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踝
小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868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公告
孤独的时候想找个人说话,因为找不到,所以来的这里。这下子安全了,嘿嘿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9-06-23 15:56)

年终将近,各种各样的考试接踵而至。于是,监考的日子开始了。
     我个人以为,监考是全天下最低智商,最摧残人的行为。

     考试前,要召开考务会,交给我们各种监考所用的物件,文具袋,座位牌,草纸,门牌,考生像片,考生名单,遮板报的蓝布,手柄式探测器(和机场安检的一样哦),屏蔽器,考试违纪处罚条例,教育法关于考试舞弊规定法律节选。。。。。。天知道,有哪个考生会真正阅读这样的法律条款?有哪个想违纪的考生会因为这两张大白纸而回头是岸?出于读书人的迂腐,只为对得起那清香的油墨,细腻的白纸,每次监考,我,而且恐怕只有我,才会站在那里认认真真地拜读它们一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23 15:45)
标签:

娱乐

我:今天的问题非常简单,**,你来回答一下老师的问题!
**:老师,抱歉,我不会!
我:啊?!怎么这么简单还。。。。。。这个可以会!
**:老师,这个真不会!
我:那好!我再讲一遍!
。。。。。。
我:这次大家听懂了吗?**,你会了吗?
**:恩。。。是会。。。还是不会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23 15:33)
今天周末,我上街。因为最近要下决心攒钱所以没有什么收获。
买件T-SHIRT,不知道吃什么,于是去KFC吃个汉堡,觉得就这么回家了实在是对不起自己,就去摊上买了两本杂志,算是安慰一下自己委屈的购物欲望。
回家给老妈看看我的逛街收获,她也没说什么,就是说年轻人啊,穿的又破又烂的就是时髦。就是老妈了解我,就知道我还需要一条大腿上都是洞洞的牛仔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06 19:36)
标签:

情感

当我们都老了的时候

那些承诺已历经几次轮回

你还会不会想起我

你将以怎样的心情想起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03 15:10)
标签:

情感

       ………..看亦舒的小说,她的书里常常重复一句话:'谁会傻到与深爱的人结婚?不加任何注解,令人看不明。
是真的不明啊。一直以为,爱一个人,就是直奔婚姻而去,不然受各种美或不美,痛或不痛的煎熬是为了啥?非常想跟人商量一下“总要有个结果吧?”
这种想法的错误在于:以为结果是在一起。    
很爱很爱一个人人,就会变成偏执狂,她的一举一动都会令我们歇斯底里很费猜疑,哭哭笑笑,打打闹闹。现在,我很鄙视这种行为,我想:婚姻,应该是波澜不惊的,修身养性的,白头到老的,清心明目的,相安无事的,护肝养肺的。
这是跟一个很爱很爱的人做不到的。
因为爱,所以苛求,因为爱,所以挑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03 15:0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28 20:29)
标签:

情感

 

      前些天目击一起车祸,很震惊,但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上周末去姐姐家,下午一起去家乐福。天气晴好,风和日丽,园区的路上行人不多,空气里弥漫的都是星期天的慵懒味道。我们两个兴致正好。在一个幼儿园门前,一只大白猫不疾不徐地正穿过马路,可巧的是一辆绿色的两厢雪铁龙从垂直方向驶来,大猫轻巧地躲过了右侧的车轮,可左侧的车轮成了它生命的终点。车下传来闷闷的一个声音。雪铁龙驶了过去,走了十米外,好像忽然想起来什么事情似的,速度慢了慢,然后又加速开走了。

      我和姐姐目睹了整个过程,目瞪口呆,惊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大白猫倒在被午后阳光折射得闪亮的液体里,以头为圆心,抽搐着,挣扎着,用身体无比痛苦地画了个半圆,不动了。同时看倒这一切的还有迎面走来的一个男孩,用手捂着嘴;一个胖胖的保安,过了一会儿,清晰地读出了雪铁龙的车牌号;我们身后走着的一个老太太,对手里牵着的小狗絮叨着:看看,看看,不跟着我走就得这样。。。。。。

     我是个胆小的人,即使是电影里的恐怖镜头也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9-17 09:33)

        汉乐府·陌上桑

     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秦氏有好女,自名为罗敷。罗敷喜蚕桑,采桑城南隅。青丝为笼系,桂枝为笼钩。头上倭堕髻,耳中明月珠。缃绮为下裙,紫绮为上襦。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少年见罗敷,脱帽著帩头。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来归相怒怨,但坐观罗敷。
    使君从南来,五马立踟蹰。使君遣吏往,“问是谁家妹。”“秦氏有好女,自名为罗敷。”“罗敷年几何?”“二十尚不足,十五颇有余。”“使君谢罗敷,宁可共载不?”罗敷前置辞:“使君一何愚!使君自有妇,罗敷自有夫。”
    “东方千余骑,夫婿居上头。何用识夫婿?白马从骊驹,青丝系马尾,黄金络马头,腰中鹿卢剑,可值千万余。十五府小史,二十朝大夫,三十侍中郎,四十专城居。为人洁白皙,鬑鬑颇有须,盈盈公府步,冉冉府中趋。坐中数千人,皆言夫婿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06 22:14)

    今天学生期中考试。偷得浮生半日闲,去做YOGA。

    在温柔美丽的教练指导下,和自己的身体较劲一小时。满身是汗,在浴室里遇到了久未谋面的朋友。

    其实说是朋友,我甚至都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每次YOGA 都见面,一来二去就熟了。她是军人,但很少看到她戎装的样子。来去花枝招展香喷喷的。可今天她却穿了条肥大的迷彩裤子,NB的运动鞋,胡乱的拧了头发,上身穿了件袒胸露臂飘着布条的T恤,配上她满脸桃花的痘痘,戴顶军便帽,这样的混搭风格看得人触目惊心,也不晓得来人是匪是兵。

   不管别人的穿着是喜剧还是悲剧,进了澡堂子,一概演变成了正剧。可对她,这话还真是不好说。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27 19:19)
 

    放假的日子过的开始乱起来。

    我喜欢这样。不用知道几日几号星期几。时间不再是件奢侈的东西,我可以恣意挥霍。每天睡到自然醒。听听音乐,看看杂书。过午不想睡,也可以坐在窗前,修剪一下花花草草。对着将晚的太阳发发呆,在我看来,每个冬天都该有这样一段荒芜的时间,我们的心其实都像土地,每一段冬眠都意味着迎接更好的春耕。

    夕阳温暖的照进窗棂,想起初中时一个不知名的人来。

    那时每天放学都和好朋友去一片工地玩。那里不过是一片荒草地,堆了很多巨大的水泥管子,蒿草丛生。我们几个女孩子去无非就是摘摘野花,逮逮蜻蜓。一段时间里,每天都看到一个男孩隐约坐在最高的地方,望着什么方向。当时的我们对男孩的兴趣还不及一朵车矢菊,哪里注意到他呢。但我知道他应该是在我隔壁班级。

   有一天,大雨滂沱,放学时分骤雨初歇。我们一路噼呖啪啦的又往工地跑去。初夏雨后的阳光分外明亮,照着地面的草叶熠熠生辉。有微风吹过,水滴随风而落,飘做点点水花,轻轻地砸在地上,我们的脚上,手上,发上,脸上,空气中氤氲着淡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