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往往倦后
往往倦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7,584
  • 关注人气:3,4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所交所游皆在欤?

相逢

逢君一笑笑君拙

藤萍

待省容华心已困

卢波

楚妃堂上色殊众

沧月

待到沧桑拾月轮

樱樱

遥怜宛转婴沉疾

木头

各有悲欣未尽言

清韵

行矣关山方独吟

书事:
荒而唐之,
唐而荒之……
裂笺

 如果,这一生所有的雪都落尽后;如果当时光之路不再蜿蜒;如果,我走到最后的最后,我是否会看到那道标志着一切终结于此的石墙?而人生所能有的最大慈悲就是,我将看到墙下有你。以一种盼望的姿态张着你的臂,以一种接纳的姿态伸展你的足,那时我将抛却所有的怨恚,张开我的臂,伸出我的足,以手印你的手,以脚抵你的足,以耳鼻舌眼意融入你的耳鼻舌眼意,那时,我将终于听到心头的雪落终止的声音。这一生我为这场雪已困得太苦太苦,我们将消融于永恒的虚无。而同时带走人世间所有的异味的枯涩。
  那时,我们将终于恢复的记忆是:一盏纯粹的杯酒之欢……

博文
(2015-09-24 00:00)
标签:

杂谈

 

 

我悄悄告诉你:

——那其实,都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23 10:19)
标签:

杂谈


 

一间小小的乡居。

几匹白马得得而来。

——白马饰金羁,连翩古道驰。

马上坐的当然是少年。那些少年忽然驻马,就驻在那小屋的门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13 06:07)
标签:

杂谈


场一:

 

女主从睡眠中醒来,开始觉得不对,发现自己的床背龟裂,呈现出一种塑料般的质感,她想动不能动,感觉丝棉被也像是塑料布,枕头,衾褥,床整个塑料化,一种流淌的凝固把她困在那里了。

她只有眼神能动,她的瞳子中映出惊恐的场景。极度的惊恐让她真的醒了过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05 00:52)
标签:

杂谈


听到说:如果给幻想设一个边界,你希望设在什么地方?

我回答:可以让我逾越的地方。

 

其实早在去年,打算开笔《键器》的时候,就跟编辑空气进行过多次探讨,关于读者的接受度。刊发时,还专为这个写了两条微博,照抄如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08 17:13)
标签:

杂谈

 

 

1、 “过年是减法。”

“可人们常误以为它是加法。”

苍凝一边劈着柴脑子里一边跳出了这么两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 小时候读《射雕》,故事开场时,金国王子完颜烈追踪一个矮胖子韩宝驹上了嘉兴南湖畔的烟雨楼,楼上江南七怪为助好友焦木和尚,与丘处机大战。丘处机手里托着一个四百来斤的铜缸,缸中装满好酒,他飞缸相掷,与江南七怪中的瞎老大柯镇恶喝,与黑皮少女韩小莹喝,与落泊文士朱聪喝,与屠夫张阿生与马贩韩宝驹喝……整个画面像水墨图卷里猛然飘满了嵯峨者爽利的衣衫影子,连墨是酒磨出来的,木版雕工的刻刀与宣纸水印的墨色交融在了一起,恰好北国的女真人完颜烈刚遭遇了他生命中未曾设想到的包惜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08 23:09)
标签:

杂谈

“他确实没有哥哥。”

“可当时,人多事忙,我也没有时间问翘楚。他正在兴奋头儿上,我看着他闪闪发光的脸,觉得:哪怕、无论他对我欺骗了什么,我都不忍在这节骨眼上折损他的快乐。”

“我悄悄地退出了房间,把所有的彩纸与音乐留在那里,把所有的欢笑也留在那儿了。我不觉得恐惧,也没觉得悲伤,仿佛有预感一般,觉得事情本该如此。我只需要安静。”

“然后,走到没人的后园,我遇到了安静。”

苏莲的睫毛猛地垂了下来。

那像是一个女人独有的温柔地闭合。

“在后园里,我遇到了他。”

“那是齐楚。其实,我本来不知道他的名字,翘楚也从来没跟我提过他的名字,这是我给他起的名字。觉得……林齐楚……跟他很配,就是很配的样子。”

“他见到我愣了愣。”

“然后,脸上还是挂着他那温和的笑。”

“我也笑看向他。”

“那么,你并不存在——我听到自己这么跟他说。”

“他愣了愣,脸上露出一点伤心的表情。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老觉得他的眼神,他的身体语言,是那么含蓄深沉,让我有些看不懂了。因为,那里面有一种我从前从未体验过的悲伤存在。”

“你是一个被遗弃的双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08 23:08)
标签:

杂谈

1、 我们在水岸咖坐下。

这里风景不错,高柳垂荫,老鱼吹浪的,难得的是面对的还是一对璧人。

接待工作是我不得不做的工作,平时能躲就躲,但这个双年展躲不掉。好在今天的这对客人有些不同:男的头发凌乱,眼神尖利,是个家居设计师。从坐下来到服务员倒茶的那会儿工夫,他已把桌上的一整瓶花一瓣瓣地都揉碎了。揉完了就显现出不安,眼睛不时往旁边的桌上斜瞄,像手里没东西揉就丧失安全感似的。

这时他的妻子看似随意地掏出了一袋纸巾,轻轻地拭了下唇角,就顺手把那包纸巾推给了她的丈夫。那年轻男人抽出纸巾来继续揉着,表情终于安生下来。

这男的叫林翘楚,女的叫苏莲。男的是东南亚华人,女的则是婆罗州当地人。林翘楚是设计界新锐。我本来一向最讨厌神经质的男人,多大了还跟个孩子似的。可苏莲的安抚手段打动了我,甚至想:如果婆罗州的女人有十分之一长成她这样,我情愿永久移居过去的。

话题当然是关于接下来的展览。

可这段对话始终只在我跟苏莲之间展开,这情形让我觉得有些尴尬。当着一个男人面不停地跟他妻子说话,怎么都有些不对劲儿的。于是我只好没话找话地向他提了个问:“林先生,你对自己这次参展的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01 23:56)
标签:

杂谈

1、 码字应该是这世界上最简单的工作了。

而码字行当中,更简单的无过于写小说。

写小说中,最简单的更是无过于写开头。

编辑君邀我写一篇“怎么写小说开头”的短文,我就讲几个最偷懒的办法吧,与诸君共享。在我看来,设想一篇小说开头最简单的方法无过于:设计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比如:

刑部孔目虞枭长得瘦瘦的,黑,硬,刻板得像镌铸用的铁范。这样的人长在热闹的临安城里也算一件异数。如果你问他临安城里最舒服的地方是哪儿,他会告诉你:就是“两张皮”。

听一个刻板僵硬,极端禁欲的人谈论哪里最舒服似乎有点儿可笑。但没有人比他更熟悉临安城那些大大小小的街道与里巷了。“两张皮”最出名的就是三样东西:头汤面,皮包水与水包皮。头汤面顾名思义是吃早点时的第一道面,因为是头汤,所以汤水清亮,下出来的面也清爽不粘腻,水包皮就是泡澡,皮包水则是喝茶。“两张皮”的门脸不大,窄窄的一个小门面,掩映一棵大槐树下。门口处支着口巨大的铁锅,因为“宽汤窄面”,汤要宽得够面在里面游泳才好,再往里是一间干干净净的小房间,房间里简净得几乎一无所有,只有两个巨大的木桶,这里是“水包皮”的地方,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28 16:18)
标签:

杂谈

正卖糕的

1、 “愁死了愁死了。”

米米把一条长腿翘到沙发垫上,手底下飞快地打着字。

“毕业了就担心失业,好象只能考研,可我是读金融呢,还是国际贸易呢,还是市场营销呢?”

她用即时通讯软件跟闺密说着话。有时还自拍几张照片发过去。她拍的都是自己的脚趾,每个脚趾甲上都被她细心地用指甲油涂出了小人儿脸谱式的表情,用以加重自己说话的口气。

“我这一穷二白的智商简直就像选择被谁强暴嘛!几个专业看起来一个比一个都难,偏偏又一个个生猛得要命。想着这么被一场场考试轮着,还不如找个人嫁了呢。”

“可我这么个脾气,也靠不着男人的,只能老老实实去被轮,命啊。”

然后是一张流着泪的小趾甲图片。

在经院,米米其实从入学起就已成名了。

她考上大学那年,经院的学生早和隔壁美院的学生结了仇。美院的学生嘲笑经院的学生土、妹子丑,经院的学生反讥:你们以后卖画时跪舔的就是我们,现在使劲儿得瑟,提前找补点儿心理平衡是吧?丑怎么了?你们除了会画点儿小清新,你们画得出大师范儿的丑吗?

那年新生入学,经院玩摄影的同学就跟美院的打了一个赌。说要选几个入学的妹子,每次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