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http://ex.cssn.cn/wx/wx_zjft/201805/t20180517_4256378.shtml?COLLCC=20791863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简迹



《2018年民生散文选》目录


王巨才/ 桐花香里访攸州

南帆/生命在别处

叶廷芳/步出深闺走慢城

张炜/出发之地

刘上洋/江西老表

尧山壁/  隆尧地震亲历记

梁鸿鹰/毛发的力量

潘向黎/爱西湖行不足

黄桂元/栖居于潮落潮起

彭程/心的方向,无穷无尽

江子/明月此时

葛水平/月明当空

陈启文/无家可归的故乡

李登建/后的风景

冯秋子/那个八月

肖复兴/白葫芦花

龚静/  中年妇女学习记

项丽敏/梅雨皖南

王族/食为天

李美皆/我周围的园子们

李晓君/  喊船

陆梅/相逢一个个童年

陈果/奶奶是个哲学家

陈蔚文/光影记

简心/被绑架的河流

王彬/大霾

钱红莉/浮世

汤松波/  我们的节日

赵瑜/无锡三味

沙爽/蚁穴

乔忠延/天南地北

朝颜/飘萍

罗张琴/岁月里的空心菜

刘江滨/家住石家庄

杨海蒂/红尘的莲花 ——观音山

赵宗明/朝圣之旅

第广龙/过年好

浇洁/山乡大碗茶

徐芳父/亲与诗

吴佳骏/灯火已黄昏

习习/黑蝴蝶让我们目眩神迷

刘梅花/如草在野

沈俊峰/离土的蒲公英

杜永利/时光沉默如谜

简默/  一棵桑树的生长史

徐祯霞/棣花之荷

盛慧/次品

分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如初见

01已经很好了/雪小禅

晨读本

04生长/庆山

04夏天结束了/阿胖万事屋

04踏莎行·雪似梅花/吕本中

04风气/钱穆

05钱与人/杨炳阳

05比我们年轻的人/钱钟书

专栏

06给小孩/权蓉

08你藏了那么多,一定很辛苦吧/潘云贵

笔生花

10刘老师想开小车/茨平

12酒中的口语诗/范剑鸣

14一坛乡情煨酒/简心

16哦,高老头/朝颜

18诗三首/谢帆云

成长园

19拥有和失去/孙道荣

20爸爸告诉你五件事/洞见

21我曾经莫名其妙地害怕死去/谢鸣凤

23为了逃避自我而旅行/沈亮

全世爱

24那些年倒下的树/刘云芳

28庙祝阿伯/张瑜

30青苔小巷中的情书/海男

美如画

32大地之灯/寒石

33远远近近的灯火(外二章)/韦汉权

34大美广陵,诗意维扬/屈杰

36美丽的草原正在变成传说/胡冬林

37一片秋声入心来/刘世河

38鸟鸣嘤嘤/北野

40水边的芦荻/彭家河

41稻香,稻香/罗捷媚

倾阅读

42思乡与蛋白酶/阿城

46笔下犹能有花开/肖复兴

47好好的嘴巴/陈文卿

48你为何不能睡到自然醒/格雷格·詹纳

51马宗融先生的时间观念/老舍

52在荒野中睡觉/李娟

54如何做一位活在诗里梅边的现代闺秀/毕飞宇

57有烧烤的地方,就有江湖/宋小君

60侏罗纪与中国地势/李四光

62纸上的李白(三)/祝勇

64《千字文》:理想的古代蒙书/李小龙

欢乐颂

66我们有时也牛头不对马嘴

星星诗

67魂兮归来/格尔玛

67青衣/朵拉

67黄龙河川道/秦文茂

花瓣

68吹灯窗更明,月照一天雪

69今日立冬——冻笔新诗懒写,寒炉美酒时温

小编说

70天穹低处尽吾乡/席慕蓉

先生说

72往事(二)之八

74秋思组诗

上镜吧

75门的遐思/黄韫秀

76我在这边,你在那边吗/牛典

77于书中赏尽人生/王雅馨

78风里的“鸭脚”银杏/张子文

80思念/月之故香


      一坛乡情煨酒

 

                                                                                                                                                    文/简心

 

近日,着手写点酒的文字。可我不善酒,稍饮几口,则面如秋山,青红不分,酒的乐趣毕竟无法贴身体会。可我对酒的记忆却是深刻的,这记忆在家乡米酒。

 

立冬一过,日头粘嗒嗒的,村坊里家家开始做酒,准备过年。

 

将几桶山泉浸好的糯米搓洗干净,倾于竹箕沥水,倒入灶堂大甑火蒸。旺火架起,糯香满屋,细伢子们的猫嘴立刻被糯香吸了过去。开甑了,团团雾气里,糯润的饭粒晶莹可见。母亲庄重地洗了手,先舀一大碗恭于灶台上,这是敬灶神奶奶;然后很认真地舀出满满几碗,叫我们端与屋场里的叔伯大婶尝鲜。终于,轮到我们了!母亲微笑着,两手冷水里轻沾一下,挖一勺饭入手,嘴里哧哧有声,轻巧掂挪几下,眨眼间,变戏法般,一个个热气弥漫清香玲珑的小糯饭团就出来了。母亲双手粘热得通红,我们得奖般争先恐后捧了去,大口大口享用,觉得世上最美味的东西莫过如此。

 

随后母亲将大甑一抱而起,端到天井沿酒架上,勺舀山泉往甑中一瓢瓢淋下去,直到糯饭温热不再烫手,洒上酒药水,拌匀,装进一个早已洗净晾干的大酒坛,将酒饭挖一小穴,成酒窝,封扎坛口,放到暗厢房里,用稻草或棉絮包捆好坛肚,几天功夫,酒香便一阵一阵溢出。

 

三天后的酒叫三朝酒。揭开酒封,窝穴里酒液清冽如泉,家里称作酒娘,而酒饭,却已然化成了眯眯的酒糟。这时酒糟甜美,酒娘甜厚,蘸在手上粘乎乎的,都好吃得很,不会酒的人往往喜欢,好酒的相反,说太嫩,有奶腥气,非日子老些,等酒劲老烈,酒性雄厚,才舀出一壶烫了喝,才觉得过瘾。

 

我自然喜欢甜嫩的酒娘。那时日子简陋,乡下根本没什么打零嘴。嘴荒的我便天天想着那大缸酒娘。一天,当昼饭(午饭)了,父母还在田里,哥哥领着弟妹更玩得不见影子,灶里没个火星子,我肚饥得很,便操了家伙,跑进厢房,在酒坛里狠狠挖了一粗瓷大碗,连酒糟带酒娘,美滋滋地唆了个痛快。不料过了片刻,便觉屋顶零零打转,四周像井水一浮一晃的,脚下怎么也踩不着底……等父母回来,我早已在一张木匠用的长条大板凳上睡成一滩烂泥。一直到晡夜(晚上)醒来,仍是头昏眼花,脑胀欲裂,才晓得自己喝醉了酒。父母虽没有责骂,但从此,我晓得了酒娘的厉害,再也不敢贪吃。

 

一个月后,酒娘汩汩出齐。冬至那天,将山泉烧开,凉透,兑入酒中,从此封坛藏冬。

 

“今日淋灰水,明日打米果,后天过年就过年!”小孩总是这样一边喊着歌谣一边掰着手指算,年夜饭是我们盼了一年的美餐。全家团坐,如豆的灯下,母亲眯笑着将滚烫的水酒从灶上提来,一碗一碗筛满……澄黄、温烈、甘醇,这是上好水酒!一阵阵爆竹声中,父亲稳坐桌前,轻轻端起一碗热酒,含笑环视我们,将一年的艰辛和希望一饮而尽。

 

子佬喝正月,妇娘子喝坐月(生孩子)。 大年初一至十五是村坊人互相串门拜年的日子。初一打早,吃过酒娘蛋,男子佬着新衫布鞋出门去。家家蒸好各色腊味,一一切片,满满装上九龙盘,端出烫皮果子,再烫上几锡壶水酒,等着叔伯兄弟登门拜年时拣茶食。说是茶食,其实食酒。主人一次次地筛,客人一碗碗地喝。父亲人缘好,有声望,族人必到我们家。酒过四成,尝遍腊味果子,纷纷夸奖母亲手艺。母亲添酒,座上人便用手遮碗,连说不要了不要了,你这酒太好,会醉。母亲便笑吟吟一手提壶,一手抢过碗道:“哪里哪里,我这井水近着呢,多少加一点,给你添福添寿!”于是又一大碗。“井水近”是妇娘子劝酒谦词,是说自家的酒淡得像井水,客人不用担心,挑水近着呢!喝得脖子有点粗时,男子佬们开始划拳:“高升呀——!两相好呀——!四季发财呀——!五魁首呀——!满堂红呀——!”声音在屋子里炸开来,田坂里的春天嘤嘤一片笑了,酒香和着瑞气飞满油菜花。

 

大年初二,妇娘子们开始拖儿带女走娘家。嫁出的女儿回来,娶来的新妇回去,几天后,又纷纷将娘家亲人请回自己家里,于是山排上、田埂间,到处是提着酒肉米果走亲戚的老老少少男男女女。新姑丈第一年到丈母娘家拜年,新妇娘家人第一年到亲家做客,家乡都叫上门客,了不得,族人都会贵宾相待。记得我同先生婚后第一个新年回去,刚到村口,便有人作口:来了,来了!于是鞭炮沿着李子树一溜烟跑响,宗亲们便阡阡陌陌提着酒食聚拢过来。长长摊起的连台桌从厅厦一直排到门口,各家美食一一端上摆开,各户水酒一一轮番筛满,杯盘层叠,琳琅满目,令来自乡外的先生大开眼界。乡亲们劝起酒来更是排山倒海,吉祥的话一串连一串,先生招架不住,惊叹之余,只得一迭声说:醉了!醉了!水酒的热情从此印象终生。

 

正月,水酒的高潮在耍龙灯的夜晡。我们郭姓的龙灯叫风车龙,威武庞大,连头带尾共九节,龙头衔一口硕大的龙珠,像一架车谷子的风车,五谷丰登的意思吧。黄姓的叫九狮拜象,狮子为什么要参拜大象呢?我不管。龙灯从几里外的宗祠出来,一天一个村寨。轮到我们村,隐隐听见锣鼓唢呐从山外传来,细伢子们立刻飞奔出门。“还早哩!”父亲不紧不慢取出爆竹礼花,接着一一捡好敬龙神的香火篮子,母亲早已在灶房忙得零零转,要招待舞龙灯的宗亲吃饭呢!水酒要大壶大壶烫足,鸡鸭鱼肉要大盘大盘煮得饱满,黄元米果要满碗炒得金黄油亮,各色腊味要切得一碟一碟厚薄匀整……龙灯远远进村了!村头那几家抢先亮起爆竹,火红的龙灯挨家厅堂一一进去参神,主人点亮香烛,双手高举装了猪肉头牲鱼的香篮,率老小对着龙首一一磕头参拜,再轻举一杯水酒洒地,算是敬了龙神。吹吹打打间,“嘡——!”地一声,龙灯最后在我们屋场宗厅里停住,锣鼓长敲熄灭。各户男子佬细伢子早已追着龙尾过来,厅厦立刻爆满。男子佬纷纷上前邀请耍龙灯的宗亲家里吃饭,握手抱拳,敬烟递火,恭喜发财,欢言笑语,好生热闹。我和细伢子们则穿来蹿去,这里摸摸,那里看看,怯怯地扯下几根龙须,打飞脚回家一一挂在灶门脑、猪栏门脑上,保佑一家没病没灾、六畜兴旺吧,有用没用不管,反正母亲是这样教的。

 

几小时后,锣鼓唢呐重新炸响,耍龙灯了!村人陆续重新聚拢,耍龙灯人早已个个喝得天南地北、脚下腾云。坪上摆开架势,借着酒劲,鼓声擂起来,唢呐吹起来,龙头跃起来,龙身腾起来,龙尾摆起来……爆竹飞鸣,火花呼啸,人声鼎沸,整个村子便在酒的醉意中奔腾、飞舞、摇晃……

 

正月十六,是送龙神的日子。龙神送回河里,春节欢庆结束,一年的忙碌又将开始。送龙神仪式在堂前河边,诵读祭文,烧香鸣炮,随即卸下布幔,龙灯被送回总祠。然后在总祠大摆添丁酒宴。水酒由头年所有添了男丁的族人大坛挑来,坛口扎着红布,扁担上挂着染红了的猪肉、头牲(线鸡)和鱼。几百号男子佬欢饮祠堂,水酒倾盆,酒气如云,共庆宗祠红红火火、人丁兴旺。

 

家乡人办喜事称“作酒”,做寿、嫁娶、过火(迁新屋)、婴儿满月……可见水酒的主角地位。酒爱干净,是神洁之物。酒的好坏常常被认为预示主人运程。要做酒了,妇娘子必须月事干净,锅台灶器要洗刷,装酒的大缸要放水里浸洗几天,用稻草细细擦拭,晒干,内里用烟骨子烧火醺过。作酒不发请柬,看好日子,东家便向亲戚放出口信:我家某月某日作好事,到时请你来唆一口子淡酒。亲戚晓得后,朋友族人互相传告,用心记着。这一天,四面八方都迢迢赶来喝酒。礼金一般是象征性的,会去,便是交情,关系不好是断然不挨门的。酒席坐了多少桌,坐得满不满,便是东家在村坊周围为人处事、人面阔不阔的表现。

 

记得我嫁那天,母亲起个大早,挥着大扫把将门前屋后坪地扫个遍,然后换上干净面衫,将暗屋里的水酒一坛一坛搬出,坛口一一扎上荷叶,哗哗倒上几大筐秕谷和木梓壳,埋住坛身,再往壳堆里埋进炭火,不一会,青烟袅袅,梓香飘荡……这便是煨水酒了!当昼,亲戚朋友、舅爷老表、家庭子叔到齐,厅厦房间坪上处处坐满了欢声笑语。水酒煨熟,扯开荷叶,一壶一壶水酒提上桌子,酒香霎时飞满村坊……后来母亲告诉我,那次很多男子佬喝得扶墙靠壁,走路打跌倒,几天功夫才从床上爬起。如今,我偶尔回去,遇见那些老成酒糟似的男子佬,他们还拍脑门:“哎呀——你的细伢子都这般高了!嫁你的时候,酒太好了,又香又雄又上口,后劲大着哩!把我害苦了……”我笑。

 

是啊,家乡的水酒莫不如此,又香又雄又上口,后劲却大着哩!这酒劲,可是接了天地之气,用一坛坛乡情,加上炭火,天长日久煨出来的。

 

可是,我的家乡在水酒里,水酒的家乡去了哪呢?如今,那些村子已嫁到城市,水酒又嫁到哪去了?

 

这些流在村坊里的血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http://www.cnki.com.cn/Journal/H-H3-GZSZ-2019-1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

 《一坛乡情煨酒》入选人教版《语文》第八册(下)教辅材料,与入选课文——当代台湾著名作家琦君散文《春酒》同步阅读。

 

   






                             春酒

 

文/琦君

 

     农村的新年,是非常长的。过了元宵灯节,年景尚未完全落幕。还有个家家邀饮春洒的节目,再度引起高潮。在我的感觉里,其气氛之热闹,有时还超过初一至初五那五天新年呢。原因是:新年时,注重迎神拜佛,小孩子们玩儿不许在大厅上、厨房里,生怕撞来撞去,碰碎碗盏。尤其我是女孩子,蒸糕时,脚都不许搁住灶孔边,吃东西不许随便抓.因为许多都是要先供佛与祖先的。说活尤其要小心,要多讨吉利,因此觉得很受拘束。过了元宵,大人们觉得我们都乖乖的,没闯什么祸,佛堂与神位前的供品换下来的堆得满满一大缸,都分给我们撒开地吃了。尤其是家家户户轮流的邀喝春酒,我是母亲的代表,总是一马当先,不请自到,肚子吃得鼓鼓的跟蜜蜂似的,手罩还捧一大包回家。

 

可是说实在的,我家吃的东西多,连北平寄来的金丝蜜枣、巧克力糖都吃过,对于花生、桂圆、松糖等等,已经不稀罕了。那么我最喜欢的是什么呢?乃是母亲在冬至那天就泡的八宝酒,到了喝春酒时,就开出来请大家尝尝。“补气、健脾、明目的哟!”母亲总是得意地说。她又转向我说:“但是你呀,就只能舔一指甲缝,小孩子喝多了会流鼻血,太补了。”其实我没等她说完,早已偷偷把于指头伸在杯子里好几回,已经不知舔了多少个指甲缝的八宝酒了。

 

 八宝酒,顺名思义,是八样东西泡的酒,那就是黑枣(不知是南枣还是北枣)、荔枝、桂圆、杏仁、陈皮、枸杞子、薏仁米,再加两粒橄榄。要泡一个月,打开来,酒香加药香,恨不得一口气喝它三大杯。母亲给我在小酒杯底里只倒一点点,我端着、闻着,走来走去,有一次一不小心,跨门槛时跌了一跤,杯子捏存手里,酒却伞洒在衣襟上了。抱着小花猫时,它直舔,舔完了就呼呼地睡觉。原来我的小花猫也是个酒仙呢!

 

我喝完春酒回来,母亲总要闻闻我的嘴巴,问我喝了几杯酒。我总是说:“只喝一杯,因为里面没有八宝,不甜呀。”母亲听了很高兴。她自己请邻居来吃春酒,一定给他们每人斟一杯八宝酒。我呢,就在每个人怀里靠一下,用筷子点一下酒,舔一舔,才过瘾。

 

春酒以外,我家还有一项特别节目,就是喝会酒。凡是村子里有人急需钱用,要起个会,凑齐十二个人,正月里,会首总要请那十一位喝春酒表示酬谢,地点一定借我家的大花厅。酒席是从城里叫来的,和乡下所谓的八衙五、八盘八(就是八个冷盘,五道或八道大碗的热菜)不同,城里酒席称之为“十二碟”(大概是四冷盘、四热炒、四大碗煨炖大菜),是最最讲究的酒席了。所以乡下人如果对人表示感谢,口头话就是“我请你吃十二碟”。因此,我每年正月里,喝完左邻右舍的春酒,就眼巴巴地盼着大花厅里那桌十二碟的大酒席了。

 

母亲是从不上会的,但总是很乐意把花厅给大家请客,可以添点新春喜气。花匠阿标叔也巴结地把煤气灯玻璃罩擦得亮晶晶的,呼呼呼地点燃了,挂在花厅正中,让大家吃酒时划拳吆喝,格外的兴高采烈。我呢,一定有份坐在会首旁边,得吃得喝。这时,母亲就会捧一瓶她自己泡的八宝酒给大家尝尝助兴。

 

席散时,会首给每个人分一条印花手帕。母亲和我也各有一条,我就等于得了两条,开心得要命。大家喝了甜美的八宝酒,都问母亲里面泡的是什么宝贝。母亲得意地说了一遍又一遍,高兴得两颊红红的,跟喝过酒似的。其实母亲足滴酒不沾唇的。

 

不仅是酒,母亲终年勤勤快快的,做这做那,做出新鲜别致的东西,总是分给别人吃,自己却很少吃。人家问她每种材料要放多少,她总是笑眯眯地说:“大约摸差不多就是了,我也没有一定分量的。”但她还是一样一样仔细地告诉别人。可见她做什么事,都有个尺度在心中的。她常常说:“鞋差分、衣差寸,分分寸寸要留神。”

 

今年,我也如法炮制,泡了八宝酒,用以供祖后,倒一杯给儿子,告诉他是“分岁酒”,喝下去又长大一一岁了。他挑剔地说:“你用的是美国货葡萄酒,不是你小时候家乡自己酿的酒呀。”

 

  一句话提醒了我,究竟不是道地家乡味啊。可是叫我到哪儿去找真正的家醅呢?

 

                              

附:[课外拓展提高]                  

                              一坛乡情煨酒

 

                                                                                                                                                    文/简心

 

近日,着手写点酒的文字。可我不善酒,稍饮几口,则面如秋山,青红不分,酒的乐趣毕竟无法贴身体会。可我对酒的记忆却是深刻的,这记忆在家乡米酒。

 

立冬一过,日头粘嗒嗒的,村坊里家家开始做酒,准备过年。

 

将几桶山泉浸好的糯米搓洗干净,倾于竹箕沥水,倒入灶堂大甑火蒸。旺火架起,糯香满屋,细伢子们的猫嘴立刻被糯香吸了过去。开甑了,团团雾气里,糯润的饭粒晶莹可见。母亲庄重地洗了手,先舀一大碗恭于灶台上,这是敬灶神奶奶;然后很认真地舀出满满几碗,叫我们端与屋场里的叔伯大婶尝鲜。终于,轮到我们了!母亲微笑着,两手冷水里轻沾一下,挖一勺饭入手,嘴里哧哧有声,轻巧掂挪几下,眨眼间,变戏法般,一个个热气弥漫清香玲珑的小糯饭团就出来了。母亲双手粘热得通红,我们得奖般争先恐后捧了去,大口大口享用,觉得世上最美味的东西莫过如此。

 

随后母亲将大甑一抱而起,端到天井沿酒架上,勺舀山泉往甑中一瓢瓢淋下去,直到糯饭温热不再烫手,洒上酒药水,拌匀,装进一个早已洗净晾干的大酒坛,将酒饭挖一小穴,成酒窝,封扎坛口,放到暗厢房里,用稻草或棉絮包捆好坛肚,几天功夫,酒香便一阵一阵溢出。

 

三天后的酒叫三朝酒。揭开酒封,窝穴里酒液清冽如泉,家里称作酒娘,而酒饭,却已然化成了眯眯的酒糟。这时酒糟甜美,酒娘甜厚,蘸在手上粘乎乎的,都好吃得很,不会酒的人往往喜欢,好酒的相反,说太嫩,有奶腥气,非日子老些,等酒劲老烈,酒性雄厚,才舀出一壶烫了喝,才觉得过瘾。

 

我自然喜欢甜嫩的酒娘。那时日子简陋,乡下根本没什么打零嘴。嘴荒的我便天天想着那大缸酒娘。一天,当昼饭(午饭)了,父母还在田里,哥哥领着弟妹更玩得不见影子,灶里没个火星子,我肚饥得很,便操了家伙,跑进厢房,在酒坛里狠狠挖了一粗瓷大碗,连酒糟带酒娘,美滋滋地唆了个痛快。不料过了片刻,便觉屋顶零零打转,四周像井水一浮一晃的,脚下怎么也踩不着底……等父母回来,我早已在一张木匠用的长条大板凳上睡成一滩烂泥。一直到晡夜(晚上)醒来,仍是头昏眼花,脑胀欲裂,才晓得自己喝醉了酒。父母虽没有责骂,但从此,我晓得了酒娘的厉害,再也不敢贪吃。

 

一个月后,酒娘汩汩出齐。冬至那天,将山泉烧开,凉透,兑入酒中,从此封坛藏冬。

 

“今日淋灰水,明日打米果,后天过年就过年!”小孩总是这样一边喊着歌谣一边掰着手指算,年夜饭是我们盼了一年的美餐。全家团坐,如豆的灯下,母亲眯笑着将滚烫的水酒从灶上提来,一碗一碗筛满……澄黄、温烈、甘醇,这是上好水酒!一阵阵爆竹声中,父亲稳坐桌前,轻轻端起一碗热酒,含笑环视我们,将一年的艰辛和希望一饮而尽。

 

子佬喝正月,妇娘子喝坐月(生孩子)。 大年初一至十五是村坊人互相串门拜年的日子。初一打早,吃过酒娘蛋,男子佬着新衫布鞋出门去。家家蒸好各色腊味,一一切片,满满装上九龙盘,端出烫皮果子,再烫上几锡壶水酒,等着叔伯兄弟登门拜年时拣茶食。说是茶食,其实食酒。主人一次次地筛,客人一碗碗地喝。父亲人缘好,有声望,族人必到我们家。酒过四成,尝遍腊味果子,纷纷夸奖母亲手艺。母亲添酒,座上人便用手遮碗,连说不要了不要了,你这酒太好,会醉。母亲便笑吟吟一手提壶,一手抢过碗道:“哪里哪里,我这井水近着呢,多少加一点,给你添福添寿!”于是又一大碗。“井水近”是妇娘子劝酒谦词,是说自家的酒淡得像井水,客人不用担心,挑水近着呢!喝得脖子有点粗时,男子佬们开始划拳:“高升呀——!两相好呀——!四季发财呀——!五魁首呀——!满堂红呀——!”声音在屋子里炸开来,田坂里的春天嘤嘤一片笑了,酒香和着瑞气飞满油菜花。

 

大年初二,妇娘子们开始拖儿带女走娘家。嫁出的女儿回来,娶来的新妇回去,几天后,又纷纷将娘家亲人请回自己家里,于是山排上、田埂间,到处是提着酒肉米果走亲戚的老老少少男男女女。新姑丈第一年到丈母娘家拜年,新妇娘家人第一年到亲家做客,家乡都叫上门客,了不得,族人都会贵宾相待。记得我同先生婚后第一个新年回去,刚到村口,便有人作口:来了,来了!于是鞭炮沿着李子树一溜烟跑响,宗亲们便阡阡陌陌提着酒食聚拢过来。长长摊起的连台桌从厅厦一直排到门口,各家美食一一端上摆开,各户水酒一一轮番筛满,杯盘层叠,琳琅满目,令来自乡外的先生大开眼界。乡亲们劝起酒来更是排山倒海,吉祥的话一串连一串,先生招架不住,惊叹之余,只得一迭声说:醉了!醉了!水酒的热情从此印象终生。

 

正月,水酒的高潮在耍龙灯的夜晡。我们郭姓的龙灯叫风车龙,威武庞大,连头带尾共九节,龙头衔一口硕大的龙珠,像一架车谷子的风车,五谷丰登的意思吧。黄姓的叫九狮拜象,狮子为什么要参拜大象呢?我不管。龙灯从几里外的宗祠出来,一天一个村寨。轮到我们村,隐隐听见锣鼓唢呐从山外传来,细伢子们立刻飞奔出门。“还早哩!”父亲不紧不慢取出爆竹礼花,接着一一捡好敬龙神的香火篮子,母亲早已在灶房忙得零零转,要招待舞龙灯的宗亲吃饭呢!水酒要大壶大壶烫足,鸡鸭鱼肉要大盘大盘煮得饱满,黄元米果要满碗炒得金黄油亮,各色腊味要切得一碟一碟厚薄匀整……龙灯远远进村了!村头那几家抢先亮起爆竹,火红的龙灯挨家厅堂一一进去参神,主人点亮香烛,双手高举装了猪肉头牲鱼的香篮,率老小对着龙首一一磕头参拜,再轻举一杯水酒洒地,算是敬了龙神。吹吹打打间,“嘡——!”地一声,龙灯最后在我们屋场宗厅里停住,锣鼓长敲熄灭。各户男子佬细伢子早已追着龙尾过来,厅厦立刻爆满。男子佬纷纷上前邀请耍龙灯的宗亲家里吃饭,握手抱拳,敬烟递火,恭喜发财,欢言笑语,好生热闹。我和细伢子们则穿来蹿去,这里摸摸,那里看看,怯怯地扯下几根龙须,打飞脚回家一一挂在灶门脑、猪栏门脑上,保佑一家没病没灾、六畜兴旺吧,有用没用不管,反正母亲是这样教的。

 

几小时后,锣鼓唢呐重新炸响,耍龙灯了!村人陆续重新聚拢,耍龙灯人早已个个喝得天南地北、脚下腾云。坪上摆开架势,借着酒劲,鼓声擂起来,唢呐吹起来,龙头跃起来,龙身腾起来,龙尾摆起来……爆竹飞鸣,火花呼啸,人声鼎沸,整个村子便在酒的醉意中奔腾、飞舞、摇晃……

 

正月十六,是送龙神的日子。龙神送回河里,春节欢庆结束,一年的忙碌又将开始。送龙神仪式在堂前河边,诵读祭文,烧香鸣炮,随即卸下布幔,龙灯被送回总祠。然后在总祠大摆添丁酒宴。水酒由头年所有添了男丁的族人大坛挑来,坛口扎着红布,扁担上挂着染红了的猪肉、头牲(线鸡)和鱼。几百号男子佬欢饮祠堂,水酒倾盆,酒气如云,共庆宗祠红红火火、人丁兴旺。

 

家乡人办喜事称“作酒”,做寿、嫁娶、过火(迁新屋)、婴儿满月……可见水酒的主角地位。酒爱干净,是神洁之物。酒的好坏常常被认为预示主人运程。要做酒了,妇娘子必须月事干净,锅台灶器要洗刷,装酒的大缸要放水里浸洗几天,用稻草细细擦拭,晒干,内里用烟骨子烧火醺过。作酒不发请柬,看好日子,东家便向亲戚放出口信:我家某月某日作好事,到时请你来唆一口子淡酒。亲戚晓得后,朋友族人互相传告,用心记着。这一天,四面八方都迢迢赶来喝酒。礼金一般是象征性的,会去,便是交情,关系不好是断然不挨门的。酒席坐了多少桌,坐得满不满,便是东家在村坊周围为人处事、人面阔不阔的表现。

 

记得我嫁那天,母亲起个大早,挥着大扫把将门前屋后坪地扫个遍,然后换上干净面衫,将暗屋里的水酒一坛一坛搬出,坛口一一扎上荷叶,哗哗倒上几大筐秕谷和木梓壳,埋住坛身,再往壳堆里埋进炭火,不一会,青烟袅袅,梓香飘荡……这便是煨水酒了!当昼,亲戚朋友、舅爷老表、家庭子叔到齐,厅厦房间坪上处处坐满了欢声笑语。水酒煨熟,扯开荷叶,一壶一壶水酒提上桌子,酒香霎时飞满村坊……后来母亲告诉我,那次很多男子佬喝得扶墙靠壁,走路打跌倒,几天功夫才从床上爬起。如今,我偶尔回去,遇见那些老成酒糟似的男子佬,他们还拍脑门:“哎呀——你的细伢子都这般高了!嫁你的时候,酒太好了,又香又雄又上口,后劲大着哩!把我害苦了……”我笑。

 

是啊,家乡的水酒莫不如此,又香又雄又上口,后劲却大着哩!这酒劲,可是接了天地之气,用一坛坛乡情,加上炭火,天长日久煨出来的。

 

可是,我的家乡在水酒里,水酒的家乡去了哪呢?如今,那些村子已嫁到城市,水酒又嫁到哪去了?

 

这些流在村坊里的血液。

   

       阅读下面文字,完成第1-5题

      1.本文的线索是什么,请说明判断理由。

 

      2.选文主要记叙了哪几件事?


      3.请分别从描写手法和修辞角度赏析文中两处画线文字。


      4.《春酒》最后一句是:"可是叫我到哪儿去找真正的家醋呢?"本文最后一句:"如今,那些村子已嫁到城市,水酒又嫁到哪去了?"这样结尾有何作用?


      5.请概括选文中母亲的形象。

 

 

 

(琦君(1918-2006),原名潘希珍,小名春英,浙江省永嘉县人。1917年7月24日生于温州的瞿溪乡,现当代台湾女作家。14岁就读于教会中学,后毕业于杭州之江大学中文系,师从词学家夏承焘。1949年赴台湾,在司法部门工作了26年,并任台湾中国文化学院、中央大学中文系教授。后定居美国。琦君以撰写散文开始她的创作生涯。她的名字总是与台湾散文连在一起。代表作品有散文集、小说集及儿童文学作品30余种,包括《烟愁》《细纱灯》(获中山文艺创作奖)《三更有梦书当枕》《桂花雨》《细雨灯花落》《读书与生活》《千里怀人月在峰》《与我同车》《留予他年说梦痕》《琦君寄小读者》《琴心》《菁姐》《七月的哀伤》以及《琦君自选集》等等。她也是著名电视剧《橘子红了》的原作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卷首语

01大家的小品文/马海

品行

8西湖邂逅/肖复兴

18水墨宏村/苏 

34大地之灯/寒 石

56一池残荷映斜阳/徐祯霞

69缓缓走过山林/秋其

品相

17人生的掌声/林清玄

06不言当年勇/叶永烈

25现世安稳/张加明

46养狗记/吴昕孺

59有谁还唱笑傲江湖/傅国涌

72笑/罗 兰

品味

04狗不理/冯骥才

24话说乡味/费孝通

48一坛乡情煨酒/简心

52弟弟的水果糖/龙仁青

67一瓯凉粉/洪忠佩

品物

11残荷/万承毅

21富贵衣/王祥夫

30斫一个轮子/刘创

40立冬/张静

70鸟鸣嘤嘤/北野

36和一只蜗牛相遇/马国福

品言

16不会感恩的人也不会负疚/鲍尔吉·原野

19懂得取舍的人, 才能站到巅峰/刘墉

31经霜 生命中最深的味道/米丽宏

57一句好话/张晓风

26感谢贫穷/王心仪

51拥有和失去/孙道荣

45亲近而不纠缠,有用而不利用/马德

品情

07旧式的情感/叶兆言

10别了,泥土的村庄/邹凤岭

28此生恨尚浅,唯有爱长留/刘创

38母亲的针线笸箩/张玉琴

54住在父亲的心上/潘云贵

60最浪漫的表白/张佳玮

品艺

14杜甫草堂忆“诗圣”/白梅

20鸟语如歌/游刚

39晴也须来,雨也须来/耿艳菊

42秋日拾遗/乔忠延

44一片秋声入心来/刘世河

64追寻古典的夕阳/丁 帆

品史

13只留清气满乾坤/何 申

22蔡文姬,被嫌弃的一生/闫红

32从“文治鼎盛”云端跌落的宋徽宗/唐骋华

62无弦琴的绝唱/陈良

66秋瑾:结拜姐妹是我的贵人/段雨


分享:

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简迹
卷首语

01大家的小品文/马海

品行

8西湖邂逅/肖复兴

18水墨宏村/苏  北

34大地之灯/寒 石

56一池残荷映斜阳/徐祯霞

69缓缓走过山林/秋其

品相

17人生的掌声/林清玄

06不言当年勇/叶永烈

25现世安稳/张加明

46养狗记/吴昕孺

59有谁还唱笑傲江湖/傅国涌

72笑/罗 兰

品味

04狗不理/冯骥才

24话说乡味/费孝通

48一坛乡情煨酒/简心

52弟弟的水果糖/龙仁青

67一瓯凉粉/洪忠佩

品物

11残荷/万承毅

21富贵衣/王祥夫

30斫一个轮子/刘创

40立冬/张静

70鸟鸣嘤嘤/北野

36和一只蜗牛相遇/马国福

品言

16不会感恩的人也不会负疚/鲍尔吉·原野

19懂得取舍的人, 才能站到巅峰/刘墉

31经霜 生命中最深的味道/米丽宏

57一句好话/张晓风

26感谢贫穷/王心仪

51拥有和失去/孙道荣

45亲近而不纠缠,有用而不利用/马德

品情

07旧式的情感/叶兆言

10别了,泥土的村庄/邹凤岭

28此生恨尚浅,唯有爱长留/刘创

38母亲的针线笸箩/张玉琴

54住在父亲的心上/潘云贵

60最浪漫的表白/张佳玮

品艺

14杜甫草堂忆“诗圣”/白梅

20鸟语如歌/游刚

39晴也须来,雨也须来/耿艳菊

42秋日拾遗/乔忠延

44一片秋声入心来/刘世河

64追寻古典的夕阳/丁 帆

品史

13只留清气满乾坤/何 申

22蔡文姬,被嫌弃的一生/闫红

32从“文治鼎盛”云端跌落的宋徽宗/唐骋华

62无弦琴的绝唱/陈良

66秋瑾:结拜姐妹是我的贵人/段雨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歌德认为:“尽善尽美是上天的尺度,而要达到尽善尽美的这种愿望,则是人类的尺度。”

我认为, 上天的“尽善尽美”就是“最终的和最高的善和美”。人力之所能及的只能是“最大可能的善和美”。

最终和最高的善和美,都是属上帝之创的,当然,这里的上帝不是基督神学中那位人格化了的造物主,而是指宇宙中那股最初和最终的启动的创造力和维系和谐规则的平衡之力。我愿意相信这种“力”终可能会有一天被人类认识。

在这一天未到来之前,对自然灾难,抱怨是可以理解,又是无法去根本上去避免的。也许在上天看来,自然灾难对宇宙世界而言,只是本身的一种平衡,而没有灾难。就象有丰收就必有颗粒无收,有旱必有涝与风调雨顺一样。

上天与人的“尽善尽美”在尺度的数量上有绝对的不同。上天永远只有一个尺度,七十亿人可能有一百四十亿个尺度。

人类可能会努力去认知上天的那个唯一的尺度,而上天却似乎并不在乎是否一定要理解人非一致性的尺度。于是,人理解人际之间的尺度许会比了解上天的尺度更加困难与复杂。

人类是否应当把彼此之间的尺度尽可能地调整到尽可能统一的状态中,我看这是件有前膽性意义的事。

2015112412:22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分类: 简词

不要说太阳和月亮总是分离

 

如果有一天

 男人把整个世界买下

那不要紧  他是把世界

送给女人

 

如果有一天

男人把整个世界丢了

那没关系 他的女人

会给他整个世界

 

如果有一天

地球不转了

那不要紧  因为有男人

他们  是运行地球的主机

 

如果有一天

男人不转了

那没关系 因为有女人

女人  是转动男人的地球

 

如果说男人是山

那山内流着一万年的泉水

如果说女人如水

那水底  埋着几万年的青山

 

如果说“好”缺了“女”

那“子”会“一了”百了

如果“好”离了“子”

那“女”

是一窗空寥

 

如果男人用一个“力”字

鼎立着沧海桑田

那女人

则用一个长跪的姿势

怀抱着整个大地

 

如果说男人膝下有黄金

轻跪不起

那女人 则胸中怀白玉

长割不下

 

如果说男人志在四方

那女人则心藏四海

如果说男儿有泪不轻弹

那女人则有义不轻断

如果说大丈夫能屈能伸

那小妇人则能进能出

如果说好男不跟女斗

那女人则巾帼不让须眉

 

男人用咫尺须眉

系挂家国天下

而女人  则用一生的静默

为家国天下

埋单

 

莫要说春天总离我们远去

其实女人

就是女娲用柳枝拂下的春天

莫要说天空总缺乏云彩

其实女人

就是织女裁下的天缎

 

莫要说太阳和月亮总是分离

其实

他们至始至终都在一起

一个隐身

一个在线

宇宙   是他们的QQ空间

 

      2009年2月22日,载于2009年3月6日《赣南日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