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谢浮名1
谢浮名1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63,239
  • 关注人气:8,9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册专辑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为谁风露立中宵
 湖南邵东人,现定居长沙。多为时评杂文,旁涉散文小说,见于全国各级报刊,多家媒体开有专栏,有作品近百万言,入选多种作品选,如《08中国时评年选》、《09中国最佳杂文》 
新出版杂文集《一派浮言》,定价32元,网上有售。
本博联系方式:
   QQ:550680311
   邮箱:xiedchu@163.com
博文

莫让怪物恶狠狠折腾我们的理解力

谢浮名 一派浮言

从前,我们看到的电视剧,剧名大多在两个字三个字,《渴望》《孽债》《过把瘾》,《亮剑》《黑冰》《生死连》,表意明确,念得顺溜,简单好记。可是,如今,电视剧的名称越来越长,也越来越不明所以。《新京报》为此专门就2017-2018年剧集名字,做了一个调查,为7字以上长剧名分了类,颇能涨姿势。

这中间,不动脑子地照抄流行歌曲里现成的句子做剧名的,乌央乌央一大片,如《夜空中最亮的星》、《对面的女孩看过来》、《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绿叶对根的情谊》等等。拟定这种涉嫌侵权的剧名的编辑导演,难不成是有当被告的瘾,总在想尽千方百计,图谋激发原歌词作者维权的冲动,将他们告上法庭么?

自然,这种照抄,渊源古老,像《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待到春华灿烂时》、《良辰好景知几何》、《长风破浪会有时》之类,都是古诗词名句。问题是,古人的成句,著作权期限届满,已经如空气阳光和水一样了,成了公有领域的产品,可以无偿享用,因此照抄无妨。可是,当下的流行歌曲的作者还在,著作权还没有过期,岂能轻易侵犯?

至于雷同剧名,诸如《了不起的合唱团》、《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带你认识身边的这11种“婊”

                              谢浮名 一派浮言

先说个段子:我佩服过三个男人,一是许仙,二是董永,三是宁采臣。 一个敢睡蛇,一个敢睡仙,最后一个连鬼也不放过。 最看不起的就是孙悟空,把七个仙女定住,他居然跑去偷桃子了。但是不得不佩服孙悟空他爹,居然能把石头整怀孕。我也是醉了。

这佩服和看不起,来自网络。足见网络真是个涨姿势的好地方,比如,如今很流行的一个词:“婊”,就让人大开眼界。

“婊”这种生物,听起来不善良看起来很恶意,来源也很古老,虽然,近些年词义转化,指向由出卖肉体的女性转换成了做事为人有点肮脏的女性,但无论如何,她们真心的叫人不喜欢甚至厌恶。

可他们种类繁多,无处不在。盘点一下我们身边,有没有这些“婊”呢?

1,咖啡婊

咖啡婊的本质特征:装得一手好逼。

她们多出入于高级写字楼,名字多为英文,说话的时候要中英文混搭,穿衣标准是快消类时尚品牌,随身携带着墨镜之类的大牌单件,爱拍照,照片背景通常是高级轿车,高级餐厅,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谢浮名 一派浮言

11月4日,徐静蕾在微博发文感慨:“九年多以来,我时常有病,你永远有药。 ”还附上两个爱心符号,甜蜜告白黄立行。

 

黄立行由此成了“黄药师”。

网民对这段告白感兴趣,主要在于徐静蕾究竟患了什么病,咋只黄立行有药呢?天下滔滔,男人多的是,除了黄药师,还有黑药师白药师红药师,大家都可治啊。黄立行何德何能,独霸着徐静蕾呢?

那么,不妨给徐静蕾望闻问切。

娱乐圈的女性,有一个通病,叫“没文化”。惯说“女锅补天”的李湘在四川师大上课,可以把“棘手”说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谢浮名 一派浮言


近些年,流行一个新名词:“三和大神”。

深圳的三和人才市场,聚集着被人们戏称为“三和大神”的群体,他们来自大江南北,长城内外。他们的生存方式是,打一天工,上三天网。

他们的日常生活,是每天一碗清汤挂面,6元;、一瓶纯净水,2元;抽5毛一根的散烟,睡15元一晚的床位,慵懒而自在。


这无疑是一种“下流”。

哦,对了,所谓的“下流”,来源于日本的一本畅销书:《下流社会》,描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谢浮名 一派浮言


一代大侠金庸先生是死过好多回了的。每次有关他去世的传闻,都能引起网络风暴,万人瞩目。这一回,他是真正地走了,经历完人生94个春秋,他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生前靠一支笔积攒下来的其他文人基本上无望获得的亿万财富他没有带走,世人的敬仰和无数的荣光他没有带走,他亲手缔造的武侠帝国没有带走,最可悲的是,他笔下的那么多人物,像东方不败任我行岳不群等,没有随着他的离开而离开。这些人物,还会有滋有味地活下去,或许永远不死。

伪君子岳不群就不会死。

当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谢浮名 一派浮言

10月24日,微博用户@最爱萌萌的笨小孩在其微博发文称,有副局长寂寞想找情人。微信聊天记录截图如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谢浮名 一派浮言

栾川老子铜像


浏览网页,常有莫名其妙的发现。

这一次发现的,是百度的“栾川吧” 里,颇有恶意地转了我的一个题为《59米高的老子,你冷不冷》的文章。原文如下:

 

59米高的老子,你冷不冷

近日,洛阳栾川新建的老子铜像已进入施工扫尾,耗用锡青铜360吨,像高38米、通高59米的老子铜像将气势磅礴地矗立在老君山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谢浮名 一派浮言

爱和恨都需要能力,倘若能力不足,无论爱恨,都是自虐。

号称“骂鲁第一人”的女作家苏雪林就自虐了半辈子。

这苏雪林,在民国时期,名气响亮得很,曾与冰心、凌叔华、冯沅君和丁玲并称为5大女作家。

然而就是这位才女,以骂鲁迅为终生事业,骂得尖酸刻薄,痛快淋漓,甚至留下骂人名言,流传极广,为多方引用,说鲁迅是“玷辱士林之衣冠败类,二十四史儒林传所无之奸恶小人”。

苏雪林之骂鲁迅,只在鲁迅死后。鲁迅生前,倒是推崇得很。

年轻时期,苏雪林和鲁迅,颇有渊源,算是师生关系,当年,她在北京女子师范大学读书,鲁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好个和尚,忒煞多情,负了如来,又负卿卿

谢浮名 一派浮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金庸笔下的老顽童周伯通,见到谁都想嬉闹一番,把不论分寸地恶作剧当做人生乐事,至于人家有什么感受,受到什么伤害,哪怕因此送了性命,他也是不予理会的。

历史就是周伯通,最喜欢颠而倒之,倒而颠之。有“红色音乐家”之称的李劫夫,就被它狠狠地涮了一把,落下千秋笑柄。

现在说起李劫夫,我们可能很茫然,但在1972年前,他可是个炙手可热的人物,城市乡村,田间地头,到处都是他的歌声,可谓“凡有井水处,皆唱劫夫歌”,不说风靡解放区的《歌唱二小放牛郎》,也不说周恩来最爱哼唱的《我们走在大路上》,更不要说跳忠字舞必备的舞曲《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这些歌曲当时红得发紫,就是到了现在,每到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