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Nimo
Nimo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619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费乐乐是我的温州老乡,我们高中时就相识,各自离乡兜兜转转,最后都留在了北京。我们同月同日生,处女座。龟毛属性时有重叠,比如我们都注意细节,有时会到成癖的地步。但又有不同指向及程度,比如我每天起床,必须要把被褥整理得一丝不苟方能出卧,否则一天就无法开始。而费乐乐,不整理被褥,并不会觉得一天无法开始但若要整理,那就不是简单的叠个被子这么低技术含量的体力活了,枕头的颜色,被单的褶皱,床罩的垂感,靠垫的摆放,甚至床头灯的距离,窗帘布的层次,哪一样都得按照科学的美感来安置,妥毕罢休,一天开始。


费乐乐对细节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08 03:47)
标签:

杂谈

大约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越剧电影《红楼梦》上映,王文娟和徐玉兰饰演的林黛玉和贾宝玉这对银幕情侣形象一下子红遍大江南北。那时候不像现在可以通过各种渠道关注自己喜爱的明星,只能眼巴巴地等待她们的下一部电影。后来,她们再次搭档主演的《追鱼》上映。观音问鲤鱼精是要随她修行得道成仙还是拔掉鱼鳞打入凡间受苦,鲤鱼精很坚决地说,宁愿丢了千年道行,也要与张珍生死同命。我不能确定这部电影是否影响了我少女时代的爱情观,但我清楚记得自己腆着脸向外婆要了零花钱一个人偷偷去电影院连看了三场,幸亏那时候电影票很便宜。每次看到鲤鱼精拔鱼鳞的痛苦场景,我的眼泪就不厌其烦地流下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26 23:35)
标签:

杂谈

两年前某日,洗澡时突然发现腋下长出个小肿块,当时没在意。几天后,赶巧看了部美国片《挽歌》,24岁的女主角爱上了64岁的男主角,一个奇异而忧伤的爱情故事。佩内洛普▪克鲁兹饰演女主角——古巴女郎康斯薇拉,拥有一对无可比拟的乳房,形态优美,丰满迷人。然而天妒红颜,她在洗澡时发现腋下长了个小肿块,结果查出是乳腺癌晚期,完美的双乳被彻底切除。。。。。。电影改编自美国作家菲利普▪洛斯的小说,有个很惊悚的名字——《垂死生物》。

那一夜,洗澡、腋下、肿块、垂死、挽歌这几个词像一群狰狞的水母吐着粘液缠绕着我,整宿惊恐辗转无法入睡,第二日天没亮就神色仓皇踉踉跄跄扑向医院。

好友托熟人找了乳腺科主任亲自给我把脉,哦不对,是把乳。男主任眼神散淡表情平坦,说:扣子解开。我颤抖着双手又惊惧又尴尬。男主任丝毫不理会我跌宕的心理活动和面部表情,娴熟地用双手按压我的前胸和腋下,也就30秒光景,还是眼神散淡表情平坦,说:很健康,没事,放心。

我惊魂未定,依然自作多情地尴尬。人大夫每天得看多少千奇百怪千姿百态的乳房?即便是佩内洛普▪克鲁兹在面前解开扣子,对于他们来说,那也就是一堆腺体、导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24 02:58)
标签:

杂谈

有时候我说话嗓门大。形成的原因主要有三点:童年环境,遗传基因,职业习惯。

我出生在海岛,并在那完整地度过了童年时代。小渔村的基础教育设施非常薄弱,没有托儿所幼儿园学前班,父母忙于生计,对我完全采取放养式管理。海岛绵延,每个凸起的山包或凹陷的山谷便是一个小渔村,村里的小崽们各自占山为王,虽然没有西南少数民族扯嗓子对歌的传统,但我们也在长期的嬉戏争吵玩耍对抗中形成各自的利益集团,为了争夺某块油菜花地的猪草采摘权,屁孩们时常站在各自的山头和“敌人”示威谈判言和。山头之间隔得不近,四周都是茫茫海水,逆风的时候,话刚喊出口,就被山谷和大海吞没,不得已,嗓门越喊越高,像是各种风筝盘旋在空中,随着海风,有时候飞向对面山头,或一头栽向海里。各种幼稚声浪正兀自纠缠冲突时,猛地在后脑勺远处方向此起彼伏传来几声悠扬浑厚的声音:归家吃饭啦——,声浪顿时消停,孩童四处散去。此时,炊烟正袅袅升起,空气中交织着牛粪的焦臭和黄花菜蒸熟后的清香,山头一片寂静,只剩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

俺常常认为,俺性格中一点点自由奔放的特质就是在童年的海岛生活中养成的,而大嗓门,就是那个时期典型的产物。

再说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12 19:42)
标签:

文化

冬至,收北方友人短信:“记得吃饺子,不然冻耳朵。”

“我们南方人习俗是冬至吃汤圆,不然添不了岁,小时候特怕长不大,拼了命吃,现在哪还敢吃啊”!各自莞尔。

南北东西文化差异,岂止节气风俗,宏至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微至性格脾气语言称谓,几乎散落生活各处。

在温州老家,带肉馅的包子叫馒头,不带肉馅的包子就叫包子或实心包,而在北方,不带肉馅的包子叫馒头,带肉馅的包子就叫包子,完全掐着架说南辕北辙。不过居京十余年,早已入乡随了俗,连胃也习惯了北方的馒头,厚实细密更有嚼头。

在老家,结婚典礼及喜宴通常在晚上举行,新娘早上梳洗妆扮,下午等着新郎来接,晚上迎接各路宾客。而在北方或其他许多地方,结婚的时辰可有讲究,双方都是初婚的,典礼必须在中午12点前结束,若有一方是二婚,那就得在晚上举行。不同习俗,无有优劣,但就我个人而言,更倾向于老家风俗,倒不是介意初婚二婚的分野,就是觉得人生最特殊的前一晚,能睡个整觉多么重要,第二天面色红润润容光焕发发,气定神闲等待新郎,迎接华丽丽的婚礼。若按北方初婚习俗,前晚二更就得梳洗,哪还有时间睡觉?没有了灯光的掩护所有脂粉都将败露在日光下,想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01 18:49)
标签:

杂谈

键下这个题目,我就开始犯愁。是因为在体制内晃悠了十年,一到年关就犯总结述职的强迫症吗?可我眼前能想起来的这十年,除了韶华易逝光阴荏苒的开头,再无光辉内容可继续。是因为在某装丫台呆了十年,一下手就忍不住犯宏大叙事的毛病吗?可我心里能想起来的这十年,尽是些鸡零狗碎鸡鸣狗盗的事。或者,我应该把题目改成北京一夜或一页北京,那样更直接也更让人充满想象,再或者。。。。。。在我轻易不犯的处女座龟毛纠结症即将全面爆发之际,我用在北京十年艰难修成的混不吝精神,果断地对自己说,老娘爱写啥写啥,管你丫爱看不看。

十年前,我来到北京,用在家乡电视台积累的十分钟专题片作为敲门砖,连跳数级挑战CCTV三十分钟纪录片。不怕您笑话那会儿我连纪录片的基础结构都不懂,可见那时候装丫台的门槛有多低,哪像现在80后90后挤破脑袋各种拼爹也未必能轻松如愿。生于70年代,我理直气壮而又有点猥琐地钻了职场的空子。不过话说回来,即便你钻进来了,若没真功夫就甭想在这呆着。我清晰地记得为获取灵感如何在一周内几乎看遍所有欧美相关记录片,直到今天看到Discovery的片子我的胃部还能泛起阵阵恶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03 22:09)
标签:

情感


                                            (壹)

2002年,我刚到北京不久,在一个纪录片栏目工作,因栏目组一个同事的介绍,认识了Inge和Sergio夫妇。

事先同事简单地介绍了一下他们,先生是匈牙利人,太太是丹麦人,先生是匈牙利使馆的外交官,太太在英

国使馆工作,中文都不错人也很不错。当晚约好在他们家见面,大家各自前往。因为要确认地址,我

给同事打电话,电话里传来非常温婉的声音,详细地跟我解释路线,最后她说,我是inge,欢迎你来我家。

她的中文纯正到就像我的某个朋友或邻居。在北京,中文好的老外遍地都是,但你无论如何都能从对方的语

调中听出些许端倪,但第一次和inge的通话却让我惊愕良久。

后来得知,彼时,Inge正在修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中文博士课程,研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14 05:12)
标签:

情感

我很久没来这了。有时偶尔过来,看到一些老朋友来访的纪录,暗暗感动,我不说什么,但不是我不在意。
有位博友给我留言:你这巴黎的雪,从冬天飘到了夏天,还准备从夏天飘回到冬天吗?
我说走就走说不见就不见,我是任性的。


诗人说:当你启程前往伊萨卡,但愿你的道路漫长,充满奇迹,充满发现。
一年其实不算漫长,但真的充满了奇迹,发现,和一些突如其来的伤心。


在巴黎的住处附近,有一个雅致温馨的小广场,四周载满了樱花,一阵雨来,满地缤纷。
那个咖啡馆就在这个小广场的一侧。
事实上巴黎就是由一个个小广场连着一条条小巷拼成一个个大广场连着一条条大街,然后分布着无数大大小小的咖啡馆。

但我就对住处附近的这个咖啡馆情有独钟,就像于千万人中我就遇上了你。

朋友们来巴黎看望我或和巴黎的朋友约了见面,我总带他们去哪里,但我更喜欢一个人的时候。
一杯咖啡或一杯啤酒,我更喜欢要啤酒,因为附送一碟花生米和橄榄。
这里没有那些著名景点喧闹的声音匆忙的身影,上下班或者散步的人们从前面路过,或者停下来
喝一杯再走。有滑轮滑的少年,有牵狗的老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06 06:46)
标签:

休闲

去西西里岛转了一圈。很美,很累,海水很蓝,阳光很好。

回到巴黎睡了几天长觉,想了一些事,还是有一点累,但心思逐渐回来。

长长的圣诞假期便结束了。

今天是假后第一天上课,巴黎送给我们一份节后重礼。

漫天飘雪,没有风没有雨,只是雪。从早上一直下到晚上。

轻轻地,密密地,不疾不徐,不焦不燥,速度均匀,气息温和。

下课后,我和同班同学陆雪一起去大学食堂吃饭,巧了,她的名字就有雪。

陆雪是85年出生的山东小妹妹,乖巧温顺。我问她:有一首歌叫《飘雪》,我小时候听的,你肯定不知道吧?她笑我卖老:怎么不知道,陈慧娴唱的,我初中时还买了她的盗版唱片听呢。

我以为有代沟,原来没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用鲜花植物装饰建筑外墙几乎是所有欧洲城市的共同特征。大至市政厅,小至咖啡馆,随处可见各种或浓郁或淡雅的植物装饰。

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小住时,女友Inge告诉我,她家所在的别墅街区,政府明文规定,临街的窗户必须统一挂上白色窗帘,质地材料可随意,但只能是白色,不临街的窗户则没有条框敬请发挥。家家户户的门口阳台上都有挂钩,务须挂上鲜花植物。艳影家中阳台上的花因缺少照料,一度枯死,又不太在意地在阳台上堆放了一些闲置家什,结果惨遭对门住户在自家阳台贴出大幅纸条以示抗议,内容是希望美化阳台以免影响他们的视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