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脸-
白脸-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23,583
  • 关注人气:4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忍受人生的唯一方式就是沉缅于文学,如同沉湎于无休止的纵欲。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文化

莫言在东亚文学论坛上的演讲

感谢而且佩服日本朋友们,为论坛选择了这么一个丰满的议题。人类社会闹闹哄哄,乱七八糟,灯红酒绿,声色犬马,看上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21 19:58)
标签:

文化

哥们的新长篇《俗人狂想》今天开始上架。其实,本来我是想模仿《寒冬夜行人》和《胡利娅姨妈》玩次票,结果没玩好,玩现了。不过既然出了,就得吆喝吆喝:书到手后翻了翻,还凑合,没有记忆中那么不堪,何况里面还有一个预言和一个秘密……卓越、当当、各大书店均有销售。http://t.cn/zjs10uw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15 10:41)
标签:

文化

有这样一个人:八岁时他从管风琴上开始对人生和宗教的理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31 10:43)
标签:

杂谈

文化

在读完1000本名著之后,我决定出门走走。长久以来,我一直坚守一个理念:“身体和灵魂至少有一个应该在路上。”

可能,每个人对于旅行的理解都不一样。至于方式,更是大相径庭。哥们就不喜欢那种“蜻蜓点水”式的旅行——每到一个地方,只顾忙着拍照,拍完照就直奔下一个景点。我更喜欢“深度旅游”——扎在一个地方,慢慢的感受它、品味它、融入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公平,是人类永远都求不到的善念;除非:民族没有差异,国家没有竞争,生命没有不同,制度没有漏洞。

正义,是人类永远都看不到的尊严;除非:神性光耀主宰,文明全部提高,人格完全独立,社会依法规范。

自由,是人类永远都得不到的理想;除非:精神健康健全,观念不被羁绊,生活无虑无忧,思想任意多远。

博爱,是人类永远都读不到的诗篇。除非:自私不能发言,妒嫉失去空间,狭隘没有市场,贪欲不再泛滥。

——梁和平献给所有因失去这一切的亡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30 20:55)
标签:

文化

看报上说,再过个20年,我们的社会将进入“e书时代”。到那时,电子书将全面取代纸质书,我们要彻底的跟纸质书说“再见”。

看完这条消息,哥们彻夜难眠。不是我保守;也不是我接受不了新鲜事物,我只是不敢想象20年以后会是个什么样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娱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登兹楼以四望兮,聊暇日以销忧。览斯宇之所处兮,实显敞而寡仇。挟清漳之通浦兮,倚曲沮之长洲;背坟衍之广陆兮,临皋隰之沃流。北弥陶牧,西接昭丘;华实蔽野,黍稷盈畴。虽信美而非吾土兮,曾何足以少留!

遭纷浊而迁逝兮,漫逾纪以迄今。情眷眷而怀归兮,孰忧思之可任?凭轩槛以遥望兮,向北风而开襟。平原远而极目兮,蔽荆山之高岑。路逶迤而修迥兮,川既漾而济深。悲旧乡之壅隔兮,涕横坠而弗禁。昔尼父之在陈兮,有“归欤”之叹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齐宣王召见颜斶喊道:“颜斶你上前。”颜斶也叫道:“大王您上前。”齐宣王满脸不悦。左右臣都责备颜斶:“大王是一国之君,而你颜斶,只是区区一介臣民,大王唤你上前,你也唤大王上前,这样做成何体统?”颜斶说:“如果我上前,那是贪慕权势,而大王过来则是谦恭待士。与其让我蒙受趋炎附势的恶名,倒不如让大王获取礼贤下士的美誉。”齐宣王怒形于色,斥道:“究竟是君王尊贵,还是士人尊贵?”颜不卑不亢回答说:“自然是士人尊贵,而王者并不尊贵?”齐王问:“这话怎么讲?”答道:“以前秦国征伐齐国,秦王下令:‘有敢在柳下惠坟墓周围五十步内打柴的,一概处死,决不宽赦!’又下令:‘能取得齐王首级的,封侯万户,赏以千金。’由此看来,活国君的头颅,比不上死贤士的坟墓。”

(中间话挺长,就不在此一一赘述了。反正,颜斶把齐宣王给呲晕了,宣王要封他)

    颜斶听到要封他,就要求告辞回家,对宣王说:“美玉产于深山,一经琢磨则破坏天然本色,不是美玉不再宝贵,只是失去了它本真的完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11 09:13)
标签:

杂谈

     齐国有个名叫冯谖的人,家境贫困,难以养活自己,托人请求孟尝君,愿意寄食门下。孟尝君问:“先生有什么爱好吗?”冯谖说:“没有。”孟尝君又问:“先生有什么特长吗?”他说:“也没有。”孟尝君笑了笑,接纳了他。孟尝君身边的人因为主人不太在意冯谖,就拿粗茶淡饭给他吃。住了不久,冯谖就背靠柱子,弹剑而歌:“长剑呀,咱们回去吧,吃饭没有鱼。”左右把这件事告诉孟尝君。孟尝君吩咐说:“让他吃鱼吧。”住了不久,冯谖又弹着他的剑,唱道:“长剑呀,我们还是回去吧,出门没有车坐。”孟尝君说:“替他配上车。”于是冯谖驾车带剑,向他们的朋友夸耀:“孟尝君尊我为上客。”这样过了一段日子,冯谖复弹其剑,唱道:“长剑呀,咱们回去吧,无以养家。”左右的人都厌恶他,认为他贪得无厌。孟尝君问道:“冯先生有父母吗?”左右答道:“有个老母。”孟尝君资其家用,不使他母亲穷困,而冯谖从此不再唱牢骚歌了。

    后来,孟尝君出了一通告示,问门下食客:“请问哪一位通晓账务会计,能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