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帝企鹅
帝企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75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2-02-05 10:08)
标签:

杂谈

    今天是我的生日。我的生日礼物就在手边,而送礼物的人因为出差,没能陪我。那是一个八音盒,有着花团锦簇的旋转木马造型。淡蓝色的主色调,有一点梦幻的感觉。轻轻地转动顶篷,就可以听到金属片被拨动的声音。没有什么起伏,简单、纯净,就像山涧最普通的小溪。如果说有什么变化,那就是每次转动它的时候,不知道第一个迸出来的是哪个音符;一开始节奏总有点快,转了两圈就平稳起来,后来节奏就慢了下来,最后……在某个音符上停住了——停得理所当然,又有点出人意料。
     当我拥有它之后,总喜欢在睡觉前把发条上紧。夜里一片漆黑,什么吸引人眼球的东西都没有了,再普通的声音也变得扣人心弦。我总希望在音乐结束之前就沉沉地睡去,可有时不那么成功。在节奏变缓的时候,如果我还醒着就害怕而又不舍。我害怕下一秒就是一片寂静;而缓慢的节奏更像是倾心倾诉,让我更加不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12 20:59)
标签:

杂谈

   今天,我不小心把八音盒弄坏了。

    我想起小时候第一次把它捧在手里的时,欢喜得不得了。而后的一段时间,我天天回家开八音盒,一遍又一遍听那曲天鹅湖,看两个小天鹅随着音乐,慢慢悠悠地转啊转啊。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它就被塞在抽屉里了。再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那时是晚上九点多,166公交车上,我拉着扶手站在中门边。车上的人不算太多,只是座位都坐满了。

车到站了。一位弓着背、低着头的人儿,像个大灰老鼠似地快步走到了中门。她戴着打过补丁的灰色绒线帽,穿着暗蓝的上衣、灰色的裤子,一只手护着个灰旧的塑料袋,袋子里是一团不知包着什么宝贝的纸包。她背靠在台阶中央的扶手上,一只手抓住中门上的拉手,背对着大多数乘客。

车又到站了。中门开了,她的整个身体只好随着门的开合,一俯一仰。一位从中门走上来的乘客,诧异地望了她一眼,然后若无其事地往车里走。她的确有点“与众不同”。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2 21:23)
标签:

杂谈

她比我美

         我在网上见到了日本最新的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2 21:20)
标签:

杂谈

        今天我在开心网上看到:贵州大学新生在军训的动员大会上,因为身体不适连连晕倒。看到他们都穿着军校学员的军装,我突然有点遗憾。如果我站着,肯定不会晕倒,我想我可以站很久,哪怕在太阳底下。我曾经想象自己穿着一身军装笔挺地站着,虽然……虽然在高二的时候,我曾经参加过为期……一周的学军学农,我没能戴上红色的肩章。我不是教官眼里的好学员。但是,那段经历却一直留我的心里——很美好。我虽然做得不好,但我愿意去做,非常非常愿意。

        可是,我当年成为大学新生的时候,新校区刚刚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让女儿变成公主的父亲
   不知为什么,唐山大地震里的养父王德清戏份不多却给我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
   他一定很喜欢小孩子,一个孩子就会让他即刻快乐起来。要不然他不会在妻子还在顾忌方登是不是真正的孤儿,会不会“得而复失”的时候,就吩咐下属把手续都办了。要不然他不会二十多年后,在愤怒而心痛的时候,一见到和初见方登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24 15:56)
标签:

杂谈

       昨天,我和往常一样骑车回家。骑到一段上坡路时,我见到旁边有一位皮肤黝黑的老太太佝偻着身子,“扛”着一根布条,布条连着一辆黄鱼车,车上横七竖八堆着的木条远远高过她的头顶。我忍不住回头又望了她几眼。我想帮她推一把,其实……其实很多次我见到这样的情景,我都想推一把。但是……但是……我从来没有真干过……这时,我才发现车子的另一端,还系着一根布条——连着一位老头儿。上坡路终于过去了,老头儿一个人拉起了车。老太太放下布条,和老头儿对望了一眼,挺直了身子,跟着老头儿一起慢慢地在自行车和汽车的夹缝里继续往前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对我而言,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去年的今天是周五,我写了辞职报告。在家休息两天以后,就是新的一周的第一个工作日,我觉得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直到经理打电话给我,说要跟我商量交接事宜。那一刻,我突然觉得从双腿开始一股寒气逼上背脊。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自己说:怎么了?这只不过一份我从来没有喜欢过的工作。 后来,他对我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天,家里接到了报丧的电话。我的姨婆走了。她得的是淋巴癌,从确诊到去世就一年的工夫。她七十多岁了,开完刀后还住了一次又一次医院,做一次又一次化疗。做化疗是件让活人死过去再活过来的事。据说医生本来说让她做六次化疗,后来又说要巩固一下,最终做了九次。九次是个很了不起的成绩,很多人吊着化疗的针,那可以摧毁一切的药水还没流完人就”中途放弃“撒手人寰了。她捱过了全程,闯过九道鬼门关,大概力气都用尽了。
       我家另一个亲戚得的也是这个病,只是他既没手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17 17:07)
标签:

杂谈

       今天,我看到一位大学好友做的个人网站。虽说内容不太丰富,但都是原创的,想必是耗费了很多心血。说实话在大学里我一直觉得她很普通,她喜欢看漫画、画漫画,不过这爱好在我看来,不过是闲来无事时用来消遣的。那时,我觉得她画得挺好,只是这“好”不过是比我们这些只愿看看漫画的工科学生画得好而已。
       没想到,喜欢,真心喜欢,一直真心喜欢,竟然能使她把这份爱好变成自己的事业,生活的一部分;能够放下工作,安安心心地画自己的漫画,编自己的故事,做自己的艺术产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