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俞晓群
俞晓群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1,715
  • 关注人气:1,1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7-09-15 08:35)
分类: 书后的故事

文|俞晓群

 


回想二〇一六年九月,我已到法定退休的年龄。那天晨光大白,我端坐堂中,一杯清茶在手,不觉晓梦飘来,思想避离尘世,口中吟咏陶渊明的老句:

先生不知何许人也,亦不姓字,宅边有五柳树,因以为号焉。闲静少言,不慕荣利。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08 09:11)
标签:

杂谈

文 | 俞晓群


几年前我曾在一篇文章中谈到,谢尔《启蒙与出版——苏格兰作家和十八世纪英国、爱尔兰、美国的出版商》一书中,谈到十八世纪西方人对于书籍开本的认识,其中许多故事很有趣味和意义。近日做特装书,不断触及相关概念,因此重读此书,做一点梳理:

首先是商业上的考虑,从对开本、四开本、八开本到十二开本,图书的制作成本步步递减。比如同一套书,八开本的书制作成本只是四开本的一半,定价只是四开本定价的三分之一。所以作家的内心是矛盾的,他们既想做大开本的书提高声誉,获取更高的版税,又想降低开本、降低成本,多卖书占领市场。

比如一七五六年,大卫·休谟在给一位出版商的信中谈到,他非常渴望能把《随笔和论文集》做成四开本,为此他考虑先出版价格低廉的十二开本,多卖掉一些书,从而积累足够的资金,用于制作四开本。后来休谟的愿望实现了,《随笔和论文集》有四开本红色摩洛哥羊皮装帧的版本面世。一七七六年三月,詹姆斯·包斯威尔在牛津彭布罗克学院的威廉·亚当斯图书馆中看到此书,他在日记《不祥之年》中记录了当时的惊愕,他认为“一个‘异教徒作家’不应该享有这样的待遇,这种‘教养和尊敬’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01 09:40)
分类: 书后的故事

 


文|俞晓群

今年八月,罗勃·谢泼德先生著作《艺术中的灰姑娘——西方书籍装帧》中文版出版,李凌云译。我们在北京老书虫书店和上海书展举办新书见面会,谢泼德先生从伦敦赶来,没想到两场活动气氛都很热烈,上海书展能容纳近百人的会场挤满听众,带去的书全部售罄,连展会预留的签名本都一抢而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26 11:09)
分类: 书香故人来

文 | 俞晓群



今年八月九日在上海,参加《陈昕出版思想评传》出版座谈会。经济学家张军先生谈到:“陈昕先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结论:“他是一个纯粹的人”。所谓纯粹,正在对于文化出版的追求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25 09:55)
分类: 书后的故事

文|俞晓群

 


几年前读理查德·谢尔《启蒙与出版——苏格兰作家和十八世纪英国、爱尔兰、美国的出版商》,曾为“苏格兰启蒙运动”的发生而感叹,我在一篇笔记中写道:

十八世纪的苏格兰,一个边远的小地方。人们记得那座爱丁堡山城,还有男人们穿着花格裙装,吹着风笛的美妙场面。与此相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21 14:21)
标签:

杂谈

文 | 俞晓群

​一九九八年,我在辽宁出版《海上画梦录》,上世纪上半叶奥地利画家希夫绘,钱定平先生译。不久董乐山先生写文章《梦中依稀忆上海》,其中一段写道:

病中无聊,正儿八经的书看不动,武侠言情之作又不屑读,幸有老友沈昌文兄不辞劳苦,从外地回来时总肩负一只中学生沉重书包给我送些我感兴趣的读物来,慰我寂寥。……最近他从上海带来一本奇书,是旅德学者钱定平先生编译、由辽宁教育出版社出版的画册《海上画梦录》。说它是一本奇书是因为画家希夫是三十年代起在上海作客直到二战结束才离去的一个奥地利年轻画家。……希夫于一九三〇年到上海,一直待到一九四七年失望离去,在这十七年的时间里,他以独特的写实和浪漫相结合的笔法所画的一百多幅漫画和人物速写,全面概括了当时半殖民地上海的风貌。他笔下的芸芸众生有囤积居奇、脑满肠肥的奸商、趾高气扬的洋行老板、阿谀奉承的买办仆欧、卖笑的妓女舞女及后来的吉普女郎、贩夫走卒、黄包车夫和他们的克星印度“红头阿三”(这是香港传来的对警察的“尊称”“阿sir”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21 14:17)
分类: 书后的故事

 


文|俞晓群

一九九八年,我在辽宁出版《海上画梦录》,上世纪上半叶奥地利画家希夫绘,钱定平先生译。不久董乐山先生写文章《梦中依稀忆上海》,其中一段写道:

病中无聊,正儿八经的书看不动,武侠言情之作又不屑读,幸有老友沈昌文兄不辞劳苦,从外地回来时总肩负一只中学生沉重书包给我送些我感兴趣的读物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5 10:02)
分类: 书香故人来

 


文 | 俞晓群


近日出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1 08:44)
标签:

杂谈

文 | 俞晓群


​​读《知道:沈昌文口述自传》(沈昌文口述,张冠生整理),其中有一段故事写道:

宁波人经商有许多行规,比如沈先生学习做首饰,见到有些首饰上面打着钢印。师傅说,这是一种师徒传承。师傅的名誉通过钢印传递给徒弟,说明师傅要担保徒弟出手产品的品质。如果徒弟将钢印打在一把铁剪刀上,他可以把剪刀当作黄金卖掉。收购这把剪刀的人,可以拿着这把剪刀找你的师傅算帐,你的师傅要按照金价赔偿。沈昌文先生感叹,那时候的行业就靠诚信保证。

多年与沈先生接触,几次听他讲述这段故事,有两点让我一生铭记,一是诚信是做人的生命线,再一是师徒传承的意义。近日重读《知道》,我发现这只是一个故事的开端。

​沈先生说,大概在一九四九年底到一九五〇年,三联书店在上海有个刊物叫《生活日记》,他们在上面刊登招工广告。沈先生前去报名,告诉人家,自己只是一个首饰店的学徒工,希望去三联书店工作。结果未能被录取。沈先生后来回忆说:“我估计是自己太诚恳,写出真实背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俞晓群




中国外文局海豚出版社始建于一九八六年,以出版儿童图书为主。二〇〇九年六月,我来到该社出任社长,经过思考,在儿童图书出版的基础上,增加人文图书出版。至今八年过去,我已经到法定退休年龄。回顾这段时间走过的道路,点点滴滴,留给社会与读者的记忆,只有海豚社出版的那些好书,以及那些优秀的作者,还有海豚辛勤的员工。

我们回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