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肖雪慧
肖雪慧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82,243
  • 关注人气:20,6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简介
《伦理学原理》,四川社科院出版社,1986年;《主体的沉沦与觉醒??关于伦理学的一个新构想》(合著,第一作者),贵州人民出版社,1988年;《自我实现??主体论人生哲学》(合著,第一作者),河南人民出版社,1988年;《理性人格伏尔泰》长江文艺出版社,1996年;《守望良知??新伦理文化视野》(主笔兼主编),辽宁人民出版社,1998年;《复合人格??马基雅维里》,长江文艺出版社,2000年;《独钓寒江雪》,中国工人出版社,2001年;《教育:必要的乌托邦》,2001年,福建教育出版社;《公民社会的诞生》等。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今下午一回家,打开微信,啊,有新朋友了。点开一看,原来是周实,已经多年失去联系的编辑朋友。他是书屋的前主编,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在当书屋主编时,他的故事就很精彩。我在《我所认识的编辑——兼谈基于思想自由原则的编辑规范》中,介绍了几位印象深刻的编辑朋友,他是其中一位。现把写编辑朋友这篇重发在此。——肖雪慧 2018-6-5

我所认识的编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下午一回家,打开微信,啊,有新朋友了。点开一看,原来是周实,已经多年失去联系的编辑朋友。他是书屋的前主编,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在当书屋主编时,他的故事就很精彩。我在《我所认识的编辑——兼谈基于思想自由原则的编辑规范》中,介绍了几位印象深刻的编辑朋友,他是其中一位。现把写编辑朋友这篇重发在此。——肖雪慧 2018-6-5

我所认识的编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又一个五四纪念日到来。近一二十年,谈及五四,有一种倾向:反思的名义下并无真正的反思,而是以非历史的态度,对现在的灾难采取上溯法,跟五四之间建立直接因果关系。好像历史是一条直行线,后来的一切都由那个时间点发生的事件决定了。为了兜售这种历史归因,五四之后现实历史进程中很多因素、甚至对后来的结局影响异常重大的因素,比如日本入侵引发的长期而惨烈的抗战,这场战争带来的变数……统统被一笔勾销。抱持这种思路的,往往把五四时期以致之后近三十年分明并存的多元思潮想象成一种思潮的天下。这种想象,是不是来自鼎革之后的现实体验,我不知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04 20:53)


半年前跟一位朋友就五四话题有过一次讨论。下面是我在讨论中表达的几点看法

肖雪慧2018-5-4

 

@肖雪慧:五四运动有千般不是,但那是学生参与国家事务的一个具体行为。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自发起来面对政府的请愿、示威运动,而且并不受某种力量操纵,仅此,就了不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是世界读书日,发两篇跟读书有关的旧文。下面是第一篇,也是第一次发在博客

2018-4-23肖雪慧

 

 

走近名著——读《伟大的书》

 

  《伟大的书》不是经典名著,但作者大卫·丹比以自己遭遇名著时经历的心灵震荡让人走近名著,重新领略其魅力、认识其价值。

  名著是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很多群在传一篇文章——“不受限制的公权力,会一再拉低社会底线”。这个题目本身,是一个经得起反复验证的命题。如果文章围绕这个命题展开,是很有理论和现实意义的。但点开后发现,文章论证的是另一个命题:底线由公权力决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一阵微博微信都在转胡鞍钢重申“中国全面超过美国”,还说他写的是专业文章,他是专家。刚看到,以为是好事网友编段子调笑他。看到视频,哇,真是那么说的。最搞笑的是,居然能说出“学术研究要用学术的形式对话”。可是,他贩卖的那些货色是学术吗?经得起学术对话吗?几年前趋时附势推出“九总统制”,现在怕是恨不能撤回来。不说这了,毕竟,对于一门心思要想南书房行走的人来说,吹嘘“九……”比拍马拍到马腿上还不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近两年,参与了多次因宗教问题触发的争议。下面是一个多月前在微博上跟一位博友的讨论。这位博友的原博首发时间是去年,但一直置顶,今年2月初该博友接着去年话题发帖,引发了下面一轮讨论。我在这一论讨论中,只澄清一些事实,没有做任何论述和展开,论述和展开的工作,因为懒,也因为杂事纷扰,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当地时间324日,美国高中生发起的“为我们生命的大游行”,全球80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附言:这是篇旧文,记得以前发在这博客过。今日有需要,博客上没找着。只好重发。肖雪慧2018-3-3



一位朋友发来王怡的长文《我在关天的版主生涯:纪念“天涯社区”八周年》。文章这样开头:“还记得这个笑话,肖雪慧老师6年前第一次见我,说常看到论坛上有个叫“版主”的人,不知是谁,很厉害,十处打锣九处有他。我惶恐的说,我就是一个叫版主的家伙。”

我容易出笑话,也不在乎有谁讲。但王怡这段话对时间和内容都作了改动,便已经不是那回事了。首先是时间上的改动。第一次见面时间我记不准了,但有一个因素让我记得不会早于2002年,因为这之前没有上网,而双方认识,是收到王怡发来电子邮件,表示希望来拜访。我孤陋寡闻,竟不识王怡是谁,回邮件表欢迎时误称了“王怡女士”,经王怡邮件说明性别,知道弄错,回了邮件表达歉意。所以,见面前的一来二往都借助了电邮。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