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抱歉,该用户没有填写任何资料
个人资料
矮老头儿
矮老头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191
  • 关注人气: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矮老头“个头儿”
矮老头“个头儿”
  
  
矮老头,肖显志是也。站在珠穆朗玛峰顶是世界上个头最高的人。不过老也没上去过。但,善良是一棵矮树。
 
出版图书88本,发表作品计逾1200万字。
辽宁省铁岭市儿童文学学会会长、铁岭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副编审、国家一级作家。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亚洲儿童文学学会会员、辽宁省作家协会理事、辽宁省儿童文学学会副会长。还是辽宁省摄影家协会员。人们戏称“老肖在作家里头摄影第一,在摄影家里头写作第一”。嘻!占了两个“第一”。
 
致力幽默儿童文学创作。
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就呼吁中国幽默儿童文学的繁荣,于《儿童文学研究》发表《冷峻之后应是幽默》的论说。此后,在我国各儿童文学期刊上大量发表幽默小说、童话作品。
 
现已出版长篇幽默儿童小说《不孤独的天空》《好小子坏小子和嘎小子》《陪玩公司》《像猫一样走过暑假》《天天向上》《俄罗斯魔块》,幽默长篇童话《胆小英雄》《YY国出逃记》《恰恰吹牛历险记》,另有《肖显志小品小说》系列幽默长篇小说《歪打歪着》《逗你玩儿》《女生魔咒》由福建少儿社出版。《小学生》月刊开辟了本人的“一群快活鬼”幽默故事专栏在《少年博览》开设“河马歪传”幽默小说栏目。
 
开辟此搏克,就是为把我国幽默儿童文学创作推向一个新的境界贡献微薄之力。当然了,也是给儿童(大人更好了)开辟一个欢笑的乐园。
 
欢迎国内外出版社、杂志社选用本人的版权作品
及预订长篇、中篇、短篇原创作品!
 
E-mil:xxz202@163.com
办公电话:0410-2896023
通信地址:辽宁省铁岭市文联
邮编:112000
 
公告
 1、王立春获得辽宁省青年作家奖
 2、上海相聚
 欢迎大家进入“我的播客”观看!
 
 3.一级作家肖显志
4.电视散文《冰灯之光》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说的感人,其实是情感感人。
厉害,情遂感出,让我感动。
原文地址:生活在大城市里的人作者:安武林

                                         生活在大城市里的人

                                                 安武林

肖显志,不用化妆,腰里别个王八盒子炮,穿个军服,他的国籍马上就可以改成日本人。军衔至少是中佐。因为他有高级职称,中国一级作家,副编审,属于文盲高级知识分子阶层的人。能挂一级作家的军衔差不多都是大佐级的,之所以给他挂了个中佐,是因为他属于自学成才类型的。虽然我是正宗士官学校毕业的,但我才混了个少尉级别,因为我挂在国军序列中了。所以,人比人,要气死人的。



肖显志个子不高,圆脸盘,长得敦敦实实的,像一只东北的小老虎。说话有点结巴,好像随时都会发出“八、个、牙鲁”的声音。一句很好的话,非要让他的牙齿咬成几段说不行。似乎他嘴里藏着金豆银豆,舍不得一下子全给别人一样。他和赵本山是老乡,住在比较大的城市里面。据说,童年的命运很坎坷。据说,他是儿童文学界的拼命三郎。但据可靠消息,他今年五十七岁了,出版95本书了。我有时候喜欢自嘲,说大学中文系毕业的差不多都是万金油,什么都能干。而他,差不多是个儿童文学作家里的万金油,什么都能写。长篇小说,喜剧小品,散文,诗歌,电视剧,报告文学,童话,偶尔还会过过评论家的瘾。

肖显志和我认识的时候,至少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他那个时候和我今天的年龄差不多,他说他还是个青年。而我像他那么年轻的今天,去学校给孩子们讲课的时候,孩子们都喊我爷爷了。人都说岁月催人老,看来文字也能催人老。我曾经在大连开过半个月的会,一个是《小学生拼音报》的笔会,一个是《儿童文学》的笔会。中间间歇一两天。他让另一个好友薛涛把我拽住,说一起玩玩,不让我走。这样,他们一个从营口过来,一个从铁岭过来,我们痛痛快快地玩了几天。在海边,我们住在森林的小木屋里。尽管蚊子吻的我伤痕累累,但这成了我一生之中最美好的回忆。尤其是,我们三个人住在海边的一个农家小屋里,早上起来,听着外面的雨声,坐在炕上,我们喝着烫好的老白干,聊着天,真让我感动的热泪盈眶。每每回忆起来,我都会对自己说:不枉世上走一遭。

第一次,我发现肖显志这位仁兄还是个细心人。我和薛涛、他一见面,他先递给了我一个塑料袋,沉甸甸的。我打开一看,哈哈哈先笑了。吃的东西,喝的东西,还有一大卷卫生纸。他发现我没有带手纸的习惯,就给我狠狠地送了一大卷。看来给人送礼,让收者欢喜还真是一门学问。其实,我认识他的时候更早。那时我参加《儿童文学》杂志召开的新时期儿童文学创作研讨会,讨论的时候我和他一个组。那个时候,我初出茅庐,根本不认识什么儿童文学作家,甚至错把曹文轩当成了一个高中学生,让孙建江吃惊的眼珠子差点掉出来。第一次,我听他粗喉咙大嗓门抛出了一个什么“东北小虎队”的概念,他把东北儿童文学作家群称之为“东北小虎队”,不过,现在这些小老虎都变成了大老虎,都成了中国儿童文学界的中流砥柱式的人物。

肖显志很勤奋,他的勤奋和我的勤奋如出一辙,恐怕和相似的经历有密切的关系。我们都是从基层爬上来的人,都是当过通讯员的人,积极而又踊跃地给报纸杂志投稿。多年后,都从通讯员变成了作家,而且还是相当不错的儿童文学作家,但是通讯员美好的品德和习惯却被继承了下来。这种深刻的心理,能从贾平凹的一句话里找到一个精确的答案。贾平凹语重心长地对别人说:“咱一个农村娃,从乡下来到城里,凭啥?不就是一个码字勤奋么?”虽然不是原话,但大意是如此的。后来有一段时间,我听说他的颈椎出毛病了,这都是玩命写出来的毛病。

人很怪,尤其是作家圈内。文人相轻的传统流传了几千年,我们现在依然乐此不疲地加以运用。比如说,对于那些产量高的作家,我们几乎不看他一个字就可以发出一个轻蔑的评价:作品写得粗糙。这样的话我们很少听到有人指责巴尔扎克和涅斯特林格。肖显志大概是其中遭非议的一个作家。我曾经给他的长篇儿童小说《不孤独的天空》写过评论,这是一本我很欣赏的作品,也是他较早(他认为他最早)提出中国儿童文学幽默文学概念的一本下意识之作。他这个人挺爱出风头的,换句话说虚荣心比较强,而且还特别倔强。有一次,我们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用电子邮件讨论寓言和童话的问题,他和人家产生了激烈的争论。因为他是新加入的会员,大家和他还不熟悉,所以更多的人是静观。但有人知道我们俩是好朋友,便告诉我了,让我从中调停一下。我一看争论的内容,就有点气极败坏了,原来他的论点是个常识性的错误,还和别人争个不停。我很不客气地批评了他几句,这一下子惹恼了他,机关枪,迫击炮,统统向我开火了。他觉得我是在讽刺他没有上过大学。我很受伤,两个人从此不来往了。屠格涅夫和都德,托尔斯泰和屠格涅夫,不都是一句话弄得几十年不说话吗?我很感慨,看来我们也要等到晚年才会反思自己了。

安徒生诞辰二百周年那一年,《小学生拼音报》搞了个“安徒生杯儿童文学大赛”。拼音报聘高洪波、金波、张之路、樊发稼先生和我为评委,而我是拼音报这一方面的评委之一,大家选举的结果都汇总到我这里来,我反馈给拼音报。我记得傅天琳是诗歌一等奖,高洪波高度评价了她的诗歌。肖显志是散文一等奖还是二等奖我记不清了,反正他接到奖金和证书后给我打了个电话,这太出乎他的意料了。我能想象到他眉开眼笑的表情,他说:“还是兄弟够意思啊!”我说:“哈哈,这可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要感谢,你感谢各位评委吧,但有一点我可以向你说明,我投了你神圣的一票。”我也很欣慰,如果没有这次机会,恐怕我的老兄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和我握手言和。

不过,这个老兄也有小聪明,也有把我当枪使的时候。那一年,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在郑州开年会。童话作家肖定丽请我们吃饭。在吃饭之前,他暗示我好几次,让我向肖定丽说他有糖尿病。我快气糊涂了,你的糖尿病给人家肖定丽说啥,人家又不是你老婆。但我终于不辱使命,对肖定丽说了。没想到,他端着白酒杯敬肖定丽,说见到肖定丽很高兴,尽管他有糖尿病,但他还是要喝酒。天哪,我鼻子都快气歪了。而肖定丽哪,感动得一塌糊涂,开心地笑成一朵花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生活在大城市里的人作者:安武林

                                         生活在大城市里的人

                                                 安武林

肖显志,不用化妆,腰里别个王八盒子炮,穿个军服,他的国籍马上就可以改成日本人。军衔至少是中佐。因为他有高级职称,中国一级作家,副编审,属于文盲高级知识分子阶层的人。能挂一级作家的军衔差不多都是大佐级的,之所以给他挂了个中佐,是因为他属于自学成才类型的。虽然我是正宗士官学校毕业的,但我才混了个少尉级别,因为我挂在国军序列中了。所以,人比人,要气死人的。



肖显志个子不高,圆脸盘,长得敦敦实实的,像一只东北的小老虎。说话有点结巴,好像随时都会发出“八、个、牙鲁”的声音。一句很好的话,非要让他的牙齿咬成几段说不行。似乎他嘴里藏着金豆银豆,舍不得一下子全给别人一样。他和赵本山是老乡,住在比较大的城市里面。据说,童年的命运很坎坷。据说,他是儿童文学界的拼命三郎。但据可靠消息,他今年五十七岁了,出版95本书了。我有时候喜欢自嘲,说大学中文系毕业的差不多都是万金油,什么都能干。而他,差不多是个儿童文学作家里的万金油,什么都能写。长篇小说,喜剧小品,散文,诗歌,电视剧,报告文学,童话,偶尔还会过过评论家的瘾。

肖显志和我认识的时候,至少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他那个时候和我今天的年龄差不多,他说他还是个青年。而我像他那么年轻的今天,去学校给孩子们讲课的时候,孩子们都喊我爷爷了。人都说岁月催人老,看来文字也能催人老。我曾经在大连开过半个月的会,一个是《小学生拼音报》的笔会,一个是《儿童文学》的笔会。中间间歇一两天。他让另一个好友薛涛把我拽住,说一起玩玩,不让我走。这样,他们一个从营口过来,一个从铁岭过来,我们痛痛快快地玩了几天。在海边,我们住在森林的小木屋里。尽管蚊子吻的我伤痕累累,但这成了我一生之中最美好的回忆。尤其是,我们三个人住在海边的一个农家小屋里,早上起来,听着外面的雨声,坐在炕上,我们喝着烫好的老白干,聊着天,真让我感动的热泪盈眶。每每回忆起来,我都会对自己说:不枉世上走一遭。

第一次,我发现肖显志这位仁兄还是个细心人。我和薛涛、他一见面,他先递给了我一个塑料袋,沉甸甸的。我打开一看,哈哈哈先笑了。吃的东西,喝的东西,还有一大卷卫生纸。他发现我没有带手纸的习惯,就给我狠狠地送了一大卷。看来给人送礼,让收者欢喜还真是一门学问。其实,我认识他的时候更早。那时我参加《儿童文学》杂志召开的新时期儿童文学创作研讨会,讨论的时候我和他一个组。那个时候,我初出茅庐,根本不认识什么儿童文学作家,甚至错把曹文轩当成了一个高中学生,让孙建江吃惊的眼珠子差点掉出来。第一次,我听他粗喉咙大嗓门抛出了一个什么“东北小虎队”的概念,他把东北儿童文学作家群称之为“东北小虎队”,不过,现在这些小老虎都变成了大老虎,都成了中国儿童文学界的中流砥柱式的人物。

肖显志很勤奋,他的勤奋和我的勤奋如出一辙,恐怕和相似的经历有密切的关系。我们都是从基层爬上来的人,都是当过通讯员的人,积极而又踊跃地给报纸杂志投稿。多年后,都从通讯员变成了作家,而且还是相当不错的儿童文学作家,但是通讯员美好的品德和习惯却被继承了下来。这种深刻的心理,能从贾平凹的一句话里找到一个精确的答案。贾平凹语重心长地对别人说:“咱一个农村娃,从乡下来到城里,凭啥?不就是一个码字勤奋么?”虽然不是原话,但大意是如此的。后来有一段时间,我听说他的颈椎出毛病了,这都是玩命写出来的毛病。

人很怪,尤其是作家圈内。文人相轻的传统流传了几千年,我们现在依然乐此不疲地加以运用。比如说,对于那些产量高的作家,我们几乎不看他一个字就可以发出一个轻蔑的评价:作品写得粗糙。这样的话我们很少听到有人指责巴尔扎克和涅斯特林格。肖显志大概是其中遭非议的一个作家。我曾经给他的长篇儿童小说《不孤独的天空》写过评论,这是一本我很欣赏的作品,也是他较早(他认为他最早)提出中国儿童文学幽默文学概念的一本下意识之作。他这个人挺爱出风头的,换句话说虚荣心比较强,而且还特别倔强。有一次,我们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用电子邮件讨论寓言和童话的问题,他和人家产生了激烈的争论。因为他是新加入的会员,大家和他还不熟悉,所以更多的人是静观。但有人知道我们俩是好朋友,便告诉我了,让我从中调停一下。我一看争论的内容,就有点气极败坏了,原来他的论点是个常识性的错误,还和别人争个不停。我很不客气地批评了他几句,这一下子惹恼了他,机关枪,迫击炮,统统向我开火了。他觉得我是在讽刺他没有上过大学。我很受伤,两个人从此不来往了。屠格涅夫和都德,托尔斯泰和屠格涅夫,不都是一句话弄得几十年不说话吗?我很感慨,看来我们也要等到晚年才会反思自己了。

安徒生诞辰二百周年那一年,《小学生拼音报》搞了个“安徒生杯儿童文学大赛”。拼音报聘高洪波、金波、张之路、樊发稼先生和我为评委,而我是拼音报这一方面的评委之一,大家选举的结果都汇总到我这里来,我反馈给拼音报。我记得傅天琳是诗歌一等奖,高洪波高度评价了她的诗歌。肖显志是散文一等奖还是二等奖我记不清了,反正他接到奖金和证书后给我打了个电话,这太出乎他的意料了。我能想象到他眉开眼笑的表情,他说:“还是兄弟够意思啊!”我说:“哈哈,这可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要感谢,你感谢各位评委吧,但有一点我可以向你说明,我投了你神圣的一票。”我也很欣慰,如果没有这次机会,恐怕我的老兄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和我握手言和。

不过,这个老兄也有小聪明,也有把我当枪使的时候。那一年,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在郑州开年会。童话作家肖定丽请我们吃饭。在吃饭之前,他暗示我好几次,让我向肖定丽说他有糖尿病。我快气糊涂了,你的糖尿病给人家肖定丽说啥,人家又不是你老婆。但我终于不辱使命,对肖定丽说了。没想到,他端着白酒杯敬肖定丽,说见到肖定丽很高兴,尽管他有糖尿病,但他还是要喝酒。天哪,我鼻子都快气歪了。而肖定丽哪,感动得一塌糊涂,开心地笑成一朵花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生活在大城市里的人作者:安武林

                                         生活在大城市里的人

                                                 安武林

肖显志,不用化妆,腰里别个王八盒子炮,穿个军服,他的国籍马上就可以改成日本人。军衔至少是中佐。因为他有高级职称,中国一级作家,副编审,属于文盲高级知识分子阶层的人。能挂一级作家的军衔差不多都是大佐级的,之所以给他挂了个中佐,是因为他属于自学成才类型的。虽然我是正宗士官学校毕业的,但我才混了个少尉级别,因为我挂在国军序列中了。所以,人比人,要气死人的。



肖显志个子不高,圆脸盘,长得敦敦实实的,像一只东北的小老虎。说话有点结巴,好像随时都会发出“八、个、牙鲁”的声音。一句很好的话,非要让他的牙齿咬成几段说不行。似乎他嘴里藏着金豆银豆,舍不得一下子全给别人一样。他和赵本山是老乡,住在比较大的城市里面。据说,童年的命运很坎坷。据说,他是儿童文学界的拼命三郎。但据可靠消息,他今年五十七岁了,出版95本书了。我有时候喜欢自嘲,说大学中文系毕业的差不多都是万金油,什么都能干。而他,差不多是个儿童文学作家里的万金油,什么都能写。长篇小说,喜剧小品,散文,诗歌,电视剧,报告文学,童话,偶尔还会过过评论家的瘾。

肖显志和我认识的时候,至少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他那个时候和我今天的年龄差不多,他说他还是个青年。而我像他那么年轻的今天,去学校给孩子们讲课的时候,孩子们都喊我爷爷了。人都说岁月催人老,看来文字也能催人老。我曾经在大连开过半个月的会,一个是《小学生拼音报》的笔会,一个是《儿童文学》的笔会。中间间歇一两天。他让另一个好友薛涛把我拽住,说一起玩玩,不让我走。这样,他们一个从营口过来,一个从铁岭过来,我们痛痛快快地玩了几天。在海边,我们住在森林的小木屋里。尽管蚊子吻的我伤痕累累,但这成了我一生之中最美好的回忆。尤其是,我们三个人住在海边的一个农家小屋里,早上起来,听着外面的雨声,坐在炕上,我们喝着烫好的老白干,聊着天,真让我感动的热泪盈眶。每每回忆起来,我都会对自己说:不枉世上走一遭。

第一次,我发现肖显志这位仁兄还是个细心人。我和薛涛、他一见面,他先递给了我一个塑料袋,沉甸甸的。我打开一看,哈哈哈先笑了。吃的东西,喝的东西,还有一大卷卫生纸。他发现我没有带手纸的习惯,就给我狠狠地送了一大卷。看来给人送礼,让收者欢喜还真是一门学问。其实,我认识他的时候更早。那时我参加《儿童文学》杂志召开的新时期儿童文学创作研讨会,讨论的时候我和他一个组。那个时候,我初出茅庐,根本不认识什么儿童文学作家,甚至错把曹文轩当成了一个高中学生,让孙建江吃惊的眼珠子差点掉出来。第一次,我听他粗喉咙大嗓门抛出了一个什么“东北小虎队”的概念,他把东北儿童文学作家群称之为“东北小虎队”,不过,现在这些小老虎都变成了大老虎,都成了中国儿童文学界的中流砥柱式的人物。

肖显志很勤奋,他的勤奋和我的勤奋如出一辙,恐怕和相似的经历有密切的关系。我们都是从基层爬上来的人,都是当过通讯员的人,积极而又踊跃地给报纸杂志投稿。多年后,都从通讯员变成了作家,而且还是相当不错的儿童文学作家,但是通讯员美好的品德和习惯却被继承了下来。这种深刻的心理,能从贾平凹的一句话里找到一个精确的答案。贾平凹语重心长地对别人说:“咱一个农村娃,从乡下来到城里,凭啥?不就是一个码字勤奋么?”虽然不是原话,但大意是如此的。后来有一段时间,我听说他的颈椎出毛病了,这都是玩命写出来的毛病。

人很怪,尤其是作家圈内。文人相轻的传统流传了几千年,我们现在依然乐此不疲地加以运用。比如说,对于那些产量高的作家,我们几乎不看他一个字就可以发出一个轻蔑的评价:作品写得粗糙。这样的话我们很少听到有人指责巴尔扎克和涅斯特林格。肖显志大概是其中遭非议的一个作家。我曾经给他的长篇儿童小说《不孤独的天空》写过评论,这是一本我很欣赏的作品,也是他较早(他认为他最早)提出中国儿童文学幽默文学概念的一本下意识之作。他这个人挺爱出风头的,换句话说虚荣心比较强,而且还特别倔强。有一次,我们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用电子邮件讨论寓言和童话的问题,他和人家产生了激烈的争论。因为他是新加入的会员,大家和他还不熟悉,所以更多的人是静观。但有人知道我们俩是好朋友,便告诉我了,让我从中调停一下。我一看争论的内容,就有点气极败坏了,原来他的论点是个常识性的错误,还和别人争个不停。我很不客气地批评了他几句,这一下子惹恼了他,机关枪,迫击炮,统统向我开火了。他觉得我是在讽刺他没有上过大学。我很受伤,两个人从此不来往了。屠格涅夫和都德,托尔斯泰和屠格涅夫,不都是一句话弄得几十年不说话吗?我很感慨,看来我们也要等到晚年才会反思自己了。

安徒生诞辰二百周年那一年,《小学生拼音报》搞了个“安徒生杯儿童文学大赛”。拼音报聘高洪波、金波、张之路、樊发稼先生和我为评委,而我是拼音报这一方面的评委之一,大家选举的结果都汇总到我这里来,我反馈给拼音报。我记得傅天琳是诗歌一等奖,高洪波高度评价了她的诗歌。肖显志是散文一等奖还是二等奖我记不清了,反正他接到奖金和证书后给我打了个电话,这太出乎他的意料了。我能想象到他眉开眼笑的表情,他说:“还是兄弟够意思啊!”我说:“哈哈,这可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要感谢,你感谢各位评委吧,但有一点我可以向你说明,我投了你神圣的一票。”我也很欣慰,如果没有这次机会,恐怕我的老兄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和我握手言和。

不过,这个老兄也有小聪明,也有把我当枪使的时候。那一年,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在郑州开年会。童话作家肖定丽请我们吃饭。在吃饭之前,他暗示我好几次,让我向肖定丽说他有糖尿病。我快气糊涂了,你的糖尿病给人家肖定丽说啥,人家又不是你老婆。但我终于不辱使命,对肖定丽说了。没想到,他端着白酒杯敬肖定丽,说见到肖定丽很高兴,尽管他有糖尿病,但他还是要喝酒。天哪,我鼻子都快气歪了。而肖定丽哪,感动得一塌糊涂,开心地笑成一朵花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08-10-17 23:10)
标签:

杂谈

专家提示:

在酒楼食肆吃饭,难免碰上各类湿巾。你可知道,一些来历不明的湿巾,有相当一部分是细菌严重超标的。从其工序来看,由于一些地下工厂回收一些湿毛巾再利用,因此,为了让人感觉其非常干净,就免不了用漂白剂或者强效的消毒剂。但操作过程中使用的这些化学药剂如果不经防疫站检测后使用,可能会刺激人的皮肤,使一些人使用了湿毛巾后,出现皮肤红肿瘙痒的现象。还有些湿巾使用香精过度会让人的鼻黏膜受到刺激而打喷嚏。::

 

笔者:你的湿巾是不是擦完屁股再给顾客用?

答:没有擦屁股。

?那擦啥呢?

答:不知道。

?是擦碗的么?

答:手巾是工具,擦什么我怎么知道?

?这干净么?

答:白白净净的,你怎么说不干净?尽管使用吧!

?回收的手巾怕是不干净吧?

答:反正不是从医院收来的……

——哇!

 

温州瑞安华侨饭店用的就是反复使用的湿巾。干净不干净?反正白白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初到温州瑞安华侨饭店,感觉不错。

但,在吃饭时,服务员说,我们的湿手巾是反复使用的。

我指着浸在剩菜汤里的湿手巾问:这还能使用么?

服务员:我们经理说了,洗洗就能用。

于是,我想到,喝多了,用湿巾擦呕吐的赃物,这湿巾还能用么?

服务员说:少一个手巾我们要被罚款。

于是,我的胃开始翻腾,直到作呕……

温州,是一个会赚钱的地方。这样反复使用湿巾,就不是湿巾让人作呕了,而是温州让人作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短篇幽默小说

    

    这是一部非常搞笑的儿童幽默小说。

    小说以“金线穿珠”的结构,将一个个有趣的故事串连起来,读来让你暴笑 。

    《一群快活鬼》是山西名刊《小学生》杂志的一个为肖显志开辟的幽默故事栏目,从2005年开始到现在已经3年了。栏目所发表的故事,小读者非常喜欢。

    一群快活鬼人物介绍

    宁笑:男生。嘿嘿!是纯粹的狞笑。这家伙长着胡萝卜脑袋,头发总是像胡萝卜缨子似的竖着,眼珠儿一转转就来了道道,是班里大名鼎鼎的“整蛊专家”。当然了,也是搞笑高手。

    萧张:男生。因为他老爸姓萧,他老妈姓张,就合二为一取了这样一个名字。他的鼻孔总是好朝天,一副谁也不服的表情。不过,他再嚣张也惧怕宁笑三分。因为,他离开宁笑干什么都孤掌难鸣。

    麻雀:女生。班里的文娱委员,长得很像玩具“巴比娃娃”,胆子小,麻雀似的,宁笑便免费送给一个绰号——麻雀。

    橡皮老师:女。真名向阳。你想起歌星林艺莲就会看到她的长相了。因为她总是要擦掉学生们身上的毛病,同学们就称她“橡皮”了。

    王凿:男生。个子很矮,胳膊、腿、脖子很细,却支个大脑袋,聪明和智慧都在大脑袋里头呢!可是这家伙总是节省语言,就好像说一句少一句似的。

    白白:女生。班长。白白是宁笑送给班长麦子的外号。因为麦子脸白,麦子磨成面也是白的,面蒸出的馒头还是白的,况且她平时还爱穿白色的衣服,宁笑一综合,就给了班长一个“白白”的雅称。对这个雅号麦子并没有什么厌恶感,反倒对宁笑一扬手:“那我们就拜拜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世纪五年辽宁儿童文学作家肖显志儿童小说创作论

孔 凡 飞

(110142  沈阳化工学院社科部文艺教研室)

    【关键词】 关东文化  快意叙事  新世纪五年   肖显志  儿童小说

    【摘  要】 “关东文化”对辽宁儿童作家肖显志有着深刻的影响,也是他作品中着意表现的一个重要方面,在他新世纪五年儿童小说的创作中,我们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他作品中所蕴涵的“关东”风情。而且,我们也清楚地感到作家在“关东文化”的影响下其作品的叙事风格——“快意叙事”的成熟。

    在上个世纪90年代,辽宁儿童文学作家群“小虎队”的出现是儿童文学界的一件盛事。肖显志就是其中的主要成员,他的那部《北方有热土》以其浓郁的东北风情,感人致深的故事情节得到了业内人士和众多的少年儿童读者的好评。当时光的脚步进入了21世纪,肖显志的儿童小说创作又有怎样的精彩呢?带着这样一个疑问,我走进了肖显志近几年来的儿童小说的艺术世界。在他风情各异的创作中,我进一步感受到他叙事风格的成熟,这种成熟正是来源于“关东文化”的影响。

叙事,顾名思义就是叙述故事。但它又不是如此简单,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讲述故事,但是不同的人在讲述的过程中所呈现的审美感受是不一样的,因此,在小说叙事之中重要的不是“讲”,而是“怎么讲”、“如何讲”的问题,将故事的叙述落实成为文本,这种叙述我们也可以称之为作品的叙事风格,这主要表现为作家作品情节节奏、整体韵味的控制,对作品叙述语言的把握等的综合因素。任何一个成熟的作家都有其独有的叙事风格,有的优雅,有的奔放,有的婉约,有的凝重……而肖显志在叙述过程中表现出来一种叙事风格却是“快意”。而这种“快意”某种意义上来说,正契合了北方民族的性格特征。扩展一点说是作家继承了“关东文化”的影响,因而带有浓郁的东北地域色彩。

任何人都不能否认地域对人的个性气质的影响。早在《汉书·地理志》中就有这样的记述:“凡民函五常之性,而其刚柔缓急,音声不同,系水土之风气,……好恶取舍,动静之常,随君上之情欲。”这里把人的行为和观念归因为两个因素,即水土的不同和统治者的引导。实际上,地域文化的形成也无非就是两个因素:自然环境和社会结构。对于辽宁而言,是属于“关东文化”圈的,自然,生活在辽宁的人不可避免的有着“关东文化”的印记。在众多的辽宁儿童文学作家中,肖显志无疑是保留有“关东文化”印记最多的一位。而“关东文化”在精神和行为文化层面而言最重要的特征就“以豪放、旷达、质朴厚重、宽厚包容而绝少排他性为特点的关东人群体性格特征。”[1]这种特征我们也可以用“快意”这个词来概括,因为,从词汇学的角度来看,“快”包含了“爽快、痛快、直截了当、愉快、高兴……”等涵义,而“意”则包含了“心愿、愿望、心思”等的涵义,对于这个合成词而言,它所意指的内容也恰好与“关东文化”在精神和行为文化层面的特征相契合。

在肖显志的近几年的儿童小说创作中,因为他本人身上所具有的这样的一种“关东”性格,而使他的作品也充满了这样一种豪放、旷达、包容的品格。从而使他的作品也产生了具有特色的“快意叙事”的独特风格。

这种“快意”的叙事主要是通过富于地域特色的语言表现出来的。“在萨特或海德格尔看来,‘语言’一词是作为‘存在’或‘世界’的对应物而存在的:世界是被叙述的,并且为语言所覆盖。语言是‘人作为人的生命存在的惟一途径’,或者说,语言是被领悟的存在。”“小说作为个人与存在的一种联系方式,语言方式无疑意味着小说的一切”。[2] 辽宁方言的精彩运用无疑是肖显志屡试不爽的法宝。这一点在他的《北方有热土》中已经表现得相当完整。时任中国作家协会党组书记、副主席翟泰丰在北京作品研讨会上(就《北方有热雪》)称“肖显志的作品有一股‘大馇子味’。作家要有这个本事,作家的语言,既是方言,又是自家的艺术语言……读了似乎就到了东北,给人一种亲切的感觉。” (《文艺报》1997年5月27日)而近几年的小说创作在这个方面无疑更加成熟。打开他的作品,这种“大馇子味”的语言就会在耳边想起。如《火鹞》中的叙述,我们就可以窥见一斑。

杨老疙瘩性子烈,就喜欢烈性的畜生。高坎子家一头黑牤子老是攉墙、攉车、还攉人,咋也治不服它。

  杨老疙瘩去了,二话不说,双手攥住黑牤子犄角,跟它顶起了架。黑牤子四蹄柱地,尾巴夹进腚里,跟杨老疙瘩叫上了劲。杨老疙瘩憋足了劲,叫了足有一顿饭工夫,黑牤子渐渐地鼻孔喷粗气了,腿打哆嗦了。杨老疙瘩见到时候了,就“嗨”地大吼一声,双膀一叫力把黑牤子给推了出去。黑牤子倒退了几步,竟“轰隆”一声倒地。杨老疙瘩还是不饶,上前抓住黑牤子犄角,再“嗨”一声把它给拽了起来,冲高坎子说:“骑上去。”

  高坎子扎着胆儿骑到黑牤子背上,杨老疙瘩就让他吆喝。真怪,高坎子这回一吆喝,黑牤子就屡顺条扬了,让它咋的就咋的。(着重号为引者所加)

在引文中加上了着重号的词汇大多属于辽宁特有的方言,这种语言本身具有音节洪亮、底气十足的东北风情,这样的叙述语言不但将杨老疙瘩的“烈性”性格表现得淋漓尽致,同时,将故事情节结构得富于东北的韵味。

    具有特色的东北方言是构成肖显志“快意叙事”的基础,语言是用来讲述故事和塑造形象的。肖显志塑造了一系列具有北方性格的人物,在他们身上体现出一种“东北风”,性格本身充满了一种烈、野的特色,进而演化出一种不服输的血性、粗犷和旷达。《火鹞》这部充满强烈的民族意识的作品,通过杨老疙瘩和垛父子俩训练火鹞和日本鬼子抗争的描写,深情的刻画了杨老疙瘩和垛身上具有的北方人民身上的坚强和刚烈,而火鹞这种生长在北方的动物身上同样也体现出一种野性难训的特色。这部展示东北抗战的作品充满了可歌可泣的豪情也与“关东文化”有着内在的契合。

   《火鹞》中杨老疙瘩捕火鹞过程中那种不服输,遇到危险不放弃的莽汉性格非常典型。小火鹞为了不被抓住,拼命的反抗,用他钢锥般的嘴啄瞎了杨老疙瘩的右眼,尽管血流满面,但是,杨老疙瘩非但没有放弃,相反却忍痛抓住的火鹞。年少的垛多少有一点不忍,想让杨老疙瘩叫出几声,以缓解疼痛,但杨老疙瘩却说:“妈的!没出息!再疼,爷们儿有抓猪那么叫唤的吗?”话语不多,但杨老疙瘩身上的血性却体现的淋漓尽致。而少年主人公垛在成长的过程中所流露的坚强、勇敢,他的大爱、大恨,他的血性都体现了不服输的北方精神。而对火鹞烈性的描写是这部小说最出色的。火鹞被捕捉时的反抗,训练过程中的不服输,被日本鬼子捉到变成敌人的帮凶,到被垛唤回记忆,勇敢的冲向敌人的飞机……这个动物身上也充满了一种“烈性”……又如科普长篇历险小说系列“宫克父子历险记”中的宫克父子身上都是具有不服输,勇于面对困难的性格,他们所经历的每一次的历险都是如此的惊心动魄,他们的脚步遍及非洲、美洲、西藏、新疆……他们身上的任性、豁达,他们的勇敢、机智……都是属于北方的……

     “快意叙事”在阅读体验上的感受就是过瘾、一气呵成……当然,这在于作家在行文过程中对叙事节奏的掌控。肖显志小说创作中的叙事节奏是属于快板和柔板交替而形成的明快的节奏感。爱·福斯特在《小说面面观》中说:“关于小说中简易节奏的问题,可以阐释为重复和变化。”[3]节奏运动的主要标志是重现,如果一个音符只出现了一次,在听觉上不会产生任何效果,只有在循环往复中,节奏才诞生.。肖显志在细节的描绘上,喜欢用固定的音乐动机在全曲贯串发展的方法,而这些固定的音乐动机可以是一种风情,如他的小说中无处不在的“大馇子味”,可以是具体的事物的某种特性,如《火鹞》中的火鹞的烈性,《俄罗斯方块》中的第三空间的精灵“俄罗斯方块”,也可以是在作品中插入的相关的叙述,如科普长篇立宪小说系列“宫克父子历险记”中,在每一次历险中,都会穿插与本次历险相关的故事,故事的讲述者或许是宫教授,或许是其他人……这些在小说中不同地方重复出现的特有的风情、具体的事物的特征、穿插的故事,就像一根线将全曲联系起来,在小说中取得连续的参照和前后参照,从而结成为一个整体,使行动具有生动、活泼的节奏。所以在阅读体验上就呈现出一种欲罢不能的阅读感受。

    东北人是乐观的,而在铁岭从事文学创作的肖显志无疑更秉承了铁岭地区特有的“快乐”文化。铁岭在中国地域文化圈内很独特的一个地方,这里出现了赵本山等一批优秀的小品演员。所以,幽默、乐观也是“关东文化”的一个方面。肖显志可以写出充满粗犷、血性如《火鹞》般的血性“关东”,也可以写出幽默、乐观、旷达的“关东”,这为他作品的“快意叙事”又多了一个表现方面。自从上个世纪90年代那部号称“我国第一部长篇幽默儿童小说”《不孤独的天空》问世以来,肖显志依然在幽默文学领域继续探索。他近几年的几部长篇幽默儿童小说如《俄罗斯方块》、《陪玩公司》、《天天向上》、《好小子坏小子和嘎小子》等作品,都非常的幽默。这种幽默首先体现在语言上,显然作者是驾驭语言的高手。在《火鹞》等一些充满沧桑感、历史感的作品中,他的作品语言也充满北方的“厚重”,而当他创作幽默小说时,他作品的语言竟然将北方语言中“幽默”的一面发挥得淋漓尽致。在《俄罗斯方块》中塑造了一个绰号叫“皮而卡”的男孩形象,可想而知,这是一个与时装相关的绰号。 “皮而卡”在出场时作者这样介绍:“这家伙的身体总是被时装裹着,除了洗澡时属于自己,而平时是属于衣服。”而大班长的温丽丽一身的“官气”,常常就板着“文件脸”……肖显志这类作品中幽默的话语无处不在。

    纵观肖显志新世纪五年儿童文学的创作,我们欣喜的发现作家对“关东文化”的坚持,并且不断的完善自己的创作,形成了属于他自己的一种叙事风格——“快意叙事”。这是作家多年来对当代儿童生活的细心体察和自己创作经验积累的一个结果。在儿童小说的创作道路上,肖显志依然在努力,我们期待他更大的成功。

参考文献:

[1]胡凡.关东文化特点刍议[A].北京:光明日报[J].2006.04.18

[2]格非.小说叙事研究[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02.83.

[3]卢伯克·福斯特·缪尔.小说美学经典三种[M].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1990.338.


 [作者简介]孔凡飞(1976—),男,讲师,文学硕士。主要从事现当代文学、儿童文学研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3-14 09:07)
分类: 幽默寓言

                                                             小袅·肖显志摄

    “录音机先生,请打开你的开关,再为我录一曲!”蝉直着嗓门对录音机说。
    录音机厌烦地摇摇头。
    “怎么,你对于你的职务感到厌倦了吗?”蝉不解地问。
  “不。对于我的职务,我永远是热爱的。令我厌倦的,倒是阁下这种无休止而单调的独鸣!”
                      (选自《儿童文学》1978年6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3-14 08:57)
分类: 幽默寓言
   
                                                 小冰球·肖显志摄 
 
    一个盲人在抚摸着盲文书用心地读着。一个懒汉从这里经过,对盲人说:“你什么也看不见,还在瞎念什么?”
    盲人说:“正因为我见到的东西少,我才想努力多知道一些知识。”
    懒汉说:“这哪有闭目养神自在!”
    盲人叹口气说:“真可惜,一双明亮的眼睛长在你这样的人身上!”
    懒汉得意地说:“是嘛,像我,什么事都看得出,不像你瞎费劲。”
    盲人说:“这倒不然。我虽然眼睛失明,可我的心里是光明的。你虽然长着一双眼睛,然而你眼前却是一片黑暗。”
                                 (选自《儿童文学》1978年6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幽默寓言

                                                     舞者·肖显志摄

 

拾金不昧

 

老肖新到政府工作,每天都来得早早,给各个科室打扫卫生,领导办公室当然也要打扫了。

一天,老肖在主任办公室地上拾到1元硬币,正巧主任来上班,便交到主任手里,说在地上拾到的。

又一天,老肖给主任收拾完办公室,主任叫住他,问:你是不是还拾到我别的东西……

老肖忙答:没,没,没有。

老肖说话口吃,好像慌张的样子。

过后,老肖听说主任丢了200元钱。

从此,老肖再也不给各个科室,包括领导的办公室打扫卫生了。可他觉得人人用看小偷的目光看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