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版权申明

博客文章作者版权所有,如需选用请与王小柔联系

邮箱:xiaorou01@sina.com

个人资料
王小柔
王小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3,563
  • 关注人气:1,3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王小柔简介

  王小柔:专栏作家,以尽显平民式幽默的“段子”文体独步文坛。

  在全国多家纸媒体开设固定专栏,其文字皆站在普通市民的观点上看世界、社会、人生以及生活,反对复杂而庸俗的时尚生活,用小智慧解说现代生活,被称谓“市民写作”。

  已出版的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你别碰我》、杂文集《把日子过成段子》《都是妖蛾子》《还是妖蛾子》《十面包袱》《妖蛾子:纪念版》《有范儿》《乐意》等。

分类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白爷琐事(五)

    吃荤馅饺子要就棒面窝头,而且要冷的,干的,新鲜的热的都不行,您这么吃过吗?反正我没吃过,也想像不出它的好来。但老白说,效果绝对棒!他就这么吃。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读书

文化

杂谈

那一场纯玩的风花雪月

我们的悦读会第一次从米萝克咖啡馆搬到了西岸艺术馆,因为想尽善尽美,设计了钢琴和诗朗诵的环节。依然纯玩儿,所以大家偶尔用业余时间凑一起碰碰流程,一群老大不小的人怀揣一颗小清新的心。资助我们这次活动的西岸艺术馆的朋友说:“又不是春晚,想哪儿说哪儿就行。”这句话让我们踏实,反正也没人给我们投票,全是关门儿里自娱自乐。

我临时拉了个DJ朋友跟我一起主持,把悦读会的人写好的对话给他,我觉得上去你一句我一句照本宣科呗,又不是春晚。所有环节我都想到了,就把自己给忘了。好心的冯冬笋提前把我和主持人的串词做了一份手卡,80来张,字儿倍儿大,眼神儿一般的一米开外都能看见。最要命的是,他把我们俩的词打一起了,分也分不开。因为我找的朋友是专业干这个的,所以他很大方地说,这些你都拿着吧,我不用词儿。我那个敬仰啊。

一百人坐得满满当当的,当我飘到台上,往下这么一看,觉得自己特别没着没落,我不由自主地就往台边上溜。当我把我的搭档请上台来,他刚开口,我就开始冒冷汗,因为他全是自由发挥,一句都没按我手里的词儿说,我也不知道该什么时候我该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22 12:51)
标签:

读书

文化

(写给世界读书日)

一看书,是件很孤独的事。因为无论你用什么样的姿势,在什么地方,都是自己看书。书就是你一个人时的伙伴。很喜欢坐拥书城的感觉,那些封面,以及里面的文字,是闪烁的表情,有时候,把那些新书摆在脚边,一本一本拿起来端详,能遇见欣喜,遇见感动,遇见知音,当然,也能遇见反感,遇见不屑。书,像人一样,站在你的旁边。只是,它们更加简单,你可以把喜欢的插在书架上,把不喜欢的放到纸箱里。
当你满心装着阅读喜悦的时候,会想到与别人分享,就好像你碰见了一个特别好玩的朋友,一定要把他的趣事分享给大家一样。在一个特别安静的时间里,有个朋友说起他的梦想,他说如果这个城市里有读书沙龙多好啊!“多好啊”三个字迎着阳光,像一个人脸上的笑容,让你不由自主地想向他走去。
于是,我们有了悦读会,有了像模像样的一个读书沙龙。几个志愿者坐在一起的时候,总让我想起学生时代的文学社,那时候除了热情什么都没有,而现在,我们除了热情,有好书的陪伴,有一群喜欢读书的人。推门进去的时候,总觉得已经与世隔绝了,空间里只有那些遇见的喜悦,人与人,人与书。
我们的悦读会每个月只有一次,因为大家都有各自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08 10:58)
标签:

文化

春天里,那个百花开。昨天回家的时候,被一个女孩一把拽住,要不是她打扮得跟女米老鼠似的,我以为是劫匪呢。女孩问我平时做不做美容,作为一个女的,我真不好意思说不做。就只好昧着良心说做,但因为最近比较忙顾不上。这话可捅了马蜂窝了,女孩一边摸着我的胖脸巴,一边怜惜地说:“女人啊!”我心话,这闺女有病吧?
然后女孩脸着板,跟个大仙似的,在我脸上戳,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的游戏:“点点点牛眼,牛眼花 ,七个碟子八个瓜,不是别人就是她。”她说,眼睛附近的雀斑,会制约你的感情发展,这都是伤心痣,脸两侧的制约你事业的发展,你下巴上的影响身体健康。我立刻制止了她,信着她这么说下去,我得立马打120。我悄声问:“你是算命的吗?”她笑脸相迎,跟变戏法似的打身后抽出张传单:“我们迎三八,对女性朋友推出的优惠活动,办年卡3800。多合适啊。”这得多大的道行算命那么贵啊,我一看传单,好么,敢情是美容。
我亲妈都没像她那么担心我的前程和终老问题,一美容院在这个全世界女人都过节的坎上,向我发出了优惠的邀请。当然,是个女的打那条路上过,她都邀请一下,显得和谐,没偏没向。
要不是她这么死切白赖地重复“我们女人自己的节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选自王小柔《乐意》

据我认真观察,脑子不好跟脑萎缩一点关系没有,有段时间,我都开始怀疑我的大脑上有没有褶了,经常话说到半截,忽然忘了要说什么了,得站那想半天。有时候要拿件东西,挑帘笼的功夫,就给忘了,干呼“我那个那个那个哪儿去了?”有人搭茬儿,哪个啊?而我得从为什么会站在这开始捣着往前想。
我不认为自己这是病态,是因为经常有人忽然拉门进来,然后站那环顾四周,自言自语说:“诶,我来这屋打算干什么来着?”扭脸儿走了。其实我们一点都不大大咧咧,我一同学,老婆吩咐他去超市买东西,他很认真地一一记录在纸上,路上遇一大爷聊起了各自家的狗,聊完各回各家,他老婆狐疑地问:“你是没带钱吗?”他才记起去超市这事,赶紧假装上了趟厕所又走,等到了超市,四顾茫然,不知道让买什么来了,好不容易想起来自己写条了,可摸遍全身,条也没找到。
像什么关上门想起没带钥匙,打车发现身无分文,离家十来个小时了忽然惦记起灯关没关,煤气灭没灭等等,简直常有的事,打我幼年时就经常犯这样的毛病。后来,在逐渐老去的年华中,遇见无数志同道合的同伴。
有一姐们儿,她的世界有属于自己的词条,我们一般忘了也就忘了,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16 21:24)
标签:

杂谈

选自王小柔《乐意》

一个朋友攒了个局,相约去塘沽看一个展览。我被分配给开好车的一个哥们,一大早我很虚荣地晃荡到马路边,站在那些抻脖子看公共汽车到底来没来的人群最前面,等着车接。没一会儿,那哥们拉家带口地来了,很礼貌地把副驾驶的位置留给我。我寒暄着坐进车里,心理很塌实地就等到地方了。他给油开出一公里后,问我:“你知道怎么走吗?”我瞪着他的侧脸,我哪会知道这个啊,我自己开车都没离开过中环线,而且还只是半个环。我说:“我不认识,你按你的路线开吧。”你猜坐我旁边那个开车的男的说嘛,他说:“我也不认识。咱用卫星定位吧!”说着,打着双闪,停在路边鼓捣起小屏幕,一边拿指甲盖写字,一边说:“我这定位系统要在4S店一万多呢,我装就四千。你装吗?要装我帮你找人。”我一点都没给他留面子,尖着嗓子在旁边叫唤:“哎呀,你是我认识的第一个连去塘沽怎么走都不知道的男的。”他也不示弱说:“你自己也是路盲,还说我,你要认识道,咱不就不用开GPS了吗。”
在互相指责后,匣子里一女的说话了,给指了条明道儿,我们立刻停止了争执,听那女的的。可开了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12 11:54)
标签:

生日蛋糕

杂谈

童女过生日,童男要献爱心,要求我必须去买带水果的蛋糕。说实话,要不是因为有孩子,我这辈子都不会吃蛋糕,我一看大玻璃里那些穿白大褂的师傅跟从浴池里舀肥皂沫子似的,把那些奶油甩在蛋糕坯子上就反胃,仿佛看见那些油腻腻的东西挂在我的肠子上。但谁叫孩子喜欢呢,就跟喜欢童话里的美好似的。拽着我就奔刚在如意大厦里落脚没多久的蛋糕店,这品牌是孩子选的,也是受了童话的蛊惑,以为米老鼠他们家开的店呢。我们就奔米旗去了。
店里很清静。进去可以直接翻画,反正童男觉得哪个顺眼就买哪个呗。蛋糕画册倍儿好看,他本着选择水果多的那页,左右斟酌,仿佛看见了童女满意的微笑。终于选定,而且他挑的,大玻璃里的蛋糕师正在给别的客官做。童男就趴在玻璃外眼巴巴看着,做蛋糕比他玩橡皮泥都省劲儿。我去刷卡,收银员很客气地说,我们这只收现金。
付完钱,看见前面客官的那个蛋糕收尾了,我忽然发现,蛋糕中间的用料跟画儿上不一样。画上的水果是大块儿的,实物的水果不但是罐头里直接倒出来的,而且都是特别小的碎丁儿,也不好看。
我赶紧叫过店员问哪款蛋糕新鲜水果多点,不想让孩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我们的悦读会

    连续几天的大风降温的天气忽然开始回暖,这样一个冬日的下午,米萝克咖啡成了一个据点,我们赶来,为了分享书香。我们本期分享图书为《修好这颗心》《气场》,同时感谢两本图书出版方提供的样书,及曹禺剧院提供的小剧场话剧门票。

 

      早到的人已经自觉地开始鼓捣我的电脑,播放上一次活动的PPT。签到。人陆陆续续地来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2 11:43)
标签:

文化

摘自《乐意》

猴子不骑车回家

我就不明白了,我们为什么要这么死心眼儿地非认准了学英语,我年幼无知的时候三四年级才学,现在的小孩打幼儿园就学,说这样可以培养第二母语,以后说外国话不用走脑子便能打嘴里出来.这跟找个后妈从小培养感情似的.耗费几十年的光景,换来的只有厌烦.

前几天,人事部让报职称,但前提是英语和计算机考试必须通过,计算机还好说,咱整天用,虽然考试的内容脑子进水的人才那么操作,但至少胜出的机会可以有.英语就甭想了,给答案抄都能抄串行.后来听说职称要是总那么低层次的话,等老了拿不到多少退休费.你说这事闹的,我当年胸怀大志地当会计的时候,就考了一堆的财经英语,单词都跟蜈蚣似的,老长一个,音标就是白饶的,那么长根本读不出来.好在那时候的考试就是题海战术,教材挺薄,习题册跟块砖似的,老师说,只要能把习题册都做对,考试准能通过.在我们都跟傻子似的不眠不休强化记忆的时候,坐我旁边的一个工厂老会计让儿子给他按英汉字典的规模排版打印了一本答案.卷子一发,他就在那跟点钱赛的,哗啦哗啦地翻篇儿查答案,弄得我心猿意马,会的都懒得想,眼睛总往大爷那瞄.大爷还特主动,我要没按他答案写,还声音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