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Lei__
Lei__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753
  • 关注人气:14,8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公告

要转载的请随意~当然注个出处哈~~~这是为您好,万一说错话要被抓也不会让您受牵连,善哉善哉

 

QI Q我说:你丫儿的几天没来,12级的博客居然有过两千的关注,我20级的博客也才一千多。

我没仔细看过,也从没关注过任何人,我是土人,不懂加关注有什么用,想做回头客的直接放收藏夹里了,也许有某精通电脑的朋友给我使了点小技法数字一路欢歌上升也未可知。被关注等同于被围观,像STRIPPER一样,你没脱,全世界的人也没一个看到的,你脱了,就算只有一个人看到,他也最终能让全世界看到。

 

所以,数字不会困扰没有裸睡习惯的人。

FRIENDS
暂无内容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每当母亲把自己打扮得像一件唐三彩,我就知道她又要出去相亲了。这时候我就很开心,她太苛刻,一顿饭功夫的宽厚也不给我。我们已经有几年时间不能安稳对坐,吃一顿和平饭。她的苛刻不分人物场合,也不分事件的性质、大小。这么说吧,她苛刻到不能忍受一个养猫的人黑毛衣上有几根猫毛。这不是比喻,我曾交往过的一个人,家里养了只白猫。

『好歹是留过洋的人。』这句话曾给过江月白最坚实的底气,连父母亲都不再信任她能靠自己找到工作时,她依然不屈不挠地坐在电脑前,投出一份份终将石沉大海的简历。这句话也蒙蔽了她,经常自视高人一等,见过世面的,有时候怀着虚大的傲慢,言谈举止不经意间轻轻地蔑视着对方与人交往一番,最后发现那人也是留过洋的,去的还是中国小娃娃也能脱口而出的好大学。

领导被单位送去美国深造一年,回来后口头禅就都是英语翻译过来的句子了。其中一句是『你总是有选择的。』听他说得多了,颜颜开始想她做过的选择,最大的两个选择。三年前找工作,她只有一个条件:给北京户口的工作,能给北京户口的几乎没有有趣的工作。另一个是一年前跟李小俊结了婚,相亲认识的,这样一个人,你对着他仔仔细细仔仔细细的看,看不出毛病,也看不出什么有趣。她曾是个视有趣为最高价值的人,结果给自己选择的事业和伴侣,没有一样是有趣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11 17:36)
标签:

诗歌

母亲

文化

你没有将整齐的牙齿遗传给我

却将抬头纹遗传给我

你没有把明黄的笑声遗传给我

却把黑色的眼泪遗传给我

你将大门反锁

我在家门口看到世界尽头的风景

你的讽刺与喝责

曾如一把尖利的松枝

你让我抱紧它

你的衰老

是从喜欢上艳丽衣服的那天开始

也是从那天开始,我知道

我将用余生

清洗对你和他人所有的误解

等我真的看到世界尽头的风景

我将干干净净

如同你刚刚生下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文化

我从一个漆黑的夜晚醒来
将栀子花的枝根锤碎
擦盐入水,高子说
这样花就不会变黄

鸟群停在天上
过去的时间在远方的空地
搭建楼阁,没有门
浑身长满窗户如眼睛

我将于栀子香中枯坐终日
坐等一个漆黑的夜晚来临
这城市只要有一个人醒着
月亮就不会出来

这座失眠者的城市

2014.4.8清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23 09:51)
凌霄花将藤
晾在一棵木棉树上
每一根凤尾蕨的幼叶
都卷着一个心计
一颗复仇之心
笑声爬过丛林
被碰到的树
痒得咯咯笑
世界突然肿起来
快回去,把灯打开
为丢失的东西
写一则寻物启示
最后
把门窗关上

2014.3.22 海口观澜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06 08:21)
标签:

闲事

养猫

情感

        下班回家,厨房一片狼藉,我的小盆栽再一次被猫掀翻在地,除了地砖,咖啡机上、插线板里、茶叶盒上都是土,大黄正趴在橱柜上最厚的一层土上,假装自己睡在三月公园里芬芳的泥土上。我用手指戳它,它装着局部往后挪一下,其实挪完就弹回来了。它不想走,我也懒得管它,今晚就让你睡在土里了,明早再收拾。我不能理解,但相信它在那些土里找到了乐趣了,就像大人永远不能理解小孩子泥巴和沙子有什么可玩的。这一次是它们第三次打翻这个小花盆了,第一次把里面的绿色盆栽刨了个底朝天,我还把它捡回去,用土埋好,悉心照料,保证它有充足的水和阳光,可能坏了根,没几天它还是枯掉了。第二次它们打翻花盆的时候,这个盆栽植物已经断成几截散在地上,我把植物扔掉,土仍捧回盆里去,打算再暖和点了丢几粒种子进去。种子还没买回来,又打了,那土再捧回去也只有小半盆种不了什么了。就让猫们玩儿一晚上,第二天扔个干净。

        它们喜欢盒子,快递员上门的日子就是它们的节日,我拆开的包装盒都放到第二天才扔,让它们抢着玩儿去,它们把盒子当宝座,谁都想在里面多呆一会儿,像我小时候和伙伴们争着当白娘娘。盒子不是经常会有的,它们就玩垃圾桶。我每次把盖子打开,垃圾桶的内胆拿出来取完垃圾,它们谁动作快谁就瞬间坐到了垃圾桶里,我跟快递盒子一样,让它们玩儿去,第二天再换上新的垃圾袋,将内胆归位,盖子扣上。

        它们也喜欢毛球,准确讲是喜欢我专门买给它们的之外的一切毛球,我最爱的帽子顶上有一个球,从耳边垂下的毛线上各吊一个小球,一天早上起床,客厅里全是寸把长的毛线,我的帽子在地上,小灰睡在上面,被抓个现形,抓住了也不能把它怎样绳之以法,最多揪两下耳朵。我收拾好一地它们从球上拔下来的短毛线后,干脆把帽子上的三个球齐根剪掉,卖不了萌了,还能戴出去挡挡风。

        没有毛球,小物件也是好的,我刚搬过来这里时,书架上除了书,还有各种陶的、瓷的、玻璃的小摆件,迄今只剩下大卫从景德镇带回北京的一只小瓷兔,也断了只耳朵,其它的都CEI了。每次看到地上的小碎渣,第一反应不是心疼东西,而是担心它们会不会划伤脚上的小肉垫,所幸一次也没有。

        我的两只猫除了搬过一次家,去过一次动物医院,剩下的时间没出过家门,离自然最近的地方是阳台。它们喜欢阳台,可以在那呆上好几个钟头,有时候背着阳光睡觉,有时候看着窗外发呆,阳台上除了地砖就只剩张木桌子,都凉,我把它们绒布面的猫爬架搬到阳台上,太阳一晒就暖和,没阳光也不会冰冰凉,从此这俩小家伙更喜欢阳台,吃饱了就往那个方向跑,不开落地窗就举起小爪子敲玻璃。阳台连着卧室,我以前出门时会把卧室门关上,让它们只在客厅、书房和卫生间里活动,现在每次想把它们抱进来关上卧室门时看到两个一高一低在猫爬架上半躺着的销魂的小背影,就下不去狠心,算了,都开着吧,你俩想什么时候进来再进来,这种放任的结果是,突然有一天发现,床垫有一块儿地方被它们挠得像沙发一样筋筋吊吊。

        母亲说我的猫太少管教。我觉得它们又没惹上什么大乱子(比如去把隔壁家的白狗给咬了),不过是找点生活的乐子,算不得大恶。我不想破坏它们的一点小乐趣,自认为分寸还是有的。我每次开红酒,把软木塞扔给它们玩,它们闹不出什么大动静,不像我的一个半吊子朋友,给他的猫买了个会发声的不倒翁,猫在大半夜推着不倒翁满客厅跑,第二天半夜,楼下的邻居大爷就怒气冲冲的上来敲门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昆明

火车站

祖先断山木,鼓山铁

铸铁成镰、成耜、成斧

一块铁生长到最后的使命

是帮一些人杀死另一些人

 

斯巴达人的铁不事农桑

铁矛开凿一条条血运河

地点是自己家门口

对手是用青铜武装起来的波斯人

 

当火车站里铁刃如风

扫过孩子的头颅

这是不一块铁的罪恶

是上帝的



2014.3.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蜡烛仍燃在昨夜的黑暗
蜡油如碎石滚落
噪音来自龙门石窟
唐代的工匠正试图凿开佛之眼

烛光蜿蜒前行
照亮铁轨两旁的田野和村庄
灰色的麦苗间
一座艳丽的新坟

大地沉默如死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记事者

旅游


(一)
电视上一个孩子将要死了
穿着一件贫穷的衣裳
自出生之日起就穿在身上
孩子的父亲笑了
看一眼他自己至今仍穿着
死亡之时才能脱下的衣裳

(二)
超市里的蔬菜体型巨大
我买下一个星期的菜
一枚土豆、一朵蘑菇、半条黄瓜
祖母死了
那些长虫眼的小蔬菜
也排着队跟她走了
从此菜园子只播种疾病和死亡

(三)
快递员摘下破手套
伸出两只像用水泥浇铸的手
签收完包裹
他骑上电动车走了
寒风继续吹着那双水泥手
吹不进暖气房的风
将全部威力用来对付那双破手套


(四)
这座城市的高楼
是我见过最丑的庄稼
庞大的,不结子实的庄稼
人类种下它们的时候
从未想过将来怎么收割

(五)
列车是一发往返不休的子弹
来回穿梭于大地的胸膛
它前进的轰鸣
吓得地面的植物不敢生长
子弹里的乘客
是排排坐的夜游神
一个人下车,就有一个梦破灭
最后破灭的
是列车和铁轨的梦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20 22:22)
标签:

旅游

    我把多年旧作翻出来,一句一句改,改到兴奋处一个人面红耳赤,改到山穷水尽处,苦于没灵感,憋的面红耳赤,总之,顺与不顺,都像生着热病。
    在那个作品里面,我写了一个双腿如松枝,喜欢穿纯白T恤的男孩子,『如果从老师楼下到院子门口的水泥路无限延伸下去,我会在上面不停地走,走到双腿干瘪,衣衫褴褛,面容凋敝,走到泪河进入枯水期,总有一天,我会在这条路上碰到他,那个只跟我说过一句话的男孩子。』这篇东西一度搁置,一搁几年,因为我觉得矫情,后来想青春期不就是这个样子,即使把创作用六脉神剑逼回现实,也能找到这样真实的情绪。
    这个人是有原型的,我以创作之需为理由,时隔多年,再去看他的空间,他开着一辆便宜的福特车,已经结了婚,有一个看上去善良又无趣的太太,生了个没有任何特征的儿子,倒也不丑,他自己也变得与松枝完全无关,发了福,眼神开始闪烁着中年男人的世俗智慧。
    就这样一个人依然可以给我源源不断的灵感,都是青春期的余毒。
    让人生出物是人非感慨的不止于他。我的邮箱密码用的是另一个人的生日,我们已经不怎么联系。那个密码用了七八年,也就不换了。
    我有一个表哥,90年代初上中专,和几个同学组乐队,他不会弹吉他,现学的,穿着一身洗白的牛仔服,头发是长偏分,很有文艺气质。我们两个家庭一起办联欢会,我当报幕员,说一口不土不洋的极不标准普通话,挨个点大家的名,让唱歌跳舞讲笑话或做俯卧撑。母亲有着『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的光辉阅历,这种场合就像现在选秀节目的嘉宾一样,很权威。姨妈只会唱《大海航行靠舵手》,母亲很有优越感,来一首《洪湖水浪打浪》,高音清亮婉转,一下把姨妈比下去。轮到表哥了,他站在众人面前,两腿一前一后,身体重心落在后腿上,唱《爱拼才会赢》,闽南语,没有人听得懂,唱完了,他用我们的方言解释这首歌,又把母亲比下去了。她歌喉好,毕竟对流行音乐没有年轻人敏感。母亲对表哥的点评是,『歌不错,台风欠佳。』饱受高大全红光亮熏陶的母亲,看不惯表哥唱歌时『站都站不抻』。
    现在的表哥早就不唱歌了,他的网上签名变成了『有钱才是硬道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三三,你跟小姨说你们将要第一次出国旅行,我仿佛能够听到你和小姐妹们叽叽喳喳的兴奋样子。


         我不会跟你谈旅行的意义,每一次旅行的经验本身就是收获,哪怕是不开心的旅途,经历过,较之出发前的自己就会不一样。小姨还是没能忍住要多啰嗦一句,不要沉湎于旅行的表面,比如拍一朵小云彩,写一段『61日,布拉格(或随便哪儿),天气晴』,如果一个异域风情的地名就把你俘获了(你当然有自由用它来装小资,卖弄忧愁,像小姨曾经做过的那样),你就无法走进一个地方的灵魂深处。当然你可以反驳我谁也无法判断怎样叫走进一个地方的灵魂深处,当然没人当得了这个裁判,只能是能走多深走多深,总得有点纵深感,不是缝中的一瞥。

 

 

         我不知道你和整个交流团的成员安排了怎样的行程,如果条件允许,两件事是值得推荐的,一是去看看当地的博物馆,另一是的当地人接触,前者关乎一个地方的历史,后者关乎当下热腾腾的生活。有人说,人是时间的动物,不是空间的动物。我们旅行,是空间的转移,而另一个空间的魅力来自于时间在当地的积淀,你看到的地理地貌如此,你看到的街区村庄更是如此,博物馆的陈列与当地人的生活是条捷径,对我们这些外乡人而言,能粗略的感受到时间在一个地方的流痕。

 

         我更想跟你说的是一些细节性的事情,由于种种原因,成长环境造就了我们的一些恶习,这些习惯都不是大恶,却会对他人带去各种细细碎碎的冒犯和干扰,这种伤害不是导弹式的,是蚊蝇式的,伤不了性命,但会难受,不是痛感,是痒。

 

         这种恶习,是我们在自己老环境中无法察觉的,入芝兰之室,久不闻其香,入鲍鱼之肆,久不闻其臭的道理。到了国外,有了参照,这种习惯就会分外明艳,我想拉拉杂杂的说一些,让你在享受自己的美好旅行时,不要让别人的旅行或生活的美好因你而打些折扣。当然有的国家会有风俗上的禁忌,这个你事先会了解清楚,我只说一些通用的事情。

 

         从机场开始吧,这样的公共场合会有很多时候需要排队,值机、安检、登机等等都需要,你也许觉得国内的航班一样需要排队,但我们天性爱和熟人扎堆,而且讲究生活的自在随意,在国内也不觉得是多大的事情,没有一条直的队伍。在境外这个问题会明显得多,因为长长的队伍会突然有一段因为人群挤在一起而变得肿起来。小姨是脸皮薄的人,每每遇上这样的情形,都害怕肿起来的那一段队伍是说汉语的人,令人难过的是十有八九都操练着我们最为熟悉的语言。

 

         如果有几个档口(柜台、安检口、厕所间),不要等在每一个具体的档口前面,我们总有一种投机的心理,比如等厕所,会越过长长的队伍,直接走到厕所里,站在某一扇门前,就像赌博一样,认为自己运气好,前面的厕所门里面的人肯定会比较快完事,其实应该是大家只排一支队伍,哪个小档口空出来,站在队伍前面的第一个人先去,依次。我们有一次在北京一家711超市,本来只有一个收银员,突然另一个收银员上班了,你赶紧站到新开的收银台买单,我提醒过你,这样对我们原来队伍里排在前面的人是不公平的,他们等待的时间更长,我们投机抢先买了单,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那件小事儿,同样的道理,在国外你每天都会遇上几次这样的情形,所以小姨又冒着让你嫌烦的风险再唠唠了两句。

 

         在国外登机时你要注意听广播,如果是分成几个组登机,就在听到广播里提醒到这一组时再上飞机,这样分批次其实能节省所有人时间的,国内的航班多是一开始登机就排成一个大队,谁排前面谁先上,前后排座位不分,所以我们没有分批登的习惯,当然一般情况下,你不等到自己的批次先检登机牌,乘务员也不会阻止你,不过既然人家有规矩,还是科学合理的,我们还是遵守吧,而且也方便自己。

 

         也有的航空公司服务质量一般,空姐都闭着嘴冷着脸,绝大多数的航空公司空乘人员很热情、贴心,跟你微笑打招呼时,应该有个回应。上了机舱,放行李时不要站在过道里太长时间,让后面的人都无法通行。

 

         登机时收拾好必要的手提行李,不要有太多小件占用飞机的行李架,小姨有一次长途飞行回国的时候,因为身边人的行李太多,我把双肩包放在前方座位下,一路屈腿回来,落地时双腿都麻了,当时看到人们从行李架上取下东西,每个人手里拎着好几个塑料袋,心里很难过。

 

         还有一个小小的细节,每一个座位都会跟人共用一个扶手,千万不要抢先坐下用自己的胳膊去抢占那个扶手,用餐时扶直自己的靠背,经济舱每个人的空间都特别有限,你放下椅背会让后座的人用餐困难。三三,你一定觉得小姨像飞机起飞前的空姐一样,各种不必要的叮嘱,这些都是微小的事情,但也足以干扰到他人。

 

         你们的交流团里面,有来自全国不同地方的人,跟大家在一起的时候,除非是跟老乡私下聊天,尽量用普通话,这样会给大家一个比较舒适的交流环境。这个道理还可以用在别的地方,如果你和几个不同国家的人在一起,则不要抱团只和身边同行的同胞用汉语窃窃私语,用英语是对所有人的方便。你也许会联想到语言政治,是不是因为我们还有着国弱民贫受气挨打的后遗症,跟不同国家的人交流都不敢用自己的语言,这跟我们的官员在联合国会议上用汉语演说是不同的问题。英语作为较公认的世界语,用它只是个相对折中公平的方式,并不是说小姨赞同英语的语言霸权。中国交流团里,我希望你不要在大家都在的场合过多说方言,我们的方言在别的地方的人听来是不适应的,这也同样不代表我有多么崇拜普通话,贬低自己的方言。事实上我对普通话的推广过于蛮横的作法是反对的,这话题我们以前就聊到过。

 

         到了那边机场取行李的时候,不要紧紧站在传送带附近,稍微离开点距离,看到行李了上前几步取,这样就不会有人总站在最前面,紧挨着传送带望眼欲穿,后面的人看不到自己的行李过来没有。这也是小事,但在国外你每次发现我们站在最前面围成一段人墙挡住后面人视线的时候,你会觉得沮丧,我们真是太不替人着想,不懂得分享公共空间,让每个人享受便利。

 

         你这次去的并不是英语国家,建议你学两句该国的语言,『你好』和『谢谢』,能增强当地人对你的好感,我们一样的,在北京遇到一个外国游客笑得跟憨豆似的说一句阴阳怪气的『你好』,总是心情很好,给人指路都能指得更热心些。

 

         要有存在感,不要有太强的存在感,比如在陌生人面前大声笑闹和喧哗,一副要当焦点的气势。强迫你去当观众,看另一个人的蹩脚独角戏,你也会烦躁,『你谁呀你!』

 

         去了一个新地方,肯定会品尝当地的美食,我们的口味是相对狭窄的,对新的饮食文化不太包容,很可能刚开始接触会不习惯,一天以后就发疯的想念火锅,甚至想念盖饭,这太正常了,但不要因此情绪化,觉得『这么难吃,他们怎么能忍』。小姨不止一次在国外的餐桌上听到同行者轻鄙当地的食物,言谈间流露出中华美食文化博大精深的自豪感,我是三天不吃川菜就抑郁的人,有一次想念到不行曾去两小时车程外的亚洲超市买中国的方便面,但这又怎能推导出当地人不懂烹饪呢?我在北京遇见一个女孩子,说自己刚来北京时两天吃一顿汉堡才能生活下去,我就在脑子里盘算着鼎鼎大名的几大菜系,心想这姑娘真是没口福,也就能品尝得了大肉饼子。反过头一想,我们对中餐以外的菜肴的态度一样。有口福就大快朵颐,没口福就带着好奇心去品尝,这菜还能这样做呢!

 

         我说了太多听起来无关紧要的事情,要吓得人提心吊胆似的,其实说来很简单,只是个小学品德课上讲的尊重的问题。我们对于公共空间的概念比较淡漠,即使把『尊重』当成经文咒语念多少遍都是言行二致的,我就事儿妈样的把这些琐事一件一件拎出来念叨,希望你耐着性子看到了这一段。

 

         三三,恭喜你,小姨终于打算今天先只说到这儿,你去的那个地方,公共场所水龙头里的水是可以直接饮用的,享受这我们从没享受过的小幸福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