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巫寒
巫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990
  • 关注人气: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白天使

 

博文

         
   

    季节是日子的外衣,穿着穿着就破旧了。

    当冬天到来,一个人往返于这有风的城市,会感到一切都在安静中远离。飘荡中的花瓣,优雅、轻盈,就如想象中的雪花,不带丝毫灰尘。因为冬天是干净的,干净得一尘不染,令一切透明而又不失去分寸。

    冬天的冷具有的两面性,使人能感到冷的翩纤和暖的贴切。冷和暖从来都是相互参与的,它可以使人不放弃坚持。打开窗子,寒冷拨动着树叶,放弃树叶成为了树坚持的必须。一切都简洁了,行道树显现出简单的线条,站的又直又齐。建筑物凸现出棱角和光亮的平面,使蔚蓝的深远有了平衡和对称。一场想象的雪过后,会有一场真正的雪吗?但是我相信每个人的心中必定都有一场自己的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黑夜

际会

把家

文化

分类: 诗歌

          

黑夜静候的寒冷

比黑夜更早的来了

我们把摔碎的眼泪叫做星星

冬天带来的寂寞

比落花枯萎

我们低下头去

把春天的路途从脚下迷失

 

黑夜在安静的燃烧

这么多的雪花都沉默不语

当我们携手

看到一座城市的烟火

就把身后的黄昏当做黎明

 

也许年迈的幸福

已经一夜白发

像落叶的堆积和冰雪的覆盖

这一年风调雨顺

我们要抬起头来

看流星的际会和交错的光阴

 

天空中没有车来车往

天空没有睁开眼睛

我们怀念着一场前世的大雪

从这个远方

走向另一个远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06 23:52)

天香 ·晚秋

 

倦暮清游,劳尘细问,那山崔卷晴村

渚舟画柳,锦溪高阳,雁尽懒解庭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沙岸

楚辞

黄鹂

丝语

残雪

文化

分类: 诗歌

 

你一定用风中的灯笼

照到了天涯的那一抹残雪

你一定用水边的楷书

记载了千年前的那一首楚辞

你一定以为秋天

就是落花里下棋的傍晚

也一定以为冬天

就是两个人泥炉边暖暖飘出的酒话

 

轻轻的花期里,少年煮酒

悠悠的笛声中,女孩读诗

隔水的秋荷遗落下传说的莲子

一千个梦想结成的爱情

一定比水更温柔

我一定会用最动听的黄鹂

鸣叫你清晨的洗浴

我一定会用最光亮的萤火

照见你迷人的晚装

 

 

这缘分一定修行了几千年

那时我们是诗经中同心比翼的水鸟

那时我们是青青河畔黄昏采莲的情人

那时我们是唐宋烟云最凄美绝伦的落花

那时我们是明清江南那春雨里戏水的双鱼

这缘分一定修行了几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雨水

窗子

滴水

花瓣

大雨

文化

分类: 诗歌

 

 

在雨和雨云之间

并没有伞

从淋湿到淋湿

只是一滴水与另一滴水的故事

节奏忧郁如浪花拍岸

其实,不一定要闭上眼

我才能听到你雨中的敲门

 

隔着屋顶和一棵梧桐

雨和眼睛之间,只隔一扇窗子

不知道岸上的灯与海中的船

有什么关系

只是,隔着窗子

看到淋湿的鸟已经归巢

 

雨一直都没有停

想象你窗口的菊花谢了

花瓣像一场大雨中的另一场大雨

不知道你是谁

正因为不知道我是谁

有时雨停了下来

才知道山与山之间

其实并没有河

 

也不知道天上的云和地上的海

有什么关系

在夜与昼之间

只有灯还固执的亮着

而雨一直都没有停

也从来没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怎么可以忘记

停在波心的涟漪,

一条光滑的鱼刻着前世的约定

怎么可以流泪

无人看海的日子

所有的白鸽都放弃了飞行

 

怎么可以不说出遥远的山岗

一场雨对一个夏天的拯救

怎么可以承诺,半个明月的赠与

让相思持续了千年

 

谁试图预言,谁就最先流泪

谁最先回头,谁就最先明白

怎么可以无声呢,

盛夏的黄昏,

风过的小路堆满了寂寞的花冢

 

谁最先遗忘记,谁就最先幸福

谁最遥远,谁就最轻

在有风吹过的夏天

怎么可以让教堂的钟声

一边又一遍的追问

 

离开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说那么爱你

不会让乱草长满你寂寞的琴园

在我汉字的中国

菊花开成了一片鹅黄色的秋天

我那么爱你

可我不说,给你的诗都写在清澈的水面

 

我要说想念

要说红叶下的溪水

流空了一弯十五的月色

无数的游鱼戏水

让明清江南的风雨载不动

半世的愁

 

当你的遗憾还在天涯蔓延

当我的执着还在谱写新歌

不要说放弃是一个最美丽的错

我说那么爱你

说西楼一笛旷世悲凉的秋风

而断桥残雪,霸陵烟柳

又一个梦已成空

 

那么爱你

爱你雨中的淋湿

风中的嗓音

爱你选择的诗篇中

英雄主义的道路

不说楚楚的风流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你的手在琴上

等你的心像月牙船上静静的月光

你的船在怀中

等你的意韵相遇一个人

对影成三人

 

你的岸,于是就像一个枕头

在你醒来的时候稍作加高

你的岸,于是就像一个浅蓝的秋天

在荷花雨后

渴望一场无人称的雪

 

既然琴声可以舞蹈

琴就是一条可以相遇的船了

既然船可以品禅

船就是一座南国的寺院

 

听,所谓的风以及雨

看,所谓的秋以及春

有时只是在看一个人的心事

为落花飞舞成愁

而拨琴的人会在听一场雨时

化作一只冷瘦的鸥

 

手可以把着另一只手

在音乐中划桨

船可以连着另一条船

在冬天为寂寞写诗

 

原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雨水,没有哀愁

我们看到落叶第一次围住了秋天

在环湖公路上

欢笑的速度把远方擦得雪亮

 

秋天不是你的来信

冬天不是我的姓名

你看,山峰的恢宏里

白鸽子的哨音

唤醒了四季的生灵

 

而海,仍一无所有

在我们的睡眠中守护着另一个睡眠

沉入波光的花冠

为你而来

第一次为泪水举起了自己

 

我们走向炊烟

走向小小矜持中一个

消失般的拥抱

我们第一次看到充满回声的山谷里

种子的幸福蓄满了阳光

 

但你知道吗

会哭的溪水真的笑了

在一条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人文

湖色

寒暖

眉峰

花神

文化

分类: 诗歌

          

 

遇见,在雨后的黄昏

一片比泪水还小的涟漪里

船并不比心更空荡

 

那是一种风格

曾经慢慢扩散

在细小清风吹醒的水波里

笔并不比莲更哀愁

 

青衫还是烟水般暗淡

雁程还是闲云般渺远

只有一扇隔楼轻题的彩诗

悄悄问起了今生的暖寒

 

谁是眼波横,谁是眉峰聚,

那一种风格写下的历劫

困在水中央

我知道,一场摇动黄昏的花影里

秋并不比春更无情

 

露水的心事让荷叶的胭脂

点上你湖色的眉心

一个红尘的花神

并不比一滴泪水更动人

 

而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