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4-06-04 00:24)
标签:

情感

分类: 黑白

       六合之内仍有冤魄

     四海而外尚望安魂

这一日,有这一点感想。不敢奢望,聊做期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04 15:09)
分类: 时论

只道清明常多雨

原来今日亦阴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事隔三年后,青歌又开赛了,是为第十五届。很喜欢这台赛事,一向不怎么看电视的我,但凡有时间,总要看上一阵。本届赛事,有诸多变化。其中成名歌唱家的点评,另出新意,比如对歌手的演唱的评点,就加上了式范唱,很有意思。另一变化,就是文化问答的评点人,由余秋雨换成了王立群。

    余秋雨做评委的几年,颇受讥评。并不是因为他文化底子不好,而是因为他对选手的态度恶劣,常常仗势欺人,让台上的选手无端受辱。王老师态度就好多了,善意谦和。说实话,因为青歌赛的影响比较大,收看的观众较多,这加赛的文化问答,多少也有点普及文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4-02 07:50)
标签:

吴空

挽联

杂谈

分类: 时论

    吴空老仙去,惊愕震痛,不知所以。往事历历,恍如昨日。亦师亦父亦友,情难自制。本想写篇悼文,但三十年追随,知之深,慕之切,反不知从何落笔。撰成三联,以寄哀思。

 

其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10 07:38)
标签:

灵珠

荆玉

贺联

杂谈

分类: 时论

癸巳新春恭贺

 

灵珠报幸,重开一派太平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二桃杀三士

荣誉

杂谈

分类: 黑白

    若论杀人之轻易,中国历史上可能没有超过晏婴的了,于谈笑晏然间,两只桃子,杀掉了三位勇士,成本小,也不用负道义责任——三人是自杀于众人之前的,他人连个谋杀的嫌疑都没有,这一计,不能说不极高明。
    小时无知,每每看到这个故事,便禁不住叹晏婴之智,而笑三士之愚。今天当然不同了,如鲁迅所说,中国的真历史,每需从字缝中去看,这一看,真相便常让人大汗淋漓。
    三士是死于二桃吗?表面上看是,而其实,他们是死于自己的荣誉感。
    你看,受桃之时,公孙接说得明白:“不受桃,是无勇也”,因此主张“计功”而受,而且坦率地摆了自己的功劳,坦然地拿了一只桃子。田开疆不甘人后,亦摆出自己的功劳,毅然不疑。这是什么?这是自信,是对荣誉的珍惜。而没有拿到桃子的古冶子,摆出的功劳更大些,于不能再得到桃子大不忿,憨直地要求二子返桃。这当然也是自信,是更强烈地珍惜荣誉。
    而尤难能可贵的,是公孙接与田开疆,当他二人听到古冶子的功劳确实比自己大时,毫不争辩,直率承认:勇力不及,功劳不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江伟教授

悼联

分类: 时论

    母校江伟教授因病于昨日辞世,享年82岁。

    江教授是民诉法的重要奠基人之一,蔚为法学界泰斗级人物。治学著作等身,从教弟子三千。有侠者之风,常谓不得见包青天久矣。侠之大者为民,所以几十年孜孜于立法为民,倾一生之心血。

    遵嘱拟挽词两联,以示震悼痛惋之意。

 

    为国立法为世明理为民倾情惜乎未齐亚圣寿

    以侠传道以智授业以身解惑痛哉难趋伯鱼庭

 

    众多弟子不仅从学江教授,亦多以父侍之,而今恩师远驾,再无孔鲤趋庭、面受耳提之时了,能不痛哉!

 

    法有源流育三千弟子
    学无涯涘成一代宗师

 

    与苍茫兄往返讨论,成此二联,谨致悼意、敬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12 09:51)
标签:

五十初度

寿联

杂谈

分类: 漫笔

    五十初度,苍茫兄赠联:

 

    喻乎今时喻乎古事

    知以伯玉知以仲尼

   

    联工而妙,词约义丰,非苍茫兄之手笔,谁能出此?这是为五十初度之际所写,不是为其它年龄。这才是寿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30 01:08)
标签:

李白

杜甫

王维

女人

分类: 漫笔

——李白、杜甫和王维对女人的情

 

    世界上有三种男人,多情,专情,痴情。中国有三个典型:李白、杜甫、王维。
    李白的多情,不只因为他娶得多(正式的两个,非正式的两个,没名义的无数——是真的不知多少个),而且因为即使有一类女人是他不可能得到的,他还是倾注深情,大加赞美,念念不忘。李白是个自我的人,他所欣赏的美,其实是他心目中的美,而这美被他心所占有就足够了。例如,吴女的白晰和越女的天足,以及船娘那欲说还休的娇柔。去了,那随彩云、暮色、月光和浆声远去的笑魇,一切他所欣赏的,并不能够阻碍他继续关爱他自己的女人,先是许氏,后是宗氏。多情不被多情扰,你看,仙人的妙处何可言说?
    少年的杜甫或和李白无异吧,他裘马清狂,踏月逐尘,酒歌一曲天外昂扬,却从不曾留下只字片言,说一说柳花的轻盈、杨花的烦闷,以及红楼青楼。这个唐代的日记大师,或者真的没有过眼神的激动,或者他只是羞于记下,反正,听长辈的话,他娶了一位杨氏,然后,厮守终生。1300年后,有位变态的学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漫笔

西瓜熟了

对,是辣椒

不是梨花也带雨

圣女腮红羞见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虚和子
虚和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5,557
  • 关注人气:3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题图

兰心清雅,蕙质高洁,君子爱之。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