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画家赵晓慧
画家赵晓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015
  • 关注人气: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明心藝術工作室趙曉慧,爲旅居美國職業畫家,藝術雜志特約撰稿人。1999年獲美國紐約藝術學院油畫專業碩士學位;1991年獲中國魯迅美術學院國畫專業學士學位。多年以來堅持用古典主義寫實的創作方法,表達自己的真實感
个人经历
抱歉,该用户没有填写任何资料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画家小传

 明心藝術工作室---赵晓慧

画家小传



趙曉慧爲旅居美國職業畫家,藝術雜志特約撰稿人。1999年獲美國紐約藝術學院油畫專業碩士學位;1991年獲中國魯迅美術學院國畫專業學士學位。多年以來堅持用古典主義寫實的創作方法,表達自己的真實感受;潛心研究前人的經典作品,同時向大自然學習,將自己對經典與自然的領悟用于繪畫實踐中;希望用藝術的方式發現和揭示人生與自然的真谛。相信藝術可以超越功利、超越政治、超越種族和時代而存在,並會給人世帶來喜悅與安慰;相信經典藝術的永恒價值。

 主要獲獎和發表的繪畫作品有:

《花季》、《節日裏的惠安女》、《准備晚餐》、《等待》、《春節》、《蹲立的女人》、《對話》、《飄》、《新頭巾》、《遙遠的地方》(組畫)、《海邊往事》、《聊天》,等等。

 主要發表的藝術理論文章有:

《壹部讀不盡的書——紀念倫勃朗誕辰400周年》、《梵•高的另壹面》、《美國舉辦大型美展——俄羅斯》;《探索者的啓示》、《美國當代人文主義寫實畫家尼爾森•善克斯訪談錄》、《藝術家自述》;《最高的藝術也是最樸素的——訪靳尚誼先生》、《自己的感受最重要——訪吳冠中先生》、《補償人生的藝術——訪朱乃正先生》。 《紐約的百年私人博物館一一弗裡克收藏》、《拉斐爾前派一一維多利亞時代的先鋒藝術》。
作品多为美国,中国和台湾的私人与公司收藏。

(关注1.明心艺术工作室 2.画家赵晓慧的博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创作随笔



  
                                                           ------作者像------

                                     《家園》創作隨筆(二)


(關注:1 明心藝術工作室  2 畫家趙曉慧的博客

                      

       天空、大海、白鹭,鳳凰木、三角梅 —— 為厦門京閩中心 迎接金磚國際會議和公司建立二十周年特別創作風景畫:《家園》,油畫亞麻布,2017年7月18日完工,2.26 x 8.25 米。
    


赠画仪式主持现场:2017年8月20日,地点:厦门京闽中心。

主持人:刘晓俊

 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

大家晚上好!

我是厦门电视新闻频道主播刘晓俊,很高兴今晚主持巨幅画作《家园》赠予仪式。

《家园》是京闽的老朋友、著名旅美画家赵晓慧女士,专为京闽20周年倾心友情创作的巨幅画作。赵女士1999年获美国纽约艺术学院油画专业硕士学位;1991年获中国鲁迅美术学院国画专业学士学位。擅长古典主义写实的创作方法,绘画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大型美术展览并获奖,被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企业及个人私藏。她还是艺术杂志特约撰稿人,在《美術》、《美苑》、《艺术天成》等杂志发表多篇艺术理论文章和繪畫作品。

《家园》蕴藏着作者对京闽深厚的情谊和美好的祝福。全图勾勒出一片纯净且富有生机的家园景象,令人心向往之。一望无际的蔚蓝海洋,是天地万物生命之源,以宽大的胸怀承载一切,孕育着无穷的希望和力量;温馨浪漫、恬淡休闲的厦门,以天人相谐优美的自然环境、得天独厚的人文氛围拥抱海内外宾客,是联合国官方认可的海滨宜居城市;如云似锦的市花三角梅、枝繁叶茂的市树凤凰木,寓示扎根鹭岛20年的京闽,努力向上,生机勃勃,成为客人旅居途中的幸福港湾。在辽阔天际中九只振翅飞翔的市鸟白鹭,象征京闽团队团结稳定、奋发向上。在这样一支团队的全情努力下,京闽人一定会为中外宾客创造一个美好、温馨的幸福家园。

这幅画作从构思到创作完成,通宵达旦,历时四个月,是赵晓慧女士呕心沥血之作。下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请出赵女士,同时有请京闽能源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吴健敏女士、京闽中心酒店总经理戴发林先生,赠画仪式现在开始!


(赠画完毕后)
赵女士,您好,您将这幅倾心之作友情赠予京闽,一定是缘自您对京闽有一份特别深厚的情结,可以就此和各位来宾分享一下内心感受吗? 
谢谢赵晓慧女士,非常感人的体会,非常深厚的情谊。盛情当前,我们也请京闽能源实业有限公司吴总发表感言,有请吴总! 
谢谢吴总!赠画仪式到此告一段落,谢谢各位来宾见证! 








......   ......
在這個過程中,我的衛平大姐、曉光四姐全程為我當助手來幫我搬運畫布、收集整理各類素材資料,打理生活瑣事。在我趕工熬夜時,四姐姐夫常常深夜送來食物補充我消耗的體能。三姐曉洋常發各種图片啟發我作畫靈感;衛和二姐當時遠在美國女兒家中仍不忘鼓勵我保持信心。而這三卷超大尺寸的已做好畫底的油畫用亞麻布,是從美國紐約機場運到福州,又用汽車運到厦門京閩中心的,是在南方航空集團厦門航空公司工作的趙曉松兄讓這種國際托運得以順利成行到位!京閩中心吳總與他們的團隊提供作畫埸地和住宿,并派技術人員協助将五塊大尺寸畫布绷到內框上 ⋯⋯  此外,我上魯迅美術學院前的指導老師《深圳廣告世界》雜誌前主编與創辦人孫增華先生與夫人特別從深圳驅車到厦門來看我的畫,并給我提出了建設性的意見。一幅壁畫的誕生過程甚至需要超過一個生命誕生過程更多的助緣!我因此而深深地感恩! 
這許多年里,親人們的不離不棄,照料和期待,是我藝術創作的真正動力和源泉!
















文中圖片攝影作者為:陳健、閆景江、吳奕俊   編輯:偉平、吳奕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创作随笔


                                         
《家園》創作隨筆      作者   趙曉慧
                               
                                (关注:1.明心艺术工作室   2.画家赵晓慧的博客

                                       
                                                           ------作者像------



      
      天空、大海、白鹭,鳳凰木、三角梅 —— 為厦門京閩中心 迎接金磚國際會議和公司建立二十周年特別創作風景畫:《家園》,油畫亞麻布,2017年7月18日完工,2.26 x 8.25 米。                     
       我只希望用藝術的語言:形與色、光與影、空間與透視、質感與量感、氣氛與意境來表現—— 天空的高遠、大海的寬廣深厚、白鷺的靈性、三角梅春天里那種鮮活的生命力,還有干年古樹鳳凰木經歲月風霜的磨炼而造就的堅定與智慧!



     

       多少次的夢里,一直在尋找回家的路——是你嗎?清浄無染祥和美好的心靈的歸宿?

       家園, 我們都是在家園里被生下來的,我們的父母,父母的父母都是在家園里延續生命的。從小到大,從遙遠的過去到現在,圍繞著家園發生過多少故事?

  

    
       回望這次我創作壁畫《家園》的過程,就象是上演的一幕幕的悲喜劇,按照我無法事先預知的定數節奏在輪番登場 ⋯⋯                 
       我已如實將這過程記錄在日記本上,就如同將一部電影或電視劇收藏進光盤里,以備日后親人友人想起來時打開看看。也許,拉開距離再回望過去的一切,會與當時有不同的感受。我希望自己無怨無悔,但慚愧心也可能是人生境界有了提升,也未可知。



      
       人們在藝術博物館看到的大都是藝術的結果,很少的人有機會能目睹藝術家創作的全部過程。以往多少年,我創作一幅畫的過程只有我一人獨自體驗其中的滋味;阿俊應該是長期在我旁邊的見證者。而這一次,却有這許多人:媽媽、兄弟姐妹、親朋好友⋯⋯ 都一塊看到了這個過程。 造化是怎樣的苦心!以這種方式讓親人與我的關係變得更加記憶深刻而強烈!以這種方式來提醒我不能懈怠必須精進!來告戒我:只有真正領悟生命的真諦方能獲得心靈的大自在!    



       在這個過程中,我的衛平大姐、曉光四姐全程為我當助手來幫我搬運畫布、收集整理各類素材資料,打理生活瑣事。在我趕工熬夜時,四姐姐夫常常深夜送來食物補充我消耗的體能。三姐曉洋常發各種图片啟發我作畫靈感;衛和二姐當時遠在美國女兒家中仍不忘鼓勵我保持信心。而這三卷超大尺寸的已做好畫底的油畫用亞麻布,是從美國紐約機場運到福州,又用汽車運到厦門京閩中心的,是在南方航空集團厦門航空公司工作的趙曉松兄讓這種國際托運得以順利成行到位!京閩中心吳總與他們的團隊提供作畫埸地和住宿,并派技術人員協助将五塊大尺寸畫布绷到內框上 ⋯⋯  此外,我上魯迅美術學院前的指導老師《深圳廣告世界》雜誌前主编與創辦人孫增華先生與夫人特別從深圳驅車到厦門來看我的畫,并給我提出了建設性的意見。
       一幅壁畫的誕生過程甚至需要超過一個生命誕生過程更多的助緣!我因此而深深地感恩!



      
       在2017 這一年,你們的願望與我的向往追求吻合了一致了!我欣慰地看到:藝術—— 真正的藝術可以超越功利、超越時空而存在在人們心里。                               
       一幅畫一旦產生,就會跟人一樣有他自己的經歷和命運,這在中外美術史上有數不清的故事。'' 心如工畫師,能畫種種物。'' 這一次,你們與我一同經歷過了,感受到了,眼見為實了。               
       現在,《家園》已落戶在厦門京閩中心大堂,在那裡,他也代我守望著我的親人朋友們;那畫中的每一筆都知道我心底里的願望:有在儀式上講出來的,還有很大一部分有待日后去印證的 ⋯⋯
     《家園》,精神的樂園!心靈的净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师长与亲情

寻 找 你 的 踪 迹

                                —— 赵晓慧      

                                                    (关注1.明心艺术工作室 2.画家赵晓慧的博客

       

 

父親于1949年




          去哪兒了?你究竟去哪兒了?”—— 這個問題纏繞了我多年,直到有一天,我再一次夢到了父親,父親笑呵呵地對我說:“我一直沒有走哇!我一直在花園里的大樹旁⋯⋯在夢里,父親是他四十多歲時的樣子,而我是七、八歲的模樣,剛剛到父親的腰那麼高⋯⋯這一回夢醒之後,我發現自己:流浪多年無處安放的靈魂開始安靜下來了⋯⋯ 
      

      2015年7月17日星期五,有云晴天,下午五時(日記摘抄)—— 
      父親離開我們整整十年了—— 到7月24日。自那時起,我一直不想和迴避再見到這幾個數字碰到一起;直到我在一本有插圖的佛經書后看到記載:龍樹菩薩聖誕日期是陰歷的7月24日,我的心才得以釋懷。    

      是的,2005年的7月24日,也是陰歷的6月19日,那一天,是覌世音菩薩成道日。這樣看,不論從那個角度,那一天,都應該是個吉祥日—— 我的父親他帶着使命來的,又帶着使命與定數走的。

      我是近幾年里才漸漸寬恕了自己(父親他可否知道?)。我開始面對和接受所碰上的一切;我不再象父親剛剛走的那幾年,每天夜晩與淚水相伴,自责與悔恨压得我喘不過氣來⋯⋯ 我爸他可能心疼我,在不知多少次的夢里回來看我,或让我在夢里見到他 —— 給我顯示了他去的地方的祥和美好充滿阳光。父親还曾在夢里交給了我一把大尺寸的銅钥匙⋯⋯ 当数年過去之後,我才領悟了這把钥匙的真正含义:那是父親在啓发我找到真正能够解決生活難題的钥匙,以此拯救自己的靈魂!。

      因為要尋覓父親的踪跡,我這十年里一直在提問在探索,在到處向古聖先賢請教,向大自然請教,向大智慧者請教,希望受到启示,獲得領悟,找到我尚不知曉的答案 ——  这世界的真相真諦,人從何處來?又向何處去?⋯⋯                  
      于是,我不仅要找尋父親的踪迹,还要寻找爺爺的痕跡,还需要知道祖太爺开荒种地上千垧的發家歷史和太爺那輩守家業的往事 ⋯⋯ 這個尋根之旅可能會貫穿我曰后的全部生活,包括出現在我的繪畫作品和文字作品之中。現在,初步的与曉松結伴去吉林公主嶺老家看望大伯父的后代,和登上長白山頂,數次與老叔(爸爸的四弟)電話中的長談,多少回在陪伴媽媽時媽對往昔的回憶 ⋯⋯ 這一切,让我意識到,那個真相真諦,終極的答案,很有可能就藴含在其中!

   


父親于1950年


      我的生命是父親給的,這是前世今生的定數;不論是還債還是來報恩,我都將十分珍惜這個緣份,並且同樣珍惜與我有關的所有親情;珍惜所有那些曾經和將要和我相遇相知的人⋯⋯ 我期侍用自己力所能及的方式方法,來描繪和闡述這一切,讓這種種的因緣轉化為一種可信的精神財富。

      就從這里開始吧,我一個人的回憶是我們六個孩子的六分之一,四個姐姐和曉松的回憶,加在一起,就是父親與我們全家人共同生活的全景畫 —— 那些往事,是具體的生動的,是細微的敏感的,是可能曾經被我們忽略了的而其實包含着父親的牽掛的;是看似平淡普通而實際上打着我們家族遺傳的深深的烙印的;可能是柴米油鹽曰常瑣事的,而實際反映了我們共有的性格、心理、潛意識、對未來的渴望、預感和期待的⋯⋯⋯⋯ 

      那個最早最早的記憶是:一個晴朗的陽光明媚的早晨,我爸用自行車帶着我,我坐在自行車大梁上那個木頭的小孩座上。到了公園,爸將我從自行車上抱下來,放在那個有木馬小汽車的大轉盤上;那個年代沒有人管也不用了;我應該是騎在那個木馬上面,然後,爸用腳一蹬,轉盤就開始轉了起來 —— 我開心極了!隨後,就會見到爸在不遠處的空地上打太極拳。每次,似乎都是轉盤停下時,爸的太極拳也打完了⋯⋯




       另一次,我與四姐曉光興奮異常,因為知道有個解放軍叔叔要到我們家來了,那就是老劉老叔—— 我爸姑姑的儿子(我爺爺姐姐的長子)。我們激動興奮得不知如何是好,太高興啦!⋯⋯ 以致高興到只記住了那次的高興,其它的事兒什麼也不記得了。之後長大了才發現,還去照像館留了張合影,照片上:我爸抱著曉松和我,四姐曉光小心翼翼地站在我爸的左邊(照片右側一);老劉老叔和三叔站在我爸身后左右兩旁。這張已沒有底版的三寸黑白照片,是我爸過世前幾年(2003年?)悄悄從老相薄上取下來,帶到他和媽常住的厦門的家里的。2005年9月,我陪媽回厦門,那是爸剛剛離去的時候,我有一天翻找抽屜,它、這張黑白照就夾在一個相袋里!我也一直在找它!⋯⋯

       我那年高中考試沒考好,情緒低落,爸為了鼓勵我,去北京出差決定帶上我,我一下子歡呼雀躍!去北京是我多年的向往。我爸提前考查了中央美術學院的地址是:校尉胡同五號,爸將字讀成“予”音。還帶我去了女畫家王燕女士家里,她與丈夫孫滋溪先生都對我拿去的素描習作給了耐心的指導。記得王燕老師當時在人民大會堂工作,孫滋溪先生在中央美術學院版畫系任教。而我爸沒有進屋,一直在外面等着我到結束。⋯⋯那一次去北京,爸還帶我去了頤和園,在后湖里爸教我划那種小木船:如何直行,如何拐彎等等 ⋯⋯ 那是我平生第一次去北京,第一次在頤和園後湖上划船,深深的印象每次回望,歷歷在目。我那時還不知道我真正進入藝術的大門還要等到1986年⋯⋯

       那一年,1999年11月30日,是我到美國的第六年;那天,我從紐約肯尼迪機場接到了闊別六年的父母。父母的變化是明顯的,但我沒讓他們覺察到我的心酸 ⋯⋯ 現在想起來值得安慰的是,父母那次來不久,即99年12月30日,就与我們一塊搬進了新買的房子裏。爸爸非常喜歡我們的新居;每天他都要與媽媽或單獨出外散步,碰上他不熟悉的英文標示,他會抄寫下來回家問我們。有一次让阿俊看他抄寫下來的英文字是什麼意思,阿俊看後告訴爸:那標牌上寫的是“私人駐地,請勿打擾

    





  
       那一次,父母跟我們一起住了三個月。我們還與曉松汇合,一塊陪父母去了華盛頓;當時參觀白宮無需象“911
之後那樣被提前一個月審查。工作人員見爸爸是上了年紀的人,允許我們不用排隊直接進入,阿俊用車推着爸可以走電梯,穿過白宮的廚房,再到達參觀地點。之後,我們還帶爸爸登上了紐約市貿易大樓一百多層頂上,俯瞰整個紐約市。(地球人都知道,九個月後,這雙子大樓被恐怖分子撞毀!)

       帶父母去看尼亞加拉大瀑布時,是在寒冷的冬天一月份。瀑布依然壯觀,難得的是:就在我們到達瀑布口時,一道長長的彩虹出現在天空上!两分钟就消失了。


世贸大楼一层   2000年

世贸大楼顶层  2000年

       2004年夏,我帶着自己的作品回國送選美展,期間,還要去參加中國美术家協会組織的長江三峽畫家寫生旅行團活動,因此,只在厦門陪父母住了七天便走了。那次離開父母前,我突然有種衝動和直覺,走過去擁抱了父親 —— 以前我從未有過的!以前每次離開家或回家見到父母,我都是只擁抱媽媽的,而爸爸只在旁看着。我如何知道?那一次,竟是我最后一次見到父親!⋯⋯⋯⋯

       當我再也沒有機會叫聲“爸爸”的時候,我才知道先前那许多年里叫聲爸爸是多麼幸福美好的事情!      

       哦,對了!爸爸說了:花園里的大樹旁 ⋯⋯ 花園里 ⋯⋯ 大樹旁 ⋯⋯        

                                       

                                                                             编辑    吴奕俊  梅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寻根

我们的微信群既然取名为吴氏望族,群内成员既有吴氏族人,也有非吴姓成员,但大家都有五服之内的亲情。近曰,我翻阅了一些资料、文章,经过必要的整理,简单地把吴氏家族的历史淵源、变迁,向大家介绍一下。其中,有老朽个人的回忆和据实分析,会有些偏颇,切望指正。

吴姓的渊源

有书介绍,“吴”字由“矢”和“口”组成,其最原始字义是奔跑时回头反顾、大声喊叫的意思。東汉以后,有人简化为“吴”,与“吳”通用,一般人常称为“口天吴”。我小时候还写成“吳”,解放后才改成“吴”。吴姓是中国的大姓之一,百家姓中排第六。在1992年全国人口中吴姓占3.5%,有4千多万人,按20多年的人口增长,现在应有5千万以上。上海吴姓占2.18%,而广东吴姓人口占4.12%,为广东姓氏人口的第五位。

吴姓族群最早是以吴为称号的原始氏族,吴人属炎黄族系。最初居于陕西、山西一带,吴氏远祖世系以黄帝轩辕氏为第一世始祖。吴姓出于姬姓(黄帝为姫族)。黄帝之母是吴人的一位女性,名叫吴枢。黄帝的第十七代孙为周太王古公亶父,他带领族人南迁岐山(陕南地区),地处周原称周玊国。亶父生三子,长子泰(太)伯、次子仲雍、三子季历。周王国君原应以泰伯继位,但季历生子姬昌聪明异常,天庭飽满、地廓方圆有伟人气质,大王对其另眼相看,有意将天下傳给他。泰伯和仲雍为顺从父意,就相伴出逃。第一次曾被找回,季历要让位于泰伯,泰伯坚辞不受。带着仲雍及族人远走高飞举族南迁,一路跋山涉水辗轉迁徙直到长江入海处的江苏无锡地带。泰伯、仲雍易服毁容、文身断髮改成吴人习俗。孔子曾讃曰:“泰伯,其可谓至徳也已矣!”泰伯在中国東南长江三角洲地区重建国家,国号句吴(原荆襄地区离周国不远处,泰伯曾逃至该地区亦曾称句吴)。而周王国由季历之子姫昌继位是为周文王系为西周、東周八百年的第三世皇帝,此事发生在公元前1046年前后。泰伯任吴国国君,逝世后葬于无锡市东鸿山(梅里山),后人尊之为吴姓氏始祖。仲雍接任国君,逝世后葬于江苏常熟县西北虞山后人尊之为吴姓傳代始祖。

吴国国君由泰伯开始代代相传直至25世国王夫差,即从公元前1046年左右到公元前473年,吴国灭亡。需要指出夫差的叔公即19世吴王寿夢的第四子吴季扎(各世之间的国君有时是兄弟之间传位),最有学问与才华、仁德谦和、人品极优,不願接受王位亦曾两次出逃。最后逃至延陵(即今江苏丹阳),国君将延陵封赐给他,称延陵季子。因其品徳才华以及子孙繁衍发达,后人公认为吴氏始祖神。江苏现有5处季子庙。

在吴王夫差亡国后,吴姓族人被迫大逃亡流徙各地,有许多分支族人遍佈中华大地,东南西北各地均有,甚至连内蒙、新疆、东北、各少数民族都有,周边国家如高丽、安南也有吴姓人士。

吴姓是广东的大姓,这里必须提到上述19世吴王寿夢第四子吴季札的第53世孙吴宣(公元874---948年)。其父吴简为唐末四川节度使(相当于现今的大区軍政一把手),吴宣娶了后一任节度使的女儿为妻,在五代十国时节度使割据称王,是为后蜀王朝,吴宣成了驸马。但吴宣心仍忠于唐朝,又淡泊名利抛棄荣华富贵,在63岁高龄时攜妻及三子、长孙举家逃迁跋涉千里落足于江西抚州,后定居南丰。于77岁时辞世,葬于青铜山。这是五代时期吴姓宗族中最为兴旺发达的家族之一,子孙人丁兴旺,枝繁叶茂,是南方吴氏重要支系,被称为吴氏江南始祖。

吴宣有三子,18位孙、子、77个曾孙、360个玄孙。吴宣长子吴綸是宋初状元,生有十子。吴宣次子吴经也相继中状元。所有后世中名畄史傳者很多,如宋代进士23人、明代进士31人、清代进士87人。

吴宣后人有许多分支,散迁于浙、闽、赣、粤、桂、台等地。但其近亲几代的子孙中大部分生活在抚州、宜黄、南丰、宁都、广昌、吉安、赣州和福建长汀、宁化、建宁及广东兴宁一带。也就是罗霄山脉以东,南嶺以北,武夷山以西的赣江流域的吉安赣州的丘陵红层盆地区域。也正是吴宣之后一千年左右,该地区成为中国共产党建立中华苏维埃第一块革命根据地的地域,也是抗日战争初期国民政府蒋经国主政的地域。

吴宣长孙吴文福迁至广东兴宁,另一孙吴宥迁入福建汀州(长汀)、宁化成为客家吴姓始祖。吴宥之孙吴吉甫进士出身,官至广东博罗县知县,家族迁至博罗、大埔等处。1070年左右吴氏一支由福建宁华迁入广东梅县,以后又迁至嘉应州各县,又迁入博罗、深圳、沙头角、香港等地。广东吴姓发展迅速,很快成为广东大姓之一。

广东吴氏家族的主要迁徏踪迹

据考证,我们祖籍广东香山县山场乡的家族应系吴宣的后代,是吴氏的一个小分支。根据香山县誌记载:“山场吴氏是一宋朝咸淳九年(1273年)从南雄(紧邻江西)迁入,始迁祖是吴学士,后分三房。20世纪初吴氏人口计有1600余人。整个香山(中山)吴姓人口近5000余人。”

从县誌记載及迁徙年代看,山场吴氏不是吴宣后裔中从福建进入广东东部的那支吴姓家族,他们是从福建进入梅县后,沿东江向西南向发展到惠州、东莞的分支。据分析,山场吴氏分支的祖上应该是吴宣畄在赣南的后裔,从赣州越过大庾嶺到南雄后,因为经济发展以及逃避战乱的原因而沿着北江向南轉移,从北江到韶关经英德到三水、江门汇入西江向南,直到珠江口。

从史書上看,1273年即十三世纪六、七十年代正是残酷的战争年代,是蒙古军队疯狂入侵掠夺汉人的时期,汉人南宋王朝岌岌可危。1271年忽必烈(成吉思汗之孙)已在北方建立元朝称帝,于1273年攻陷了襄樊,打开了南宋大冂,沿长江南下直扑臨安(杭州)。1274年文天祥(江西吉安人)起兵抗元,1276年元兵进入臨安。1278年,文天祥在广东潮阳与元兵大战,失败被俘。在押送途中,被囚于伶仃洋的船中,写下了“人生自古谁无死,畄取丹心照汗青”的著名诗句。伶仃洋正是山场乡边上港珠澳大桥横跨的那片汪洋大海,是中国大陸的最南端。那时,南宋小朝廷已被逼退到雷州半岛附近。1279年2月,南宋軍民在忠臣张世杰率领下,在新会附近的厓(崖)山作最后抵抗。史称厓山大战(现称崖门)的那条江称崖门水道,距山场仅50余公里,宋军最后失败,南宋政权灭亡,忠臣陸秀夫揹起南宋最后一位小皇帝赵昺跳入茫茫大海之中。这是一场反抗外族入侵非常悲壮惨烈的护国战爭,是先祖吴学士带领族人南迁前后七八年间发生在我们在家乡旁的发生故事。我们吴氏家族的小分支到了祖国最南端的大海边上,已无处可迁了,就定居南海边吧!历经数百年,国门逐渐打开,子孙们又开始出洋或北归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寻根


星移斗转,我们的家族在广东香山县山场乡繁衍生息。从我记事起,发生的许多事使我难忘。从我们家族的地名说起,也是几经变化。在日伪时期,我看到家中户籍登记簿上填报的地址是广东香山县山场乡,后來填写中山县,是因为香山县出了个孙中山,就改称中山县了。1949年后,中山县分成两个县,北部仍称中山,南部与澳门接连的部分称为珠海县即现在的珠海市珠海特区了。在人民公社时期山场似属前山公社。记得20多年前我曾抄录过一份从我往上十代的祖先世系,是从我们山场吴氏宗祠中摘录的。最近翻遍了我的書藉资料也没有找到,只能靠自己记忆中的碎片写下部份内容。据说宗祠中只有男丁可以入录。我是1935年出生在上海,那时祖父--侶禅公刚回山场,我的名字是祖父取的。在1935或1936年将我的名字录入了宗祠,还举行了仪式,这可能是录入祠堂的最后一个。因为不久祖父病故,以及日本人入侵、内战、解放,封建的宗祠也被废棄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曾回山场探祖屋,只见宗祠还在,但住了几户外人。建筑虽旧,但仍看得出原来古韵十足的建筑风格,结构严谨,气势宏大,雕樑画栋。本世纪初又去过一次,还是物是人非的景象,屋内院外糟杂,没有多大变化。现在发展经济,农村城镇化,旧屋拆除,住宅楼林立,山场乡已经建成现代化居民小区了,旧日的老屋及吴氏家族人脉也遍布全球。

记得我家世代辈系的十个字是:

          世      泽      昌     宗(忠)    永

           耀     振      奕     群     英(荣)

   我的记忆中,“世”字辈的前面还有三代。从明朝万历年代开始,到我的“振”字辈是整十代。再往前追溯,我们是否属于当初迁入山场的始祖--吴学士的那一房,则无历史记载可考。

我的祖父名讳--侶禅,字永侃,是“永”字辈。我父亲名讳--啟東,字耀嵩,号文昌,是“耀”字辈。我是“振”字辈,阿俊是“奕”字辈。我们平时家里常提到的都昌公是“昌”字辈,那是侶禅公的祖父。都昌公在世系中,排名並不靠前。但在山场乡,是当时官职最大的一位,是个武官,相当于我们香山地区的都尉守备,现称军分区司令,其夫人是封赐的诰命宜人。因此推断,在“世”字辈前的祖上可能是读书人,知書识礼,但之后就有武官了。所以说,我们家不能算书香门第,诗礼传家。

当时,都昌公在山场是权威人士,育有四子。百姓们私下称之为山场吴姓的“太子”,即“大太子”、“二太子”、“三太子”、“四太子”。他们都是忠字辈。“大太子”后人有在上海的,我似乎见过,“二太子”早年夭折没有成家,我的祖父侶褝公是“三太子”的独子。三叔公是“四太子”的儿子,住在上海武定路太和坊100号,在永安公司工作,三叔公之子我称二叔(我戯称他像福尔摩斯),与我们家很熟,常走动。至于都昌公的其他后人,我实在没有记忆了。

祖父侶禅公的元配夫人是鲍氏太夫人,育有长子伯扬,字耀立,这是我大伯父。鲍氏阿婆在生育后即病故。祖父续弦黄氏太夫人,是我的亲祖母,育有我大姑母超彥、我父亲啟东,还有三叔叔文、四叔樂生(过继给外姓)、三姑慕德、四姑慕贞、六姑慕慈。祖父又纳二房梁氏,育有五叔禧民、二姑慕籣、五姑慕勤;又纳三房黄(?)氏,育有六叔庆祥、七叔宪文、八叔洁瑜。祖父共有三房八子六女,阿婆生三姑慕德出嫁后不知其详;二房五姑慕勤因何从家中出走,仅听说而已,不知去向。

祖父——侶禅公我未曾见过,老人家在家乡去世时,远在上海的大伯父和我父亲在功徳林为他举行祭祀礼,儿孙们均为他披麻带孝,以尽嫡孙之礼,仪式隆重。

香山山场乡地处珠江三角洲南端,北距省城广州约130公里,紧邻澳门,伶仃洋水连香港,交通方便,内外贸易发达。家乡自然风光秀美,山清水丽,人杰地灵。祖父生于清代咸末同初年间。这个时代,珠江三角洲精英人物辈出。祖父当然算不上精英,但也受到了当时维新共和先进思想的影响。祖父与孙中山先生是同时代的同乡人,与康、梁也是同乡同时代(康是南海人,梁是新会人)。所以,他思想开明,願意接受西方资本主义的文明知识和科学技术知识,在家乡守着祖产但並不务农,而是兴办学堂,推行现代教育。由于经济并不富裕,子女众多,他鼓励子女外出读书求学或务工发展,不囿于家乡的祖屋和土地。大伯父很早就到上海太古洋行谋职,为我们家族迁居上海打下基础。我父亲很小就送到天津求学读书(关于父亲啟东公的沧桑历史将另文回忆)。三叔从家乡到上海專学法文,但不幸未成家即病逝。五叔为人忠厚老实,做事勤力,规矩正派、一生在上海任职员。祖父要六叔在上海学本事,他在江南制造局学习电工,抗战时内迁四川建设宜宾电厂,胜利后回广州电厂工作当劳模。七叔在沪时间不长,基本上在香港、国外漂泊。八叔在上海成家,但长年当海员漂泊在外,后在港病逝。大姑母嫁入梁家,大姑丈梁志鹄任职造币厂高级职员。四姑婚后数年病逝,四姑丈邓效良在外商公司任职始终与吴家维持原来的姻亲关系。六姑丈为暨南大学毕业的侨生,热血青年积极投身抗战,在抗日战争胜利那年,因病英年早逝,甚为可惜可叹。六姑定居广州后迁美国,是我们父辈中目前仍在世的长者,今年已屇百岁,敬祝她快乐长寿!

上世纪20年代前后,祖母黄氏太夫人不幸病逝。大伯父和我父亲均已在上海成家,所以祖父就从山场乡下带着二婆、三婆及六姑(当时仅,4岁)迁到上海居住,几位叔叔、姑姑也陸续到了上海。这样祖父全家基本上都在上海了,分别居住在上海虹口海宁路附近相近的几条弄堂里,形成一个松散的大家庭。经济由大伯父和父亲负担,家务有大伯母和我母亲打理操持。这种方式维持到1932年“1·28”淞沪战争结束,因时局不稳,叔叔姑姑们也都自立工作或是成家了,除六姑还继续在我家读书求学之外,这个大家庭才陸续解体,相继自立门户。这段时间,祖父在沪生活比较悠闲,经常联络香山山场的在沪的同乡,交流信息联络感情。1934年末,祖父七十有余,自觉年迈体弱,思乡心切,遂后返回山场老屋居住。谁知在1936年底竟一病不起,在家乡仙逝。祖父一生在家乡办教育开学堂造福家乡后代子弟,督促自家后辈勤学苦读,踏实工作为社会做出自己的贡献。后辈子孙谈不上诗礼傳家,但个个都是踏实勤勉的好人。祖父的孙辈后人约三十七八人,在家曾孙玄孙等后人共约百余人。随着百余年来社会发展与变迁,已经分散到全球五洲四海。无论是北上广、港澳台、美加新,都有他们的踪影与足迹。

在此,还多说几句题外话。在我国广东以外的省份中的广东人以广东中山人为多。几十年来我在各地遇到的广东同乡中多数是祖籍珠江三角洲的而且以香山人居多。许多百年前后的学者、專家、工程師都是广东香山一带的人士。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公出河北唐山,该巿就有一条广东街是广东人聚居的地方。在铁路工房那边调查访问时,遇到两位广东口音的老者,闲聊后知其为香山老人年轻时就到唐山铁路工作,己有五十多年,他乡遇故知,用香山话聊得很开心。有一次,在北京北大医院遇到著名电影艺术家谢添先生,说了几句了解到都是香山人,又是老乡遇老乡、两眼泪汪汪。为了不忘母语,他一定要我们用香山话热烈交谈。至於说到山场乡,在近代中国也出了几位知名人士。如吴思远先生是我八叔的长子。他是香港太平绅士、著名电影导演、香港电影导演协会终身主席,名气不小哦。山场乡主要有三大姓--吴、黄、鲍,吴姓最多住村西。村東鲍家有一位鲍国宝先生是我国著名的电力専家、是我父辈的发小。他是早期在美国畄学归来的电力工程師,在我国最早从事电力建设的専家之一。抗战时在四川大后方建设宜宾电厂,为我国西南后方电力工业发展做出贡献。解放后,五十年代初即任燃料工业部基本建设司司长,后任电力工业部技术委员会主任等要职。鲍老先生的千金--鲍蕙桥女士是我国著名女钢琴家,继傅聰、刘诗昆之后,成为在国际李斯特钢琴比赛中获得金(或银)奨的获奖者者。她后与世界冠军庄则栋结为夫妇,虽因复杂的社会政治原因离异,但始终他们保持友好关系,这些都是题外话了。

 

综观数千年,吴姓宗族发展成为我国主要姓氏,而且是以黄帝轩辕氏为第一始祖,至今已有3500年的历史,估计已傳有一百三十至五十代(世),不乏良臣名将及知名之士,历史渊源长久。吴氏宗亲遍布全球,吴姓氏族人对中华民族文明的发展、傳承与进步发挥了聪明才智,起到了重要作用,必将为人类文明世界进步做出新的贡献!

                                          吴思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名家访谈

《補償人生的藝術》 ——訪朱乃正教授

赵晓慧

  (关注1.明心艺术工作室 2.画家赵晓慧的博客

 

前言:                           

        我與朱乃正教授只見過兩次面,第一次是1994年做為天津文聯《藝術家》雜誌的特約記者,去他北京的家中採訪他;那一次的對話有數小時,我還記得他家中的那種書卷氛圍。第二次是十年後的2004年,我從美國返中國,去母校沈陽魯迅美術學院看望老師;當時正逢“全國油畫作品巡迴展”在魯美展廳開幕,畫界十幾位名家學者都在出席這次活動,包括: 靳尚誼先生、詹建俊先生、朱乃正先生等等。著名油畫家、魯迅美院老院長宋惠民先生對我說“曉慧你來的正是時侯,跟我們一塊參加活動吧。”於是,我就跟隨這個名家團體一塊去了遼寧錦州和丹東兩個城市,去看那裡的百米長的全景畫《遼沈戰役》和《抗美援朝戰役》。這樣,我就又一次遇上了朱乃正教授。那一次,他的太太和女兒也都在。朱乃正教授將女兒介紹給我;女兒白皙秀美,告訴我说她正在法國學習,主修油畫修复專業...... 朱乃正先生仍記得我十年前的採訪,他說:“你那篇文章寫得不錯。”其實,這篇文章在當時發稿之前原本是另一個標題,主編馮驥才先生看過之後認為:“你文章裡闡述的內容,應該是《補償人生的藝術》。”因此就採用了現在所見到的這個文章標題。                  

        這兩年我發現,自己以前看過的書或大師的繪畫作品,怎麼好像第一次見到一樣,與之前有了很大的不同的感受與理解!過去以為自己明白的事理,現在發現可能只懂了三分之一,或者只懂了字面的意思;“紙上得來終覺淺,要知此事需躬行。”    有的書只讀過一遍,而有些書不知讀了多少遍;尤其是體驗過生活的酸甜苦辣之後再來讀,都會有不同以往的理解與領悟。我不想誤解了大師們的原意,也不願一直將偏見和錯覺當做個性來發揮,我希望能象大自然一樣真實、自然、豐富!朱乃正教授是這樣說的:藝術的個性或自我應該是建立在一種很高文化修養基礎上的高級狀態的自我。......







正文

       在波提切利的画面里,你常常能感觉到在那些美妙而有特色的造型里面,总有一种若有所思的忧郁意味,这是因为这位早期文艺复兴时期丹培拉绘画的集大成者也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排遣不尽的忧郁性格。法兰德斯画家鲁本斯不仅艺术事业顺利,而且一生官运亨通,在他的作品里因此处处散發出用不完的精力,还有人生的那种辉煌时刻和享不尽的人间欢乐。伦勃朗这位17世纪的荷兰画家,生活经历是先前富裕美满而后来贫穷孤独,在他的画中便让你读出了那种人生的悲凉感和苦涩的滋味。但法国的雷诺阿却是个例外,他一生的作品中都在表现生活的快乐和温馨,而事实上这位画家却一直生活得很艰难。
       在我国当代画家中,朱乃正教授的情况正是跟雷诺阿有些相似。
       朱乃正教授的人生最好年华,是在青海高原度过的,正好是二十一年。当我们这代人在八十年代初期还不到二十岁第一次见到朱乃正先生的画时,留在记忆里的都是那种如诗如梦的情景:细雨绵绵中的树、清澈见底的深水潭、长空大漠、悬崖下的白马,还有屈原行走在天地之间的国魂••••••你没有从他的画里感受到怨或忧愁,更多的倒是一种超脱感和一种远离尘嚣的宁静。二十一年的青海高原生活,使他远离了都市的现代文明,但却更加接近了大自然。人们从他的画里感受到了一个全新的很少污染的世界。他的这种人生经历差不多令许多年轻人羡慕了:在嘈杂的城市里,还能有几个人有那样的勇气---远离现代文明城市去面对真正的大自然再过二十年呢?因为没有那样的经历和那样地接近大自然,就不会有那样深沉广阔而又超脱的作品。于是一批又一批的年轻艺术学子涌向青藏高原,都希望从那里寻到艺术表现的题材和艺术创作的灵感,都想看一看在那块神秘的地方究竟藏着什么宝贝竟能使得朱乃正先生捧出了那么一批令人羡慕的作品,甚至他回到中央美术学院之后所带的研究生,也因那块土地而创作出来的作品曾经在全国一炮打响••••••
       那么,朱乃正先生自己怎么看呢?好的作品究竟源于何处又止于何处呢?艺术是怎么回事艺术家又是怎么回事?一幅佳作应该具备哪些因素••••••让我们听听他是怎么说的:
       “作为画家,你究竟要表达什么东西?你的感受力怎么样,你怎么样通过画笔画面表达出来?”他这样说道,“你自己认为:‘这样行了。’那么,怎么样这张画叫行了呢?不是你把画面画满了就叫行了。画满可以是很复杂的充满各种各样的细节,这是一种完整;一根线勾过去不再有别的了,这也可以是一种完整。关键是你要表达的思想和意境达到没有,你所追求的东西达到了饱和状态,这就叫完整了.画得再多,看不出你想表达什么,那只叫繁琐不叫完整。画面的完整不以笔墨的多少来论。”
       朱乃正先生肯定地说艺术家是应该有灵性、有素质、有条件的,没有艺术家素质的人你跟他说得再多,说到嘴磨出茧子来了也没用。但有了灵性有了素质的人不肯用功也不行。“这个用功不是指单元时间内的用功,”他说,“是指艺术家的一种精神,是指艺术家的一种生活状态。这个生活状态,不是你装成一个艺术家,是你个人对事物的一种从感受到反映的方式。”“在伦勃朗那个时代还有多少伦勃朗?为什么只剩下伦勃朗?他就是比其他人高明一点。比如画你的鼻子,他是用画家的眼睛去看去表现,是用他画家的眼睛才能品尝才能知道的。他的高明就在那块:那块高光怎么样的,那块颜色怎么用上去。”“高明的画家,几笔就知道。什么标准呢?同样一笔,那一个就是粗浅的习作,而这个就是成熟的大师,就是妙,因为画家看这一笔是非常具体非常实在的。如果由评论家来阐述这种妙处便成了抽象的东西,因为绘画中那最妙的地方往往很难用文字描绘。当一个评论家用很多语言来形容这一笔时,画家则很具体地凭他‘这一笔’便道出了他要说的一切。”朱乃正先生认为,这些就是一个画家艺术家与普通人生活状态之区别所在。
       人们可能没有想到,差不多已经成为认识朱乃正先生面貌的青海高原风景,那里并不是朱乃正先生的故乡,他本是浙江省海盐县的祖籍。人们几乎没有见到朱乃正先生的画里出现过江南的风光。他说:“我两次回到家乡去,当时我已是个成熟的人了,当然在艺术上不一定成熟。两次回家乡,一笔都画不了。是的,赏心悦目,小桥流水,但我却一笔不想画。当时我也很奇怪,我也是浙江人,为什么那里的风景激不起来我的作画情感。后来我考虑:做为一个画家,你要表现大自然她什么东西?她的生命力在何处?南方的小桥流水好多人是津津有味的,但那里却不适合表达我的感情。我感到那里人造的东西太多了,她们并非是大自然本身。南方的树木状态也很好,任何一个角度都很美,但我却感到她们缺少大自然本身那种原始的生命力状态。我在西北呆了那么些年,那里做为草原,就是一片地,地平线;一片天,有时没有云,有时有乌云,有时淡淡几个云••••••但我却想画她,觉得她值得画,觉得自然生命的律动全在里头。她有一点点的变化,你有画家的慧眼都可以感觉出来。”
       “在艺术上”,他继续说道,“并非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画家的特殊经历和情感使得他们去寻找那种与自己吻合的东西。当一个画家能够在大自然里有了发现,当画家能够在这种发现中与大自然融和在一起并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绘画语言时,那么,真正的艺术便是从这里开始的。”
       朱乃正先生说:“这艺术不是说她本身条件好,比如名胜黄山,九寨沟什么的,又比如一个很漂亮的姑娘,这样你来画她们,出来的就会是好作品,出来的就是杰出的肖像画了,不是这个问题,根本不是。是在于你在生活里面,在普通的自然里面,在最单纯的自然里面怎么样去发现。给风景肖像画打分数,哪个是真正的艺术,哪个是档次低的是一般的写生练习,看的是什么?就看的是绘画语言,语言的表达问题。”
       朱乃正教授艺术创作中所体现出来的独特审美方式已是世人早已公认了的,有心的观众也能够在展览会上一眼认出他那富有个性的作品。他同意日本作家川端康成说的一句话,即:“逢祖杀祖。”同时他并不认为新的东西一定就是好的东西。他这样讲的:“逢祖杀祖,说的是逢到你的祖上就要杀掉他,大逆不道呵!开始我接受不了他:怎么把祖宗都杀了?后来一想明白了:文学艺术创作就必须这样,在你面前没有什么偶像。你只有把偶像推倒了,才能建立起来自己的东西。”“现在有些人貌似很有个性,把国外近百年的流派随便拣过来当做外衣,认为新的东西就是好的。实际非也。艺术无新旧,最原始的艺术、民间艺术千百年来流传不衰,我们仍在欣赏他们。艺术只有好坏之分,没有新旧之分。”他还讲:“艺术家首先要调整好自己的视野,要弄明白客观是怎么回事,做为艺术家又是怎么回事。”他认为,艺术的个性或自我应该是建立在一种很高文化修养基础上的高级状态的自我。
       朱乃正先生这样打了个比喻:“就象吃东西一样,有的人就什么都吃,有的人就吃几样,忌讳什么的。我就不忌讳,什么都能消化,包括古代的大师,也包括近现代的,哪怕是儿童画、业余作者的甚至滩头上的,有几笔画得妙也是好的,也都应该吸收,不一定非要入哪个派哪个教的。”他说他作画没有固定遵循哪一家哪一派,就按他自己的习惯,当然他的方法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无形的影响是有的。“有的人是跳跃式的,可塑性很大,一生里变化很多,比如毕加索,但有的人就钻到一个形式里面做到极致。艺术本身没有疆界,也无需用界限来衡量。”
       “那么,你认为一幅好画重要的因素有哪些呢?一幅习作与创作的区别在哪里呢?”我自然想到了这个问题来问他。
    “就看你给作品注入的生命有多少,就看你作品中完整的意义在哪里。”他没有犹豫便回答了我,“对我来说,一幅好画打动我的可能是结构,可能是色彩,可能是用笔,她能一下子便诱惑住你,你想细看,那画也能让你一看再看。但有的画是第二遍就不能看了的。”
       朱乃正先生这些话,令人联想到美国画家怀斯的肺腑之言:“我认为,伟大的绘画,首先有一种凝聚力,然后,还有一种扩张力,可以扩散到很广阔的范围。我的焦点首先也是要绞尽脑汁进入的对象里面去,然后穿过对象,这样就会到达一个更高境界。”
       我感到这两位画家说的都是一个问题。
       现在,朱乃正先生门下出来的那些颇有潜力和才气的学生们的作品已经让更多的人信服了他的认识和他的引导能力。
       不久前,在一本《中国艺术》上,人们又见到了朱乃正先生新的油画作品,并且还有水墨画和书法,水墨画清新独特,书法是饱含感情的。这些自然而又地地道道中国味的水墨画和书法作品,让我们看到了这位用油画工具创作了二十多年的艺术家还有着更为广泛的容量和修养。
       “我现在是在‘写境’,更高一筹是‘造境’,但我所画的风景作品,大部分不是对景写生完成的,是从自己脑子里面出来的。大量的细节是过去的那些年储存在脑子里的东西---天空、云,早晨、晚上,有阳光、没有阳光,茂密的树、干糙糙的树••••••这些都存在了记忆的仓库里,需要时便将它拿出来。一个画家还能要什么,这就够了••••••”朱乃正先生说这些话时,我脑中越加清晰了一件事:许多人羡慕他,实质是羡慕上帝赐给了他二十一年的磨砺,赐给了他二十一年接近大自然的机会。
       对于朱乃正先生,青海高原的二十一年不可能不给他的生活印下许多苦涩的痕迹,但他捧给人们的作品却不是苦涩。他仍然不断地出现清新的作品,仍然使人们看到他的画时有一种远离尘嚣的宁静和超脱飘逸的感觉。或许就是这一点会让我把他与法国画家雷诺阿联系起来的原因吧。

              

                  (关注1.明心艺术工作室 2.画家赵晓慧的博客  )编辑:吴奕俊  梅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绘画作品
《人体写生》1998年  51×61cm  碳铅素描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绘画作品

《留住辉煌》2005年作  59×71cm  油画亚麻布



(关注:1.明心艺术工作室   2.画家赵晓慧的博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名家访谈

       吴冠中——自己的感受最重要

赵晓慧

 (关注1.明心艺术工作室 2.画家赵晓慧的博客 

 

 

前言

記得那年是在中國北京開政協會議期间,天津文學藝術界聯合會主席、著名作家、《藝術家》雜志主編馮驥才先生與中央工藝美術學院教授、享譽海內外的名畫家吳冠中先生都是政協委員,在一處開會。主編馮先生讓我做為《藝術家》的特約記者去採訪一下吳冠中教授。我欣然接受領導交給的工作: 從十多歲起第一次看到一本水彩風景類的書,就記住了“吳冠中”的名字;當時,能有機會面對面請教心目中的大師,真正是求之不得。那個時侯,吳冠中剛獲得了法國文化部頒發的“法國文化藝術最高勳位”;英國大英博物館不久前剛剛為他主辦過“吳冠中一一二十世紀的中國畫家”個人畫展;法國巴㴝市政府還授予吳冠中先生“巴黎市金勳章”......  這麼多的光環讓我們這些藝術後生為之興奮激動目眩!當我在政協委員開會所住的北京一家賓館中見到吳冠中教授時,他的談吐、他的修養,讓我領略了一位藝術家極為真實生動的一面......  那是我第一次做採訪名家的工作。  現在回頭看: 二十年前,一個剛踏入社會的大學畢業生能有機會與一位鼎鼎大名的藝術家交談、對話,無疑是一件幸事和生活賜予的珍貴禮物!我突然意識到,以往那許多年的委屈、痛苦、疑感不解,都是在磨煉心性,都是天賜給你的領悟的契機!造化待我不薄!當我再次打開雜志閱讀其中的內容時,一切當時的音容又回放到眼前: 他的真摯、他的激動、他的清瘦的面孔和體形......  請允許我感謝他曾經的真誠教誨!同時也讓我深深感激馮驥才先生為之拍的已刊登在《藝術家》雜志上的那張吳冠中教授與筆者的合影照片! 現將原文呈現給當今的讀者。

 














正文

吴冠中是笔者崇拜的绘画大师。他独特的、创作性的、甚至是奇异的境界,以及充满魅力的绘画语言,对于笔者一直是个富于诱惑的谜。1993年3月,我有幸见到吴冠中大师,向他请教,更觉他精深高远,随后便追记下来,为了使读者感受到吴冠中大师的精神气质,照实录写,不敢改动。笔者问了三个问题,也按当时顺序排列:

1. 林风眠在东西方审美层次上结合的内容。

2. 向古代大师学习与抓住自己的感受。

3. 吴冠中的作画状态。

笔者:吴老师,昨天您谈到中国的画家们在试图中西方绘画的结合方面,大多只是技法的结合,而林风眠先生却把东西方审美结合起来了。我觉得这个看法深刻而且有启发性,我很想听一听您对这个问题更具体一些的看法。

吴冠中:我先问你,你对欧美的画家怎么看,你喜欢欧美哪些画家?

笔者:如果从古代说,我首先喜欢波提切利,接下来是提香、委拉斯开兹、伦勃朗、鲁本斯、安格尔、德拉克洛瓦,近现代是德加、梵高,米罗和康丁斯基。我现在想到的是这几位。

吴冠中:中国传统的画家呢?

笔者:张萱、周昉的人物画,徐熙的花鸟,范宽、米芾、沈周的山水,还有石涛、八大。任伯年的作品我也非常喜欢。

吴冠中:哦,是这样。审美这个东西仅仅用理论有时说不清,必须用作品来比较。比如你刚才提到鲁本斯,他的画体现了一种量感的美,在这一点上,马约尔的雕塑也表现出了他对量感美的追求。那么,中国画家张萱、周昉画的人物,也是富于量感的丰腴的美。审美的因素有很多种,这里讲的量感美是其中的一种。这几位画家,他们都是把“量感”这个因素提出来,放大它,而把其他各种因素都放到了次要的地位。比如节奏韵律、意境、色彩等等。正是他们强调了这一审美因素,并立足在这一因素上,他们的作品才体现出各自不同的特点来。那么,对于表现量感美这一点上,西方的画家和中国的画家就有了一种不谋而合的东西,也就是在审美层次上可以相互结合的东西。

再来说米芾,他用点子皺来表现对大自然的感受,而西方的印象派画家用点彩法造成的视觉效果,与米芾对自然的感受上也有一种相通之处,只是他们各自用的工具处理不同而已。这也是一种共同的审美内容。

在构图上呢,八大画荷花,一枝荷茎,几朵荷花、大面积的荷叶······他首先是在一张白纸上占有一个空间,然后在这个空间里找到他对形状、色彩等方面的感觉,以及这些形状和色彩在空间里分布的和谐状态。潘天寿也是这样—— 一块大的山石,先占有了很大的空间,给人一种险峻感,然后点缀花草,加进去一些平稳感,画面很舒服。如果将他们与西方现代派时期的米罗和康丁斯基的作品来比较,米罗和康丁斯基是先运用各种不同的线、点、色块,来表现这些因素在空间所占有的位置,然后再考虑这些点、线、色块在延伸或后退,扩张感收缩时所象征的感情色彩,以构成整幅作品。这样看来,东西方的画家在构图的设计上,在对点、线、面、色块等因素的运用上,也惊人地具有一种审美上的共同认识。

东西方这些在审美认识上共同性的东西,就是在绘画创作上可以找到的审美结合点。林风眠正是做到了这一点,因而对中国的绘画传统是一大突破。

不是说把西方的技法拿过来与中国的技法结合就能成功的。郎世宁用西方的技巧来表现中国的题材,结果他的作品是一种不伦不类的东西,在审美上并没有很高的价值。因为他仅仅是在技巧上的牵强的结合,并没有更深入的在审美层面上的探索。

笔者:吴老师,您觉得,在研究西方大师的作品和寻找自己的感受上,哪一个更重要,您更注重哪一方面?

吴冠中:抓住自己的感受是最重要的,就是要紧紧抓住自己对事物的新鲜感受。研究大师们的作品主要是研究他们究竟怎么样抓住自己的感受,研究他们怎么样找到创作的出发点,以及审美方式(包括绘画语言等),我们了解历史上曾经出现的各种艺术现象,是为了避免走弯路,避免因独自摸索而浪费时光,也就是说站在巨人的肩上来看问题。一旦你进入创作时,你就要把头脑里学过的别人的东西统统忘掉,象一个天真的孩子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那样,感觉都是新鲜的、独特的、纯属自己的。你用自己的感觉捕捉到的东西,出来的作品就一定是你自己的,就一定具有你的个性。当然,所谓的“统统忘掉”,不是说你学过的那些东西毫无用处,而是那些东西变为一种修养,仍然对你的创作起着作用。

笔者:吴老师,您的这些作品在产生出来之前,您在头脑里对它们设计很明确、很清晰、很全面吗?能否给我描述一下您在作画时的状态?

吴冠中:当我产生创作冲动时,并不十分具体,决不象文学故事那样有头有尾,清清楚楚。常常的情况是绘画的感觉、触觉在大自然中受到某种启发,比如对一片风景突然产生一种总体的感觉,分明让我感到有可能产生一幅画了,但画出来也可能完全不是原来那片风景,因为我在绘画过程中加入文学性,加入一些别的审美的东西,感觉也就变了。感觉比题材更重要。一旦有了这种感觉,我就象一个猎人嗅到了猎物的气味一样,紧紧地追踪它,追的过程常常很艰苦、很紧张,最后追到时,作品出来了,激动得一夜不能入睡。也可能追了半天一无所获,失败了。有一次我在野外写生时发现了一片风景,画到最后,感觉却完全不对劲了,手里拎着那张油画,就象对一个刚出生的病儿一样,舍不得扔掉,怎么办呢?在回来的公共汽车上,由于油画还没干,怕被拥挤的人抹坏,我一直举着它伸到车窗外,一路走了四十多分钟,胳膊完全麻木了,回来以后还要再看再画。我常常是这样对待自己的画的,画得不满意的画放在那里,隔一段时间再拿出来看,如果到了第三次还是不满意时,我就一定要毁掉它了。

一旦我有了感觉的时候,我就想尽一切办法来表现出这种感觉,不管用什么方法。比如大面积厚重的东西,水墨很难表现我就用油画来画;但长长的线、空灵的境界,只有国画才能胜任,那么我就用水墨。比如:(他指的自己的油画近作《乡村酒店》)这种非常有分量的厚重感,国画很难表现,用油画来画就更合适些。可是这幅《竹林》,就必须用宣纸和水墨才能表达出来这种湿润透明的效果。画这幅作品时,我用重墨先画上树干,再将纸反过来,在纸的背面用墨加白色调出的灰来画远处山坡和田野流畅的线条。我喜欢用墨调白色成为灰色,再加进不同颜色,使这种灰具有不同的冷暖倾向。传统中国画忌用墨调白粉,但用白色调出的灰色比较亮,又具有一定的厚度。仅用墨加水比较单一。我在这幅画后面用这种灰色多次画上去以后,画面即有层次,又不遮挡前面的重墨和重色。

再有,我在野外作画时,并不只在一个地方从头画到完。我常常在一个地方画了一部分,然后可能跑到几里路外又画了一些,随后

也许又回到原来的地方再画。总之是围绕着自己感觉的完整,不受一处景色的限制。也有可能,我站在一个地方,眼睛同时看了几处以后,设计到一幅画面上的。但不论怎么画,我必须先抓住自己一个总的感觉,好像作曲,先谱好了一个曲子,然后我再往里面填词。曲子是总体调子,词是里面的细节。(他指着自己的墨彩作品《石榴》一画说)这张画,我是先有了一个整体的感觉,然后,我考虑怎么安排那些点子,包括石榴。点子在一幅画里极重要,点子有方向、有大小,有轻重,这样才能有一种生动的,有倾向的空间感。点子就像在音乐中出现的鼓声一样,鼓的声音不能过大也不能过小,必须恰到好处。所以,当我心中出现一幅画时,从开始到完成,这中间是一个思维高度紧张的过程,这个时候不饿也不累,如果给我东西吃下去,也会全部堵在那里。因为整个神经和全部注意力都在画面上了

笔者:我曾经在一本香港的杂志上看到过有关您的文章。上边说,您作画的大部分灵感来自对人体美的崇尚。而您作品的多数却是具有抽象意味的风景画,这怎么理解?

吴冠中:是这样,我对自然的感受常常是受到了人体美的启发。而我画人体时,也感觉到了大自然的韵律蕴含其中。我在教学时曾跟学生讲过,让他们面对一个人体模特就像面对一座起伏的山脉一样,女人的头、颈、乳房……这些起伏就像山脉的起伏,如果这个山脉是五公里长,那么少一点可能就会破坏了她的延伸、她的韵律和她的姿态。反过来讲,当我们面对自然作画时,我们在画面上安排一座山,一块石头,大大小小的几株树的时候,必须考虑这些东西所放的位置是否舒服,这样(他在地毯上摆了一个坐的姿势)就舒服,可这样(他换了一种比较紧张的姿势)就不舒服。这就是从对人体的感觉上受到的启发,从人的姿态动势的和谐上来感受自然姿态的和谐,这样把人的感觉也融进大自然了。

不是每个画画的人都有一双会发现美的眼睛,一辈子画画而最终能找到自己的面貌的人毕竟是少数,这个过程是艰苦的。有些人一直在那里画,画了很多却没有自己的东西,他一直重复别人的观察过的东西,没有自己去发现。你喜欢的波提切利,他画的人物即写实,又具有一种他所持有的美感;形体修长,感情委婉,线的勾勒近乎东方情调,中国的工笔人物画可以从中得到启发。但有些画家所画的除了抄下对象以外,根本无美可言,上升不到艺术美这个层次。一个画家必须要用自己的眼睛去观察和理解,忠实于自己对事物的新鲜感受,紧紧抓住它,想尽一切办法表现出来,在这种情况下产生的作品就一定是你自己的了。风格是自然形成的,不是刻意追求的;当你在自然中发现了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时,你也就在艺术上发现了你自己。

           

                             (关注1.明心艺术工作室 2.画家赵晓慧的博客  )编辑:吴奕俊  梅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绘画作品
《冥想》2016年作 76×101cm 油画亚麻布 
(关注:1.明心艺术工作室   2.画家赵晓慧的博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