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俞晓群
俞晓群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3,460
  • 关注人气:1,1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7-07-21 09:24)
分类: 书后的故事

文|俞晓群

 

在百年商务印书馆的舞台上,曾活跃过三位大师级的人物,他们是张元济、王云五和胡适。其中王先生,我写过很多绍介文章,三年前还有著作《出版家王云五》完成,此处不再多言。

先说张元济先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17 10:51)
分类: 书香故人来

文|俞晓群


此前我曾经说过,沈昌文先生是我的师傅,二〇〇九年到北京工作后,我力争每年出版一本他的著作,如《八十溯往》《也无风雨也无晴》《师承集》和《师承继续编》等。其实还有一位老人享有这样的尊重,他就是钟叔河先生。



我与钟先生联系,早在二十八年前就有过。那是在一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14 08:50)
分类: 书后的故事


几年前我曾说过,有七位前辈我要尊为导师,他们是张元济、王云五、胡适、陈原、范用、沈昌文和钟叔河。此中前三位先生,与我辈隔着时空;后四位先生,陈、沈和钟先生都非常熟悉,只有范用先生,却一直无缘谋面。

 


最初是上世纪九十年代,那时我与沈昌文、吴彬、赵丽雅、陆灏合作,做“书趣文丛”“新世纪万有文库”等选题,经常在京拜见一些老前辈。赵丽雅几次跟我说,有时间去拜见范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中国人爱皇帝,不然为什么如今电视节目,十之七八都在演皇帝戏?近几十年来,从一个个皇帝演起,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一代天骄,清代就更不用说了。请问,这不是爱还会是什么?

上世纪一位美国人瑞德见到中国《二十五史》,禁不住叹道:“全球上没有任何民族有像中国民族那样庞大的对他们过去历史的记录。”我却觉得,都是史书惹的祸。每一史从皇帝写起,形式上的皇权意识已经根深蒂固。没有办法,文化传承么,呵呵!

关键是当代人最爱皇帝什么呢?诸如好奇啊,揭秘啊云云,显然都不是,满眼的戏说、无厘头,揭什么狗屁秘!说破了,今人所爱,形而下者,在皇帝的权谋骗术、美女成群和随便杀人;形而上者,却在当代人心中还有两个梦想:皇帝梦与好皇帝梦。前者想的是自己,所谓“皇帝轮流做,明天到我家”;后者想的是天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07 09:39)
标签:

杂谈

分类: 书后的故事

一八四四年,美国长老会在澳门建立一所印刷厂,名曰“华英校书房”,翌年该厂迁到宁波,改称“华花圣经书房”。一八六〇年书房迁到上海,一八六二年更名为“美华书馆”。

美华书馆的主理者、美国人姜别利(出生于爱尔兰)是一位优秀的企业家,他发明电镀法制造汉字铅活字铜模,出售七种大小的宋体铅字,称“美华字”;发明元宝式排字架,将铅字按使用频率分类,按部首排列等,被中国印刷行业长期沿用。姜氏的出色工作,使美华书馆迅速发展起来,到十九世纪末,成为中国最大、最先进的印刷机构,“清末申沪地区印刷系统五强之一,位尊榜首。”

可能是由于姜氏在印刷上的巨大贡献,也可能是由于其他因素,现在人们研究美华书馆时,往往会把它当做一个单纯的印刷企业看待。其实那时的印刷厂与今日概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 | 俞晓群


近日研究晚清以降“中国书籍史”,可惊可叹之处不少。

先是“出版”一词的产生,一直来路不明。《辞源》没有此词,只有“出品”,词意是“作品”,其中引宋米芾《画史》曰:“杭僧真慧画山水佛像,近世出品,惟翎毛墨竹,有江南气象。”《辞海》有此词,却只谈近现代的词义,未谈出处。另外《辞源》有“版本”一词,称“古以雕版印刷之书为版,手抄之书为本。”可见“出版”在古代中国,也是有其实而无其名,或曰另有其名。

据言十八世纪中叶,日本已经有“出版”一词产生,中国却迟到十九世纪末,即晚清年间,才开始出现零星使用“出版”和“出版社”的称谓。即使那一百年里,西学东渐、戊戌变法一类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即使那一百年里,极具现代意义的出版机构纷纷涌现,但“出版社”一词真正全盘占领出版领域,还是在上世纪中叶之后。

读《上海出版志》,二〇〇〇年上海社科院出版社,将上世纪中叶前上海的出版机构分为四类:外资、民间、官办和中共创办,从创于明万历年间扫叶山房(一八八〇年在上海设分号)开始,到一九四九年止,上海先后有三百余家出版机构,那时的名称有书馆、书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书后的故事



那天韦先生在单向街爱琴海书店与读者见面,推介他的三部著作《琼琚集》《硃痕探骊》和《上书房行走》。他制作一个极风趣的PPT,有网友说,这一定是“八〇后、九〇后”的手笔。从新式漫画到自虐式调侃,诸如“老韦卖瓜,自卖自夸”、“不买我就哭给你看”,引得现场互动,满座皆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23 11:11)
分类: 书后的故事

文 | 俞晓群


谈中国百年出版,一定要提到上海商务印书馆;谈上海商务印书馆,一定要提到鲍家的贡献。

一八九七年,鲍咸恩、夏瑞芳、高翰卿、鲍咸昌几个年轻人发起建立上海商务印书馆,他们开始筹集资金,每股五百元,有八位人士入股:沈伯芬二股,鲍咸恩一股,夏瑞芳一股,鲍咸昌一股,徐桂生一股,高翰卿半股,张蟾芬半股,郁厚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近读十七世纪法国传教士白晋《中国现任皇帝传》,看到他大肆吹捧康熙皇帝,眼前竟然跃出“天降伟人”四个大字;瞬间的崇拜之情,又让我惊醒,接着是一阵内疚。

写《中国现任皇帝传》时,白晋在康熙皇帝身边刚刚工作过六年,为康熙讲授西方科学。那时康熙四十岁上下,登基已经三十几年了。白晋称赞他能诗善画,能征惯战,不近女色,生活简朴,骑马射箭,左右开弓,百发百中,仪表堂堂,身材匀称,五官周正,双目炯炯,明察秋毫,博闻强记,高雅不俗,倡导德行,主持公道,伸张正义……更兼康熙十六岁诛杀滥用职权的鳌拜,二十几岁平叛吴三桂之乱等。这不是“天降伟人”,还是什么?

一次出游,康熙看到一只奇怪的鸟。他问身旁的比利时人南怀仁神父:“在你们那里,这种鸟叫什么?”神父说出弗来芒语的名称。几年后他们又看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20 10:08)
标签:

杂谈

分类: 书香故人来

文|俞晓群

 

       我四十年前参加高考,有幸进入数学系读书。虽然学的是理科,但我在骨子里还是喜欢文史哲和写作。不过身处这样的环境,能写些什么东西呢?

大三那年,我得到一本英文原版《趣味数学》,就利用课余时间将全书翻译出来,乱七八糟一大摞书稿,被朋友发现,她说认识出版社的编辑,拿去给他们看看。结果编辑回话:“这部书稿很有意思,但那么多专家的书稿还在排队,你还是一个在校学生,急什么。”就此灭掉我的梦想。

大四那年,我读到一本英文原版《拓扑反例》,就与同学刘玉章一起,将前言与目录翻译出来,拿去给教授看。那位教授阅后很高兴,说很有学术价值,鼓励我们继续做下去,边翻译边研究,一定会有收获。教授还说,他认识出版社编辑,可以帮助我们推荐出版,后来也没有结果。

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出版社做数学编辑。那时的许多老编辑都是专家,像袁老师是金史专家,赵老师是书法家,王老师是清史专家等等。跟我先后分配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