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谢军
谢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94,217
  • 关注人气:11,1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关于博主
谢军,教育学博士后、心理学博士,四届国际象棋女子世界冠军得主。目前在首都某大学工作,闲来喜欢写东西,爱谈育儿妈妈经,任多家报刊杂志专栏作者。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1-08-16 17:14)
标签:

杂谈

    国际象棋的重大团体赛事中,每个队伍的人员组成中有一个岗位叫做场上队长,担任此职位的人主要负责临场掌控本队比赛情况,并不用亲自上场比赛。

    由于棋类比赛的赛场管理非常严格,比赛时场上队员一律不许和外界有任何交流,因此乍一看场上队长能做的事情无非是帮助队员送点饮料,在出现对手提议和棋的情况下说yes或者no。再不,就是全队比赛结束之后负责在成绩单上签字之类的琐碎小事,令场上队长似乎变成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但事实情况却远非这么简单,缺少场上队长前后照应的队伍就像没了魂儿,一名优秀的场上队长正是名副其实的全队主心骨。

    场上队长大多由各队的教练来担任,往往这名教练又有着该国德高望重的棋手背景。或者换个说法,场上队长的棋艺水平至少在某个阶段和时期能代表这个国家的水平,要不然根本镇不住“场子”。除了技术水平的要求之外,场上队长还需具备的基本素质还有细心、包容、勤奋,当然,更少不了一项最重要的气质便是镇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21 12:39)
标签:

杂谈

     不知是不是因为在大学工作需要为人师表站讲台给学生授课的缘故,自己开始更多地去关注社会问题,思考问题的角度也变得开阔了些。

     箱子里一直收藏着一份特殊的钓鱼台国宾馆菜单,那是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党组书记的李铁映同志为我亲笔写的“介绍信”。“介绍信”的内容是让我到社科院找老师学习哲学,回想起来,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菜单的纸质已经有些泛黄。

     李铁映同志是中国国际象棋协会的名誉主席,每次我们重大比赛之后他总会抽出时间接见参赛选手。大概缘于李铁映同志年轻时访学捷克斯洛伐克,又是俄语专业高材生的缘故吧,我们这位协会名誉主席确实不属于领导关怀、友情客串的那种,对年轻棋手的关心也不局限于提高棋艺水平,每次见面总叮嘱我们要做一名勤学善思全面发展的人。那次,恰逢中国女队世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12 13:23)
标签:

杂谈

     这几天,不知因为久坐还是运动方式不当的原因,身体出现不良反应提出抗议,影响到了平日的生活起居。沮丧之余,突然觉得偶有小恙倒也不是坏事,至少能让自己顿然醒悟,原来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上零部件也到了重新调试的时候,不能再大大咧咧地生活了。

     都说四十不惑,虽然年龄过了四十岁,却还是搞不清楚惑与不惑之间到底有啥区别。只是在不自觉间,感到整个人正在一点点发生着变化。其实,也具体说不清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变化,身体上的还是心理上的,更找不出缘由何在,但这种变化自己能够真真切切地感觉的到。

     曾经看过一本英文小说《FOUR SEASONS》,书名翻译成中文应该叫“四季”。书中的女主人公用春夏秋冬不同的季节来形容自己的人生历程:豆蔻年华的春、热情而又迷惑的夏、成熟的秋和淡定的冬。第一次看那本书的时候才二十出头,觉得自己正活在春天里。这种感觉持续了很多年。不是因为刚刚迈过二八的如花岁月,也不是因为竞技场上少年得志职场顺风顺水,而是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04 19:01)
标签:

杂谈

     做棋手的时候,自己曾经发出过这样的感叹:如果能够自由选择职业,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当一名大学教授!当时说出来这样的话时周围没有几个朋友当真,以为不过是谢冠军应对媒体的一种说辞。可不是,在大多数人眼中,世界冠军就像是一个金字招牌,有了这么一顶光环在身,谁会傻到去辛苦站讲台吃粉笔末?“抛开辛苦打拼来的一切想去做一个教书匠,大脑进水了吧?”不少人都这样对我说。

     还记得,小时候回答长大以后做什么的问题,我的选择是当一名科学家,那时候的我聪明里透着男孩子的淘气。老师,那可是自己最不可能想到的职业选择,整天面对一群孩子在不大的房间里重复着不变的话题,多没意思呀!谁知道长大以后,人是会变的。

     人生的成长道路中有很多难以预测的事情发生,就拿自己来说,先是从运动员到冠军,接下来做棋院院长,不久前调动到大学教学管理工作岗位。一路走下来,仿佛顺其自然地走了一条中国式的“弈而优则仕”的道路,工作角色的转换中既有其必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23 18:13)
标签:

杂谈

   生活中的幸福时刻无处不在,比如在家门前等待家人开门的那一瞬间。

  记不得什么时候看过一篇很有情调的文章,题目叫做“幸福在敲门”。文章中描述的幸福体验具体是什么已淡忘,但自己却在每天迈进家门前的那一刻,实践着敲门的动作,体验着那一份小小的真真的幸福。

  确切地说,我不是在敲门,而是叫门,体验的是叫门的幸福。

  “妞儿,快帮妈妈开门!”每天下班后,紧赶慢赶奔回家,站在门口喊女儿开门。如果屋内迟迟没有声音,我就再接着喊上几声,“爸”、“妈”,再没人搭理,那我就开始“孩子姥姥”、“孩子姥爷”什么称呼都上了。扯着嗓子一通乱叫,感觉特爽。喊完之后,把耳朵贴在门上,仔细捕捉屋里的每一个声音,有时迎来的是父母大人一边开门,一边嘴里“骂”我:明明自己拿着钥匙却非叫别人伺候,真烦人!有时候,守候到的是女儿欢快的脚步,是小丫头一脸甜甜的笑模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17 17:54)
标签:

杂谈

    最近在大学为研究生新开了一门课——运动心理咨询,感触颇多。

    心理学是一门典型的交叉学科,不少基础理论在不同的具体科目中都有重复体现。因此那些有经验的教授建议我在授课时要多结合比赛实际案例进行分析提炼,而不要把重点放在介绍讲解理论方面。这个建议倒是正合我的心思,毕竟做了那么多年的一线棋手,实践经验方面自己更有体会。

    心理学在竞技体育中的作用不容忽视,时至今日,运动员如何加强心理素质确保大赛正常发挥已经成为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虽说棋类比赛和其他竞技项目的特点略有不同,但运动员在准备和参加重大赛事过程中所承受的压力应该没有什么两样。记得自己当年做运动员时,运动心理学的教材一直是自己的枕边书。当然,同一本书任谁也不可能常年总看,很多时候那本《运动心理学》的书更像是一件摆设。现在想想,当时自己这样做可能更多的是一种良好的心理暗示吧。

    除了自身的体会,通过这些年任教练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中国的诸多世界冠军中,极少有人拥有像谢军如此丰富的人生经历。作为棋手,她是中国第一个国际象棋世界棋后,曾经四次夺得女子个人世界冠军、三次率队夺得奥赛团体冠军;作为学生,她从本科、硕士、博士,一路读到双料博士后;作为行政管理者,她实现了从北京棋院院长到首都体育学院副院长的跨越;她还是参政议政的政协委员,一位笔耕不辍的作家,一个有着成功早教经验的慈母……

  “认真是我的天赋,”谢军说。

  8岁学棋,21岁首夺世界冠军,谢军的国际象棋之路近乎一帆风顺。在通往世界棋后的道路上,她印象最深的是1989年的那个全国冠军。在那次全国个人赛之前,谢军所在的北京队面临变革,领导甚至问她有没有意向去别的省市队。非奥项目的调整在当时是大势所趋,一直心无旁骛的谢军有了危机感。

  “84年我已经是最年轻的国家健将。原来只是一心下棋,觉得出成绩早晚没有关系。那时才意识到,时间不多了,如果不往前狠狠努力就要换一个职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19 19:02)
标签:

杂谈

    

 

    从左到右:武尊民教授、张厚粲教授、我、顾明远教授、方福康教授、田继宗教授。

    

    书架最显眼的地方摆着个相框,相框里镶着一张自己心里觉得暖洋洋的照片。周围无美景,众人皆素颜,自己站在那里笑出一脸的幸福与坦然。照片中其他几位是我在北师大从本科到博士后的历任老师,还有20年前我入学时的校长,几乎每一个朋友看过照片之后都会赞叹一句:“多难得的一张照片,谢军,你真是好福气!”

    是啊,真不知道全中国能有几个学生像自己一样有福气!

    能和本科时的班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08 16:01)
标签:

杂谈

    因为下棋,10岁时我就离开家,住到了北京棋院。我的棋手生涯是从母亲转身的背影中开始的。

 

    小时候,父亲在部队服役,是母亲和姥姥把我带大。母亲的身体一直不太好,有几年甚至不得不休假在家吃劳保。那时候家家户户的日子都过得不宽裕,像我们这样的家庭,日子过得更是捉襟见肘。

    在我幼小心灵的回忆中,母亲从来没有抱怨或者羡慕过别人什么,难得有空闲时总见她拿本书看呀看呀,对我这个独生女儿也没有显出什么特别的宠爱。童年模糊的记忆像天边飘着的云时淡时稀,我六岁时父亲复员到地方工作,全家团聚在一起。但在我的心中,母亲的位置没有谁能够代替。

    因为下棋的特长,十岁的时候我离开家去北京棋院开始了集体生活,只有周日才能回家。小孩子的脑袋瓜里装不了多少事情,现在的我早已经忘记,当年是什么原因促使自己决定离开家去陌生的环境生活。当然不是父母有什么远见,指望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06 18:12)
标签:

杂谈

 

      2011年的中国国际象棋协会工作会议令自己感触颇多。说来惭愧,虽然自己担任着协会的副主席,更称得上是国际象棋界业内人士,但因为不是专职在协会工作,所以平时更多是以参与配合的心态来开展工作。

     为期一天的会议日程安排得很紧凑,在会议开始前,协会褚波主席指了指桌面上的报告说:“这里面都是我心里想说的话和未来协会要干的事情,多提建议。”听起来,这像是一句客气话。不过,想到来无锡开会飞机旅途上对项目发展大事小情的一路畅谈,掂量着手中厚达24页的报告,再看看会议材料中若干个即将推出的文件建议稿以及拟定中的协会分支机构人选名单,我第一个感觉是协会今年的工作会议动真格了。

     协会的计划和主席报告中更多的内容暂且忽略不写,只就“坚定国际象棋运动群众普及、竞技水平、产业开发与文化教育相结合的‘四位一体’协调发展的工作思路”部分的内容,结合实际工作中的情况和问题谈谈自己心中的一点思考和感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