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刚
大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220
  • 关注人气: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友情链接

郭彤

老朋友,优秀的导演和非常好的演员,很多女孩心目中的偶像

包罗军

北影的好朋友

刘畅

同学

费思

同学

韩文亮

在中戏几年来看的戏中演得最好的那个角色就是他演的

郭廷波

四川那一代的老朋友,优秀的编剧

黄荣嵘

老朋友,同学和艺术家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2008年夏天,北京奥运会快结束的时候,还没有去看任何比赛的我突然着急了。我突然感觉怎么样都得起码看一次比赛,不管什么体育类型都行,关键 是不要在我走两步就能实现小时候那个亲眼看奥运会比赛的梦想的情况下,竟然如此的冷淡呆在家里跟往年远离奥运会几千里时一样经过电视屏幕才看奥运会的所有 比赛。我跟一个朋友(同班同学的顺子)去买票,弄到了同一天在离我家走十多分钟就到的科技大学体育馆里进行的跆拳道比赛的票。到了以后我们很快就发现了, 当天的比赛有中国选手参加,因此每次他出现了,气氛一瞬时间就变成了非常的热烈,观众激动地喊”中国加油“等鼓励的口号,而我们所寻找的在北京看奥运会的 地道感受由此就被完美的形成了。比赛结束了,中国选手就以第三名的成绩获得铜牌。颁奖仪式后,得奖的四个选手(两个人得铜牌)开始从右到左向每一个看台鞠 躬致谢。我坐的那个看台就是他们将要最后才面向的。当他们向别的看台鞠躬的时候,我发现了,我所坐的看台的观众竟然迅速的离场,而当选手快要向我的看台鞠 躬时,整个看台只剩下我和正在看台下角忙着拍照的顺子。因此我就向他叫:“你赶紧过来陪我鼓掌,别让我一个人面对他们四个去鼓掌“。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17 16:54)
标签:

杂谈

 在中国”回家过年“是充满着意义的四个字。在这样的地理宏大人口巨多的国家,想要把”回家“这事情办成,就得挑战几千里的距离,几个亿的抢车票竞争对手,几千块人民币的票价等种种困难。过年时每一个回家的人背后必然都是千山万水的故事。
 
我的家乡以色列却是地理很小人口很少的国家。在那里回家一般就意味着关灯出门,伸手从口袋里拿起车钥匙,开一两个小时的车,停车,敲门,叫:“妈妈就是我,请开门”即完事了 。”回家“这事情在以色列是一件每一个周末都能从容的完成的小事情。 所以在以色列基本上每一次节日都意味着一次家庭聚会。
 
如果要说以色列哪个节日是最重要的,或者像中国人经常问我:”哪个节日才算是犹太人的春节',我愿意很不负责任的,仅仅代表我个人意见的(可也不排除大部分人的同意)说:逾越节就是。逾越节是来纪念希伯来人在摩西的领导之下就离开了埃及,在沙漠游荡了四十年后终于回到自己的国家。逾越节也叫”自由节“,因为它纪念西伯来人终于打破了在埃及做奴隶的枷锁回到自己的家乡去做自由的民族。可是我当兵的时候,三年中每一次到了这个”自由节“,我都会留在军营里过的。而且为了把这个讽刺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最近有一个问题摆在我眼前让我再无法回避 - 我右眼视力明显的下降了。之前一直没太关心这个问题,因为我的左眼视力正常,所以两只眼睛加在一起的总体画面效果还不算太差了。可是最近右眼的问题好像严重了许多,导致画面的清晰度有一定的退步。很奇怪 - 这两位负责塑造我的立体世界的搭档虽然隔得仅仅是一厘米左右的距离,却那么缺乏沟通,右眼竟然就这样不先通知好去搞了自己的视力派。现在每次把右眼闭上用左眼看东西,感觉像是高清版的世界。每次把左眼闭上用右眼看东西,感觉像16毫米胶片版的世界。就像减肥广告或者头发移植广告里那个“减肥前”和“减肥后”的图画,我可以仅仅把一只眼睛闭着或睁开就玩一下“近视前”和“近视后“的生活广告。这个广告跟一般的广告不同在于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最近北京的天气要我们的汗水,冯导又要我们的泪水,看来我们得注意多喝水。

冯导说看《唐山大地震》不哭就不是正常人。显然他太谦虚了,他创造的不仅仅是一部电影,他创造的是人的心理考察工具。你或许原来是个缺德的坏蛋,或许经常骗人,占便宜,打老婆等。没关系,看片子大哭一次就给你发了天堂的门票,你从此就是个好人。

我写完了此博文得在“投稿到排行榜”下面添“文化”,还是“娱乐”。真不好意思,我还是选择“娱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12 21:10)
标签:

体育

现在带着对文化的追求进去大陆的一些门户网站来看文章,犹如要去听一个哲学家的讲座就得路过阿姆斯特丹红灯区才行。你走在路上, “夏天的诱惑”从右边的窗户就向你送一个充满各种暗示的笑容。你如果抵抗了她的诱惑继续往前走,那么“清纯妹妹”马上从左边的窗户做出格外不清纯的姿势,邀请你免费进去她的房间玩,等等。在这样的情况下,你最后走到你目的地来听哲学家的讲座的可能性有多大?

 

最近两三年了有个新的网络现象,很有趣:照片里只要是有足球在,那么模特没准就穿很少的衣服,作出一个非常诱惑的姿势。那是因为她是“足球宝贝“。之前摄影家要劝服妹妹脱衣服,那得费很大的脑力。今天简单,把足球扔过去,妹妹马上就脱了。

这本来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接近色情照片仅仅需要一个足球来洗干净就够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26 02:51)

前几天我去北京五道口的一个韩国酒吧看球。对很多住在北京的人来说,“五道口”和“韩国人”这两个名词是紧紧地连在一起了,因为五道口位于北京几个最有名的大学附近,包括清华,北大和语言学院在内,而这些大学里有很多韩国人上学。这几年因为韩国人越来越多,五道口街上开了很多专门为韩国人服务的酒吧、咖啡厅、饭馆等等。因此随着时间的推移,五道口似乎慢慢地变成了一个“中韩混血”的街道。当晚我们在五道口的一个饭馆吃完饭,之后决定顺便去韩国酒吧感受一下韩国人看球的气氛。我们去的那个晚上正好是韩国和希腊的比赛,也就是韩国在这届世界杯上的第一场比赛。我们原本只是以一种没有进入世界杯的冷眼态度去观看比赛,可是那个晚上我们很希望韩国球迷们的激情能给我们这几双冷眼“加点热”。从进入韩国酒吧开始,我们的嘴角就刻意上扬伪造出的那种笑容,其流露出我们心底的感受——我们明明知道这个热情是不属于我们自己的。

 

在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04 15:20)
标签:

杂谈

这个春节我就留了在北京过年。说到一个住在中国的以色列人,在 过年时期到底怎么样才能做到入乡随俗,那就是一个很复杂很矛盾的问题:春节的时候中国人回家,可是我要是回我老家,那得回到一点春节 气氛都没有的以色列家。看来我是别无选择的,只能违背“过年手册“的第一条规定:“过年回家“ 还是留在北京去 体会我周围的中国人过年时所塑造的春节气氛。 

春节北京的天空,一个平时人们只跟他有被动关系的空间,突 然就变成了公用的舞台。每晚都能看到绚丽多彩的 烟花垄断了天空的黑暗。放假的那几天里,我发现我晚上在街上走路时,就会尽量把视线避开放烟花的人。这是我不自觉的做出的举动,我 好像是不希望看到每一个烟花背后的那个人。终于有一个晚上我确实看到了真人在放烟花,那种感觉就像美国基督教孩子看到了圣诞老人的假 胡子掉下来,发现他原以为是来自北极的圣诞老人,其实只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10 22:50)
标签:

文化

  春节那天晚上,我的以色列朋友Amir一直心不在焉。我们四个以色列人在一个云南饭馆过节。原来我们几个在北京、毫无春节安排的以色列人说好要一起去吃 饭,一起渡过这个大家都在故乡我们却在他乡的晚上,可没想到去饭馆后,吃饭就变成了最次要的活动。云南饭馆的工作人员都是土生土长的云南少数民族。他们好 像根本没有打开电视看春节晚会的打算。那个晚上他们只有两个打算 ——唱歌和跳舞。我们自然也随他们就混进这个疯狂欢乐的气氛中,开始毫无组织的唱起歌跳起舞。可是我的朋友Amir跳舞时似乎很难集中精力——用以色列土 话来讲“他的头放在别处”。饭馆是在北京北三环上,而他充满孩子般期待的眼睛不时往南边看,往南边的北二环边上的鼓楼。“他们都说十二点整,鼓楼那儿就会 放烟花,必须去鼓楼看看,不去就会错过”他把头伸过来靠近我耳朵,试着用很大的说话声来战胜音乐的吵闹 。“你急什么急”我也大声的问他“春节是每年的事情,你今年不看那就明年后年都有机会看。我们今天在这里跳舞也不是每天都能有的体会,现在离开太可惜 呀”。“你不懂”他用很果断又带着点委屈的声音说道:“我明年后年绝对不会在中国。明年得回以色列上大学了”。他这个话对我来说没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很久没有用我的座机。昨天要打个电话,可是手刚开始拨号码,马上就被一个充满着愤怒的女性的声音给打断了:“您好,您的电话因欠费被限制服务,请尽快缴费”。

她声音火得要把我这个可怜的座机用户活活的烧死了。虽然这似乎是提前录好的信息,我却能感觉到她就是生我大刚这个人的气。作为一个在电话局的道德体系之下长大的女孩子,她是非常不能接受我这个缺德的欠费鬼子的行为。

可是。。或许她是因为自己不幸福才会这样了?

我想请“您的电话因欠费被限制服务”小姐吃饭。

因为我从她的声音中能听出来她的痛苦。

我想带她去一个很温暖的面馆。

当她把头埋在面碗呼噜呼噜的吃面时,我会多给她加点肉,安慰她,鼓励她乐观的面对这个世界。

我会劝她相信自己,相信她能用同样的嘴来给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前几天我看了一部美国七十年代拍的关于日本题材的电影。中文片名《东京的夜晚很美》。这部电影很有意思,它描写东京六十年代初的一位十六岁的日本青年跟一 位四十七岁的日本妇女的爱情故事。电影用很优美的画面来描绘他们充满激情的“姐弟恋”关系。其中花了很长时间来拍他们的床戏。这些戏拍得实在是太美了。当 我只看到这里的时候,已经被那个日本单身妇女感动得一塌糊涂。可是在电影的后半部分,剧情突然有了一个出乎预料的转折。这位青年发现他的这个完美无缺的初 恋,这个美丽的日本妇女,竟然曾经在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做出过很可怕的事情——她在中国杀了两百多个中国人。
看到这个事情的时候,我就进入了一种很复杂的心理状态。我本来已经被这个女人给感动了,甚至在不知不觉中对她产生了爱情,我的心跟那个日本青年的心一起为 她跳动,然而突然间,我必须接受我爱的人竟是杀了很多无辜中国人的凶手。在电影里这个日本妇女因为她的罪被告上了法庭。在看了法庭上对她罪恶的一些描绘 后,我发现可以用很多不同角度来看待她的这个事情,没有原来想象的那么简单,那么绝对。我最终还是觉得我作为人应该懂得用很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