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当过农民.工人.会计.教师.机关干部.记者.编辑,喜欢听音乐,收古董.
个人资料
天空2027
天空2027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897
  • 关注人气:2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全球股市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财经要闻
精品博文
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百家讲坛《黄帝内经》(第一部)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百家讲坛《黄帝内经》(第一部)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8-02-02 09:3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02 09:3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2 09:14)
   去老年公寓看老姐,她不在,旁边有一老人依窗呆立着。我上前想问,一看那老人面熟,再看想起来了,是经局退休党支书老曾。这老曾我太熟了,一起担任过某协会副秘书长。他当过兵,转业后到经局当科长。为人谦和,办事有条不紊,退休后有事无事常来我办公室。
  他木然地望着我,我介绍了自已,他依然木纳。我努力唤起他的记忆,他似乎终于记起了我,告诉我他老婆死后来到老年公寓,现在一日三歺都由护理员送来。
  我感到悲哀,如果说人生是一篇文章,那么文章的结尾应该如豹尾那样短而有力,然而这样的结尾在现实中很少见到,人生的晚景大多凄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8 10:36)

     在桥头碰到喜欢玩玉的小A。好久不见,问其近况。他说:‘’不好,老婆因病去世二年,这病本来能看好的,但拖着拖着就来不及了。因她身体不好,也没要孩子。现在我光身一人。‘’我问他收入如何?他说,做保安,每月二千多点,生活好过,空时玩玩玉器,赚点烟钱。 

    我没有从他脸上看出痛苦和不安,也许是时间已经抚平了他的创伤, 问他有何打算,他说有一个女人在谈,这女人有一个读小学的儿子,有房有车,在做保险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美文转载

 

            身体的舒适,令人感到幸福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6-08-03 08:53)
标签:

杂谈

      昨天晚上听北大楼宇烈先生谈中华饮食之道,颇受启发。他说,孔子在“乡党篇”里谈到不时不食,怒时不食,怪异不食,异地不食。所谓不时,即不合时令的东西别吃,如西瓜,夏天成熟,解暑良果,但冬天吃大棚内西瓜就不合时令,因为西瓜性涼;生气、愤怒时胃口不开,吃下去不消化;怪异东西,加穿山甲、蛇、野猪等动物,有些人很喜欢吃,其实对身体无益,体弱者吃了有害;异地产的东西为什么不吃,因为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水土养一方物,宁夏的水果适合宁夏人,未必适合广东人,为什么有些南方人到北方居住会水土不服,要经过一段时间才能适应,就是这个道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27 10:39)
标签:

杂谈

     每天早晨一杯温开水,中午 半杯葡萄酒,中饭后一小时午睡,晚饭后散步半小时,这些都已经养成了习惯,成为每天的必需课。然而这些都是健康层面的,那么精神层面的每天又该做点什么呢?

    我指的是每天一定要做的,一是看微信,虽无固定时间,但一定会去看看的。而且一天花费的时间加起来还真不少,现在看来,很多微信是无聊的;二是上电脑,或看新闻或玩游戏虽无固定时间也是每天必须的。现在看来,新闻能了解时政游戏能放松心情,仍有必要。三是看电视。

  至于作文,偶而为之,并未把它作为每天必需。其实,我当了三十多年记者,以前每天与文字打交道,退休后就不想再写了。后来有了博客,写过一些,再后来有了微信,博客就冷落了。

   李银河教授说, 我的写作很可能在他人看来不是个东西,但是那是我的生命,我的时间,我的痛苦,我的快乐。我早已乐在其中,这就足够了。生命的意义对不同的人来说,当然是不一样的。李银河认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岁月如歌
     人生如一列向终点奔驰的列车,中途有许多停靠站,有些站停靠时间长,但不一定有深刻印象,有些站停靠时间短,如宁波政校,仅管只有半年,却终生难忘。
  该校位于宁波江东,短期培训,军事化编制。   学校以三个班为一个团支部,  每班十人,九个班为一个连,连指导员是学校派下来的,全校有十个连,近千人。我任一连第一团支部书记,管三个班学员的政治思想工作。学习以集中听报告和分班讨论为主,还记得一班长是镇海骆驼人,姓桑,一个非常爱清洁喜欢穿白衬衫的姑娘,常为我们男生洗衣服,前几年听说巳去世。学员中有二三个人曾有过联系,一个叫朱守波,大松人,一个叫芦仁斌,镇海人,在生产队任会计,班长去世的消息是他告诉我的。第二团支书周诗良是宁波知青,他回乡务农的事迹曾上过浙讧日报,  老兄结婚时我曾做他伴郎,可见我们的关系。然而多年过去,我们都已老矣,只在逄年过节时打只电话问好。
  连指导员何志健军人出身,严肃稳重,说话干脆利索,毎当我在工作中遇到难题时,他总是耐心开导我,是我年青时代不可多得的一位好导师!九十年代我去绍兴出差,曾去拜访过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