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俞晓群
俞晓群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6,100
  • 关注人气:1,1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8-02-02 09:33)
标签:

杂谈

文|俞晓群


近日王强旧著《读书毁了我》将出新版,他约我写一篇序言,勾起我对这部书的一些记忆。

王强文章惊艳,但文字不多,落笔与出版都极其谨慎。这部《读书毁了我》已在坊间长销多年,名声不小。其前身为二〇〇〇年出版的一本小书《书之爱》(世界知识出版社),“新东方学校文丛”中一种。那套书开本很小,《书之爱》一册甫一面市,立即显示出不同反响。沈昌文先生曾拿着这本小书,大肆张扬作者有学识、有见识、有功力,他一方面四处寻找“王强”真身,一方面按照书中提到的书目开始找书,安排我们出版。那时我正在辽宁编“新世纪万有文库”,沈公建议收入“反乌托邦三部曲”,翻译出版查·德·柏利《书之爱》等,都是从王强小书中得到启示。

​书不在小,影响力渐起,海外购买版权,国内也有修订版推出,且将《书之爱》更名曰《读书毁了我》。据言新书名是时任中信图书策划的徐晓女史所赐,它看上去有些“标题党”,实则一个“毁”字,将一位“书痴”的境界,表达得如此生动有趣。王强在一次演讲中深情地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02 09:32)
分类: 书后的故事

文|俞晓群

近日王强旧著《读书毁了我》将出新版,他约我写一篇序言,勾起我对这部书的一些记忆。

王强文章惊艳,但文字不多,落笔与出版都极其谨慎。这部《读书毁了我》已在坊间长销多年,名声不小。其前身为二〇〇〇年出版的一本小书《书之爱》(世界知识出版社),“新东方学校文丛”中一种。那套书开本很小,《书之爱》一册甫一面市,立即显示出不同反响。沈昌文先生曾拿着这本小书,大肆张扬作者有学识、有见识、有功力,他一方面四处寻找“王强”真身,一方面按照书中提到的书目开始找书,安排我们出版。那时我正在辽宁编“新世纪万有文库”,沈公建议收入“反乌托邦三部曲”,翻译出版查·德·柏利《书之爱》等,都是从王强小书中得到启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29 09:28)
分类: 书香故人来

文|俞晓群

前不久我写短文《书业七家》,将韦力归于收藏家。韦先生在网上调侃:“看来晓群兄还不认为我是作家(流泪)”。



怎么会呢?两年来我写文章,提到最多、写到最多的名字,一定是韦先生。尤其是他的写作如喷涌之势,著作一本接着一本,并且都是新著,绝不炒冷饭,绝不搞拼盘。文字数量之大,内容之奇绝,不时让人惊叹。无论涉足哪个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26 09:58)
分类: 书后的故事

文|俞晓群

一九九八年末创刊的《万象》杂志早已经远去,时而还会在我的梦中出现,星星点点的情节,比现实中的记忆还要清晰。

睡梦中,有两个人影在晃动:

老坊主沈昌文没有变化,虽年近九十,还是背着一个大书包四处游逛。中午一瓶啤酒,一碗羊杂,面色绯红,目光炯炯;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购书、上网都不耽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18 11:01)
标签:

杂谈

文 | 俞晓群


新年伊始,许多媒体在征集人们对未来的憧憬和梦想,这让我想起八十五年前的一段著名故事:

一九一四年经张元济批准,年仅十八岁的胡愈之进入商务印书馆做实习生。一九三二年“一·二八”事变,日本人炸毁商务印书馆,《东方杂志》停刊;当年十月十六日《东方杂志》复刊,总经理王云五任命胡愈之为杂志主编。胡愈之接手主编不久,即组织一次“新年梦想”征文活动,提出两个问题:其一,你梦想中的未来中国是怎样的?其二,你的个人生活中有什么梦想?征文将发表在翌年《东方杂志》“新年特大号”上。

胡愈之

​胡愈之是有号召力的,他在发出的四百多封征稿信中写道:“假如白天的现实生活是紧张而闷气的,在这漫长的冬夜里,我们至少还可以做一二个甜蜜的舒适的梦。梦是我们所有的神圣权利啊!”就这样,他请来一百四十二位献梦者,有柳亚子、郁达夫、茅盾、巴金、杨杏佛、徐悲鸿、郑振铎、叶圣陶、周作人、周谷城、夏丏尊、楼适夷和丰子恺等。那一次貌似“盗梦空间”的行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16 18:58)
分类: 书香故人来

文|俞晓群


回忆我的写作生涯,从未用过笔名。如果非要较真,早年中学毕业到农村务农,几个年轻人心血来潮,刻钢板办一个小报,每期只有十六开对开两页,单面印刷。我们在上面写诗歌、短文,逢年过节还会套色印刷。在那个小报上,我们发表文章都起笔名,其中必须落一个“农”字,比如为农、建农,我是“乐农”。

此后进入出版界,虽然喜欢写作,从来都用本名。有言“大丈夫坐不更名,立不改姓”,我却没有那样的豪气。只是私下想,本来写文章就费劲,唯恐人家不知道,哪还有用“笔名”的心思。这些年网络生存来袭,所有上网的人几乎都有网名,其形式类似于笔名,我却一开始就实名上网,时常遭到蒙面者詈骂,我厚着脸皮,硬挺过来。也是我的文字藏头缩尾、不见锋芒,不值得水军、暴徒们围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12 12:50)
分类: 书后的故事

文|俞晓群


新年伊始,许多媒体在征集人们对未来的憧憬和梦想,这让我想起八十五年前的一段著名故事:

一九一四年经张元济批准,年仅十八岁的胡愈之进入商务印书馆做实习生。一九三二年“一·二八”事变,日本人炸毁商务印书馆,《东方杂志》停刊;当年十月十六日《东方杂志》复刊,总经理王云五任命胡愈之为杂志主编。胡愈之接手主编不久,即组织一次“新年梦想”征文活动,提出两个问题:其一,你梦想中的未来中国是怎样的?其二,你的个人生活中有什么梦想?征文将发表在翌年《东方杂志》“新年特大号”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04 09:53)
分类: 书香故人来

文|俞晓群


我在《双雄》一文中谈到,一九〇八年,二十三岁的陆费逵离开文明书局,进入商务印书馆,很快显露才华;一九一二年一月一日,他离开商务印书馆,创立中华书局,在商业上成为商务印书馆的强劲对手,甚至形成中国出版界“双雄并立”的局面。

但陆费逵的那一次辞别,也与商务印书馆张元济、高梦旦等人,结下许多难解难分的恩恩怨怨,诸如在新教科书竞争中的种种冲突,陆费逵与高梦旦家族的姻亲缔结等。许多年后,这样的交错关系一直存在。王云五在晚年回忆录中写道:“中华书局总经理陆费伯鸿君,民前原在商务印书馆编译所主编教育杂志,民元脱离商务,与友人创办中华书局,其与商务旧日当局间自不免有多少芥蒂,实则同业竞争原为不可避免之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29 10:40)
分类: 书后的故事

文 | 俞晓群


过去的一年中,几次陪伴韦力先生签售新著,几次聆听他与听众对话。韦先生回答问题不卑不亢,心胸坦荡,谈吐平和,称他贵族精神,或士大夫精神,都不为过。事后我时常感叹:当今之世,如此文化传统,如此华夏人物,多已丢失殆尽或存之寥寥。有韦先生存在,真是难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年度人物——许渊冲:翻译速度丝毫没有减慢

文|俞晓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