻的模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喝茶和骑马,一静一动,两件看起来截然不同的事,很少有人会两者皆爱的。对一个设计师来说,静和动都是生活不可缺少的体验。​

  只有经历了,慢下来,才能体会到茶的甘甜

  今年9月的上海有意思展上,阅梨做了一个茶室。侯老师和小杰说,今年有意思展是一个关于茶生活的展,这个题目让我有点心动,因为我对茶有了解,而且恰恰是在那个时候,我开始喜欢上喝茶。

  我之前一直都不喜欢,因为我很忙很忙,我喜欢喝的是红牛还有可乐。还有冰水。但是我觉得很多到我这个年龄阶段的人,很多中国人都是一样的,到了一定的时间,慢下来了,也知道口渴了,就会去找茶喝。

  中国人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茶是放在最后的,为什么放在最后?从我个人的经验来讲,所有的东西都已经经历了,拼命奔跑,拼命去寻找,当解决了生活的基本需要的时候,人们就会忽然发觉,我已经跑了那么多路了,口渴了,柴米油盐酱醋,发觉自己想要歇下来的时候,就想到茶了。所以茶往往是经历之后的事情,只有在有了一定的经历,才喝出茶的甘甜。之前我们喝不出茶的甘甜,因为我们没有慢下来。没有去细细品尝。我们需要一下子很猛烈的味道,来支撑我们这种味觉的感受。当我们经历过很多东西以后,会发现原来清水,或者说经历过清水,淡淡的茶我们也能喝出百味来,这个跟经历有关系。所以我觉得中国人对茶,是一种跟时间,跟经历有关的载体。我们到了一定的年龄才知道渴,因为口渴了喝茶,慢下来了,才觉得茶是有味道的。

  我们还是小孩子的时候也喝茶,拿起来直接就喝了,解渴是生理上的需要,当我们到了一个阶段,经历过生理上的一些需求满足之后,才发现需要心理上的这种抚慰,开始让茶变得有仪式感。这种仪式感从茶到茶器,到茶空间,到喝茶的对象,我们就会品味了。

  因为这种仪式感,品味的氛围,比方说对茶器的品味,对茶空间的品味,然后对喝茶对象的品味,谁跟我喝茶,喝茶的过程中我们产生什么话题,哪怕我们相对无言,但是品味到相互之间的这种理解,还有一种向往,一种情绪的抚慰,这种精神层面的交流,所以现在的茶有道,经过茶道,我们获得精神层面的满足。

  喝茶是情绪入定的一种方式

  有些时候我们累了可以通过几个途径找到自己情绪的线索,有时候我们需要找到创作的线索,通常对我来讲,有三个途径放松自己,第一个,散步,我会停下工作,跑到附近的村里面散步,散步会让我找到情绪的线索,寻找到灵感,这是我的一个方法;第二个方法,我可能会听音乐,放一些像民谣、爵士,这些比较放松的音乐,还有另外一种方式我会喝茶或者抽雪茄,我的茶具总是摆成这种感觉,为什么总是摆成这种感觉?只有摆成这样我喝茶的时候才会进入一种仪式感,这种仪式感,就是喝茶有一个步骤,先要烧水,然后把我们的茶具一个个摆出来,然后按程序一个个进入茶的仪式感,这种仪式感的进入让我把很多的一些杂事暂时忘掉,然后就慢慢开始去做一些动作,这种氛围也可以把我的情绪拉回来,其实有些时候我们喝茶,也不是说非要一种特定的场合才可以,最主要是你个人的心境怎么安放,比如说我们通过喝茶把情绪好好地安放在这里,我通过散步把情绪安放在小桥流水、过往行人招呼上,也是一种形式的安放。安放之后,人入定以后,就会找到设计的情绪在哪里,所以对我来讲,喝茶对于我的工作和生活肯定是有帮助的。

  喝茶这个东西,喝急了会烫,情绪有波动的时候仪式感的东西会忽略掉,你就会发现,好像有个程序忘记做了。或者有个动作做得不对,把手烫了,把那个杯碰了,你就觉得我那一刻我心神可能有些不定,我就从头再来一遍,这也是一种情绪入定的方式,所以对创作来说,喝茶肯定是有帮助的。而且喝茶很解渴。

  阅梨的水吧:不是“不务正业”,就是因为太务正业了才有水吧

  为什么我们会想到在阅梨的店里做一个水吧?不是不务正业,恰恰是务正业才搞了一个水吧。

  我们阅梨的店我不强调它是一个家具销售场所,我希望它是一个生活馆,我的空间是为了谁打造?假如我是为了经销商打造,真的不应该搞这个水吧,老老实实把家具摆上就好了,恰恰我希望这个空间是为消费者为客人打造的,客人来我这个店未必是为了买家具,可能只是没事来闲逛,我们要照顾他的身心,可能有个吧台就能让他放松,他在吧台喝一杯咖啡就走,他也是我们的客人。为什么人家觉得阅梨不是一个新中式家具,也不是一个仿古家具,他是一个当代家具,因为当代的人喜欢怎么样的生活,他喜欢他的生活里面出现怎么样的场景,或者什么样的氛围,恰恰是我们空间里面也存在这种氛围,所以他们来这个地方一点违和感都没有,而且很容易就进入了,完全不陌生,尤其现在我们的80后,90后的人,都是这种环境长大的,他从小就不会正襟危坐,他从小就向往一些比较休闲的生活,他们也逛过咖啡厅,也经常出没于星巴克,一看那种氛围,所以阅梨也是这样子的,所以没有不务正业,恰恰是因为我们把年轻人当下的生活当一回事,结果我们自己也成了一回事。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

  看一看世界的繁华

——许巍

  除了喝茶,我很喜欢骑马。我对马的理解是很复杂的,首先我们那个年代的人,都是看武侠小说长大的。所以每一个年轻的男孩、年老的男孩,都曾经有一个“骑着一匹白马,仗剑走天涯”的梦想,包括我也有。我有时候在路上走着,就会想象我可能是一个大侠,白衣飘飘,背上斜背着一把剑,骑着一匹白马,行侠仗义,这是我的一个梦想。

  骑马,男人天生就会喜欢。我觉得骑马跟生活很像,为什么?马跟生活一样,马是一个又优雅又危险的动物。它跑起来很优雅,但是你不会驾驭它的时候,对人的躯体来讲,它强壮有力,有野性,要奔跑,所以你驾驭不好,你会摔伤,会受伤,所以我感觉马跟生活一样,既优雅,又危险,我们又希望去驾驭它,但是又怕被它伤害。人就是这么一种感觉。所以我觉得我就喜欢马就是这个感觉。还有另外一个感觉,我觉得骑着马就有一种想流浪的心。我觉得当下的人包括我都有一个流浪的心。肉体不能去流浪,但是精神要去流浪,都想骑着马去流浪,剥开种种缘由,为什么喜欢骑马?其实很难说的清楚,但是你就莫名的喜欢。

  只有当人游戏的时候,他才是完整的人。

——弗里德里希.席勒

  人是有多样性的。其实很多人的性格都是一样的。包括我做一个设计师,别人可能觉得我是一个特别安静,特别正统的人,但是从我自己内心来讲,别人身上有的毛病我也有,一样都不少,只是我们强调了哪一些而已。

  作为一个设计师,他可能更多的时间放在工作室,放在设计里面,那个时候他没时间去做动的东西,他是被动的静,当你把一个很张扬的人释放出来的时候,他就变得很奔放很狂野,人都有多面性,只是你把哪一个自己释放出来,把哪一个自己关起来,实际是同一个人。另外一个我觉得人总要保持年轻的心境,保持年轻的心境由什么决定呢?不是由年龄由时间决定,还是跟你的性格释放出来哪些东西有关。比如说人有好奇心,有冒险心,人又贪玩,贪玩又好奇,又愿意冒险的人还是年轻的人。我希望我自己能保持年轻的心。

  作为一个设计师,应该要会玩,生活要丰满一点,要贪玩一些,要会玩你的工作才变得有趣。你的工作变得有趣以后,你的设计才变得有趣,你讲的话才变得有趣,比如说你喝茶的时候,你会更多的时候是通过茶,通过空间把语言跟语言碰撞,产生很多的意想不到的一些话题,这个话题里面会照亮很多的创意,很多的方向,还有你去做设计的时候,很多时候离不开你的生活体会,设计更多的是把你对生活的理解、对美的理解跟生活的体会,把它们通过家居设计、通过点线面的结合、通过造型表达出来,这是一个相通的事情,骑马、跟朋友去游历、出去玩一样的,都是经历的一种,比如说你骑马的时候,你这个人就变得愿意尝试新的东西,愿意冒险,甚至更有生命的张力,你不依附,你愿意做一些越轨的事情,愿意破界,打破惯有的界限,创意很多时候就是破界,打破你过往的界限,打破行业里面固有的界限,然后达到跨界。(本文作者/麦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阅梨

阅梨家具

写诗的时候

常常把阅梨的名字

和你的名字放在一起

以至于每一个故事里

常常忘了  谁才是主角

也想过很多

证交所敲钟的各种姿势

提醒自己

其实不是我们喜欢的烟火

也试过很多

一个人飞向天空各种方法

可每一次的相聚 我们都在海上

提醒自己

飞得最高也不过是

看见一片更广阔的蓝

和映画在水里的我们

找一片岸

我们试着忘记怎么飞

学着用脚慢慢的走

带着阅梨的家人

——麦子

​趁年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麦子

万变之中有不变,变是常态,不变是核心。

——吴文雄

在培训会的分享环节,上海、杭州、苏州、宁波、深圳的小伙伴分享了各自的门店管理经验。杭州在分享中,向大家展示了每天的早会和晚会,感动了很多人。原来把事情做好,不一定是有多创新,但一定是执行很到位,杭州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

阅梨在上海有五家生活馆,经销商会议放在了最近开业的汶水路红星店举行。

阅梨的培训,是充满快乐的学习。培训期间,风和日丽,我们在户外搞了一场撕名牌、跳绳、拔河、野餐的活动。

这一届的培训会,重新调整了分组PK的方案,更加合理,更加公平。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年9月11日,上海,小雨。

  上海国家会展中心2号馆“有意思”展区,是展馆里人气最旺的地方。在这个展区的D3位置上是一个叫“阅梨”的品牌

  这是一个特立独行的设计品牌,只在推出之初,参加了一届家具展会,连续五年没参加国内的家具展。2017年9月,阅梨出现在上海虹桥家具展的“有意思”展区,这次讲述的主题是“生活茶”。

​

  来到阅梨的展位,首先看到的是一堵白墙,这面墙,没有任何的文字和图案,是一面很平常、很纯粹的白墙,她显得是那么的安静和从容,让很多人甚至没感觉到这里有一个展位。在现场,经常能看到一些路过的观展者,已经走过了阅梨的展位,然后,忽然停住脚步,站定,转头,看向阅梨展位的右侧,眼睛定格在入口处另外一面墙的阅梨标志上:“哇。阅梨也来了。”

  由右侧的小走廊,经过一道趟门走进阅梨展位内部,是一个客厅的摆设。沙发、茶几、茶水柜、椅子,一切只想告诉你,最便利的泡茶的地方,就是客厅。喝茶,可以是很生活,很简单。

  最里面,是一个宁静的茶室。陈列着“相生茶席”,她表达的是人和人之间的相互关照,一起生活的幸福,我们所有的人,聚在一起,就是一个幸福共同体。茶席上面有一段话写着:“麦太对麦兜说,你已经得到很多了,还想要就是贪心啦。”这段话,表达了阅梨的“当代性”,将当代有趣的内容,融进了设计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9月10日在马来西亚海上打鱼的麦子,洗了个澡,躺了半个小时,11日一早便出现在了上海国家会展中心2号馆“有意思”展区。虽然眼睛有红血丝,但精神状态还是不错,他说设计师都这样。

带着四个疑问,我开始了和麦子的对话。

做什么?

我:您来展会干什么?

麦子:参加“有意思”展。

为什么?

我:阅梨很多年没参加国内的家具展了,这次为什么会来?

麦子:四个原因。一是有意思展是由朱小杰、侯正光两位国内优秀的设计师策展的,这三年,他们为推动中国家具的原创设计力量做了很多努力,我被他们感动,觉得我们也应该做些事情;二是阅梨发展至今,获得了各界的厚爱,作为一个设计师品牌,也是一个企业,我们应该要为行业、为原创设计的发展发声;第三,从前几年开始,老一辈的家具人逐渐落寞,这说明设计师时代的到来,阅梨是走设计路线的品牌,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们应该更多的让受众了解,把设计的想法放到展会当中接受观众的检阅;最后,无论是什么品牌必须承认,参展都是图名图利的,我觉得利可以慢慢来,名我们可以保持一定的曝光率,这对企业的长久发展、消费者对品牌的认知以及行业里正能量的回应,都是需要的。

企业需要让产品暴露在阳光之下,让阳光照到品牌,哪怕是阴暗面,都要接受这种照耀。

有什么?

我:这次参展带来什么样的产品?

麦子:此次讲述的主题是“生活茶”,打造一个舒适的空间接待客人喝茶,然后融合一些时尚的元素在其中,比如这句“麦太对麦兜说你已经得到很多了还想要就是贪心啦”。这是动画片里的一句话,一句比较生活化的对白。很多人会问,既然是茶空间,为什么不把古诗文刻在里面,如陆羽的《茶经》不是更应景吗?但我想说,《茶经》里是古代,我们是当代。当代人如何去理解生活的点点滴滴,有我们当代人的认知,所以我将一个卡通片的对白印在茶台上,因为这句话确实给了我冲击。

这个茶台名“相生茶台”。相爱的相,生活的生。就是说,人就这么简单,相爱就生活,喜欢就生活。

我:阅梨有很多设计,为什么展厅里却陈列很少?

麦子:我们没想过多的去显摆我们的设计能力。中国有很多优秀的设计师,哪怕我们偶尔设计了一两款很好的产品都不值得骄傲。最值得说出来的,是提倡了什么样的生活,传达了怎样的能量,这才是最重要的。

一个品牌,一辈子里面总有一个出彩的时候,一两次出彩不是你可以受用终生,不断地传达生活的温度才是值得你去传送。

隔什么?

我:那为什么要把空间隔断,是为了拒绝很多人进来吗?很多人表示不理解。

麦总:我很理解他们的不理解。

从商业的角度,肯定应该是希望投入最大化,展示最大化,利益最大化,但阅梨不是为了让所有人都看到,而是想让大家都能感受到。如果人多,就不能安静地喝茶聊天,这对来访者来说不尊重。所以将利益放一边,我们更希望能结交到更深层的志同道合的朋友进行对话,这才是我们需求的东西,跟别人所追求的东西不一样,所以我很理解他们的不理解。

来源:新浪家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生态竞争中只留下最优秀的物种,商业竞争中只会留下最优秀又最适合品牌生态环境的品牌。这是一个品牌制胜的年代。

在新的消费环境之下,家居品牌如何进化?如何实现突破?如何充分进入心中去探寻目标消费者真实的需求?如何影响消费者的生活方式?……成了新时代家居企业品牌管理的核心要素。本次上海家具展,凤凰家居以“品牌进化论”的主题,采访了阅梨设计总监麦子。

【凤凰家居】:据了解,阅梨已经5年没有参展,这次来参加上海家具展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麦子】:我参加这个展会,是被策展人朱小杰老师、侯正光老师为原创设计的培育所感动,他们找我的时候,我当时在美国,他们说阅梨必须要露一下脸了,确实在这5年时间里,我们得到很多人的厚爱,感觉作为一个品牌来说,应该给原创再添一点火,因为设计师的时代才刚刚到来。我们参展的目的不在于招商,而是把原创的呐喊声变大一点,也让大家能够更全面认识阅梨这个品牌。

【凤凰家居】:那么这一次展厅的设计概念是什么?

【麦子】:我们的门口是比较空和窄的,大家路过我们这个地方一开始觉得不起眼,还有进入的通道是看不到任何家具,只看到留白,让进来的人变得相对安静一些,这就等于说我们做原创设计的必须要安静下来才能做到。整个感觉是人走过容易忽略的,其实在原创路上,也有很多好品牌、好产品被市场所忽略。

​

【凤凰家居】:听说这次展出的所有家具,都是为了这一次展会定制的?就像这个茶席就非常有意思,上面刻着一句动画片里面的对白。

【麦子】:这句话是在2013年跟我儿子看了一场电影,叫《春田花花幼儿园》,里面有一句对白,是麦兜妈妈对麦兜说的话,“你已经得到很多了,你还想要,那你就是贪心了。”当时我儿子特别感动,那么多年下来我还记得这句话。我们这个叫“相生茶席”,想表达的是其实人能相爱,能生活在一起就足够了。而且这个茶席是可以根据每个人对生活的不同理解,把想说的一句话刻在上面,这就成为你自己的“相生茶席”。

【凤凰家居】:传统的茶席,加上一句现代语言,形成了比较大的反差,这就是吸引眼球的地方。所以把传统与现代融合,这也是您的设计理念?

【麦子】:这才是生活。因为我们不可能再扎着小辫子,裹着脚了,旧社会我们回不去了,我们是当代人,我们做的是当代家具,你们喜欢的东西我都喜欢,我也喜欢追剧、看电影、喝咖啡,所以我的设计呈现的就是我的喜好和生活,我不会装模作样,表现得不食人间烟火。我不希望大家活得一本正经,不希望大家为老祖宗的话而活,我希望我们的设计是年轻人、孩子都能懂的。

【凤凰家居】:刚刚也说到,参展其实有一部分需求就是要展示自己的品牌,现在大家都说是品牌致胜的年代,麦总您认可这个观点吗?您认为品牌对于家具企业来说,意味着什么?

【麦子】:我认为品牌就是所有经营这个品牌的人努力的结果,我觉得如果说品牌致胜,更重要还是态度致胜,因为品牌背后就是态度。我跟同事说,既然我们愿意来参展,我们就要认真对待,若干年后,人家说起阅梨这个品牌,就会觉得这是一个很认真很专注的品牌。因为有时候人做一样事情,最大的阻力不是外界,可能是你自己,由于我们的贪婪、惰性,在你得到一个结果后,就以为可以不需要再努力了,这会让我们变得不专注、不认真。

我一直提醒自己,做什么事都要全力以赴。谁能说以后会怎么样?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把眼前这些事情做好。如果你老想以前或者以后,那么当下你就不会认真对待。我们认真对待每一天,自然就会有一个好结果。

【凤凰家居】:您对阅梨的定位是什么?

【麦子】:没有考虑太多,一群人认真把阅梨做好,我希望每个人都很会过生活,至于变成什么样的结果我们都会接受。

【凤凰家居】:您认为阅梨经历了哪些品牌发展阶段?

【麦子】:阅梨分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试探性;第二阶段是学习阶段,要拼命学习国内外、跨行业的知识;第三阶段开始找回自信,然后就开始融入消费者、融入经销商、融入市场;第四阶段开始自察,因为我觉得这几年发展太顺了,很容易掉入疯狂或者迷失,这个时候就需要停下来自我察觉。

【凤凰家居】:您是否有给阅梨设定一个目标?

【麦子】:有,希望分两方面,一个就是企业,一个就是人。接下来会开始培养年轻人,我们想做一个8900展,意思是给80、90、00后策展,给他们一个舞台。那么阅梨就变成了一个平台,一群人来打造一个品牌的感觉。

另外,就阅梨这个品牌的商业目标而言,我更希望它是一个比较有生活品位的人所喜欢的品牌,而不是太大众的公共品牌。可能徘徊在相对稳定的销售额度里面,稳下来就OK了。

【凤凰家居】:这跟大家的想法挺不一样的,很多企业就会想说做得越大越好,而且是往大众消费品牌去走?

【麦子】:你要问自己,做企业为了什么,如果为了赚钱肯定越大越好,但我们不是追求这个,我们追求是有意思,你反问一下自己,当你赚了很多钱但都不懂花,也不懂得提高自己的品位,而且还惹了一身毛病,那么到离开人世的那一天,会觉得这一辈子有意思吗? 

【凤凰家居】:麦总本来就是思维很活跃,很会玩的人,那么我现在有一道脑洞题想问下您,当您站在阅梨一百周年的庆典上,你希望看到阅梨是什么样子?

【麦子】:我想到的是,我的灵魂游走于街头,在小房子的门口,有一个老太太在晒太阳,坐的那把椅子是阅梨的椅子;当我又游走到一个房子的房间时,里面有婴儿的啼哭声,我发现有一个摇椅,也是阅梨的,是这种融进生活的感觉。

我希望一百周年的晚会上,大家各自诉说着阅梨与人的故事,甚至会有人说你看这把椅子是一百年前我爷爷的爷爷在哪里买的,保留到今天。用心做好家具,这就是最好的陪伴。

【凤凰家居】:好的,谢谢您接受我们采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生活馆在上海、杭州、武汉、宁波、长沙、珠海、郑州店,近期举办了手工皮具的体验活动,得到了广大手工爱好者的热情参与。在这几场的活动中,一双叫“足印”的学步鞋,成为了大家参与度最高的一件手工作品。

 ​

这是孩子刚学走路时,父母为他(她)亲手缝制的第一双鞋子。手工皮具是怎么在一家家具公司出现,并成为生活馆的一部分的呢?他们又怎么会想起做一双这么有爱的鞋子的呢?

​

  这要从香港的皮具大咖加盟阅梨的故事说起:在香港有三十多年皮具从业经验,1984年创立手提包品牌Koji bags,并亲自担任设计师、产品经理,在港十多家高端百货商场,设有专柜的Raymond,跌入了第二个人生低谷,准备退出皮具行业。就在这个时候,Raymond的一位老同学介绍他认识了阅梨的麦子。麦子对他要退出从事了三十多年的皮具行业,深感可惜。麦子告诉Raymond:“人到了50岁,一定要去坚持自己的热爱,拥有一份自豪的事业。”raymond受邀参观了阅梨的生活馆,被阅梨的品牌文化所打动,答应加盟阅梨,继续从事自己喜爱的皮具事业,成立阅皮具,作为阅生活馆的一部分。

  阅皮具与阅梨原有的书吧、水吧、饰品架组成一个完整的阅生活馆。

  阅皮具,每到一处,总会引起手工爱好者热情参与,这与现在人们追求个性化,喜欢DIY有关。当生活什么都不缺,基本的生活功能都能很好满足的时候,人们开始追求有趣,追求与众不同,手作成为品味、优雅生活的表达方式。阅皮具受欢迎的第二个原因,是手工体验活动,成为了一个社交活动,成为了如同朋友串门的的聚会方式,每次手工皮具活动,新老顾客齐聚一堂,欢声笑语。第三,阅皮具背靠阅梨品牌,能有更优质的五金件、皮料、木料,在材料上具有优势。再加上阅皮具的团队,Raymond三十多年的皮具经验,一群热爱皮具的技术师傅。这使得阅梨手工皮具一出来,就能获得大家的喜爱。

  阅皮具的打样师傅阿风,从18岁开始接触皮具,现在已经24年的行业经验,他是Raymond的得力助手。“每次Raymond拿给我产品的设计图时,我先要问清楚产品的尺寸、结构、材料、颜色、五金配件、是否需要里布。这些沟通清楚之后,我在电脑上打印出来图稿,想想这件产品制作时有哪些需要注意的地方,把不同部位需要的皮料详细标明出来,这样工人开料时才不会出错。初样做好之后,拿到实物,我会跟Raymond讨论是否还需要修改,例如皮质需要软一点,五金好像不太合适,经过多次磨合、改进,满意的实物就拿到阅生活馆进行展览。”阿风说。

​

  Raymond是这样评价阿风的:“他理解我的设计理念,替我考虑到生产之后的一些列问题。皮具从研发到量产,材料的节约、工艺的考究、现代的审美、实用性,都能完美的照顾到,达到我追求品质的高度,最后出来的皮具成品也是我最心仪的。”

​

  “足印”学步鞋,就是Raymond和打样师傅阿风、阅皮具的团队一起完成的众多作品中的一件。这是父母为孩子做的第一双鞋子,具有特殊的意义,等孩子长大,建立自己的新家庭,带着这一双鞋,会有一份感动在心中,幸福的泪花在眼里。这双小鞋,表达了父母对孩子的祝福,希望孩子健康、快乐成长,走好人生的每一步。

​

  阅皮具的加入,将丰富阅生活馆的内涵,更好的讲述优雅的生活方式,同时,也将成为阅梨的家人们与顾客交流的一个纽带,让顾客多停留一会,交流更多一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