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谢璞
谢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54
  • 关注人气: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你是一个有自己特色的作家,你有自己的主张,于是在黯淡的浓雾中你也寻找美,而且总是渲染出一些彩色,有的鲜艳,有的淡雅,但都令人信服。

                                      ——严文井

公告
祝福朋友们心灵的原野鲜花怒放,祝愿朋友们的生活像春天一样的美丽。谨致以亲切的敬礼!
谢璞的电子邮箱:xie_pu32@126.com欢迎朋友们有事发电子邮件!
谢璞简介

谢璞,湖南省洞口县高沙镇人。

国家一级作家,曾任湖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执行主席,湖南作家协会副主席、荣誉主席,湖南省儿童文学委员会主任、《小溪流》杂志主编、《小天使报》(创始人)主编,中国作家协会首届儿童文学评奖委员会评委。

   先后共出版作品二十多部。小说《芦芦……》被译成英、法文发行国外,《竹娃》和《忆怪集》均获全国儿童文学奖。《丁香梦》获陈伯吹奖。散文《珍珠赋》入选国家教委审定的全国中学语文课本和大学文科教材。《湖的呼唤》和《一片“菩提树叶”》先后荣获全国散文一等奖和金奖。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1-11-25 18:27)
标签:

谢璞

致谢

即兴

感恩

情感

分类: 中篇

    雨后新晴的农历十月廿四,属我跨进八十岁生日。好多好多亲朋文友热心地同我一起喝家乡米酒,忘年老友杨远新还即兴替我“画”了肖像。大家在“祝你生日快乐”的氛围中,笑得好开心。我十分感谢大家的一片好心,以三鞠躬向大家致谢,同时念了生日清晨写的《一个古老的故事》和《来自中南海怀仁堂的福音》两则心语感恩温暖我的阳光和伟大时代。

    中南大学文学院聂茂教授为我的拙作写了评论,特此一并致谢。

 

审美的正义与创作的隐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28 21:50)

小苎,是一缕洁白的苎麻丝。

端午节前,他生长在枝繁叶茂的苎麻地里,微风拂拂的时候,一片片叶子,就波浪似的翻开来,呈现一片银灰色,散发出一种清新的气息。飞过的流霞,掠过的鸟雀,总是要留神看几眼,赞美苎麻盎然的生机。一个个萤火虫夜里常常打着明亮的灯笼到舒适的苎麻地来游玩;还有青蛙们,白天和黑夜,也喜欢到苎麻地来休息。更有趣的,那些性情温柔的菟丝子,常纠缠着一些苎麻,耳鬓厮磨攀谈,什么知心的话儿都肯讲。乐于助人的蚯蚓,总是乐意酿

造很好的养料,支援苎麻生长。还有闪电和响雷,往往也把一些氮肥融化在雨水中,慷慨地输送给欣欣向荣的苎麻。太阳老公公总是细心地关照苎麻。帮助苎麻所有的养料制造厂——苎麻叶——加紧工作。太阳老公公常勉励每一株苎麻:

“快快生长吧!长大之后,你们都大有作为。人们迫切需要你们!你们都能够担当光荣的任务。”

端午节后,苎麻通过镰刀的帮助,离开了苎麻地。离开时,留在地里的苎麻蔸子妈妈欢送儿女们时,还动感情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20 19:41)

    同一天上午,两个不小心的“朋友”落网,同时进了小猎手家两个漂亮的竹签笼子里。

    一只是相貌古怪的小猫头鹰;一只是全身羽毛暗绿的鹦鹉。小猎手是用马尾丝在树枝上布了活套子暗网,把他俩的脚套住了,而且越挣扎越紧。小猫头鹰有力的大脚干受了重伤,流出殷红的鲜血。鹦鹉脆弱的粉红色脚干,也被马尾丝勒得死紧。要不是马尾丝这么狠毒,他俩又怎得进囚笼啊?

    小猎手却称关禁鸟雀的两个笼子是“宝笼”。这都是他亲手制作的,象两个节日挂的彩灯笼,结实而美观,每一根竹签子都溜溜圆,在石灰水里蒸煮过,抹过光油,变成象牙色的艺术品。每个笼子,都有一扇开关自如的竹签子小门。那小门外还有鹰爪形的搭勾子,一搭上之后,就等于上了一把铁锁。

   这两个漂亮的“宝笼”并排挂在一条楼筋上,供人们仰起头来鉴赏。

    两个不幸的“朋友”被囚在两个笼子里好痛苦  哪!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个比一个可怜,都是  那种哭凄凄的可怜相。彼此都懂得同是失去自由的沦落者,虽然过去从不相识,却也相互投过几次同情的眼光。失去自由,生活也就索然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是一个活泼的孩子,叫“小猴子”。

    他特别喜欢赛跑。

    一天,他向妈妈提出个要求:“妈妈,给我做一双跑得快的新布鞋吧!”

    妈妈答应过些日子抽空去做。

    “妈,要快一点做呀!”小猴子焦急地说,“越快越好。”

    “到哪里去做客吗?”妈妈好奇地问。

    “不是。是为了赛跑。”小猴子回答,“我要和杜伢子赛跑,他赢过我一次了。”

    妈妈和蔼地笑了笑,问:“小猴子跑不过小兔子?”

    “妈妈,不是我跑不过小兔子,怪只怪,他脚上有一双能飞的布鞋。”

    “妈也给你做双飞得起的新布鞋!”

    “这就好!妈妈,听说杜伢子那双鞋的鞋底中间,垫了喜鹊毛。我的,也给垫一点,别忘了!”

    妈妈又答应了,立刻动手剪鞋样,用碎布拼一层层的鞋垫底。

    小猴子又动脑筋思索:喜鹊飞得快,有没有比喜鹊飞得更快的雀子?这当儿,恰好见到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11 20:21)

    光明必胜,是永远不变的真理。

    圆圆的月亮,向着大地无休无止地泼洒水银。七姊妹星好象在夜空说着什么,时不时眨眼着她们金色的眼睛。轻纱似的彩云,荡来飘去。

    低空,有千百盏萤火虫灯流动。萤火灯影里,“纺织娘”在瓜棚花朵的花蕊里清唱;地面杂草中蛐蛐的歌声,听来格外清爽。

    劳动了一整天的人们,熟睡了。包括好动的公鸡们,也做梦去了。但是,这一座土砖屋子的屋檐下有个“大世界”,一点也不平静。蜂箱里几万只工蜂的翅膀,嗡嗡嗡地猛扇着,它们在辛勤地酿蜜糖;蜂王呢,有步骤地把小蛋蛋投进每个“育婴室”里面去;站门卫的几个工蜂在蜂箱进出口巡逻。这个“大世界”里甜蜜的“小世界”,每个公民都想着为人类和自己,造出泉水一样多的蜜糖来,谁也不辞辛劳。主人对它们是很关心的,不仅给制造了冬暖夏凉的蜂箱,还安置在坐北朝南的屋檐下围墙头。万花怒放的季节他们加紧采集,主人收去了巢里藏不下的蜜糖,等到花少的日子,又定期用蜜糖喂养它们。一旦有蜡蛾、土帝鬼脸蜂等外敌来侵扰它们,主人又帮助除敌灭害。

    还有蜘蛛们,也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18 09:48)

    别的喜鹊子,只有一个妈妈;可是,鹊妹子“娇娇娇”有两个妈妈。

    她享受过相当长时期的“娇子”生活。人世上九娘一子的“独子”,未必衣食住行有她优越。她有“很好的鹊妈妈”,爸爸也不错。

    早在寒梅怒放的时候,鹊爸爸和鹊妈妈就着手建筑舒适的房子。地点,定在最高最古老的一株枫香树的三个桠杈之间。建筑材料,全部是从附近几里的林子里挑选出来的枯树枝,有的是从地面拣的,有的直接从树上衔过来。并不求亲戚朋友帮工,都是他俩用嘴一根一根搬到半空,纵一条,横一条,构造得严严实实。风也砌,雨也砌,晴天砌的速度就更快。等到枫香树生发翠绿的嫩叶时,鹊房已落成了。室内充满了清爽的芳香气息,呼吸了枫香味是微有醉意的,算得上名副其实的“芝兰之室”。鹊爸爸心细,还衔了松软的石毛、毛绒、卷柏来铺地毯,鹊妈妈的嘴巧,把地毯结成有花边的工艺品。一场辛苦,都为了迎接孩子们出生。

    不多久,鹊妈妈下了五个鹊蛋蛋。鹊爸爸高兴极了。鹊妈妈很快就坐下来孵蛋蛋了,可是,鹊妈妈经验不足,一次孵得头昏脑涨时,不慎一伸脚,把四个蛋蛋踢滚出了房门,摔得稀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24 14:56)

    “咪唔老头来了!打死它!”

    “绞死咪唔老头!”

    “勒死它,勒死它!”

    村子里的小孩一见“咪唔老头”,就扬起棍子,拿起绳子吆喝着,追逐着。没有一个小孩不讨厌“咪唔老头。”

    其实,“咪唔老头”年岁并不大,是一只相当于高小学生年龄、脚长尾长的小黑猫。胡子虽然白了,但并不是老头子。当然更不是一只老鼠。只有“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呀,但它比老鼠更叫人讨厌。是不是人们喜欢抱成见?请“咪唔老头”自己说说清楚吧。

    “我怎么说得清楚?”

    一肚子委屈的“咪唔老头”,以前确实说不清楚,它觉得天地间“不公平的事太多了,不论是猫,或者人,都太刻薄了。”

    它记得自己是兄弟俩。猫妈妈把它俩藏在黑漆漆的地板下面,每昼夜给喂几次奶,还叼没有生毛的小老鼠给它俩吃。有时候还用没生毛的麻雀子来喂它俩。猫妈妈说,没生毛的鼠崽子是世界上最鲜美、最营养的补品,比人类的“高丽参”、“牛奶”及“鹿茸”等都好。没生毛的麻雀子也鲜美可口。每次,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08 11:28)
标签:

蒲扇

苍蝇

蚊子

傻瓜

篾丝

校园

分类: 童话

    一把使用过多年的蒲扇,被谁抛弃在地面上。他老得厉害,边沿的篾丝圈也不见了。扇里扇外发着赭色的光泽,有几处甚至略见烟熏火燎的痕迹。细细看去,上面还有长脚蚊子的血迹。不难想象,他从树上给砍下后,制成杏黄色的漂亮蒲扇以来,曾长期进行辛勤的劳动;替人们招风解热,帮人们扇过煤灶火,也打击过不少吸血鬼——蚊子。是一把没有白费过光阴的蒲扇。如今不知被哪一个喜新厌旧的抛弃在地面上?但是,很快又被谁发现了,不认为他是“万事该休”的废物。

    过了不久,老蒲扇身子被水冲洗得干干净净,扇边用裁衣剩余的细碎布片拼缝了一个圆圈。于是,老蒲扇又精神抖擞地工作了。他招来一扇扇的清风,给人们带来凉爽的欣慰,又帮着吹炉火,叫炉灶上的锅迅速地欢唱着。老蒲扇工作起来,热情洋溢,总是笑声朗朗,有时碰在什么地方,还很响地大笑着,比起初露面的新蒲扇的劲头不会差。

    一天,老蒲扇斜靠在房角落里休息,十分沉静地休息,没有影响任何东西,更没有伤害任何生物。忽然,他却被几只苍蝇和一群蚊子包围了,并遭到了恶毒的攻击。没一个尊重或同情他是年老蒲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16 15:02)

    凤凰山,是百鸟快乐的小世界。凤凰山上,有彤心杉树,盖天古松,翠绿香樟,坚固梓木;有千年血藤,百岁木通;稀罕的楠树,也象彩云似的出现在山上山下;山坡的毛竹子密得弩箭也射不开。

    凤凰山的泉水,有的说十几眼,有的说流出了几百条线,凡属喝过凤凰山泉的,没一个不夸它津甜津甜。潺潺泉水养育的野草山花,又多又美。

    凤凰山,是百鸟聚居的快乐小世界。如果你有兴趣进一趟凤凰山,可以聆听到不少名曲,例如《画眉啼山》、《鹧鸪叫春》等,一听就让你心醉。山上,听说凤凰确实有的;不过,他属鸟类之王,凡人不一定能看到他。一切天姿婀娜的鸟儿,都是凤凰的大臣和亲密的朋友。见到了他们也等于见到凤凰一个样。凤凰山的鸟类也许不止百余种,仅仅锦鸡子就有十几种。有一种锦鸡的羽毛有三十七种颜色。有一种长翎尾的锦鸡的花冠,胜过璀璨发光的红宝石,

翎尾足有一丈二尺长。山上的白鹭往往成千上万,象一朵朵游动的白云。

    不过,这个小世界的和平,经常受到了各种毒蛇的严重威胁。每当鸟类恬静地酣睡时,恶毒而狡猾的蛇就爬上了树,袭入鸟巢,咬走了正在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2-16 12:26)

    这里还没有把鼓风机请到厨房去帮忙。灶门前,少不了顶用的吹火筒。

    一口新建的灶,急需征集一个吹火筒。

    有两截各一尺八寸长的竹筒子参加应征。必然有一截竹子落选,一截竹子当选。

    厨师是个脾气很好的老爷爷。他是“主考官”,刚喝了点酒,很喜欢说话。他把两截竹子拿在手里,开始考试: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竹大。”一截竹子回答。

    “你呢?”

    “我叫竹小。”另一截竹子回答。

    “你为什么叫竹大呢?”厨师爷爷眯着眼睛问竹大。

    竹大矜持地挺着脖子说:

    “我吗,瞄了一眼,觉得比一起来应征的对手至少大一丝,我就叫自己为‘竹大’。”

    “你呢?”厨师爷爷又问竹小。

    “我觉有得自己个子虽然跟这个伙伴—样高,但单瘦些,所以我就叫竹小。”

    “你们参加应征的目的是什么?”厨师爷爷醉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